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散文:待到山花烂漫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天涯人
2021-02-10 07:00

春天万物复苏时刻,那颗山茶也盛开出洁白白的花。

他亲手摘下山茶花放到她的坟前,他笑嘻嘻对着她说:“婉悦,今年的花开的好美啊,你起来看一看嘛!这可是我亲手摘的,难道你不喜欢?”

他哇的一声,开始大哭哽咽着,“婉悦,不喜欢,她不喜欢……”

站在一旁边的娘亲抚摸着他的头说:“景儿,乖啊!她特别喜欢你摘的花。”

景明转头看向他的娘亲,“娘亲,那为什么婉悦,不和我说话?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娘亲拉着他的手说:“景明啊,婉悦不是不喜欢你了,她只是睡着了,不能再打扰她休息了,要不然婉悦会生气的。”

景明乖巧的点了点头,他扶着娘亲一瘸一拐消失在花丛中……

“嘿,站住!”两团黑影跳上前去拦住何婉悦和小红的去路,“两个小姑娘,这荒山野岭的就你们两个,不如让让大爷们送送,嘿嘿。”

小红挡在何婉悦的前面,“不用了,我们自己会走。”说摆,小红拉着林婉悦的手正要走的时候。

两人紧逼何婉悦摸到了她的下巴,何婉悦扇了他一巴掌并说到“滚开!”

这一巴掌惹怒似乎惹怒了他,何婉悦与小红往后退了几步,小红连忙说到,“你可知县上何老爷?”

两人从身后拿出匕首,说:“嘿嘿,那就没错了,绑的就是你们。”

突然,传出一阵声音,就在这时在林子里窜出一身影,站到四人面前。

那两人有些慌了,说:“你,你是何人?别多管闲事。”

他冷眼一笑,“呵,老子是你景爷爷,这个闲事我管定了。”

“臭小子,看来你是想找死!那好,我哥俩就送你见阎王去吧!。”

说完,两人拿着匕首朝他刺去,他却没当回事,一手一个把这两人的匕首给卸掉,手腕的疼痛感,让这两人跪了下来。

“大爷,我们小人不识泰山,放过我们俩吧,求求你了。”这两人看他没有吱声,又转向何婉悦与小红,“姑奶奶们,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就在这时,跪在地上的一人,不知从哪里抓出一把白粉,趁他不留神,朝着他的双眼撒了过去。

他迅速紧闭双眼,可是一些白粉还是撒入眼睛里,眼睛开始有灼烧感,使他无法睁开眼睛。

趁着这时候,两人一人一脚把他踢到何婉悦和小红的脚下。

两人嘲笑到,“呦呦呦,一个大侠变成了一个瞎子,哈哈。这下可没人帮你们俩吧!”

被扶起来的景明,说到:“你们快跑,这有我顶着。”

何婉悦说,“可……可是你的眼睛,我不走。”说完,何婉悦让小红赶紧跑。

景明说:“不用管我,你们俩赶紧走。”

“呵,你们仨不用推推嚷嚷的了,谁也走不了,男的杀了女的留着,哈哈。”

这两人一步步走着,露出魔鬼般的笑容。

就在这时,从远处出现一群声音,高喊着小姐。

小红一听喜出望外,大声的回答到,“在这里,小姐在这里。”

两人一看这局势对他们十分不利,“算你们好运。”说完迅速离去。

何婉悦搀扶着景明,来到何府。

她亲自为景明擦试着双眼,景明的双脸开始变得红润起来心怦怦真跳,何婉悦说到:“多谢公子出手相救,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景明害羞的回答,“小姐,公子可不敢称,就叫我景明吧,嘿嘿。”

“景公子不必叫我小姐,叫我婉悦吧!”

“好……好的,我听小红说你是为了看山上的茶花?”

“是啊,你也喜欢?”

景明的双眼渐渐地睁开,看见了面前这位女子,宛如仙女一样,心比刚才跳的还有快。

“喜欢,那……可否明日一同去赏花?”

