情感故事 故事 短篇小说

你治你的国,我救我的人

作者:天黑不怕黑
2021-02-08 21:00



闹市中,一个长得秀气的少年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赶往路人所指的医馆。

“取两颗止血株,大夫,麻烦快一些”,少年似乎有一些焦急,掏出银子放下,不停地催促取药的医童。

刚拿到药,少年便跑了出去。大约跑了一炷香的时间,来到了一座破寺庙里。

里面有一人,尽显狼狈,似乎昏迷了过去。胸口有一处刀伤,大约是少年简单处理过,伤口上敷了一些草药,稍微止了血。可刀伤太深,血依旧往外冒。脸上,受伤也有不同程度的伤。

少年将止血株掰碎喂给昏迷的人,将水壶的水轻轻灌了进去。那人微微皱眉,似乎感受到了苦味。

少年松了口气,笑了笑,看来似乎不是太严重,至少还有意识。少年坐在地上,看着昏迷的人,好像与自己同岁,身穿黑色袍子,高挺的鼻梁,粗黑的眉毛,似乎是一个严肃的人。

入夜,圆月悬挂。只听闷哼一声,少年一下被惊醒。“你别乱动,伤口刚刚包扎好”,少年按住想要起身的人。

黑衣少年终于看清了少年的模样。昏迷前,他吊着一口气跑到了破庙,里面却有人,本以为就此绝命,哪曾想少年却帮他止了血。将自己拖到佛后面藏了起来。自顾自的说,“你坚持住,我现在就去买止血株”。

思绪被眼前的少年所打断,“包子,我特意买的,不过现在凉了,你将就一下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包子。黑衣少年接过包子,还有余温,大约是少年身上的。

黑衣少年双手撑地,慢慢坐了起来,少年扶着他靠在了佛上。

“我叫董贺”,董贺蹲在黑衣少年身边,看着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侧头看了看董贺,董贺?“……我叫……明昭”,声音沙哑,有气无力。

“这名字一听就是一派正气”。

“我家在京城开了一家医馆,你若不嫌弃,坚持一下,三两日行程,便到我家了,你可以安心养伤”。

明昭未说话,董贺看了看浑身破破烂烂的明昭,立刻说到,“如果没银两,可以暂时先赊账,我爹说,身在江湖身不由己,能帮则帮”。

太阳初升,破庙内,偶有少年的说话声,随着蝉鸣的消失,黎明将近。

“我去买些吃的填填肚子,然后我们再启程”,董贺起身拍了拍裤子,“这些时日,我好生照顾你,应该不会烙下病根”。

回来之时,却不见明昭踪迹,在破庙里面寻了一圈,也不见人。董贺叹了口气,微微有些担忧,伤势这么重,能去哪。

董贺整顿了一下,就往京城赶了去,一路也在打听是否有人看见了一个黑袍少年。

踏进医馆,与往日不同,医馆的人只有一二。董贺皱了皱眉,“发生什么事情了”。医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十五六之人。

“近日董林大夫把我们都遣散了,让我们尽快离开”。

“为何”。

“不知”。

董贺顿了顿,转身往外走去。晃眼间,看见了明昭的身影。“明昭”。未见其有反应。

董贺快步穿过人群,拍了拍明昭的肩膀,“明昭”。一瞬间,董贺还未反应过来,一把剑抵住了自己的腰间。

明昭看清来人之后,收了剑,转身离去。董贺下意识跟了上去,“你……伤好了吗”。

“好了,多谢”,未曾留步。

“明轩医馆就在前面,你可上前拿一些药材备用”,董贺拉了拉明昭的黑袍。

明昭停下了脚步,“明轩医馆?”。

“嗯,我爹开的医馆,跟你一个姓”。董贺见明昭停下了脚步,拉着他的黑袍往回走。

“你不怕我吗?刚刚我差点杀了你”,虽是疑问句,但是却是肯定的语气。

“不怕,我看你不像坏人,而且救人救到底,我也担心你伤口恶化了”。

“……万一我要杀了你呢”,明昭看了一眼董贺。

“无缘无故为何要杀我”。

明昭不答。

拿了一些止血药,再拿了一些外服药,明昭放下一锭银子走了。原来是有钱人。

待到明昭走远,董贺才想起来回家找董林。董林说,“不是叫你莫要回来吗,这医馆有我一人就可以了”。

“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董林看着董贺,叹了口气,“总之你今天就得走,如果不走,我就将你赶出家门”。董贺转身坐在了椅子上,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南方多有灾病,你去那一趟吧,顺便考验考验你的医术如何。你回来的时候我便告诉你”。董林说着,帮董贺打包行李以及拿上了大半银两。

