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谁有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公子槿尘
2021-02-10 15:00

我骗了你,我其实,并没有病。

从头到尾,我都是清醒的。

1

“小橘,你快下楼,快下来!”我颤抖着手拿出手机,小橘接通的那一刻我不由自主的带上了哭腔,心里害怕到了极点。

言子还在门外和那个女司机周旋,那个女司机肯定是杀人犯,我着急忙慌,却在此刻居然找不到电梯了!

“怎么了宝宝?”

小橘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不能如往常一样抚慰我暴躁的情绪。

“楼下有杀人犯,我们遇到杀人犯了,我们暴露了!你快下来,快下来!”

这个时候了,小橘居然还轻笑了一下,他是以为我在和他开玩笑吗?这都什么时候了?

“你别急宝宝,我马上下来,只是……你们怎么会遇上杀人犯呢,你别着急,言子在旁边吗?”

“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言子已经打电话给阿深说了啊,阿深怎么还没下来?你们不是一起的吗?言子遇到危险了,你们快下来!”

“好好好,我先下来,可是言子并没有打电话给阿深呀……”

听到小橘此话的我简直火冒三丈,他根本就是不相信我,还觉得我在开玩笑!我愤怒的掐断了电话,无头苍蝇一样走着想寻找楼梯走上七楼!

我和言子打车回家,半路上言子却认出那个女司机是我们在网上看到的通缉犯,虽然她化了妆改了造型,但是言子的眼光一直很毒辣,错不了!

我们到了门口后,没有直接上楼,我守在门口,言子躲在门后,等了一会,居然真的等到了半路折回来鬼鬼祟祟的女司机,她一定是那个杀人犯,不然为什么看到我在门口时那么紧张?

或许我们在车上时不应该总是盯着她看,回来的路上还有一段路没有信号,想发信息也发不了,而且言子说不要轻举妄动,或许这个人并没有想杀我们,毕竟我们有两个人,又一直刻意说男朋友会在门口接我们,一直和我们保持着联系。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我结结巴巴的后退着,问女司机。

女司机朝我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不是说你们男朋友会在这里接你们吗?现在的小姑娘啊,总是幻想自己有男朋友。”

她笑的阴恻恻的,双眼还不停的四处乱瞄,她发现了我们住的楼下监控坏了吗?糟糕,不该走后门的……

就在这时,言子突然从门外冲了出来,对我吼道:“快走,快上楼叫阿深他们下来,我已经发信息给阿深了,你先走!”

我看着言子,言子却大力的一把推开我,我疯了一样就开始跑了,回头时看到言子笑着走向了女司机……

或许我一开始就错了,我不应该告诉小橘我遇到杀人犯了,我应该第一时间报警才对!

小橘为什么还没有下来,为什么还没有给我任何消息!我挂电话后居然没有再给我发消息,这不是他以往风格!我不敢再想下去,拿出手机拨通了小橘的电话……

我不该怀疑他的,他那么爱我,他没来肯定是遇到危险了,怎么办!我现在是上去看小橘他们,还是回去门口看言子呢?

言子一直很厉害,脱身应该不成问题,而且她也和阿深讲过,阿深肯定早就下来救她了,这么说,小橘并没有在楼上,没有和阿深他们在一起……

小橘去哪里了?他为什么要骗我?是不想让我担心吗?还是他觉得我又出现幻觉了,所以根本没把我刚刚说的话放在心上!

这时,一阵熟悉的铃声在我身后想起,我捂住嘴,差点就惊叫出声小橘,小橘在我附近!

不要接电话不要接电话不要过来!

我躲在楼梯拐角处,在小橘接电话之前挂断了电话,仿佛有轻微的脚步声朝这边逼近,我四处看了看,避无可避……

为什么小橘在楼道里也没回我消息?他有没有告诉别人我们遇到杀人犯的事情?言子获救了吗?

此时我最应该担忧的,其实是我自己不是吗?

