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奇闻故事:她吸走了亲生儿子的精魂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成长维生素
2021-02-11 15:00

01

宋琦芳都要焦虑死了,她怕儿子输在起跑线上。

宋琦芳怀孕时,一场车祸要了她老公的命。有人劝她打掉孩子,不然以后一个人带着孩子太辛苦,再嫁也难。宋琦芳拒绝了,这是她老公留给她的礼物,与她血脉相依,他就是宋琦芳的命。

宋琦芳发誓,一定要让儿子成为有出息的人!

可她也不过是个工薪阶层,不能给儿子提供卓越的条件。为了让儿子以后的人生完美无缺,宋琦芳绞尽了脑汁,愁的大把大把掉头发。

宋琦芳的同事看她整日愁眉不展,给她出主意,让她去求一位很灵的大师。本来宋琦芳很看不上这套,可此时病急乱投医,哪怕有一线希望她都要去试试。

跟着同事在巷子里七拐八拐,找到了那个偏僻的院子,宋琦芳见到了大师。大师问了儿子的八字,细细推算一番,然后告诉宋琦芳,人有三魂,一魂胎光,主命;一魂爽灵,主智力、机敏、反应、判断力;还有一魂幽精,主性。宋琦芳想要她儿子有出息,可以做场法事,提升她儿子爽灵那一魂的力量,她儿子就一定能在竞争中处处争先。

一番话宋琦芳听得心花怒放,然后大师把五根手指伸到她面前,“五万。”

宋琦芳头上见了汗,她咬咬牙,答应下来。

宋琦芳把儿子抱去,大师摆好香案,焚香祷告、烧符念咒,一场法事很快结束了。大师让她回家安心等待效验。

宋琦芳心里七上八下的,抱着儿子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02

大师真灵验!

儿子从小记忆力、领悟力就超高,把同龄人甩掉一截。很快,老师讲的内容满足不了他了。他开始自学,光小学就跳了两级,而且作文、奥数、科技……各种大赛的奖杯拿到手软。

宋琦芳把儿子的所有奖状都贴在墙上,奖杯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擦得能照见人。这些都是她的骄傲,每次来了客人都要当着儿子的面挨个介绍一番,再换回别人羡慕的眼神和夸赞的话语。

她生怕儿子会骄傲,时不时就耳提面命一番,“儿子,你虽然有了些成绩,却一刻都不能松懈。记住,眼巴巴要超过你的人多的是。人生就是场竞赛,落后你就输了。你得成为精英,别像我这样,一辈子窝窝囊囊当个普通人,买点东西都得抠抠搜搜、精打细算。这样的日子有啥可过的,你可千万不要这样,知道不?妈的希望可在你身上了!”

儿子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字一句听得认真,转头就加倍的用功。优秀的天资加上刻意的努力,儿子的进步一日千里,成了远近闻名的神童,还上了报纸。

这样下去,儿子一定能飞黄腾达。宋琦芳仿佛看见了铺在儿子面前的金光大道。她乐得见牙不见眼,心想这五万块钱,花得真值!

就是有一点,儿子的身体实在太差了。

宋琦芳的儿子经常闹病,恨不得会吃饭时就会吃药,有人背后偷偷叫他“男版林黛玉”,被宋琦芳听到,气了个半死。

03

宋琦芳琢磨,可能是儿子太小,体质弱,等长大些就好了。她买来进口的奶粉、营养剂给儿子补身体,可儿子的身体不见半点好转。一个学期里有一半时间都在请病假,好在她儿子聪明,自学也能回回第一。

宋琦芳急了,光学业好了,身体不好也不行啊,以后肯定影响前途。

她让儿子早上出去跑跑步,锻炼锻炼身体。儿子很听话,一大早儿就去了。没想到,突然下起了雨。宋琦芳急忙打着伞跑出去,半路上遇到被浇成落汤鸡的儿子。

宋琦芳心疼坏了,赶紧给儿子接回家里,忙前忙后给儿子煮姜汤。

可即使她再悉心照顾,第二天儿子还是发烧了,接着就嚷着胸痛、呼吸困难,还出现了水肿。

这可吓坏了宋琦芳,她忙把儿子送去医院,大夫检查后告诉她,儿子得了急性心肌炎。

宋琦芳吓得眼前一花,忙给儿子办了入院手续,贴在儿子床前照顾。可儿子这病竟然来势汹汹,出现了心悸的症状,还昏厥过去好几次。

宋琦芳急地团团转,逼着大夫想办法。大夫被她逼急了,脱口而出,救得病救不了命。

一句话电光火石提醒了宋琦芳,大师那么神通广大,一定能救得了儿子。

宋琦芳使出吃奶的劲儿架着儿子去找大师。大师告诉她,三魂相生相克,其中一魂强,难免就要压制另两魂。现在被压制的是命魂,所以他体格极差,眼看要性命不保。

宋琦芳气得声音都变了,当初你让我做法事的时候,怎么没说这些?

