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魔教教主抢亲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二月红花
2021-02-09 07:00

人人都说魔教教主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被他抢夺的妇女不计其数,可教主本人表示很冤啊,她明明是给那些无家可归的妇女一个安身之所,怎么就被传成这样了?

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诬蔑,那就真抢一个给你们看看!



夜幕渐渐降临,魔教外出办事的弟子也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看着回来的弟子脸上都挂着笑容,魔教教主姬老大表示非常满意,忙不迭问:“怎么样?今天带回来的女人多不多?”

“多!”众弟子异口同声地回答道,“都在马车上呢,教主您要看看吗?”

“不用了,不用了。”姬老大连连摆手,“你们办事我放心,赶紧将人送到老地方安排吧。”

“是,教主。”

“教主教主,不好了!”正说着,一弟子急匆匆地从外边跑进来。

“说什么呢?本教主好着呢!”姬老大当即给了那弟子一记铁砂掌。

“是是是,都是属下嘴欠,教主好着呢,好着呢。”弟子讨好的笑了笑。

“行了,说说吧,你都打探到了什么消息,怎么慌成这样?”姬老大记得这是他们教中专门打探消息的弟子,这么慌,肯定是有事,不过……

姬老大一边大马金刀地往虎皮大椅一坐,一边挑眉看向那弟子笑道:“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要学会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别一点儿小事就跟天塌了似的。”

“可不就是天要塌了。”弟子嘟囔了声,面上重归急切,“教主,属下打听到本月底,武林盟主要召开武林大会。”

“然后呢?”姬老大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然后集结所有正道弟子,合力攻上咱黑风山,剿灭黑风教,将您这个魔头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姬老大笑了笑,但那笑却让人觉得阴森森的。

“教……教主,那是他们说的。”弟子咽了咽口水,小声提醒道,生怕自己被迁怒。

“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是闲着没事干了吗?居然要来攻打我们。”姬老大有些无奈,“那他们攻打我们的理由呢?”

凡事总该有个由头,要知道他们黑风教过去虽然没有加入武林盟,但也一直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怎么今天就有冲突了呢?

闻声,弟子也无奈地笑了笑:“他们的理由是我们最近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尤其是您……这个大魔头,为了寻欢练功,残害了无数少女,他们这是要替天行道呢。”

“我们烧杀抢掠?我残害少女?”姬老大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她什么时候干过这些了?

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从哪里来的假消息啊,搞得她自己都怀疑自己了。

还替天行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明明就没有做过,居然要担这样的恶名,既如此,那她还真抢一个给他们看看。

思及此,姬老大狠狠地拍了一把虎皮大椅上的横栏,“你,再去给本教主打听打听,最近有哪些所谓的正道人士的家里要办喜事?”

“结亲宴?”弟子面露疑惑,“教主,您打听这个干嘛?”

“呵,干嘛?”姬老大冷冷一笑,一字一句地咬牙道,“本——教——主——要——抢——亲!”



八月初八,黄道吉日,武林盟主唯一的爱女,武林第一美人沈如意要在今天出嫁,各大门派皆来道贺,场面十分宏大。

“新郎新娘到——”随着一声高呼,众人所期待的新人终于在丫鬟和小厮的簇拥下相携而来。

而沈青松自打爱女和佳婿出来后,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然而,就在他打算宣布仪式开始的时候,一把飞刀突然迎着他的面飞了过来。

沈青松急忙闪避,飞刀最终贴着他的面插入了身后高堂上的喜字,只听“啪——”的一声,那带有喜字的牌匾突然一分为二。

“啊!不好,快来人,有人偷袭!”看着掉落又破碎的牌匾,众宾客呆愣之后便是惊骇哗然,拔刀防备的拔刀防备,叫嚷离席的叫嚷离席。

一时间,场面十分混乱。

沈青松面色难看地看着这一切,攥了攥拳头后,便借着内力大声一吼:“大家安静,不要慌乱!

我们这么多人在呢,那藏在暗处的宵小也只能使这样的手段了,要是自乱阵脚岂不如了他的愿?”

“沈大盟主说的没错,不要慌乱,因为我这个宵小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就在沈青松的话才落下,就又有一道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来人一袭黑衣,脸上带着半截鹰头面具,露在外边的嘴角正噙着一抹轻嘲的弧度,又听她漫不经心地道:“我今天来此,只为抢亲,不伤人命。”

“姬老大,是姬老大,黑风教的教主姬老大!”人群中有人认出了姬老大。

“没错,正是本教主。”姬老大唇边笑意不减。

“姬老大,你来干什么?”沈青松有些戒备地看着姬老大。

“本教主不是说了吗?来抢亲啊。”

“你……”沈青松先是一怔,接着像是反应过来似的,急忙高呼道,“来人,快保护好小姐!”

