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非你不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快乐亚猫
2021-02-12 19:00

(一)

这顿晚餐很丰盛,全是颜颜爱吃的。

色泽红润的红烧排骨,肥而不腻的梅菜扣肉,青翠欲滴的上海青,奶白色的鲫鱼汤……

“徐阳,过来坐!”颜颜妈脸上的笑容像朵盛开的菊花,“多亏你这些年辅导颜颜功课,她才能考上A大。”

“妈,我以后可是要当徐阳哥女朋友的,帮自己未来媳妇还不应该嘛?”软软糯糯的声音,萌萌的。唐颜颜用她那双葡萄般的眸子看向俊得过分的徐阳。

徐阳回她一个宠溺的微笑。

这个互动像根针一样扎着颜颜妈,她脸上如花般的笑容瞬间不见,换上冷硬的寒冰。

“颜颜,去楼下超市买瓶橙汁。”颜颜爸立刻就察觉到情况不对。

“对,对,对!怎么能没有果汁呢!我去买!”颜颜懊恼的捶捶头。

只关注徐阳的颜颜并没有发现妈妈的脸色极其难看,她说完,就一溜烟的离开。

“合着这些年我们家对你的好都喂狗了,居然打我女儿的主意!”

颜颜妈像看仇人一样看向徐阳,“你自己什么身份,还需要别人再说一遍吗?”

……

徐阳看着面前这个曾经慈祥的女人瞬间变成一个气质全无的泼妇。

她嘴巴一张一合,吐出来的全是刻薄又恶毒的言语。

徐阳双手握拳,心紧紧的揪起,终究是他妄想得到不该属于他的东西!

颜颜爸也只是一言不发,安静的仿佛一个石雕。

这些他曾经视为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如今却拿着刀,一刀刀扎在他心上。

如刀的话语还在继续:“你是杀人犯的儿子,我女儿要是嫁给你,就是杀人犯的儿媳妇!这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少不得被人指手画脚,我不想颜颜受半点委屈!”

杀人犯的儿子!这几个字像座大山压在他身上,这辈子也别想搬走!

徐阳浑身像被抽干力气,颓然地坐到身后的椅子上。这个标签在他读小学时就被贴上了。

(二)

“杀人犯的儿子在这!”

“杀人犯的儿子,兄弟们,教训教训他!”

“他爸是杀人犯,我们还是别惹吧!”

“他爸在牢里,怕什么,我们脱了他的裤子!”

……

一群十岁出头的男孩子一拥而上,摁住一个瘦弱的男孩。

外面的裤子被顺利扒出,他们还想扒那男孩身上仅剩的内裤,那瘦弱的男孩拼死护住。

“你们再欺负人,我就告诉我爸!还不快散了!”软糯的童声传来,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女孩急速跑来。

“她是校长的女儿!”

“走啦!走啦!”

……

那群小孩一哄而散。

“小哥哥,你的裤子!”唐颜颜捡起灰不拉叽的裤子,递给坐在地上,颇为狼狈的男孩。

徐阳的脸腾就红了,他一把夺过裤子,快速套上,“谢了!”

“小哥哥,你的眼睛真好看,我叫唐颜颜,你叫什么?”

徐阳看向面前的小女孩,扎了两个羊角辫,葡萄般的眸子,一身红色洋装,黑色小皮鞋,像商店里的洋娃娃。

“我叫徐阳。”他刚说完,手就被人牵住,是一双小小的,软软的手。

“徐阳哥哥,别怕!我爸是校长,我以后罩着你!他们再敢欺负你,我让他们全部见家长!”

也许校长的女儿这个名头还是好用的,那些欺负他的人都见了家长后没再招惹他,但也没人和他做朋友,除了唐颜颜。

他比她高两届。当时他五年级,颜颜三年级。因为他的成绩好,颜颜又愿意听他的话,喜欢和他一起学习,她爸妈也就没反对颜颜和他做朋友。

(三)

“校长的女儿,怎么被罚来冲厕所,你爸不心疼?”徐阳一边利落的接水冲厕所,一边问站在身旁的俏丽女孩。

“就是我爸吩咐的!”颜颜嘟着小嘴一脸不满。

徐阳很想捏捏她那鼓得像小仓鼠的脸,不过看着自己的脏手,只得作罢,转身拿起墙角的拖把开始拖地。

“还不是我那同桌嚼你的舌根,劝我不要和杀人犯的儿子做朋友!”唐颜颜双手叉腰,显然气得不轻。

徐阳握着拖把的手一顿,“然后呢?”