何婉悦娇羞的点了点头。

何天霸匆匆赶来,看见何婉悦,“女儿,你有没有事,伤到哪里了吗?”

“放心吧,爹。您看您女儿这不完好无损的站着吗?”说完何婉悦原地转了一圈。

何天霸上下打量一番景明随之楞了一下。

“前辈,你怎么了?”

何天霸笑着说到:“没什么,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想必你就是那位恩人吧,多谢救犬女之命。”

景明挠了挠后脑勺,“嘿嘿,不敢当不敢当。”

“小兄弟,有什么需要的吗?不如留下来吃个晚饭?”

景明看了看外面,说:“前辈,天色不早了,母亲还在家中等候,还望见谅。”

“竟然小兄弟不便,我就不多挽留了。”

景明走后,何天霸对着管家问,“你觉得他像吗?”

“老爷这么一说确实很像,让我去查查他。对了,老爷那两个人已经查到了怎么处置?”

何天霸微微一笑,“你知道该怎么办。”

回到家中害怕娘亲担心,也就没有告知。

夜晚,辗转反侧的景明望着挂在天上的月亮,洁白的月光穿过橱窗洒到他的双眼。

第二日,景明连忙赶到何府,却被门卫家丁拦下。

景明说到:“昨日是我救下小姐,我早已和你家小姐约定好了,为何不让踏进?”

“景公子,恕我无能为力,今日府上来了一贵客,老爷吩咐了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进。”

“难道我不是贵客吗?你不让我进那我只好硬闯了。”

正当景明要闯进时,何天霸一与白衣少年走了出来。

何天霸用一只右手手朝着白衣少年作辑,而他的另一只早已经没了,“嘿嘿,赵公子,咱就这样说定了。”

赵武赶紧扶着何天霸,满脸欢喜,“岳父大人,今后就是一家人了,对我不必客气,哈哈……”

何天霸严厉的问家丁,“为何这么吵吵?”

“老爷,我们不让景公子进,可是景公子不听劝偏要闯入何府。”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何天霸转向景明笑嘻嘻的问,“小兄弟,你来这所谓何事?”

景明刚要回答,便被赵武打断,“这位就是救下婉悦那位朋友吧!多谢多谢。”

“你是?”

“嘿嘿,忘了介绍了,我是这家女婿,赵武赵公子。”

景明听到这时心头一惊,不相信这是真的,赵武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好色之徒,他一定要见到何婉悦。

赵武说到:“岳父大人,家中还有事务,小婿就先告退了。”

何天霸大声欢笑,送别了赵武。景明随着何天霸来到大厅之上。

几千两白银在大厅上放着,景明十分惊讶想必这就是赵武所送的彩礼。

“小兄弟,你来何事?有什么困难吗?”何天霸问到。

“前辈,能否让我见婉悦一面?”

何天霸摇了摇头说,“小兄弟,你也看到了我的犬女已有婚约在身。”

“赵武是十里八村有名好色之徒,前辈,你这是把婉悦往火坑里推啊。”

“小子,你看看这地上摆出白花花的银子,只要你能拿出这些,我立马推掉婚事。哈哈。”

景明低下头来,小声地说,“我,我没有。”

何天霸又从里面掏出一百两摔到景明身上,掉落到他的脚下,“臭小子,这一百两你这辈子也挣不到,滚吧,别来烦我。”

景明一脚把那一百两踢开,并大喊到,“何婉悦,你在哪里?我已经来了。”

何天霸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管家交给你了。”说完便走了。

“来人啊。”说完从外面进来十几个大汉。

“景公子,请吧。”

景明没有搭理管家,继续叫着婉悦。

“景公子那只好得罪了,给我上。”