不可能,小橘那么宠我,他怎么可能会害我?为什么我知道他在附近后会这么害怕?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还是我吗?我怎么会害怕小橘呢……

万幸,小橘的脚步声忽然由近至远,他应该是出去了,准备去门口了吧。

“啊……!”

我的手机响了,小橘竟然给我打电话了,我手忙脚乱,拼命捂住手机不让它响,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按一下按键手机就不会响,这时,我仿佛听到刚刚走远的脚步声又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握紧了手机屏住了呼吸……

2

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医院里了,身旁是正在削苹果的小橘,我一下坐起来,惊恐的瞪着他,这时小橘抬起来,推了推眼镜,朝我宠溺的一笑:“醒了?来吃苹果。”

小橘瞬间将苹果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送到我嘴边,依旧温柔的看着我微笑,我木木的张开嘴吃了,然后才想起来问道:“言子呢?她没事吧?”

为什么小橘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总是这样,就算我歇斯底里,他都能从容的拍着我的头将我拥进怀里,柔声哄着,等到我平静下来,他就会告诉我说,有他在,我什么都不要怕。

“小书你醒啦!你可吓死我了,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家那位不得将我大卸八块啊!”

忽然,言子提着水果走了进来,小橘朝她点点头,然后对我说道:“我先回去给你煲粥,言子会陪着你的,等我回来。”

我一下就慌了:“小橘!”

“怎么了?”

小橘回头,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柔柔的打在他脸上,他依旧是那副干净美好的少年模样,我的心一下就柔软的一塌糊涂了。

我一定是做噩梦了,我居然会在梦里怀疑小橘……

“我想出院。”

我看着小橘,委委屈屈的说道。

我不喜欢医院,虽然这个医院和我小时候一直住的医院不一样,但都是医院,我讨厌医院!

“好,我回去给你煮了粥送过来,吃完我们休息一会就去问医生能不能出院。”

“不!一定要出院!”

“好,吃完粥休息一会就出院,晚上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好!”

“啧啧,你们两个够了,腻歪死人了,当我不存在啊?”

言子酸酸的看着我,小橘朝我宠溺的笑了一下,然后出去了,我转头朝言子甜甜一笑,小橘走后我就觉得言子神色明显不一样了,刚刚虽然还和往常一样和我们说笑,但我能感觉到刚刚她的姿态很紧绷,小橘走后她就像松了一口气一样。

“言子,我有件事要问你!”

言子在凳子上坐下,叹了口气,看着我:“你问吧。”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

言子眼神明显躲闪了一下:“我们昨晚打车回来,你忽然晕倒在电梯里了,还打电话给小橘说什么遇到杀人犯了,说完你就晕倒了……”

“不可能!我明明没有找到电梯,我没有上电梯,你在骗我对不对?”

“我骗你?难道你家小橘也会骗你?”

言子的话让我瞬间安静下来,对啊,小橘不会骗我的。可是脑海中的记忆又太过清晰,我实在不相信那是我的幻觉。

“你是不知道,昨晚我被他吓死了!”

言子情绪忽然激动的大叫起来,见她脸色苍白,我楞了一下,随即相信了言子的话。

小橘一向将我宠的无法无天,要是让他见到我晕倒在电梯里,又是和言子待在一起出的事……索性我没什么大碍,忽然晕倒或许真的是最近太累了。

“那女司机杀人犯怎么样了?”

言子不可思议的瞪着我:“你是不是微博刷多了太入戏了?看到一个女司机就想到杀人犯,哪有什么杀人犯啊,有也会被你家小橘吓死……”

言子说到最后,声音明显小了很多,神色也很不对,只是我没在意,我一如既往的反驳她:“胡说八道,我家小橘那么温柔,怎么可能会吓人?”