看着瞬间就被人护得好好的新娘,姬老大眼中的嘲讽更甚了。

只见她身形一闪,瞬间就来到了被人忽视的新郎面前,啪啪两下,就将人给点了穴牢牢制住。

“谁规定抢亲只能抢新娘,本教主今天就抢新郎了。瞧这新郎,长得多俊啊!”

“连横!”

闻声,一直盖着盖头被人全程护住的新娘沈如意坐不住了,当下就把盖头掀开,泪眼婆娑地望着她的新郎。

说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沈如意立马转过头来拉住沈青松的手焦急道:“爹,你快救救连横啊,早就听说魔教教主荤素不忌,连横落在她手上不会比那些妇女好少的。”

“欸欸欸,你可别冤枉人啊,什么叫做荤素不忌?我姬老大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姬老大不满道,“做这种事的,明明就是你那伪善的爹,也就是众人所称道的武林盟主沈青松。”

“姬老大,你简直欺人太甚,你黑风教本就名声极差,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是事实,我与其他掌门本来定了月底来替那些死在你手上的人讨回公道,没想到我们还没找你,你竟自己送上门来,还破坏小女婚礼,出言诽谤老夫。”

说着,沈青松又环视了眼众宾客,义愤填膺地道:“各位掌门,你们也看见了,这魔头死不悔改,嚣张至极,今日她既送上门来,也省得我们去找她了。大家一起上,杀掉魔头,替天行道!”

“杀掉魔头,替天行道!杀掉魔头,替天行道!”

“……”

不知是谁起的头,一时间,满堂宾客都喊起了这个口号,而会武的更是已经拔刀围在了姬老大身旁。

眼看众人就要扑上来将姬老大撕碎,姬老大反倒笑了,“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堂堂的一派掌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就这么被沈青松耍得团团转,甘做他手中的利刃,可笑,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大家不要被她扰乱心神,她这是想要我们互相猜忌,起内讧呢,大家不必理会,直接上去取她性命便好。”沈青松眸中闪过一丝异样,急忙高声呼吁。

“沈青松,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杀人灭口?只可惜……”姬老大说着突然又解了新郎的穴,“你没机会了!”

“连横公子,哦不,南阳王殿下,都这个时候了,你是不是应该亮出身份亮出证据了?”姬老大笑意盈盈地看着一身红衣的新郎连横。

连横亦是对着姬老大回以微笑,接着便从怀里掏出一枚信号弹发射到天上,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沈府的下人慌张来报。

“盟主,不好了,咱们沈府被一队官兵团团围住了,领头之人身穿锦衣卫服饰,气势凛冽,内力浑厚,想来是大内的高手。”

“啊,这……朝廷素来不插手江湖事,这次怎会派人来包围我们?”闻声,本来还在与姬老大对峙的一众宾客纷纷面露疑惑和慌乱。

而其中一个掌门更是将求助的目光放到了沈青松这个武林盟主的身上,“沈盟主,您可是咱们的领头人,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出面和朝廷的人交涉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有误会趁早解决,他们可不想和朝廷作对,毕竟一个门派再厉害,门下弟子就这么多,再怎么以一当十也敌不过千军万马啊。

更何况,今日他们是来参加婚宴的,只是随身带了几个弟子而已,打起来根本就不够看的。

“诸位放心,朝廷的官兵并不是针对你们,只是想让你们安心在此做个见证罢了,当然,前提是你们不要乱动哦。”就在众人惶恐不安之时,沈青松左右为难之际,连横突然又发话了。

“你到底是谁?”事到如今,沈青松自然也明白他这个女婿的不简单。

“刚刚姬教主不是说了吗?本王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南阳王啊。”

“南阳王。”沈青松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但面上仍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不知南阳王殿下为何要伪装成一个普通人迎娶小女?甚至还在婚宴上联合外人纠集官兵将沈府围住。”

连横一把摘下胸前的花球,又嫌弃地理了理衣服,头也不抬地道:“朝廷不会无缘无故地拿人,包围沈府,自是因为沈府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说着,连横又抬眸扫了一眼脸色微变的沈青松,“沈盟主,我朝自创立以来,一直不曾过多干预江湖中事,在我们看来,江湖有江湖延续多年不成文的规矩,让江湖人自由处理反倒更好,可这次……”

说到这,连横那双含笑的眸子突然变得冷厉起来,“沈盟主居然勾结地方官员,残害无辜妇女,官员是我朝廷中人,妇女是我天朝子民,沈盟主牵涉其中,这就不再是江湖事了。”

“殿下,您是不是搞错了?您说的这些罪状,分明就是您旁边的那个魔头所为,您去外边打听打听,江湖上谁人不知黑风教教主的事迹?”沈青松面露疑惑,一副被冤枉的样子。

“看来沈盟主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来人,将证人押上来!”

