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帝心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想当神仙ā
2021-02-13 13:00

壹楔子

“唔....”

“沉睡了千年的神明啊...即将要苏醒了啊...”一声来自于亘古的长叹,低低呢喃声。

苏部落上下灯火通明,苏家主母在一声痛苦叫喊之后诞下一名女婴便辞了人世。

族长苏护在婴儿啼哭下悲痛地收敛了妻子的尸身。

月夜,苏护立在窗前,满室幽然,床上的婴儿浅浅淡淡的呼吸轻轻敲打着苏护的心。

如此美好,像她母亲一样,就叫妲己吧?苏护想,他只有这一个闺女啊,一定会好好守护她的。

他掩上房门,门把手上的白色九尾狐标志熠熠生辉。

苏部落世代虔诚供奉九尾白狐大人,他们认为白狐是最圣洁的神明,能保佑部落长久繁荣不衰,赐予族人永远的平安与幸福,是他们永远的信仰。

夜,宁静致远,只听见微弱的虫鸣声,波澜不惊且平静的生活,又似乎隐藏着什么蠢蠢欲动。



白驹过隙,转眼间妲己就已经十五岁了,依旧天真无邪,被苏护捧在手里,护在心里。

花园中,妲己盘腿而坐抚琴,脸上笑涡浅浅,风扬起她的青丝,只是看着,苏沪的心里就是一阵柔软,刚处理完事务的他就静静站着,即使大敌当前,他也想着无论如何,都要保留妲己的美好,至少在他未死之前,妲己都不应该有任何忧虑哀愁。

是的,他们败了,一个部落之城如何能抵得住一个兴起的王朝?结局太显而易见了。

商朝终于要派使者过来了,终归还是到这天了。

苏护叹息一声,转身要离开之时,却被温温软软的小手牵住了:“爹爹,虽然公务繁忙,但是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好闺女,你也是啊,不需要学太多东西,你向来体弱,虽说是从娘胎里带出的心痛的毛病,但还是应该好好将养着。”苏护摸摸妲己的头。

妲己一直很懂事,笑着说道:“爹爹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可是您也要当心自己的身体啊,妲己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爹爹再为我操那么多心了。”

苏护心疼的看着妲己:“好,你娘亲已经不在,我们都要好好的。”



天气正晴,妲己与很多调皮的孩子一样,偷溜出去,孩子们都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妲己也是一样的,似乎是天生就带了足够的亲和力,森林里的小动物都喜欢围着她。

妲己容貌已渐渐长开了,带着少女独有的美丽,轻灵翩跹在森林中。

商朝的使者途径森林,作卫士打扮的帝辛恰巧看中了这一幕,惊为天人,似是心湖被抛下一块玉石,微微漾起涟漪。

他没有惊动她,只是继续前行,早晚都会遇见的,帝辛想。

如此美丽的女子,才配得上我这样的王;也只有我这样的王,才能庇护她。

妲己完全没有意识到,只是看了看日头,发现时辰不早了,唯恐再不回去爹爹就要担心了。

府中。

苏护和朝歌使者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发起争执,当妲己回来的时候,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见一些零零碎碎的话:“我警告你们......不要妄想我的女儿,就算是......也会尊予她的意思......”

“苏大人恐怕理解错了吧,我们过来,不是要与你协商的,如果你还想要保全你的族人,就只能割舍下你的女儿,她终将会成为王的女人...”

“你们不能这样,不能...妲己还只是个孩子啊...”

模模糊糊的声音断断续续,真是冷漠啊。



妲己缩回身子,原是关于她的事情,心中第一次尝到愁绪是何滋味的她,独自一人跌跌撞撞,不知不觉就到了宗族祠堂。

下意识的推门而入,主位上盘卧的金塑九尾狐像,淡淡光芒萦绕,如神祗降临,那是他们的神啊,她的信仰。

像是被什么引导,妲己直直的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尊神白狐大人,吾族供奉您世代,如今将要遭遇灭顶之灾,妲己不想去朝歌,请白狐大人显灵,救救您的信众吧,吾族必当相报,供奉永生永世......”