“然后我就用我手上刚削的铅笔狠狠地扎了他的手!他那杀猪般的叫声把我耳朵都快震聋了!”

“其实,不必……别人怎么说,随他好了!”徐阳劝说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帮颜颜清扫完厕所,他还得赶回初中部,今天他是班上的值日生。

“怎么能随他们说呢!你爸是你爸,你是你!老说这个,无不无聊!”唐颜颜上前去拉徐阳的衣袖,“谢谢徐阳哥帮我扫厕所,不过我陪你聊天,一块闻臭气,那也算有难同当了吧!”

徐阳打扫玩,洗干净手,揉揉颜颜柔软的发丝,“我要回班上值日了,你直接回家吧!”

“好的,忙完来我家,一块做作业。”

“嗯……”

徐阳忙完去找颜颜时,她妈妈已经迎上来,脸上满是笑容,“徐阳来了!颜颜几道题不会,我和他爸轮番讲了几遍都不会,可急死我们了,她说你讲的她一遍就会!来来来,颜颜等着你呢!”

徐阳换完鞋,来到颜颜的书房。

颜颜拿着笔,一副冥思苦想,还想不通的样子。

徐阳勾起一边的唇角笑了,小戏精!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颜颜其实很聪明,小时候颜颜因为贪玩成绩不好。

后来和他一起学习后,她的成绩提高很多。再后来,徐阳发现颜颜是个会控分的隐形学霸!

颜颜爸妈把颜颜学习上的进步归功于他的辅导,对他越来越欢迎。

(四)

他们那个小镇没有高中,要上只能去县城上。从小镇到县城,要坐一个小时的班车。

徐阳如愿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一中。

来送他的颜颜哭红了眼,像兔子的眼睛,惹人怜爱。

颜颜一把拉他到车站的偏僻处,带着哭腔道:“不许喜欢城里的姑娘!因为我喜欢你!”

徐阳想想他的身份,苦笑,“放心,没人会喜欢我,他们避着我还来不及。再说你这么小懂什么喜欢?”

“怎么不懂?我都快十五岁了!在古代都能嫁人了!”

颜颜嘟着嘴不满道。

“那你喜欢我什么?”徐阳抬起手想捏颜颜鼓起的脸蛋,抬头看了眼远处的颜颜妈,收回手插进裤袋。

“喜欢你好看!”颜颜葡萄般的眸子满是水光,眼眶一圈红,神色却坚定。

“只……因为好看?”徐阳期待地看着颜颜,希望得到更多答案。

“好看还不够?”颜颜反问。

“够!不过车来了,我要赶车了!”

徐阳提着行李赶往班车,班车门口已经挤满了人。徐阳坠在队尾,回身朝颜颜和她妈妈挥手告别。

一中有很多以前的初中同学,徐阳的事很快成为一中同学们的谈资。

徐阳再一次成为独行侠。只是孤独而已,远比小学时受人作弄强!

可他现在真的很想颜颜,想她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像只欢快的麻雀,让人听着安心温暖。

晚上他还做了人生中第一个春梦,梦见他和颜颜在亲吻,像电视里的人一样做着羞耻的事,早上醒来的他偷偷去洗被子床单,好在室友们并不太关注他,并没有发觉异常。

(五)

“徐阳,多吃点!”颜颜妈夹了一块糖醋排骨给徐阳,笑的见牙不见眼,“颜颜整天说要考上一中,我们想她那成绩考二中就不错了,没想到还真考上一中,还是因为你这个榜样啊!”

“阿姨,都是颜颜自己努力的结果。”

“你这孩子还谦虚起来了,有你在,颜颜的学习我放心。”颜颜妈喝了一口水,接着开口,“这是你舅舅让我们顺路捎来的腌菜。”

徐阳边道谢边接过一袋子瓶瓶罐罐。

“唉!真是个可怜孩子,没爹没娘的……”颜颜妈一口气还没叹完,就被颜颜不满的打断,“妈……”

颜颜妈赶紧补救,“还好你有个好舅舅!”