随着连横的一声高喝,门外的锦衣卫登时推门进来,而他们的身后更是跟着几个身着囚衣,战战兢兢的人。

“沈盟主仔细看看,觉得他们可还眼熟?”

话落,便看那几个人在众人的惊疑中,沈青松的惶恐中,慢慢跪下,一字一句地诉说着自己的罪状……



原来,之前被认为是黑风教姬老大残害的妇女其实都出自沈青松之手。

要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原因也简单,不过名而已。

武林盟主十年一选,十年前,沈青松侥幸得胜,盟主这个位置一坐就是十年,可他还想继续坐。

要想继续坐也行啊,那就是在武林大会上守擂成功,打败所有前来挑战想要争夺武林盟主的人。

天赋所限,沈青松自三年前便发现自己的武功已经练至瓶颈,迟迟不能突破,然而武林中人才辈出,要是他再不能突破就会被人打败。

他已经做了那么多年的盟主,那么多年的武林第一人,要是一朝落败跌落神坛,可怎么接受得了其中的落差啊?

为了能提升功力,沈青松最终决定动用沈家的禁忌秘法。

沈家的禁忌秘法,说白了就是采阴补阳,吸取他人精气命数的阴损功法,但直接用他人性命给自己做铺垫确实效用不错。

一开始,沈青松只是用一两个人,但随着功力的提升,需求也开始慢慢变大,沈府的侍女根本不能满足需求,再加上府里也不能不停地招人换人,未免人发现起疑,沈青松只好另辟途径。

一方面,他于城郊建立暗室,命手下亲信四处购买妇女或者抓捕妇女关入其中供他享用,另一方面,他搭上当地县丞,让他压下失踪人口的案子,不要被上面的人留意到。

可就在这时,黑风教突然发现了沈青松建立的暗室,在教主姬老大的带领下,暗室被捣毁烧尽,关押的妇女全部被转移到了黑风教内。

失去妇女的沈青松不仅没办法练功,还要担心姬老大会顺藤摸瓜知道妇女失踪其实都是他这个武林盟主所为。

为了能继续练功,也为了秘密能永远守住,沈青松决定祸水东引,借刀杀人,直接把他所做的事扣到黑风教的头上。

正好,失踪妇女现在也确实在黑风教内,任凭姬老大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就是坏他好事,和他作对的下场!



为了活命,几人一股脑地全将沈青松之事给抖落出来,而在这之后,连横和姬老大又命人送来了其他证据。

人证物证俱在,沈青松再难狡辩,终是狂笑着亲口承认了。

然,就在这时突然拔剑冲向连横和姬老大,“左右都是要死,不如在死前拉个垫背的!”

“连横小心!”姬老大倒像是早有预料,猛地一把推开了连横,同时拔出自己腰间的软剑迎了上去。

连横见此,剑眉一蹙,急忙对着还在呆愣看热闹的人厉声喝道:“还看着干嘛?赶紧帮忙啊!”

“哦哦哦……”

众人如梦初醒,连忙扛着自己的武器跟着上了。

随着众人的加入,情况也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沈青松在节节败退,避无可避之下,被苍梧派掌门一刀毙命。

随着沈青松的死,失踪妇女案也算是彻底了结,黑风教也将那些收容的妇女悉数送回老家。

就在武林重归平静,姬老大打算好好地睡一觉的时候,教中弟子又来报了:“教主教主,大事不好了!”

“又怎么了?”日上三竿了还赖在床上的姬老大,在听到有大事的时候,反倒淡定地将被子往头上一盖,根本就没有起来的意思。

“教主教主,您别睡了,这回真是大事,那个叫连横的小白脸,哦不,是南阳王,他带着几十辆马车的东西来找您提亲了!”

“提亲?!”闻声,姬老大一把掀开被子,猛地坐起身来,大有一副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架势,“你确定你没打听错,还提亲?这真的不是开玩笑?”

“没有没有,属下什么时候传过假消息啊?不过不瞒您说,属下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南阳王在开玩笑呢,您是谁啊?您可是咱黑风教的教主,咱们的老大,顶天立地的爷们,他一个男的居然向您提亲,怕不是好男风吧?”

说到这,弟子仿佛顿悟了似的,但紧跟着,面上一副被惊吓到了的样子,恶寒道:“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啊。瞧南阳王那一副娘们兮兮的小白脸样,肯定是好男风的,再加上日前在沈府看到了您挺身救他的英姿,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您,想要对您以身相许呢!”

