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朝如青丝暮成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初意可暖笛
2021-02-13 11:00



我叫春茫,家住西边街头的小巷子里,家里只有我娘与我相依为命。

我娘以前原本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故她的女红还算好,在我小时候,我娘就会自己做些刺绣,叫我拿到街上卖,得了一些银钱,勉强支撑得了我们娘俩的生活。

再后来,我长大了,我娘就教我女红,然后我做好就自己拿到街上卖。虽不如我娘做的好,但也勉强能入了人家的眼。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十七年,从我十五岁之后,我娘给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阿茫,娘这辈子没有别的愿望,就只希望你能嫁个好男子,他不需要一个好的家世,只需有一颗爱你的心足矣。不要像为娘……”

说起我娘,还要从她还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时开始说起。

彼时,我娘还是那个夺得了整个京城所有男儿的注意和目光的杨艺芫,她最经常穿的就是一身红衣,“红衣落尽渚莲愁”是皇上称赞我娘的诗句。

本该是到了适婚年龄嫁个王孙贵族的公子。可偏偏她在一次偷跑出去游玩的路上遇见了一个穷书生。

这书生长得白白净净,性格又温润,更重要的是当时还发生了英雄救美的戏码。唉,毫无悬念,我娘爱上他了。

我娘被那书生迷的神魂颠倒,当晚就私定终身。当时那书生正在去往赶考的路上,我娘觉得这一别又不知要过多久才能复相见,所以她决定主动献身。

第二天醒来,床上不见那书生的身影,只有床边他留下的纸条,“阿芫,等我回来,娶你。”

本来这事除了他们两个没人知道,可谁知没过多久,我娘就怀孕了,我外祖父大发雷霆,把我娘赶出了杨家。

后来,我娘就用她的首饰珠宝换成了钱,买了街头巷子里的一个小木屋。是以,我娘也就和外界断了联系。过了几个月,我便出生了。



我记事起,我娘就总是经常一个人发呆,门外有人敲门,她每次都特别激动,我知道她是想我爹能够回来找她,可十几年过去,我娘也死心了。

或许也没有,但现在已没有以前觉得能等到他来娶她的那种,嗯,期待了。

尽管这样,我娘也从来没在我面前说过一句他的坏话,我娘说,阿茫,或许他现在为官,娶了一个大家小姐,这也无可厚非,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唯有眼中淡淡的悲伤。

我看着我娘虽经过岁月摧残依旧温柔美丽的脸,在想,如果真是这样,也罢,但无论怎样,他也应该给我娘一个交代。

或娶了别人也好,不爱我娘了也罢,这我都可以不怪,但无论怎么说,总归该给一个被你毁了半生的姑娘,一个完整的交代。

我时常在想,我娘以前也是大家闺秀,从小接受礼仪教导,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好像也就那么一次,为我爹勇敢了那一次。



次日一大早,我依旧像往常那样去卖自己绣的女红,刚拿了银钱准备今天去东边买块肉给我娘尝尝。

没想到,刚一转头,就看到正对面飞奔来了匹马,我躲闪不及,索性一闭眼,什么也不管了,可没想到,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腰间传来的淡淡的触感,使我猛的惊醒。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道歉,一抬眼,入目的便是一张清风霁月的脸,不似习武之人那般的锋利,他眉眼温柔,看得我脸嗖的一下红了。

“姑娘,没事吧。”他面目温润,眼中并无对我的担忧。许是知道我没事吧,我不想承认,我怎样于他而言并不重要。

“没……没事。”我匆忙逃走,不想让他看见我脸上的窘迫。

为什么窘迫呢?我不知。

走了好远,我脑子里还不受控制得想,他看起来并不像会武功的人,又是怎么救得了我的呢?

我回到家,看到我娘正要出门,我看她一脸开心,“阿茫,你回来了。”

“你李大娘说他儿子快要进京赶考,说是要去菩提寺求个签。我寻思着,你也快该嫁人了,以后为娘不在你身边,总归是不放心的,索性就说跟着她一起去,跟你也求个平安符。”

“行,我一会儿把刚买的猪肉炖上,等你回来便能吃了。”

我也是会做饭的,只不过我当真学了好久。

一个是我娘教的实在差,另一个是我也得了我娘那不会做饭的天赋,我娘常打趣我,说阿茫不会做饭,以后嫁出去定是要享福的。每次我都撇撇嘴:你不也是一样,也没见你多享福。



眼见太阳快要下山了,我娘还没回来,我便有些着急,就想着出去找找。

菩提寺我大约是有些印象的。可尽管如此,我还是走了许多弯路。到了寺门口,眼前出现一位长相俊朗的公子。我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当日救我的的那位冷淡公子吗?

