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生活:许愿

作者:逍遥散人
2021-02-11 22:00

“没伤到骨头,只是轻微扭伤,休息休息就好,暂时不要强行用力,很快就会恢复。”医生又看了看片子,耐心的劝说着。

“医生,您在仔细看看,他的手指以前经常受伤,千万不要留下后遗症。”

“医生,有没有特效药,我想让他好的快点,马上要比赛了,他还有好多训练还没完成呢!”

“医生,有没有临时的方法,让他短时间好起来,能弹钢琴就行。”

这位母亲越说心里越焦急,手臂不自觉的挥舞起来。

“您快出去吧,医生说了没事了,您这耗了快一个小时了,后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排队呢!”

旁边的小护士嗓子喊的有些沙哑,在旁边一遍一遍的劝导着,她是负责给医生叫号的,却被这个3号一直拖着,正在用理智克制自己,勉强保持笑容,礼貌的请她出去。

“那您给多开点特效药,求求您了,您给多开点药,这样行吧!”

这个女人站起来又坐了下,不甘心的朝医生继续央求着。

医生没有办法,只能多给开了些消炎止痛的药,终于送走这位病人家属。

3号病房3号床,刚从主任医生那开药回来的女人,看到查房的医生,又追了过去,企图从查房医生那得到良药,可以迅速医好的疾病,病房里的人都看着,不免同情起来,肯定是得了重病才会这般模样。

医生对于母亲的执着,起初也是理解,但是孩子确实受伤不重,只是手指扭伤,更不用住院,回家静养就好,但是母亲强烈的要求,搞的医院上下秩序有些混乱,也让医生很无奈。

病床的角落站着个男人,看年纪不小了,胡子长短不一,向四处支棱着,看上去有些憔悴,帽子有些油渍,显然戴好久了,左手攥着的却是最新款手机。

屏幕一直亮着,照的他脸色有些青白,鬓角流着虚汗,眼睛却很有精神,既没有看医生,也没有看那缠着医生的女人,更没有看床上的病人,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这是病床上孩子的父亲,一直没有说过话,只是在那站着。

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反而很安静,看起来不像是得了病,脸色很健康,甚至有些红润,穿着校服,肩膀处挂着三道红杠,带个金丝眼镜,里里外外都透露着我是好学生的样子,抬着头,目光一直飘向父亲,有些出神,似乎是在回忆过去的样子。

他叫张郎,周围邻居们都称赞的好孩子,乖巧懂事学习好,是大家嘴里常说的,别人家的孩子。年年学校三好学生,年年学习得第一,年年钢琴比赛拿奖。

今天发生的意外,会让认识他的人都很惊讶,一个众人口中礼貌的乖孩子,没想到也会与他人冲突,最后竟动起手来,差点砸了旁边的土地庙,最后还被人伤了手指,虽然不严重,也要休息几天,养养才行,这件事激起了母亲那敏感神经,那可是弹钢琴的手指啊。

母亲报了警,警察也来过了,张郎不认识那些人,也说不清是谁扭伤他的手指了,也没提供有效线索。

母亲原来是个有天赋的钢琴师,曾经有机会走向更大的舞台,本来已经确定的出国表演的机会,却在出国前伤了手指,因为这个意外,错过了机会。

再后来怀了孩子,机会更少了,只能去做了钢琴教师,小时候总是听见母亲因为这事埋怨父亲,不知道是埋怨因为父亲受的伤,还是因为父亲怀的孕。

最终母亲最后把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儿子将来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当个一流的钢琴家。父亲可能因此对母亲有些愧疚,话也越来越少。

母亲制定了严格的训练计划,包括严格的衣食住行的注意事项,据说是从国外高价买来的内部资料。

每天的训练强度,就和专业运动员一样,而且不允许打断,谁也不能打断,一刻也不能停歇。

想做一流的钢琴家,就不能浪费每一秒,每耽误一秒,就会被拉开差距,她不能接受让任何意外打乱她的计划。

父亲原本是个出色的工程师,后来升职做了管理,有着不错的收入,后来认识了母亲,有了孩子,母亲为了孩子考虑,搬到了现在住的地方,附近有幼儿园,小学高中,到大学也都很近,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贷款买个一百多平的房子,贷款买了一辆符合小区品味的汽车,担心怕别人瞧不起,担心以后对孩子抬不起头。

日子看起来越来越好,但父亲的肩膀却压着重担,一天比一天沉重,每天在公司变得小心谨慎起来,害怕工作出问题,一不小心就会被踢出去。贷款就像挂在父亲头上的铡刀,随时会掉下来。