“那只是对你温柔,他对别人可就没有这么温柔了。”

我这才想起问言子,“昨晚……小橘怪你了?对不起啦,小橘就是这样,他就是太担心我了,你别放在心上。”

“嗨,没事,他也没怪我,只是你知道他那眼神,被他看一眼我几个月都睡不好觉。”

言子明显在强颜欢笑,看来小橘昨晚把她吓得不轻。

之前有一次我和言子出去玩,走丢了,我自己在外面晃荡了一晚上。

手机没电,又是在郊区,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小橘才找到我,听说那一次言子和阿深两个人一晚上没睡,一直在外面找到通宵,我心里一直很内疚,因为是我自己贪玩走丢的,手机没电了都不知道。

小橘找到我的时候,言子和阿深还在外面找我,小橘也不联系他们,还是我回去充了电告诉言子他们才知道的,回去后言子和阿深还来向我赔礼道歉,我不小心看到阿深脖子上竟然有深深的勒痕,虽然他穿了高领毛衣。

我不想一直被小橘养在家里,所以去找了份工作,和言子一起,在一家奶茶店上班,我身体一向不好,小橘才会经常给我煲汤,这次我执意出去工作,他也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担心的。

只是随着我越长大,尤其是和言子认识后,我就越想去多交外面的朋友,我忽然后悔以前自己不肯去读书,不肯去交朋友。

我想多去外面走走,看看,我很喜欢看言子的眼睛,言子的眼睛很漂亮,亮晶晶的,当然没有小橘的好看。

我不想一直在小橘的庇护下了,我想自己学会独立生活,八岁我被小橘从医院带走后,我的生命中一直只有小橘。

在我遇到小橘之前呢,我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完全记不清了,好像我的人生就是从认识小橘的时候开始的。

3

小橘和我一样,没有家人,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住在孤儿院。

而我,自记事起就住在孤儿院旁边附属的医院里第一次见到小橘的时候,我四岁,他问我,你为什么住这里,我走过去拉住小橘的衣服,奶声奶气的告诉他:因为我有病呀!

小橘的眼睛仿佛住着星星,“你不害怕我吗?”

我不知道那么好看的小哥哥为什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难道有很多人怕他吗?

我好喜欢他,他长得真好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在医院,没有人跟我玩,大家都不说话。

我不喜欢这里,看到小橘对我笑的时候,我居然感受到了一种委屈的情绪,我忍不住张开双手,扁着嘴巴看着小橘:“哥哥抱!”

小橘楞了很久,就在我委屈的快哭出来的时候,他终于抱起了我,捏了捏我的脸颊:“宝宝太瘦了,以后我带你走,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我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自那以后,小橘天天都偷偷来看我,我比较笨,我没有办法偷偷去他住的地方找他,虽然离我很近。

小橘告诉我我不用去找他,等他来找我就好。

忽然有一天,小橘没来了,我难过了好久,疯了一样在医院里闹,砸了好多东西,好多大人按住我,给我打了针,那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有病的。

那时候我已经八岁了,后来我不闹了,我就天天等啊等,小橘说过会带我走的,我只要在原地等他就好,终于,在我八岁生日那天,小橘来了,他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把我从医院带了出去。

“我们家宝宝没有病,我带你回家。”

小橘的家好大好大,只有我们两个人住,原来小橘不是孤儿,他有家呢,可是他的家人呢?小橘却告诉我说他没有家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他的家人。

小橘却好像总有花不完的钱,我也不知道他钱从哪里来的,或许他有家人,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吧,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们在一起,反正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人生活。

我不愿意去上学,他就给我请家庭教师,我不喜欢家庭教师,小橘就亲自教我,从小到大,除了小橘,我没有别的朋友。

阿言是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在书店认识的朋友,第一眼看到阿言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了。

那时候她高中刚毕业,在书店打工,书店就在我们住的楼下,小橘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往书店跑,我喜欢看那些各种推理小说,然后认识了阿言。