“朝歌...帝辛啊...”似有若无的呢喃消弭在空中,似从亘古而来的声音...

翌日,苏护早早地来到妲己门前,刚想要敲门,门却倏地开了,开门的是妲己,容貌一如既往昳丽,仅是一夜之间,像是改变了什么,却又像是什么也没改变,苏护不疑其它,只以为是自己思虑太多。

苏护柔和的看着女儿,终于开口问道:“妲己,你愿意去朝歌吗?昨天朝歌的使者来了,他们想带走你。你若是不愿意去,爹爹...就算是拼死也会护住你的......”

妲己只是却勾唇一笑:“爹爹,女儿愿意去朝歌。”

苏护一愣,嗫嚅着想说什么,却被妲己突然打断:“如果不去,那还有什么可以保全族人的办法吗?”

“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作为族长的女儿,应该承担起这些责任的,请爹爹为我打点一下行囊吧,路上动身要快。”

苏护心里苦涩弥漫,看着妲己,妲己的容貌比起之前仿佛更甚了,越来越绝美,十五岁就显出如此样貌,比她娘亲更美。

是的,他的女儿他的骄傲,他的一切。

但是现在他却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能保护,什么都做不了,唯有离开,不让妲己看见他难过的神情。

妲己是个好孩子,她看见他这样会心疼了,毕竟她已经够苦了。

看着苏护离开的背影落寞,妲己神情复杂:“这是朝歌欠我的...对不起了爹...爹。”



一个月后,朝歌派使者来接妲己,浩浩荡荡的车队延绵十里,很多姑娘不知情况都懵懂地羡慕着,她们都憧憬着自己的夫家也是这般繁华,但是殊不知这繁华之中只有一只金丝笼子,将外头进去里面的人死死困住。

那一日,除了苏护,所有族人都来送她,妲己能够感受到爹爹透过窗子望着她的离开,此路艰险一去无回,但她依然要去做。

朝歌,关于他的一切都将被毁灭,因为他的罪恶。

帝辛已经赦免苏部落所谓的“罪恶”,封苏护为冀州侯。

于是妲己就成了冀州侯的女儿。

妲己被引进大殿,在殿上跪行大礼:“冀州侯之女苏氏妲己,参见大王。”

大殿上静悄悄,引路的侍官大气都不敢出,帝辛性格暴虐,随便一件事情都动辄发怒,谁也不敢先开口。

妲己手心沁汗,她抑制住呼吸,等待君王的回复。

半晌,帝辛的声音才从高处传过来:“抬起头来让寡人看看。”

妲己微微抬头没有面视龙颜,而后又很快垂下去,清丽的容颜在帝辛的脑子里划过一道痕迹,但是这次却没有泛起涟漪,他一直喜新厌旧。

“嗯,长得不错。”帝辛不带感情的说到,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

“臣女为您准备了舞蹈。”妲己轻轻说到。

“哦?现下寡人还有点空闲,不如看看这美人的风采?”帝辛淡漠的笑笑,眼里仿佛没有一点情绪。

“臣女这就去准备。”妲己起身,退下。

乐起,不出三日,朝歌尽闻,帝辛得一美人乃冀州侯之女苏氏妲己,一曲舞,动倾城,艳绝天下,帝辛即下旨,封为美人。

然而之后那些人却发觉帝辛并未有多宠爱这美人,只听闻是扔在后宫自生自灭。



帝辛好像很快就忘记了此事,宫里的美人太多,他不需要刻意去了解一个默默无闻的美人。

姜王后自恃正宫,想要好好教训初来乍到不懂事的苏美人,不想,在去她宫殿的路上遇见一只从猎苑方向跑来、通体如雪一般的白狐,心甚喜,便想喊人将白狐捉住,未料到那白狐去的方向却是新来的美人苏妲己所住的宫殿,心下恶之。

说着便带人气势汹汹闯进宫殿,妲己白衣如雪,青丝如瀑,未施粉黛却美得惊心动魄,眉目间的风情却是让人难以自拔,浑然天成的气质,坐在花架旁的石凳上,微风轻拂,自成一道风景。

连姜王后也不禁看呆了,回过神来时,妲己已经跪在她面前向她行礼。

倏地冷笑一声:“哼,本宫当是个什么个物什,不过是个狐媚子罢了,你来,是不是就想魅惑大王?”