大师眉毛都没抬一下,万事有得必有失,总不能你把什么好事都占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我告诉你吗?

眼下不是辩理的时候,宋琦芳问大师有没有什么办法。大师说,这也简单,把你儿子的爽灵力量消下去,恢复三魂的平衡就可以了。

那儿子不是成个平庸的人了?宋琦芳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可看看气息奄奄的儿子,含泪点了点头。

大师又把手伸了出来,五万,救你儿子的命。

宋琦芳这次真的哭了。

04

又一场法事做下来,儿子的脸眼见恢复了红润,略显迟缓的站了起来。宋琦芳喜极而泣,谢过大师带着儿子回家了。

病好了,儿子却变得沉默寡言,他说自己脑子变钝了,看书不复以前的灵透。宋琦芳嘴动了动,嗓子里发出干哑的声音来,“儿子,没关系,你啥样都是妈最优秀的孩子。”

宋琦芳怕儿子不适应,让他在家歇了几天。宋琦芳却没请假陪他,对着不再出众的儿子,她心情有些微妙,觉得跟儿子隔阂起来。

儿子还是能扛事,没几天主动要求回学校。宋琦芳心里捏了一把汗。

出乎意料,或许是儿子底子还在,成绩竟然不见下降,甚至比之前还好。

宋琦芳喜出望外,也有些纳闷,去问儿子,儿子说他虽然脑子没以前好了,但他早总结出了学习的方法,按照之前的路子走,也能有好成绩。宋琦芳高兴得差点蹦起来。

接下来就是一马平川、前程似锦,儿子一路考进最高学府,先硕士,后博士,还海外镀金回来,进了国内顶尖的大企业,年纪轻轻就当了中层。

宋琦芳看着出息的儿子,迎着众人的艳羡,觉得自己掉进了蜜罐里。

不过儿子一晃也到了三十,宋琦芳开始操心起他的婚事来。

之前怕他被小妖精勾了魂分心,宋琦芳还严防死守了一阵子,没想到儿子一心上进,让宋琦芳松了口气。现如今儿子应该成家了。

她跟儿子提起,儿子不感兴趣,说成不成家跟成功没关系,家庭琐事只会让他烦心。

宋琦芳笑了,傻儿子,再找个人照顾你,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拼事业多好啊。成家立业,成家立业,光立业不成家只能算成功了一半儿。

儿子想了想,点头答应了。宋琦芳开始张罗起来。

儿子的条件在婚恋市场上还是很抢手的。宋琦芳得意洋洋,一心要挑个品貌俱佳的大家闺秀做儿媳。

可没过多久,宋琦芳就笑不出来了。

凡是宋琦芳看上的姑娘,全都跟儿子接触了几次就说了“拜拜”。她们对宋琦芳的儿子有个统一的评价­——“木头”。因为宋琦芳的儿子没有一点儿主动的表示,全得要姑娘来迁就他。这些姑娘条件优越,凭什么要委屈自己讨好他?

宋琦芳气得骂她们有眼无珠,转回头又苦口婆心的劝儿子,咱是男人,得主动点儿。

儿子皱皱眉,妈,你不是说找个人照顾我吗?怎么反过来要我去关心她们?这些女人一个个娇气的不得了,我才不要,太分散我精力了!