我开始有了朋友,小橘表现的很高兴,没多久后,小橘就请我和阿言吃饭,一同来的还有阿深,小橘说阿深是隔壁公司老总的儿子,一直缠着小橘谈合作,他干脆将阿深带过来了。

当时我还奇怪,小橘怎么会这么好说话,后来小橘的做法证实了我的猜想,小橘明显就是将阿深丢给了言子,率先买了单,然后带着我走了,留下言子和阿深在餐厅,后来他们就成了情侣。

那是言子第一次见小橘。

我知道,小橘对外人一向是冷冰冰的,所以言子害怕他也是正常的,可是小橘长得那么帅啊,黑框眼镜下的他的双眼是那么柔和,怎么会可怕呢,我最喜欢小橘了!

我已经十八岁了,有了第一份工作,我可不能才上几天班就昏倒在电梯里,这样小橘更不会让我出去工作了,我好不容易开始独立生活,自己上下班,才几天就请假了,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明天继续上班!

可是,昨晚的记忆那么清晰,真的是我记错了吗?那个女司机的脸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她就是网上公布的连环杀人案的在逃犯啊!

几天之后,网上公布了一则新闻,那个出租司机连环杀人犯的尸体被人发现在东桥的河边,法医初步推断死亡日期在三天前。

三天前,那不就是我和言子遇到她的那个晚上吗?她怎么就死了呢?

“发什么呆呢?还不快干活,客人都等了半天了!”

店长愠怒的责备声在耳边响起,我赶忙去给客人做奶茶,却发现言子已经帮我调好了,她眼神担忧的看着我:“你怎么了?”

“言子,那个女司机死了,你知道吗?”

言子先是一楞,再然后脸色一白:“什、什么女司机?”

我直直的看着言子:“你知道我说的是谁的。”

这时候奶茶已经做好了封好口了,言子打包好,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道:“哦,你说微博热搜上那个啊,对啊,那个凶手,终于遭到报应了。”

“还要不要干活了?就知道偷懒!不想干走人我们店养不起公主!”

言子赶忙陪笑道歉,我知道店长说的是我,我心里一股火气想发泄,可是想到言子的工作,言子还要靠这个养活自己呢,我只得收了心开始工作,言子见我终于回过神开始忙碌,显然松了口气。

是啊,我不能连累言子丢了工作,而且言子说的对,我也不能一辈子靠小橘活啊,我要让小橘为我感到骄傲,等我发了工资,我就请小橘吃饭,用我自己赚的钱,请他吃一顿好的!

我回去后,小橘早已做好了热气腾腾的晚饭,今天是中班,小橘回家后就做好饭等我吃饭了。

小橘真好,要是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就好了。

我和言子去上班后,小橘就出钱给言子租了房,就在我们楼下,虽然表面上说是阿深租的,但我们都知道是小橘为了我,才给言子在我们楼下租的,好让我们能每天一起上下班,阿深要租房子也不会直接租在我们楼下。小橘真好,希望我们能一直这么好下去,希望我能赶快强大起来,变成很有钱很有钱的人,我也宠小橘。

4

言子最近总是不和我一起回家,总是让我先走,说是阿深约她出去吃饭,不过也是,上早班嘛,可惜这个时候小橘都很忙,看到这几天言子天天去约会,我突然也想和小橘去约会了。

走到半路忽然发现我钥匙丢在店里了,我回去拿的时候,竟然在路上碰到了小橘和言子!

他们在说什么?言子脸色潮红,小橘依旧冷着一张脸,隔得有点远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可是小橘忽然笑了一下,虽然是带有威胁性的笑容,可是外表斯文的他这样笑的时候简直迷人极了,像极了斯文败类的感觉,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同时又有点生气,小橘居然对着别人这样笑,好气哦,不管什么样的小橘,都只能被我看到。

第二天言子依旧让我先走,我留了个心眼,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果不其然,言子一会儿就走进了一家咖啡厅,我悄悄跟过去,居然又看到了小橘!