颜颜读高中,她妈妈不放心颜颜住条件简陋的宿舍,专门在一中旁边租了个房子,照顾颜颜的生活起居。

高中的课程内容,颜颜妈已经无力辅导,只能多麻烦徐阳。

徐阳也乐在其中。

“徐阳,你都已经是高三了,还辅导颜颜,会不会耽误你功课?”颜颜妈倒了两杯牛奶给他们。

“不耽误,阿姨,高考这些内容也考,就当复习了!”

“那就好,那就好!之前给颜颜请了两个家教,都是名牌大学生,可颜颜就是听不懂,成绩不断没进步,反而退步了!还好有你,最近她的成绩又有点起色!”颜颜妈满意的点点头,“我不打扰你们学习了!”说完退出房间带上房门。

徐阳刮刮颜颜的鼻子,宠溺道:“调皮!”

“就凭他们也想代替徐阳哥哥的位子,没门!”颜颜拉过徐阳的手,定定地看着他,“我喜欢你!你比他们都好看!”

徐阳已经不是第一次听颜颜夸自己好看了,他既开心,又有些不安,“要是有个更好看的人出现,你会不会……”

“不会,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看的。只要我认为你最好看,就没人比你更好看!”

徐阳又笑了,一双眼睛弯的像月亮。颜颜式的逻辑,他喜欢!

“徐阳哥,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要多笑!”颜颜伸手去扯他的唇角,不让他收回笑容。

“嗯……”

(六)

徐阳收回思绪,努力让自己正常点,因为颜颜已经买完橙汁回来了。

他想扯起笑容,可唇角仿佛千斤重,让他弯也弯不起来。

颜颜的爸妈也忙着调整情绪。

“怎么啦!就下楼买个橙汁,我就错过了全世界!到底发生什么事?”颜颜这时才发觉三人的脸色不太对。

“没什么……来,吃饭,都等着你呢!”颜颜妈换上笑容,去拉女儿坐在她旁边。

“颜颜,你和徐阳谈恋爱的事我不同意!”颜颜妈努力平息心中的怒火,尽量放缓语调,维持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形象。

“为什么啊!妈!从小到大,你不是一直夸他?你还说我高中毕业了就能谈恋爱了,怎么说话不算话。”颜颜又嘟起嘴,一脸不满。

颜颜妈捏捏颜颜鼓起的脸蛋劝道:“你还小,不知道现实有多残酷,去A大好好学习,工作稳定了再谈恋爱,啊!”

“哦……”颜颜想反正去A大了,她就和徐阳哥谈恋爱,那么远,爸妈也不会知道!

(六)

“徐阳哥!我终于等到你了!你怎么总是躲着我?”

清甜软糯的声音,满满的惊喜。女孩一身浅黄色的连衣裙,脸上还有淡淡的精致妆容。才上大一的颜颜好看得让他挪不开眼。

“最近有点忙……”徐阳握紧拳头,挪开粘在颜颜身上的目光。想拥她入怀,可颜颜妈那刀子般的话语让他收回迈开的脚步。

他不动,颜颜却像只欢快的花蝴蝶奔向他,抱住他!

徐阳的心疯狂地跳动起来,完全不受控制。

他应该推开她的,他和她不可能有结果。可他舍不得。

他伸出手还在犹豫推开还是拥抱时,颜颜踮起脚尖送上自己的红唇。

徐阳唇上一软,塞满心里的顾虑和理智在这一刻都被一个吻击败。

他低下头,扣着颜颜的后脑勺开始回吻。

两人正式开始甜到牙疼的恋爱生活。

甜蜜幸福的生活让徐阳觉得一切都是偷来的,总有一天会还回去。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颜颜挽着他的胳膊逛着学校的小树林。正当他们亲吻时,有个人上前粗暴的分开他们,随即一个狠狠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把他整个人都打懵了!

颜颜妈拉着颜颜到身后,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作态。

“你还是不放过我家颜颜?还想拐骗我们家颜颜,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颜颜妈两只眼像刀子一样刮向徐阳。

颜颜从她妈妈身后窜出来,不满地开口,“妈,什么拐骗?我喜欢徐阳哥!”