“公子?公子!”我朝着他大声叫唤,他继续朝前走着,浑然不觉后面那几声破音的‘公子’是在叫他。

没办法,我快速朝他跑去,谁知正在我要触碰他时,他一转身,我就那么撞到了他怀里。

我立即起来,“啊,对不起,对不起。”

耳边传来他低低的笑声,“又是这句话。”

听到他这样的调侃,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若是他此时盯着我看的话,一定会看到我通红的耳根。

“公子,那个……我想说,今天…谢谢你。”说完,没等他反应,就一溜烟跑了。

我去了我娘可能去的地方,最终在一个偏僻的算命先生那儿找到了她。

“你看你姑娘的生辰八字,一看就是个有福之人,以后定能嫁个如意郎君……”

听了一会儿,我忍无可忍,一把拉过我娘,一把指着算命先生,“你这个骗子!”

算命先生 : “……”

不知道自己哪招惹了这个小姑奶奶,算命先生欲言又止,最终选择闭嘴。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听到那老头说的话,有些怕被人听到,怕谁呢?

我娘终于缓过神了,看到我一脸喜悦,“阿茫,你来了,刚刚……”

“娘,不要相信这些骗子,我们走吧。对了,李大娘呢?”

算命先生 : “……”

“她刚刚去找方丈说会话,现在应该好了,我们去那儿等。”她指着一个地方对我说。

“唉,别走啊,大婶,我刚刚看你与那位大婶有着莫名的缘分,许是能结亲啊,唉……别走,钱还没给呢……”

我没让我娘理会后面那人,但奈何我娘还是听到了。



我只顾着等李大娘,可没想到,没等到李大娘,却等来了……他。

“唉,这不是阿常吗?你也来接你娘啊?”我娘一看见他,就自来熟的打招呼。

有时候我觉得挺奇怪的,想我娘这样的大小姐,不应该都是一枝孤芳吗?怎么这么自来熟,丝毫没有仙气,有的只是普通大妈的烟火气。

“是啊,伯母。这位是……”他指着我问。

“哎呦,你看我都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女儿,叫杨春茫,这位是你李大娘的儿子,叫李安常,今年要赶考的那个。”我娘笑嘻嘻的为我们两个介绍对方,丝毫没注意到我尴尬的神色。

感觉到一道目光注视着我,我抬头,看到的便是他似笑非笑的脸,我疑惑,这人怎么跟之前见得不太一样了,他不是挺高冷的吗?如今怎么有着一肚子坏水的感觉的呢?



自那日之后,我娘就每日让我给李大娘送点东西吃,或许是那日算命先生说的话点醒了我娘,李安常,多好的一个孩子啊,为人谦逊有礼,待人进退有度,更重要的是,知根知底。这样以后嫁过去了也能放心。

我不想理她,自顾自的去了李安常家。

这是我第一次来,其实我连李大娘面都没见过几次,只是从我娘口中的描述,想象出了这么一个人。谁知见了,还真和我想象的像那么七八分。

李安常更是别提了。是从我娘嘴里提起过,没有一次不是夸他的。所以即使以前没见过面,我在心里仍是小小的恨了他一下。

一进他家,我就被吓了一跳,妈呀,这人干嘛啊,怎么这么幼稚呢?还吓人!

我瞪着李安常,嘴巴撅着,似在表达我的不满,可他只是笑着,我把篮子往他胳膊上一挂,转身就要走,他不允,走到我面前,“小姑娘,别走。”

我抬眼,对上的便是他温柔潋滟的双眸,脸又不受控制地红了,他低低笑了一声,“来坐会儿吧。”

说罢,他拉着我的手,自顾自的往里走。李大娘看到我来了,目光落在我和李安常相握的手上,顿时笑的合不拢嘴,以至于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被留下吃了顿午饭,期间李安常的目光从没离开我片刻,这也就算了,可注视着我的是如此温柔的眸子,害得我也没怎么吃东西。

在此之后,每天不是我娘让我去给他送东西,就是他娘让他来看看我。

其实我是明白她们两个的意思的,我也愿意配合,只是因为我早已喜欢上他了。第一眼,第一眼就爱上他了。我也能感受到他也喜欢我,可我怕。

因为他也是一个要进京赶考的书生。

我娘似是看出了我的担忧,对我道,“阿茫,阿常是个好孩子,看的出来他是喜欢你的,你不要担心他会像你爹那样。世间的人都不是一概而论的,你要勇敢一点,踏出这一步,相信为娘,最坏的结果,我不也承受住了吗?”

看着我娘慈爱的眉眼,我决定勇敢一次。



我快速的跑到了他家,把他叫了出来。

“怎么了?”