宋琦芳拗不过儿子,只能从本来瞧不上的姑娘中,矬子里拔大个儿,选出来一个。

05

这个姑娘大专毕业,在物业公司上班。爸妈都是工人,还有个弟弟,一家四口挤在60平的房子里,条件实在不算好。

本来这个条件宋琦芳是压根不考虑的,不过这姑娘长得眉清目秀,人也乖顺能干,第一次上门就挽起袖子给家里做了个大扫除,还下厨烧了一桌子菜,味道很好。

宋琦芳觉得她听话乖巧,比起那些整天嚷着自立自强、动不动就张牙舞爪的姑娘来说,她才是自己心目中理想的贤惠儿媳。

她把想法跟儿子说了,儿子无可无不可,答应了结婚。这姑娘就成了宋琦芳的儿媳。

婚后,儿子还是一心忙事业,成功没有止境,他的脚步不能停下,也就没什么时间分给老婆,当然,他也不想分给老婆。

宋琦芳怕儿媳觉得委屈,一再给儿媳洗脑,说他们这种相处方式最好了,是真正的相敬如宾。那些爱来爱去的,新鲜劲儿一过就不长久了。又说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夫贵妻荣,他这么忙工作也是为了你们俩好。

儿媳低眉顺眼,宋琦芳说什么她都点头。每天把屋子打扫得窗明几净,从没发过怨言。

又过了一年多,儿媳给宋琦芳生了个大胖孙子。把宋琦芳乐得好悬没抽过去,觉得这个儿媳妇真是娶对了,旺夫旺子啊!因此,尽管儿媳老是偷偷贴补娘家,宋琦芳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懒得理会了。

宋琦芳来帮着带孙子,她对大孙子喜欢的不行,觉得人生真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这天,她带着两岁多的孙子出去溜达。碰见个熟人,熟人随口说,你这孙子长得不像你儿子,应该像他妈吧?

宋琦芳心里咯噔一声,她想起哪儿不对劲儿了。

06

以前没人提醒,宋琦芳没想到,这细一打量,孙子长得不像儿子,也不像儿媳。

这还都没什么,关键的是,这孩子不是左撇子!而她老公家有个传统,男性都是左撇子,女性就不是。

说来挺奇怪,宋琦芳的老公、公公、两个小叔都是左撇子,后来她儿子也是左撇子。而她的小姑子就不是。

她老公说,他家几代都是这样的,应该是基因里带的。宋琦芳还跟老公开玩笑,说你家遗传还传男不传女吗?

本来宋琦芳早该注意到这点,可老公死后,她渐渐和夫家少了来往,就把这事忘了。今天话聊到这里,不知怎么,她突然想到了这些,心里翻起了个儿。儿子的人生可不能蒙上这样的污点。宋琦芳偷偷取了证据,做了亲子鉴定。

报告出来那天,宋琦芳跑回家里,饿虎扑食一样冲向儿媳,把报告狠狠扔到她脸上,打得她“哎呦”一声,捂住了头。

宋琦芳骂,你还有脸叫唤,我儿子哪里配不上你,你竟敢给他戴绿帽子,还弄个野种出来!

儿媳放下手,不再伪装露出一脸狰狞,掐腰喊起来,谁让你儿子性无能的?我年纪轻轻的,难不成要守一辈子活寡?要不是你儿子能挣钱,谁稀罕嫁他?一天到晚像个机器,一点儿热乎气儿都没有!

宋琦芳扑上去揪住儿媳的头发,儿媳不甘示弱,反手去挠她的脸。两个女人在厅里扭打成一团。

儿子开门出来,满脸不耐烦,你们要打出去打,这么吵我怎么写报告?

宋琦芳放开儿媳,抹了把眼泪,傻儿子,你还写什么报告?绿帽子都戴了几年了,那孩子不是你亲生的!

儿子点点头,对啊,我知道啊!

啥?!你知道!

儿子告诉她,当年做完法事,他受不了自己成了个普通人,就跑去找那个大师,跪着求了他半天。大师叹口气,说跟他纠葛太深,得了断这段因果,就免费帮他做了场法事。应他的要求,把他主性的幽精魂彻底打散了。

他失了这一魂,另两魂就变得特别旺,他就有了高超的智商和强健的体魄。不过打散了的魂再也回不来了,他付出的代价是这辈子对女人都没兴趣了。

妈,我觉得这么做很值啊。你从小就告诉我要奋斗,要成功。可女人啊,家庭啊,只会拖我的后腿。现在这样多好啊,我家有了,孩子也有了。只要我不说出去,谁知道孩子不是我的啊?

我跟我老婆婚前就说好了,我给她钱花,她负责伺候我,再生个孩子,谁的孩子都无所谓,平时我们互不干涉,这样的生活很完美啊。妈,你怎么了?妈!……

宋琦芳心口抽痛,全身无力,瘫倒下去。闭上眼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儿子不停张合的嘴,还有儿媳满是不屑的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