姜王后冷眼射在妲己身上,看她卑微行礼之态,心里一阵爽意。

任何人被冠上魅惑帝王之名,皆为死罪,即使她妲己再美再得帝心,也逃不过。

这是一道死令,但是妲己岂会轻易认输?

“请娘娘赎罪,妲己不过一小小美人之身,大王的心如何能在臣妾身上,宫里美人众多,娘娘又仪态天成,妲己这蒲柳之姿还请娘娘放心。”妲己眼里闪过一抹微光。

“呵,谅你也不敢,说起来既然大王的心都不在你身上,那不知道你要这皮囊又有何用呢?不如让本宫来帮帮你,如何不成为一个魅惑大王的罪人。”姜王后凉薄地笑笑,“来人,好生将本宫的荆棘鞭子拿来,让咱们的美人好好尝尝人生百味。”

妲己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眼中冷意渐盛,却不得不做出一副柔弱之态,清丽的小脸上一瞬间梨花带雨:“妲己不过一个小小的美人,如何需要娘娘大动干戈,若是娘娘实在容不下臣妾,臣妾立马撞死在这殿里...”

心中却在计算着帝辛在打猎时被白狐吸引后,还需多久才能到这大殿来解救她,如今她所能利用的人,便只有帝辛了。

不怪她狠心,若是不来招惹她,倒也相安无事,此刻,撞如枪口就由不得她了。

妲己低头快速环顾大殿,直至眼角余光看见一玄黄衣摆出现,便立刻站起来,决然泪道:“王后娘娘容不下臣妾,臣妾这便依了娘娘。”

说罢便立刻向殿内的柱子撞去,姜王后没料到妲己真敢一心寻死,低头沉思正想放手不管,到时候就说是妲己自杀的时候,抬头却突然看见妲己已被帝辛抱在怀中,似小白兔一般柔弱不能自理。

这一见帝辛姜王后便知了晓妲己的心思,立刻行礼:“大王万岁。”万籁俱寂。

“寡人的王后越来越闲了?竟然要在一个美人身上找存在感了?”帝辛冷着脸,放开妲己。

妲己立刻行礼:“大王,不关娘娘的事,是妲己自己不懂事,让娘娘为妲己操心。”

说着说着泪水就落下来了,让人难以想象她是真的没受委屈。

想让她死?大仇未报,尽管放马过来吧。

“苏美人都这样说了,大王,这可真不关臣妾的事,就算是臣妾做什么了,也是因为这苏美人狐媚大王。”姜王后快速为自己辩解道,背上早已是冷汗涟涟。

“哦?是吗?难道寡人还要你一个小小王后来担心寡人是否会被迷惑吗?还是说你认为寡人是一个昏君,不配做这帝王?嗯?”帝辛话语越来越慢,姜王后也似泰山压顶,无论哪一条都不是她能触犯的。

“臣妾知罪,请大王恕罪。”无它法,姜王后只能请罪。

姜王后跪在帝辛面前,微微颤抖。

“哼。”帝辛却全然不管,“既然王后有妒忌之心,便禁足在中宫三月吧,好好自省一番,希望王后能想清楚,寡人要做的事情谁又能插手?”言罢,拂袖愤怒离去。

姜王后被带走了,殿中只剩下妲己一人,勾唇邪笑,帝辛,我要你,还回我的债。



冬日漫雪,帝辛在宫里走着,一只白狐蹿了出来,定睛一看,确是上次打猎时跑不见了的那只,忙让人寻着白狐的痕迹,想要将它捉住豢养,走进不知何园的小径,白雪皑皑,长长的大氅在雪地里形成拖曳的痕迹。

白狐跑了没影,只看见湖心有一红衣女子,衣袂翻飞,翩翩起舞,惊鸿一瞥,美得令人窒息,像误入凡尘的仙子,忘情的感受冬日美景。

一挥一袖,一腰一肢,一眼一笑,皆是风情。

“咔嚓...”