“李安常,我……我……”

“你怎么了?”他看着我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他抬起手,想摸一摸我的脸。

“不许笑!”我打掉了他想摸我的手,气呼呼的说。

“好好好,我不笑。”

“李安常,我喜欢你!”不管了,一闭眼,我终于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了。

“阿茫,你这是……你终于肯接受我了?”他反应过来,激动的抱住了我。“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阿茫,那等我回来,我娶你。”

我知道他因为我的原因,所以从不敢在我面前过多的表现出他对我那么浓烈的情意,第一次感受到,感觉还不错,至少我很喜欢这个拥抱。

“好。”头埋在他怀里,虽然有点憋得慌,可心里的甜足以使我把它忽略。

还有不到一个月,他就要出发了。我和我娘给他准备了一点干粮,我还趁没事的时候,给他绣了一个荷包。

偷偷塞在了他的包袱里,我有点期待他看到这个荷包的表情。



临行的时候,我朝他挥了挥手,并没有远送。

出乎意料的是,我内心是出奇的平静。我本以为,我会很没有安全感,可等待的每一天,我都很平静。

这一等,就是两年。

我等来了他的八抬大轿,等来了,他。

十里红妆。

我坐在房间的床上,紧张的等待着。

过了好久,房门开了。

我双手不安的揉着我的帕子。我的盖头被揭开了,映在我面前的是一张清风霁月的脸,一如初见。

“阿茫,”他握紧我的手,“余生,只愿与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九(安常篇)

我是李安常,是一个即将要赶考的书生。

我有一个秘密: 我一直喜欢着一个小姑娘。

说起这,还要从我五岁那年说起。

那天,我想自己偷偷去街上买一个糖人,可拿着好不容易攒了好久的钱买了糖人之后,我遇到了一群坏孩子。

他们以前就经常欺负我,我打不过他们,所以每次都任由他们欺负。他们抢走了我的糖人,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糖人落入他们的口中。

这时,来了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看着比我还小,却拿着一根比她还长的木棍,赶走了那些人。

“你别怕,他们以后都不敢再欺负你了。”说完,她拉着我的手,给我买了一个糖人。

我一点一点吃着,觉得好甜。

比以往吃的都要甜。

再次见到她,已是在十二年后了。

那天我去街上拿着我的字画去卖,刚走没多远,就看到前面过来一匹马,那马好像失了控,正要撞上前面一个小姑娘。

我没多想,立即抱着她躲到了一边去。

她抬头看我的时候,我才发现为什么我刚刚毫不犹豫。

她是我的小姑娘!

我有一瞬间的怔愣,是见到她不知该作何反应的怔愣。

呆呆的问了一句,“姑娘,没事吧?”之后才发现,自己刚刚问的好像不够温柔。

正想解释,她便转身跑了。

看她红着脸跑开的样子,我嘴角抑制不住的扬起了笑。

没事,小姑娘,我们来日方长。



我没想到,她竟是我娘朋友的女儿。

那天,我在菩提寺的门口又一次的遇见了她。

其实那几声‘公子’我听到了,也知道是她在叫我。我想多听几句她的声音,于是没理她。等我回头时,没想到,她把我撞了个满怀。

那一瞬间,我觉得心都被填满了。

我看她在寺里转转悠悠找人的样子,忘了我来寺里的目的。

看到她终于在算命先生的小摊前,找到了她的母亲时,我才终于想到,我今天也是来找我娘的。

可正在我转身时,看到了杨伯母。她是我娘的朋友,我见过一两次。估摸着,她们两个今天是一起来的,我就没急着走。

我听了那算命先生的话,心里抑制不住的开心。

那老先生说,我可能会和我的小姑娘结婚。

我开心的给了算命先生一两银子。

那是我卖字画七天的报酬。

再后来,我知道了我的小姑娘的顾虑。所以,我从没强迫她做过什么,我愿意给她时间。

十一

在赶考前一个月,我的阿茫终于肯接受我了,那天我真的特别开心。

我走那一天,她只朝我挥了挥手,我知道她舍不得。临走前,我也没对她说什么,只是心里默念 : 我一定要让我的小姑娘幸福!一定要回来娶她!

那天,我打开包袱,看到了一个做工并不精致的荷包。攥在手里紧了紧,我知道,那是我的小姑娘给我绣的。

十二

我回来已是在两年后。

彼时,我已经成功为官。

我在这两年一直打听阿茫父亲的下落,最终才知道,她的父亲没有不要她和她母亲,只是,那一抔黄土,终究无能为力。

我告诉了她和母亲,阿茫没什么反应,但是母亲少有的哭了。

我打算三天后娶我的小姑娘。

十里红妆,八抬大轿。

娶她回家。

余生,只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