“我并未遣散他们,只因被我派去了京城各地医馆而已,带上了我的医学谱。医术不应是个人的,我遣他们去帮我交流医术”。

董贺知道董林医术高超,近些年各地医馆飞鸽传书让董林去指导一二。

“好”,董贺答应了,不仅是因为他想知道真相,更重要的是南方灾病,人命关天。

董贺去之前,寻到了明昭,给了明昭一些止血的方子,然后南下。去了南方三年,每数月就会有董林的飞鸽传书询问情况。

一别,就是三年,一别,就是永远。



董贺站在明轩医馆门前,牌匾已经蒙上了灰,大门紧闭,细看还能看见门口的血迹。

“那不是董贺小大夫吗,看样子好像不知道明轩医馆发生了什么”。

“董小大夫不知道,他爹当年怕是预感有事情发生,故意支他去了南方”。

“可惜了,董大夫一手好医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三年前被杀了,尸体还是邻里邻居帮忙埋的”。

三年前……董贺心脏被揪起,扶住了门框,艰难地打开门往里走了进去。熟悉的医格,熟悉的草药味,没有了熟悉的人。

失魂落魄地回了家,家中早无人气。董林的枕头下面,放着一叠钞票和一封信。

“我儿,爹保守这个秘密已经十八年了,是应该让你知晓了。你本是皇后之子,未来太子,被胡贵妃强行剖出肚子里还未足月的孩子所替代,而你被抛入河中,被我看见所救”。

“近些年,我知宫中瞒不住此事了,恰有人通风报信说,胡贵妃之子,如今的太子,微服调查,如若发现你的踪迹,斩杀之,那样便会死无对证,是太子赵卯登上皇位的唯一机会”。

“如若不把你支走,你恐会遭遇不测,爹不知道你何时回来,见信如见人,拿着爹留下的银两走多远是多远,江湖之大,救人于病苦”。

怎么可能,爹每数月都会给我寄信的……怎么可能三年前就被人杀害了……

……

“传说这新皇帝杀绝果断,治国的能力却无人能及,几年内,扩大了领土,解决了朝廷腐败之事”。

“听说三年前太子微服私访,被人暗杀了,但是有皇族之气运保佑,幸得人所救,听闻救太子之人现已是达官贵人了”。

好笑!真好笑!太子!皇位

“……他太子之位就是偷的!”,董贺醉醺醺地来到旁边的小桌,“我……我才不稀罕……我只求我爹……回……”。

店小二摇了摇头,将董贺扶进了厢房。大家皆知董林三年前被人杀了,作为儿子的董贺现在才知道,怎能不伤心。何况还被所有人瞒着,那信,便是董林托人帮忙寄的。

那几年,董贺成熟了许多,胡子长了出来,头发留长了很多。各地,都有他的身影。

江湖之人,城内外百姓,皆知有一位姓林的神医医术高超。董贺行医行事只用“林”姓。那年,有人传,皇上重金求神医医治太子。董贺踏进了皇宫。

那一眼,董贺愣住了。

“我叫明昭”。

“这名字一听就是一派正气”。

“万一我要杀了你呢”

“无缘无故为何要杀我”。

原来明昭就是赵卯,原来当年所救之人是自己的亲兄弟……

“……来人,将太子扶起来”。

“万一我治死了太子呢”。

一句话,吓得宫女太监连忙下跪,稍有大胆的结结巴巴地说,“大……大胆”。

赵卯一挥手,“都退下吧”。好几年了,赵卯已褪去了少年的凌厉。

“你不会的,董贺”,赵卯直视董贺的眼睛,好一会儿,才挪开视线,然后走到床榻前,看着床上的太子,犹如当年的自己一样虚弱。

“当年……若非不杀了你们,我生母就会有欺君之罪”。

“父皇年迈,国家危机四伏却未曾发现,多次割地给邻国求和,朝廷命官也贪污腐败,内忧外患,我不担大任,恐亡国将近”。

“太子之病,恐需千年人参一份,百年朱果一颗,以及龙血竭一份,我尚能医治”。

“我派人去寻……”。

“尽快”,董贺说完便转身朝门口走去。

“董贺,多谢”。

董贺停下了脚步,“我知不是你明昭杀了我爹,是太子之位的人”,而后踏出了门口。

赵卯闭了闭眼睛,微微仰着头。

一派正气的明昭没有杀董林,只是后背盯着太子之位的人出手帮赵卯杀了董林。

如若是明昭杀了董林,怎会放过已经下江南的董贺。

“明昭,我近日要去南方一趟,不知多久才能回来,这是我写的止血的方子,大约对你有一些用”。

“……多谢,保重”。



太子治好了,林神医名声大噪,后董贺去了他乡,远离了京城。

“自我知太子是明昭,便知我的杀父仇人不是明昭。我爹之死,错不在你,或许你当年也曾想方设法救过我爹,隐瞒我的行踪。明昭,以后,你治你的国,我救我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