偶然间看见同事玩股票,赚了不少钱,他便心痒,也学了几手,第一笔就赚了不少,竟然让他几个月都不用操心房贷的事情,一来二去,便迷上了,再后来便主动辞了工作,一心扑在股票上,虽然不用去朝九晚五,却变成了二十四小时忙碌。

从医院出来,母亲一直想着,什么方法能让儿子快点好起来,便四处打听各种偏方,有名的专家,拉着儿子到市里周围几公里的医院,所有的骨科专家看个遍,无论中医西医蒙医藏医,只要能挂号能看的,母亲一个都不放过,甚至把退休的老院长都找了出来。

至于平常的训练,母亲想了个折中的办法,不能双手练习,便改为单手练习,时间加一倍,为了培养乐感,晚上家里开始循环播放世界著名曲。

本来和学校只请了两天假,但是母亲为了追赶进度,向学校申请了休学。练习的时间,从原来的放学和周末,变成了全天二十四小时,因为晚上的睡觉时间,也变成了听力训练,偶尔休息空隙,还要被拉去各种医院做检查。

自从儿子出生后,母亲就开启了训练计划。父亲为了还贷款把心思投入到了股票,这个家只剩下了半夜的钢琴声。父亲虽然在家里不说话,但是在外面,只要遇到同行的股友,谈股论金,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八卦新闻,天天都有聊不完的新鲜事,所有事情,似乎都和股票有关,不回家的时候,大部分和他的股友打交道。

张郎记忆中的父亲,也越来越模糊。

张郎的母亲的计划也越来越严格。

母亲以照顾儿子为由,找人代班教自己的课,专心留在家里训练张郎,饮食搭配要有营养,写作业上厕所的时间都有限制,每天什么时候休息都有严格规定,精确到分钟秒。

没有了学校留的家庭作业,没有了一起上学的伙伴,张郎变得同父亲一样,说话越来越少,每天吃饭不仅要量化控制,现在还要每天早中晚都要喝母亲自配置的中药。

父亲也许因为听腻了钢琴曲,也许是受不了满屋的中药味,回家次数越来越少。

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六峰山有一座庙特别灵验,母亲便决定带着儿子去许愿。

很意外,父亲竟然也要跟着去,理由可能和股票也有关系。

于是有了这次全家外出许愿。

母亲对许愿这事很上心,不断的向人请教如何拜神许愿,任何一处小细节都不能搞错。比如提前三餐吃素,每天清晨沐浴,任何一步,都要按照打听来的规则执行着。

父亲也对许愿这件事很上心,股市考验着人心,也考验着父亲。

到了山底,母亲为了能够打听清楚,许愿的规则及避讳,带着他们在山底转悠了很长时间,就怕出了差错。

山不是很高,庙也不大,但是山底每一个村民都能证实山神很灵验,所以每天来这里的游客挤满了山脚。

开始上山,一家三口都装着心事,闷头爬山,就像三棵没有风吹过的树,互相默契不说话。

母亲双臂捧着各种长短高香,背包里也装满了写好心愿的祈福挂件,父亲一只手抱着一盆鲜花,一只手拿着手机,背包里装满水果,也都是为了许愿准备的。

高大的神像,让人感到渺小,一家人虔诚的跪了下来,开始许愿。

母亲把香分给了儿子三根,又分给了父亲三根,自己留了三根,指导着全家如何用香请愿,三根香上面要分开,底部连在一起,心里默念自己的愿望,不能说出口,否则不灵验。父亲希望自己买的股票天天大涨,有生之年还清贷款。

母亲则希望儿子手指尽快好起来,永不受伤,尽快开始训练,早日成为世界一流的钢琴家。

儿子闭着眼低着头:如果手指好起来,我一定在砸一次,这次不会在害怕了。

周围的邻居都羡慕他们是幸福的一家,即使半夜有钢琴声,也不觉得是扰民,谁叫人家优秀呢,反而成为了榜样,还教导自己家的孩子向人家学习。

母亲是个优雅的钢琴老师,父亲又很会赚钱,儿子是三好学生,而且获得了许多钢琴奖杯,还上过电视,还有比这个更幸福的家庭么。

父母都很优秀,张郎却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父母的孤儿。

三个人没有耽搁,许完愿就回到了家里,回到了那个越来越陌生的家。

半年后,有新闻报道,好像就在他们家小区附近,据说是有人在遛狗的时候,在土地庙香炉里,发现了三根手指,就像三根许愿的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