帝辛听见自己被冰冻的心破碎的声音。

像被雪掩盖的山河。

慢慢消融。

“参见大王。”妲己转身之时看见帝心忙停下舞蹈勾唇行礼。

“美人快平身。”帝辛先是微笑着鼓掌,之后将妲己扶起。

“许久不见大王了入这后宫,今日怎地有空来?”妲己歪头,风撩起发丝,确是风情万种。

“那美人这是在责怪寡人许久未来看你了?”帝辛立在湖边,眼神深邃。

妲己摸不透帝辛在想什么,只是静静偎在他怀里:“臣妾怎么会责怪您呢?臣妾,也不过是思念夫君罢了,在臣妾的心中,您也不是这天下万物的君王,您只是臣妾的夫君。”

“臣妾只想与您共举案齐眉,共度余生。”

如此熟悉,雪落在二人头上,像极了白首。

帝辛叹了口气,将妲己圈在怀里,即使他知道前面的路坎坷不平,但他依旧妄想着顺从他自己的心。

他没有错过妲己眼中的一抹冰凉。

妲己不喜欢他的。

但是他爱上了妲己,从前害怕自己爱上她,刻意去忽略,可...还是不自觉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妲己,寡人究竟要待你如何?

若你是上天赐予给我的惩罚,我也便认了。

若你是我一生挚爱,那我便死都不会放手。

于是,朝歌掀起巨浪。

宫中皆传闻,妲己入宫不足三月,便深得纣王之宠,擢升为西宫娘娘,常唤她随侍左右。

她自先天体弱,有心口痛的毛病,帝辛怜惜,放榜寻天下名医,皆无用。

妲己性格温顺,聪颖,懂得如何安抚帝王之心,有才能却不自作聪明,从不恃宠而骄,帝辛甚是心喜。

无人能出其右。

至少帝辛是这么认为的。



“比干丞相,你可有法子,让那狐媚子远离大王,大王已经很久不上朝,而在夜夜笙歌了,更别提那些酒池肉林,劳民伤财,这可让天下苍生怎么办啊!”姜王后惺惺作态道,转过身假装悲悯的望着被招进来的比干。

“王后娘娘,您才是一国之母,而且还育有两个金贵的皇子,老臣历经三世为元老,自不会不管大王这颓唐之事,还请娘娘放心便是。”比干眼中闪过狡滑的光芒,“您可是两个皇子的母后,在宫中矗立多年屹然不倒,自然不会让那狐媚妖精得逞吧?”

“那是当然,此事,亦还需您尽力而为,否则大王怎会幡然醒悟,知道那狐媚子的邪恶心思。”姜王后缓缓而道,语气毒辣。

西宫。

“来人啊!快宣太医,娘娘的心口又痛了!”

妲己捂着胸口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与往日鲜活的她判若两人。

“妲己,你怎么样?那些个庸医根本治不好你,这可让寡人如何是好?”帝辛紧紧地抱着妲己,生怕她一瞬间消失掉。

此次,我要找回被人拿去的七窍玲珑心,蜉蝣一般的人类,心果然都是脏污的!妲己暗抚着隐隐作痛的心口的位置,很快,我的心就要从卑鄙无耻肮脏的人类身体中拿回来了。

“大王,对...不起,妲...己能...陪伴...您的...时..时日无多...了,请原谅...妲己。”妲己将头靠着帝辛的胸口,气若游丝,“除了那七窍玲珑之心,不...不会...有人能...能治..好...妲...的。”