这下不管他们是有什么瞒着我,是不是为了我好我都不能忍受了,就在我气愤的要冲过去质问他们时,我看到言子递给小橘一个东西,那是什么?传经筒?

“记住我说的话,你要是敢乱说话,我让你们两个消失。”

小橘压低了声音的威胁此刻在我听来是那么的性感,我的怒气一下子就消了,同时又有点小难过。

小橘面对我的时候总是温柔宠溺的模样,我很难得才能看到他这么性感的模样,我要多去认识点人才行,这样小橘就会为了我就威胁别人恐吓别人甚至伤害别人,我只要躲在暗中看他如此迷人的模样就好了。

“她最近总是在看……杀人犯……”

言子的声音太小,我听不清,而且她脸色潮红,怎么每次在小橘面前,她脸都这么红?

“小橘!”

我直接走过去,小橘回头,刚刚还冷若冰霜的脸瞬间融化,见到我,他柔柔一笑:“宝宝,你怎么在这?”

言子就显得没有那么淡定了,她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了,我的出现让她惊慌失措。

“你怎么了言子?哪里不舒服吗?你不是和阿深约会吗?阿深丢下你跑了吗?”

“啊,对,是的,回去我不理他了!”

小橘微微皱了皱眉头,一把把我揽到怀里,勾了勾我的鼻子:“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你都撞见了。”

啊对哦,明天是我的生日,就是小橘从医院带我走的日子,我们把他当成了我的生日。

言子明显松了口气,果然最了解我的人永远是小橘,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还会以为是阿深约了言子。

只是言子看向小橘的眼神畏惧中还带了一丝丝的……迷恋?对,就是迷恋!

这个言子,真是太没有分寸了!我不喜欢她了!

小橘把传经筒放我手上:“那天和你路过一座寺庙,看你很喜欢这个东西,就拖言子帮忙买了,刚好她有朋友去西藏,给带了回来。”

我偎在小橘怀里,心里的不愉快烟消云散:“我不要什么礼物,只要你就够了。”

看,小橘多聪明,小橘总是能让我开心,我最喜欢小橘了。

我觉得最近总有人在跟踪我,我和小橘说了,小橘很紧张,晚上总是开车来接我,几天之后并没有发现异常,小橘觉得我是压力太大导致的,看,他又想说我是因为工作了,我拒绝了小橘再来接我的举动,我一定要揪出是谁在跟踪我!

这天言子和人换班了,她不和我一个班,我下班后,一路上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又来了,我加快了脚步,最后上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里人多,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危险。

上车的人很多,我无法判断跟踪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也在这车里,当车子启动时,我又感受到了一个紧紧追随我的目光,我抬眼望过去,又是只有黑压压的脑袋。

我眯了眯眼睛,暗中保持了警惕,提早一站下了车,现在是白天,应该没什么事,再说了,我随身带着小橘送我的匕首!

我走入了一个小巷子然后躲了起来,这时我听到脚步声逼近,我屏住了呼吸,将手伸到了包里握紧了匕首,探出了头,面前出现了一股阴森的面孔。

我醒来时是在我们小区的保安室里,我怎么又晕倒了?

“大叔,刚刚有什么人来过吗?”

我一个起身跳起来,问保安大叔,保安大叔笑眯眯的看着我:“刚刚有一个小伙子送你回来的,他说在巷子口昏倒了,昏倒前一直和他说要回家,所以他就送你来了,还留下了电话,说有什么事可以打他电话。”

小伙子,是一直跟踪我的人吗?他送我回来的?是不是打昏了我再把我送回来的?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忽然,我脸色一白,我发现我包里的匕首不见了,那是小橘送给我的!

“大叔那个人电话多少,我有事找他!”

我拨通了那个人留下的电话,他还没走远,我立刻奔过去,却发现那真的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小哥哥,并不是我在巷子里看到的那张脸。

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匕首呢?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不一会儿小橘也回家了。

“怎么了宝宝?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我的匕首不见了。”

“我送给你的那把吗?”