管家说完几个人一起上,景明一直躲着却没有丝毫还手之意,最终还是被挨了几拳,嘴角的血丝冒了出来。

他还是没有还手,却刻意的护着自己的胸口,他不停着叫着她的名字,越叫打的越狠他没有一点松口的意思。

他爬到了地上,一直护着胸口,家丁用脚无情的踢在他的背部。

这时候小红走了过来,“停手。”然后对着管家,说:“让我和他说几句话吧。”

管家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家丁走开了。

小红蹲下对他说,“景公子,你还是走吧,小姐是没有办法出来,她早已经被老爷锁入房中。”

“咳咳,为什么?。”

“公子,你可不知,小姐是因为不同意这桩婚事之所以被关了起来。”

景明从怀里掏出那朵有些压扁白色的山茶花,“幸亏没坏,请你把它交给婉悦。”

小红接过山茶花,凑近他的耳朵小声的说,“公子今晚亥时你从后门过来。”

随后景明站了起来,踉踉跄跄走出了何府。

夜晚,乌云笼罩着大地,街道旁边的竹林摇曳着。

景明来到何府的后门敲了敲,听见门里传出声音,“是景公子吗?”

“是我。”他的声音十分微弱,勉强听的到。

他俩来到何婉悦的房间里,小红说,“你们俩聊,我去门外守着。”

小红来到门外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家丁,这些家丁早被小红灌醉,正在呼呼大睡。

何婉悦终于见到了期待已久的景明,摸着他的脸,“你还好吗?”

“你愿意吗?”

何婉悦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可是……”

景明拉起他的手并说到,“那好,我们走。”

她狐疑一会,“我们?上哪里?”

“远走高飞,天涯海角,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正当何婉悦犹豫的时候,小红推开门连忙的说,“公子,老爷正朝这边过来,你马上躲起来。”

何婉悦赶紧吹灭了蜡烛,让景明躲到浮帘后面。

小红若无其事,走出房间关上房门。

何天霸看见脚底下躺着的家丁提了一脚吐出一句,“真是废物。”

何天霸敲了敲房门,“婉悦,睡下了吗?”

“爹,我已歇息,你过来所谓何事?”

“那好,我就在门口说,你的婚事将在三天后举行,你好好准备一下。”说完何天霸走了。

景明听了之后,更加坚定要带走何婉悦,他牵着她的手,彼此都心知肚明,这就是一场无声的爱恋吧。

与他偷偷的逃离何府,在路上何婉悦看着景明,一个认识不到三天的人,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或许这就是情吧。

此时此刻的他们,不知不觉的来到山上,她笑了就像花一样,借着微微阳光的山茶花如此洁白。

何府之中,何天霸气狠狠的询问着跪在地上的小红,“说,小姐跑那去了?”

小红苦苦哀求,“老爷,我真的不知道小姐去哪里了。”

“不说是吧,家法伺候。”

此时的小红有些害怕,已经哭了起来“老爷,求求您,不要老爷。”

家丁已经把长藤条拿了过来,恶狠狠地抽在小红的背部,小红大叫一声,一条红色的印记显示出来。

正当家丁准备再抽下一鞭的时候,小红告知了何天霸。

管家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何天霸问到,“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老爷,查清楚了就是他,现在在刘家村。”

何天霸冷冷一笑:十八年了,终于找到你们了。

景明和何婉悦回到家中看见母亲一直坐在门外等着他的归来。

她已经睡着了,景明轻轻的在耳边呼喊着她,景苏张开双眼,看见景明这小子真是生气,拿起身边的扫把,朝着景明屁股上揍。

“臭小子,这几天跑哪去了?啊!”追着景明打。

“娘,别打了,你看看还有外人。你让我多丢人啊。”

景苏停下手来,看见一亭亭玉立的姑娘在旁边笑着,便问景明,“这位是?”之后恍然大悟,又狠狠地拍了一下景明的屁股,“臭小子,什么时候有的,到现在才给娘说。”

“伯母,好。我叫何婉悦。”

“好,好,婉悦快进来坐。”景苏拉着何婉悦的手说。

景明与何婉悦一五一十的把这几天的事情,都讲述了一遍。

就当景明的母亲景苏听到他是何天霸的女儿时,大吃一惊。

“娘,你怎么了?”