“妲己,妲己,你别说话了,不就是七窍玲珑心,寡人是一国之君,一定可以找到的,坊间不是都传闻寡人的比干丞相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吗,我们拿过来用,好不好?”帝辛安慰妲己道,“来人,宣比干进宫——”这句话几乎是用吼的了。

“不...大...王,那...是...您的...肱骨...大臣,不可...不可!”妲己说的急了,又呛了几口,呼吸越发急促。

“没事,妲己,我都不要了,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帝辛忽的抱住妲己,略过妲己眼角的复杂。

对不起,我必须拿回自己的心,它离开我太久太久了,我承受不住它想回到我身体里的哀求,而我,也想再次感受到那种心跳。

半柱香后,西宫大殿。

“老臣参见大王,不知大王招老臣进来有何事商谈?”比干布满沟壑的脸上突然想到什么,又道,“近来朝中大臣对大王颇有不满,不知大王可知其原因?”

“哦?对寡人不满吗?是寡人还没有暴虐到让他们害怕吗?不然又怎么会在寡人背后搬弄是非?这朝堂,也是该要洗洗了。”帝辛慵懒的坐在龙椅上,挑挑眉缓慢的说道。

见比干又想说什么,帝辛猜是关于妲己的事,无非又是有人说她是祸国妖姬一样,喜欢的只是他的地位,想要拥有一切权利而已,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听,即使她是又如何?至少比起别人来,他更有优势让妲己喜欢。

他还有偌大一个王朝给她败,而别人什么也没有。

祸国妖姬这称号只是因为别人得不到,而玷污她的不堪的名头,难道不是吗?

“听闻坊间相传,比干丞相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不知可是真是假?”帝辛轻轻问道,“欺君之罪可是灭九族的呢...比干丞相可是想好了再回答寡人?”

七窍玲珑心?脑子里晃过那祠堂供奉的牌位,让他突然想到,七窍玲珑心是他祖上传下来的,但是却并不属于他的祖先,而是属于一种神明——狐神大人,并且,当祖先曾掠夺这玲珑心之时,嘱咐后辈不可将此事透露出去,除却族中之人,旁人并不知晓。

或许是自己利用玲珑心太多次,所以暴露了,世间之人皆传比干丞相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因为反正狐神已经死了,又有什么好怕的呢?随便说也没有人会知道。

“这大抵是以讹传讹吧,老臣只是做了一个丞相该做的事情罢了,七窍玲珑心只是百姓们给老臣的谬赞而已。”比干思考了一瞬间,面对帝辛行跪拜礼,他做的所有功德之事,皆是在拥有了玲珑心之后。

而他用粗劣的方法将它强行封闭在体内,它的不甘之意常常会让他都厌恶自己。

“是吗,可寡人是真的相信你有一颗玲珑心,不如,随了寡人的意思吧,你为朝堂奉献了这么多,也该善始善终了,能否为寡人的爱妃妲己娘娘贡献你的心呢?”帝辛拿着一把精巧的短匕,短匕上的寒光映着比干的慌张,弧手一抛,便到了比干的面前。

比干转神一想,除了自己,其他人是不会让这七窍玲珑心甘愿臣服的,最后还是会回到自己手中,试试又如何?

况且修炼这么久,让心离开一时半会应该也不会出现很大的变数。

于是比干装作惨然一笑:“那就让老臣用此心向上天禀明衷心吧。”

刀起,血滴落,心已飞出,比干两眼一黑,这一瞬间之下,他明白了,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没意料到心对他这个宿主如此不满,瞧这情形,是他失算了。

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便是心离开他的身体后,他成了万千尸体中的一员,没有了心,谁还会活得下去呢?