小橘眉头轻轻一皱,忽然紧张的看着我:“你没事吧?遇到危险了吗?怎么会碰匕首呢?”

“没有,我……我就是忽然发现匕首不见了。”

“你不要骗我,你心里明显装着事,乖,告诉我,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有人跟踪我,我就下了车,然后我就走到了一个小巷子,我探出头的时候见到了一个人的脸,之后我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了,我醒来就在我们小区保安室里,然后我就发现我匕首不见了。”

小橘忧心忡忡的看着我:“我们还是去一趟医院吧。”

我一听医院两个字瞬间就爆发了,我一把甩开小橘的手:“我没有病,我不去医院!”

难道因为我小时候住过医院,就是有病吗?而且小橘明明说过我没有病的,我从小就和他在一起生活,我到底有没有病他不知道吗?

小橘也不恼,过来一把抱住我,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我知道,宝宝没有病,我担心宝宝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呢,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很不好?”

慢慢的,我被小橘哄得消了气,可是心里还是很委屈,小橘明显就是觉得我又出现幻觉了,最近发生的事都太奇怪了,我一定要自己弄明白!

“我不去,我没事!”

“好好好,不去,不去,可是你要答应我,要是有哪里受了伤或者不舒服了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嗯!”

我乖乖的点点头,钻进了小橘温暖的怀抱里。

5

第二天上班我把事情和言子说了,我以为言子会给我出主意,结果言子却问我最近睡得怎么样,一脸担忧的样子,叫我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和老板说一下让我休几天假,我说我匕首不见了言子就说我有被害妄想症,还有人格障碍,只真是气死我了!

言子越来越让我生气了!

我发工资了!我终于靠自己的双手获得了薪酬,这一天,我把工资拿了一半出来请小橘吃饭,小橘选了个普通的小炒店,我点了好多菜,都是小橘爱吃的,小橘一直坐在对面温柔的看着我笑,眼神无限宠溺。

另外一半的工资,我打算拿一小部分出来单独请言子吃饭,言子得到消息后很高兴,跟我定了去西餐厅,唉,这臭言子,怕是要吃去我小半工资了。

小橘摸了摸我的头:“改天有空把言子和阿深都叫出来,我请他们吃饭。”

“为什么?”

“我们家宝宝都会赚钱养我了,嗯,我太开心了,值得庆贺。”

我开心的一头扎在了小橘怀抱里,小橘真好。

小橘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我看的出来小橘是真的很开心,我也好开心,看到小橘这么开心,我真的做什么都值得的。

可是没成想,我连请言子吃饭的机会都没有了,言子在吃饭的前一天出了意外,死掉了。

我在西餐厅等了她半天,没有等来人,却等来了她的死讯。

明明前一天晚上我们还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我们还因为一点小事发生了一点小口角。

言子觉得我把工资全部拿出来请小橘吃饭给小橘买礼物是错的,我应该先存点钱,做到完全的经济独立,我觉得我赚钱就是为了小橘开心和我自己开心的,小橘开心了我就开心了,我全部花在他身上有什么不对?没有了我再赚呀!

可是言子就这样突然的走了,我好难过,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这几天我情绪一直很低落,小橘给我请了假,我一直闷在房间里,觉得言子的死不对劲,我和小橘说,小橘只得无力的安慰我,一切都是意外。

言子那天晚上和阿深吵了架,然后半夜跑出去,结果遇到了歹徒,就那样死在了外面。

言子的死对我打击很大,小橘让我辞掉工作休息一段时间。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工作,就这样,请了三天假,我又回去上班了,现在只要一抬头,仿佛就能看到言子依旧在我旁边忙碌着,这里有言子的味道,我还不想辞职。

言子死后的一个礼拜,我收到了一个优盘,我插上电脑,里面传来一段录音。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她说关于那天的任何消息,我就杀了你!”

“我信得过你吗?”