“教主,您可千万不能答应他啊。”

“闭嘴!”姬老大头痛地揉了揉眉心,烦躁道,“你先退下,将人带进前厅好生招待,等本教主换个衣服后亲自会会他!”

“是。”弟子委屈地应了声,但心里却在想,教主该不会也有这个意思吧?毕竟这么多年来也没见教主亲近过哪个女人,而那南阳王,不说别的,就那张脸确实是比女人还美,教主被迷惑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没关系,要是教主真心喜欢那南阳王,他和弟兄们也是会理解的,更加会祝福的。



前厅上,一袭紫袍,金冠束发的连横较之往日的俊美更多了几分贵气,饶是姬老大也不得不承认,这人确实有迷惑人的资本,难怪一出现,就把那沈青松的女儿给迷得七荤八素的,想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混入的沈家,借着沈如意将沈青松的老底都给揭了。

啧啧啧,看来美人计这个东西,不管对男对女都是有效的。

“月儿,你这盯着我一下点头,一下摇头的是什么意思啊?”正想着,连横那张俊脸突然凑了过来,把姬老大都给吓了一跳。

“要死啊,突然凑那么近,离我远点!”姬老大直接将人毫不留情地推开,顿了顿,又补充道,“还有,别叫我月儿。”

“不叫你月儿叫什么?”连横说着又凑了上来,一双狐狸眼笑得魅惑又动人,“我的小月儿啊,都七年了,你也该玩够了吧?什么时候履行咱俩的婚约做我的王妃啊?”

没错,姬老大本名姬月,在做黑风教教主之前,是京城姬老将军家的小孙女,也是南阳王独孤连横的未婚妻。

出身将门的姬月自小便爱舞刀弄棒,对京城外的世界充满了向往,就在她十六岁那年,竟一个人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京城闯荡江湖,没过两年,还以男儿之身一手创办了黑风教,做了黑风教的教主。

可怜她的未婚夫南阳王,左等右等,等到同龄人孩子都打酱油了,他的未婚妻还只是未婚妻,恰逢他留在姬月身边的暗卫告诉他武林盟主沈青松勾结地方官员,残害妇女,并意图给姬月扣黑锅的事,他便主动向他皇兄请缨解决此事,要是能顺带将未婚妻带回去成亲就更好了。

想到这,连横直接化身狗皮膏药粘到了姬月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月儿,求求你就跟我回去吧,你都不知道,皇兄一直催我赶快要个孩子,好为皇室开枝散叶。可人家只想和你生孩子嘛。”

“是吗?我以为你还想和沈如意生呢。”姬月笑了笑,突然伸手一把拧住连横的耳朵,“连横,武林第一美人沈如意可还美啊?”

“不美不美,一点儿都不美,连你万分之一都及不上!”连横疼得龇牙咧嘴,但还是反应迅速。

“那你为什么要和她成亲?”姬月脸色好了些,但拧着耳朵手仍是没有松开的意思。

“我这不是为了查案嘛,再说了,我和她也算不得真正的成亲,我们还没正式拜堂你就来抢亲了。”连横忍不住辩解道。

“看样子,还是我打扰了殿下的好事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连横想也不想地开口表着忠心。

开玩笑,他独孤连横怎么可能娶姬月以外的女人?

更何况,那也不是他自愿的。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话说沈如意还真不愧是沈青松的女儿,都那么喜欢干抢人的勾当。

他本来也没想通过女人来入沈府打听消息,查找线索的,奈何他扮作卖身下人的第一天就被沈如意给抓起来了,这也就罢了,那个可怕的女人还想对他霸王硬上弓,好在他花言巧语,哦不,是能言善辩,才将人给哄住,说是成亲后才可以,不然他要留给月儿的清白就不保了。

想到这,连横就越发地委屈了。

看着连横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又想着她听来的消息,姬月心下软了软,叹了声,颇为无奈地道:“好啦,都过去了,谁让你自不量力,明明就是一个不会武功的文弱之人,非要进沈府逞英雄,是你皇兄派给你的人都不好使吗?

以后不许冒险了,听见了没?”

“知道了。”连横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小声道,“可我这次也是为了你啊。”不然他舒舒服服待在京城不好吗?

“为了我也不行!”姬月厉声道,“我还怕搞到最后变成我救你呢!”

“知道了,那月儿,我们的亲事……”

“黑风教是我一手创立,眼下它还在发展,我是不可能抛下它随你回京的,不过……”姬月突然别有深意地看了眼连横,笑道,“你可愿意留下来做我的教主夫人?”

“教主夫人?”连横一愣,随即笑逐颜开,“愿意愿意!”

——

九月初六,黄道吉日,魔教教主和她抢来的小郎君成亲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