比干死了,妲己就有了心,她会好起来的。

比干死了,那又能怎么样呢?比干又不是帝辛该关心的对象,他现在该去看看妲己恢复的如何了。

“谢大王如此疼惜妲己。”妲己行大礼对帝辛道,言语间却没有过多的感情。

心终于回到她的身体了,她不必日日受这不得无心之苦,一瞬间她感受到通体舒畅。

“不必言谢,妲己知道寡人如此爱你,就够了。”帝辛眼底溺着温情。

帝辛揽过妲己。

他的宝贝啊。

无人可替代。



“大王,您看那银河美不美?”妲己和帝辛并坐在房梁上,妲己望着璀璨银河,眼中充满柔情,那是她的家。

帝辛没有看银河,而是静静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妲己。

似乎他的世界只剩下妲己一人。

妲己感受到被注视的目光,倏地转过身来,眼睛撞入帝辛的眸子,比银河还要深邃的浩瀚星河。

一愣神,妲己就被帝辛拥进怀里。

“是不是被寡人的俊美无俦给迷住了?”帝辛勾唇,他从来没有如此好好爱一个人,原来,爱一个人是如此幸福。

“妲己...妲己...”妲己静静伏在帝辛怀里没继续说话。

帝辛接上她的话:“寡人明白,妲己想家了,对吗?”

“嗯.....对啊...”妲己眼中映着星河,她想的,不是苏部落,是她的家。

荒无人烟的家。

只有她一个人存在的地方。

“那朕便为你造一个摘星台可好?可以随意而构造,好吗?”帝辛拥着妲己,眼中的柔情似水。

“那便...谢谢大王了。”

我不想伤你了,可你却已经不愿放我离开。

你可知我已深陷你的温柔?

帝辛,你心里究竟是如何想法?

不久,朝歌大兴土木,只为那传说中千娇百媚的妲己娘娘建造一座摘星楼。

建造的所以全是安照妲己的需求而来,恢宏矗之,楼层细致雕花,高不可攀,遥不可及,妲己迎风而立,遗世而孤立。

摘星楼,遥望而不可及。

苏妲己,遥望而不可及。

帝辛看着妲己,莫名感到害怕,就像,妲己从来不存于他的世界。

感到恐慌。

他强牵一抹笑容,对身后人说到:“楼高风大,给娘娘准备好大氅,连那块暖玉枕也给娘娘送去,娘娘身体不好。”

众人皆叹于帝辛如此心细如此疼宠妲己。

但是帝辛永远觉得自己为妲己做的不够,他之前抱有疑虑,冷落妲己如此之久,这都是他浪费的时间,他都将会补回来,妲己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这时,姜王后突然到来,柔弱的说道:“大王真是对妹妹格外上心呢,不过朝中大臣却颇有不满呢。”言罢,嫉妒之色微微浮现。

帝辛观察到,不禁冷哼一声:“王后心有不甘?既然王后不喜此位,并且质疑寡人,那你这王后,便不必再做了!”

姜王后睁大眼睛,眼中的恶毒似要溢出来,帝辛心里厌恶:“来人,此女工于心计,以下犯上,心思歹毒,剥去王后尊位,剜去双眼,施炮烙之刑,拖下去。”

“大王,臣妾没有,臣妾进宫多年,为您生下两个皇子,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啊!现在你为了那个狐狸精,竟然要休掉发妻吗?大王啊——臣妾才是最爱您的那个人啊——”姜王后突然后悔,却又愤恨无比。

妲己听闻此事,暗想,是吗?到底谁是他的发妻?

“还不拖下去,真是疯言疯语!”帝辛厌弃道,“连教的两个皇子都是不成器的东西!如何能登这九五之尊之位?”

真肮脏的人心,就像妲己说的那样,又有多少人是盼着自己好的呢?

连自己的儿子都想杀掉自己篡夺皇位。

那日帝辛直接挥手扬了大皇子送过来的茶,地面瞬间被腐蚀。

“来人,将这个弑父的孽障投入大牢!”