“唔唔……”

“不好意思,我一直信奉只有死人不会违背诺言……”

我惊讶的捂住了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里面是小橘的声音!

这段对话,竟然是言子和小橘的对话!

言子一定是被捂住了嘴巴,被绑起来了,是小橘杀了言子吗……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手忙脚乱的将优盘藏好,独自哭了一会,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来,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小橘呢?

我麻木的跑到小橘的房间,小橘在家里从来不锁门。

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对我从来不会阴谋什么,我抱着他的被子,嗅着有被子残留的小橘特有的沐浴香味和体香混合的味道,眼神忽然飘到了书桌上……

书桌上还放着一本打开的书,我走过去,拿起那本书,匕首从书里掉了出来。

我的匕首,居然在小橘这里?为什么?

匕首,为什么还好像沾染了血迹一样,暗色的东西,是谁的血?

这时我又想到了录音上的内容,言子最后见的那个人是小橘吗?

那天的真相,他们说的是那个女司机被杀的事,那个人也是小橘杀的么?

我在忐忑与难过中渡过了几天后,最终,我还是把录音交给了警察,小橘被调查了,小橘望着我的眼神依旧宠溺,没有一丝怨恨和气愤。

小橘总是这样,即使被警察带走了,也依旧能笑得云淡风轻,我心里忽然一片悲凉,“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追出去,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喊着小橘:“我会努力赚钱,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再请你吃大餐!”

“好。”小橘依旧温温柔柔的看着我,嗓音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低沉。

“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小橘轻笑一声,继续说道:“我的宝宝越来越聪明了呢,可能也不需要我的保护了。”

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眶,可是我不后悔,小橘杀了那么多人,就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小橘进去后又坦白了多起谋杀案,原来我遇到的跟踪我的人,竟然也死了,原来小橘瞒着我杀了那么多人……

6

我输了。

我突然不想玩了,原来没有小橘在身边,一切都没意思了,小橘真好,只是我骗了他。

在杀那些人的时候,我都是清醒的,我从来都记得,我也没有被害妄想症,我就是单纯想杀人,我就是想杀他们。

还有,我想试试小橘的底线,小橘的底线到底是什么?就算成了杀人犯,他也还能做到云淡风轻吗?

小橘太美好太干净了,我想撕碎他,可是我输了,最后小橘依旧是温柔宠溺的对我笑,他就一直哪样笑着,我输的一败涂地,还把小橘给弄没了。

原来小橘真的能,到最后,他都云淡风轻的跟警察走了,他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里,有我所不懂的一切。

小橘心疼我,觉得我生病了,所以为我顶下了所有的罪,小橘真好。

就让我在小橘心中永远那么天真无知吧,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永远被他保护,小橘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去找他吧。



一个叔叔抱着一个小女孩笑眯眯的问她:“你说是谁有病呀?”

小女孩听不懂,伸手去扯叔叔的胡茬,咯咯笑着。

“小橘,你又在讲你那个荒诞的故事了,这么多年了,换个新鲜的嘛……”

小橘笑了笑,放下小女孩,去拿了个糖果给她吃:“去找你爸爸妈妈去!”

孩子妈妈每次看到小橘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浑身不舒服,她抱着小橘,压低声音在丈夫耳边说:“不要把女儿丢给小橘带了,我看到他总觉得心里毛毛的,他……”

“又在瞎想什么呢?人家是作家,作家气质你懂吗!你知道什么?”

“我要和小橘叔叔玩!妈妈你坏人!我就要和小橘叔叔玩,小橘叔叔是好人!”

孩子妈妈尴尬的快速抬头看了一眼小橘,见他没反应,赶忙转过脸,低头训斥女儿,心里却不由七上八下的。

“哈哈哈,乖女儿,小橘叔叔也喜欢和你玩,他会经常来看你的,对吧小橘?”

小橘在客厅剥橘子,恰在此时,抬起头和男子四目相对,柔柔一笑。

“嗯我也……很喜欢宝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