景苏说,“没什么,赶紧收拾东西,以后再给你说。”

“娘,我们又要搬家吗?”

景苏边收拾东西边说,“是的,赶紧快点,要不然来不及了。”

小木门咣当一声被踢开,何天霸和几个家丁还有小红走了进来。

何天霸邪恶笑着,回荡着整个房屋,“哈哈,终于找到你了,你可让我找的好苦啊。”

景苏放下东西自言自语:该来的总会来。

小红连忙跑到婉悦身边,哭着对着她说,“小姐,对不起。”

婉悦看到小红身后的血印,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安慰她,“小红,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没事吧。”

“景苏,事到如今,你还没有告诉你的儿子吗?哈哈,那好我就告诉他吧,你爹是我杀死的。”

景明与何婉悦同时震惊,看向他的母亲,她娘流着眼泪点了点头。

“娘,你为什么隐瞒与我?说我爹是病死的?”

“我不想让你每天充满仇恨,我只想让你快快乐乐活着。”景苏说到。

“何天霸,你为什么杀我爹?”景明紧紧握住双拳。

何天霸抬起没有左手的胳膊,“看看这就是你父亲一手造成的,本来我和你父亲一起经商,谁曾想越做越好,我们一起创建了徽商,我把他视为大哥,我只是偷偷的私吞了一笔钱,而他呢不顾往日的情面,当着所有下人的面,把我手砍了下来,说我坏了规矩,那几年我为他可赚了不少钱啊,于是我就私通山上土匪把所有人都杀了,唯一可惜的是你俩却逃了。”

景明喊着,“你个禽兽,我要杀了你。”

何天霸对着手下说,“把小姐带过来,然后把这对母子抓起来。”

何婉悦挡在他面前,说:“爹,我跟你走,我会嫁给赵武,你说什么我都会做,求你放过他们吧。”

两个下人把何婉悦拉到一旁,紧紧的拉着她的两只胳膊,让她无法动弹。

几个人一起冲了上去,谁知却不是景明的对手,一个个全都爬在地上。

“好啊,好小子,你看看这是谁?”何天霸在景明动手的时候,偷偷溜达后面抓住了他的母亲,从而威胁他。

“给我跪下。”

何天霸用那无手的胳膊顶着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出声,景苏流着眼水绝望的望着他的儿子摇了摇头。

“快点跪下,快。”说完何天霸朝着景苏的右腿刺了一刀,鲜血染红了白色布。

沉重的双腿咣当一声跪了下来。

何天霸哈哈大笑,“怎么样?你们几个给我打。”

在一旁的何婉悦挣扎着哀求父亲,可是已经红了眼的他丝毫没有听进去。

一人拿起棍子朝着他的头砸了一下,木棍断了,血也从他的脑门流了出来。

景明感觉自己脑袋晕晕呼呼,眼睛快要睁不开,只看见一个迷糊的人朝他走来。

景苏呐喊着不要。

何天霸拿着匕首朝着景明的胸口刺去,不曾想何婉悦挡在了景明面前,刺中了她的肚子,一股热血从口中喷出,喷在了何天霸的脸上。

此时的何天霸突然清醒,搂着怀里的女儿痛哭着,“你怎么这么傻?”

何婉悦奄奄一息大量的血从口中涌出,她握着何天霸仅有的手,“爹,放手吧,我不想……。”还没说完她的手倒在了地上。

“婉悦,你快回来吧,爹都依你。”何天霸紧紧搂着何婉悦的尸体……

“娘亲,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叫醒她,我想让她陪我玩。”景明问着娘亲。

“快了,快了,景儿,等山上开满山茶花,她就会醒来找你……”

风起了,洁白的花朵挂满了整片天,那是她的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