拾壹

不久,妲己被封为皇后娘娘。

不久,朝歌打仗败了。

帝辛知道是妲己将他的一切部署告诉给敌国国君的,否则一个弹丸小地怎会所向披靡。

但是他没有质问妲己,他爱她,所以愿意包容她的一切错误,即使这个错误会让他魂断朝歌。

帝辛早就明白,妲己是他的劫数,但他依旧愿意沉沦于妲己的温柔,妲己的美丽,妲己的一切之中。

他不悔。

“妲己,此生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包括我的朝歌,我曾说过,我会用我的一切去向你交换爱情,我不知道你的存在是上天给我的鼓励还是惩罚,但是遇见你,我已经花光了我一辈子所有的运气。”

妲己,我爱你,很爱很爱,就像山河般亘久,绵延十里。

拾贰

帝辛想到,在春天与妲己赏花,看妲己蹁跹在森林,他摘下一把鸢尾往她头发里插,美得像堕入人间的仙子。

夏天一起在茂盛的绿树下乘凉,吃瓜果美食,看着妲己快乐的眼眉,他总是能够感到满足。

秋天落叶缤纷,他看着纷纷扬扬的叶子落了满地金黄,妲己舞姿曼妙,最后的笑容深深映在他的心里。

冬季白雪皑皑,妲己着雪白大氅依偎进自己的怀中看这大好河山是多么壮丽,他没有哪一个四季不想与妲己同过。

他以为,他和她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还会周游各国,看许多地方的美妙风光,也许妲己还会为他生个孩子,妲己如此钟灵毓秀,生出的孩子肯定聪明,他以为他和妲己生生世世,却没想到死亡的那天来的如此之快。

因为战败了,他没有办法护住妲己了,他只能学会放手。

“妲己,对不起,我还欠你一场盛世成亲典礼,我想看你为我着正红嫁衣的模样,我想为你铺百里的红妆让整个天下都知道你苏妲己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我们会生同衾死同穴,但是我都想错了,我没办法给你了,对不起,我爱你。”

尾声

妲己看着微笑着温柔浅言无畏面对死亡的帝辛,心中垒起的仇恨猛然崩塌。

她的帝王,她的夫君,她的爱人,帝辛。

我已知道你对我的心,你可知道,我对你也是同样如此。

她抚上他的脸:“你可知,在你伤害我的那个时候,我有多恨你,而现在,我后悔了,帝辛,我不愿一个人活在虚无缥缈的浩瀚之空里,即使我是唯一的神明。”

“我后悔了,帝辛,我爱上你了。”

她守护着帝辛与其地下长眠。

番外

她想起她和他第一次见面,她走入人间,他那个时候还不是帝辛,只知道把漂亮的花往她头发里插。

“嘻嘻,狐狐,你真好看,你嫁给我吧,我会好好对你的。”他说,手里郑重的攥着鸢尾花递给她。

“我才不会同意呢,等你长大你就成了部落的王,而我会成为神明回到我的世界,我们都会分别的。”她没有接过花,因为她知道他们不可能。

在某一夜,火光冲天,他,统一了所有的部落。

“狐狐,你知道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所以我必须把你囚禁,我太爱你了。”

那一晚的疯狂从此让她恨上了他,他怎能对她如此?

“狐狐,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他不会被祝福的,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孩子的...”

“狐狐,你的心会让你飞向远方,我不愿意让你离开我的世界,放弃你的自由,让我帮你把心取下来吧?”

那种剜心之痛让她记忆犹新。

“狐狐,你的眼睛看到了太多,对不起,你可能要在黑暗中度过余生...而我还是会爱你生生世世的!”

她爱到恨的男人,杀了她的孩子,取了她的心,毁了她的双眼,禁锢了她的一切,她终于麻木。

人类的寿命终会结束,而神明会得到永存,他终于死了,她的眼睛也回来了,心却被人盗窃,被人掠夺,她曽痛苦的嚎叫,可是结果,还是她一个人活在孤寂的虚无之中,直到有一天,苏部落妲己召唤出了她,她又从虚无之中重返人间。

她想让他毁掉所有,可是历史轨迹还是让她爱上了他,他对她的爱,毁掉了他的所有。

“帝辛,我不恨你了...”

帝辛,我爱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