颜颜妈看着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儿,重话都舍不得说出口,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开口,“他爸杀了他妈,这东西有遗传,以后,他说不定会杀你!”

“妈,你以前还不是说他爸是他爸,他是他,你怎么又改口了!”颜颜上前几步拉过徐阳的衣袖,“我这辈子非徐阳哥不嫁!他是我认定的人!”

颜颜妈恨恨地看向徐阳,“你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们的事我绝不同意!”

“妈,我已经成年了!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如果不让我和徐阳哥好,我就一辈子都不结婚,我说到做到!”颜颜满脸决绝。

因为颜颜妈的强烈反对,徐阳还是和颜颜分手了。

那时他已经大四,在外找了个实习的工作,和颜颜越发疏远起来。

他不想颜颜处在两难的境地。颜颜妈说的没错,他有什么资格爱颜颜,他连自己都养不活,拿什么给颜颜幸福?生活不是会风花雪月就行的。

(七)

“颜颜,你都28了,跟你同龄的,他们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张阿姨有个儿子刚从国外回来,要不你去相个亲,就当交交朋友。”颜颜妈边打电话,边挑了件浅蓝色连衣裙在身前比划,想象颜颜穿这件是什么效果。

“不去!我一个人过挺好!我说多少次了,这辈子非徐阳哥不可!否则我单身一辈子!好了,妈,没别的事我挂了!”

颜颜妈看着电话,微微皱皱眉头。这就是她捧在手心里百般宠爱的女儿。小时候粉嫩可爱,是个贴心的小棉袄,如今却变成冷硬的皮马甲。

如果知道事情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也许她当初不会那么坚决反对吧!

如今她对女婿的要求一降再降,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就行。

如果是徐阳,也许事情可能会有转机吧!可是徐阳离开后就再也没他的消息了。

也许人想什么事时,冥冥之中那件事就会发生。这不颜颜妈买下那件浅蓝色连衣裙,刚出商场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徐阳!”颜颜妈激动的喊出来。

徐阳转过身,看向面前这个满脸皱纹的女人,她脸上居然带着喜悦和激动。

自从知道他和颜颜恋爱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过她这样的好脸色。

“阿姨好!好久不见!”徐阳客气又疏离的打着招呼。

“徐阳啊!难得一见,我们去旁边的咖啡厅聊聊。”

咖啡厅的客人并不多,环境很安静。徐阳几乎难以置信他还能和颜颜妈这么和谐的聊天。

她打听自己是否结婚,工作怎么样,这几年怎么过的,他都一一作答。

他说的答案让颜颜妈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像朵盛开的菊花。

“颜颜这些年什么男朋友都不交,一直一个人,说要等你一辈子。唉!这孩子就是一根筋,我反正是斗不过了,你们要是有缘分,阿姨也不会反对的。”

颜颜妈叹口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徐阳心里的烟花一瞬间炸开,照亮心里的每一个角落,灿烂无比。

(八)

“我才没有刻意等你!你……你不过是我保持单身的借口!现在我可是不婚主义。”

颜颜一头大波浪卷发,像海藻一样繁密,一身浅蓝色连衣裙,仿佛是来自海里的精灵。脸颊又嘟起,没有以前的可爱,却多了些性感。

徐阳知道她只是生气了,生气他消失这么久。他心里的姑娘还是这么纯真执着,认定一样,就不改初心。

徐阳伸出指节分明的手同时捏捏她两边的脸颊。

“噗!”嘴里的气顺着张开的唇瓣跑出来。场面一度很搞笑。

两人都开始笑起来,七年的隔阂都在他们的笑声中消融。

颜颜像只花蝴蝶扑向他,两只手握拳重重的打着他的后背,“你怎么这么狠心!这么多年!呜呜……”

颜颜的眼泪仿佛不要钱似的,大把眼泪顺着他的脖颈流进后背。

“咳咳!颜颜捶轻点,再捶我要吐血了!”徐阳假意咳嗽。

“捶死你!谁叫你这么过分!”颜颜嘴里说着狠话,手上的力度却轻了很多。

徐阳紧紧地抱住他怀里的女人,感谢上苍,他们都等到了彼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