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罪兽困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不甜的江
2021-02-13 15:00

关键词:花、倒计时、逃离

游戏开始

成鹰从昏迷中醒来。

另两个人也从昏迷中转醒,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俊美年轻人,而另一个,是个妖艳美人。

她穿着火红色的紧身衣,勾勒出美好的身材,有着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嘴角下的一颗美人痣异常妖媚,那明艳的美貌宛如一朵盛开得食人花。

两人此时无法移动身体,虽然身体受制,却用一种十分警惕的,如被困的野兽随时反扑的眼光看着他。

还有一个,依旧昏迷着——是一个胖子,目测至少有一百五十公斤。

不用多久,年轻人和美人都坐了起来,互相警惕地看着对方。

——看来他们互相都不认识。

成鹰动了一下,年轻人警惕地把手摸进裤口袋里,而美人,则摸了摸身后——那里有一把银色手枪——是她惯用的武器。

他最先开了口:“不,别紧张,并不是我把你们带到这里的,我和你们一样。”

美人和年轻人听了这话虽然并没有完全放松,但是插入口袋和摸着后腰的手却放了下来。

“我必须要从这里出去,明天,我还有个和我男朋友的约会!”美人的语气虽然是骄横的,但话语里却有威胁的意味。

他问:“你怎么知道现在的时间?也许我们已经昏迷一个礼拜,或许更久......”

那俊美的青年看了手里的表一眼——那是一块非常漂亮的手表,但却看不出牌子:“现在离我失去意识已经过了一天了,你一定已经错过你男友的约会了。”

他看了美人一样,推了推眼镜,非常温柔地问:“我能冒昧问一句,您的芳名吗?”

美人看了他一眼,娇嗔道:“哎呀,什么芳名,你叫我薇薇就好。”

“薇薇?薇薇!等等,你不会就是‘火美人’明薇吧。”

见成鹰略显茫然的表情,那俊美的青年笑着说:“你们没听过她的名字也是理所应当,她的职业是个杀手。”

顿了一下后,青年又比了个手势。

“这是请动明薇的价格。”

成鹰惊讶。

青年又说:“另外,他是欧洲黑手党教父的女人。”

“那你呢?”明薇看向青年,对其知道自己的事情略显得意,却依旧十分警惕地问着。

“我叫李修。是一个整容师。”年轻人回答。

“修?”明薇似乎记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皱了皱眉毛,“你是那个整容师,李修?”

所谓“那个整容师”是大家对他的称呼,他技术高超却绝对保密。

年轻人点点头。

“我前年见过你,你分明是一个强壮男人,可现在......”明薇打量着他——不但容貌改变了,身形,气质也完全不同。

“为别人整容是我的职业,当然,我是非常有职业道德的——而对自己整容,是我的兴趣爱好了。”

“好了,既然你都知道我们是谁了,那是不是也应该自报家门?”明薇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是最早醒来的,在明薇和李修对话时,他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看着——这种看好戏的样子让明薇有些火大。

“你们叫我成鹰好了。”他回答。

“什么,你只告诉我们一个名字。”明薇生气的样子也是极其美丽的,美人痣在嘴角微微颤动,更显妖媚,声音虽然刺耳,但并不讨厌。

成鹰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叫成鹰。擅长设计一些机关,一些家里有‘贵重物品’的人需要某些‘特殊的设计’就会找到我。”他加重了“贵重物品”和“特殊设计”几个字的读音。

但是,把毫无关系的几个人关在同一个地方,那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死规则

见成鹰还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明薇又不想与他生气,就走到门口想打开门,迅速离开这里。

随着一声开门的声音,迎面而来的不是明媚的阳光,而是一阵腐朽的死气沉沉的味道——那是一堵墙——把门打开后,看到的是一堵十分结实的墙。

明薇显然不相信这一情况的出现,而开始寻找窗户,壁炉,垃圾通道等可以离开这所房子的通道——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这栋房子没有窗户,也没有壁炉,更没有垃圾通道这类东西。

这间房子就像是一个封闭的密室一样,把他们和世界隔开。

“这不可能。”明薇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的她显得那样小,仿佛整个都要陷进沙发里。

李修走到她身边,十分温柔地开口安慰道:“没事的,我们一定会离开这里的。”

虽然这样说,但他心里却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恐惧,先不说明薇是否有人敢把她囚禁在这里,单单是自己整容师这一身份——无数的大人物在自己的手下改变容貌,自己掌握了他们的把柄,虽然这给自己带来的无数危险,但相对的,也给自己带来了绝对的保护。

这次,是谁这样大胆,敢囚禁他们两个?

“那个......”一声十分刺耳的声音传来——那胖子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正缩在墙角看着他们,“我们是被绑架了吗?”

然后,胖子的眼睛看了看被墙壁砌死的门。

“绑架?恐怕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明薇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看着胖子问:“那么,你又到底是谁?”

这里已知的三个人,一个是知名杀手,一个是躲在背后的整容师,还有一个沉默寡言,自称擅长机关,但也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

可是,眼前这个胖子,除了他的体重,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胖子用十分刺耳的嗓音回答:“我叫王明,是建筑设计师。”

王明?这个名字在记忆里根本搜索不到,确实是一个小角色,可是一个小角色为什么会和我们关在一起。成鹰的脑子里思考着。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三道白影齐刷刷向声音来源射去,但声音并没有停止。

“明薇,李修,成鹰,王明,你们被困在这里都是为了同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开端,你们不妨将这间屋子比喻成一个牢笼,里面关着困兽,我最喜欢看的是困兽之斗,当然,即使不存在厮杀,野兽们也理所当然是会一个个死去,不过,赢的人会有奖励——所有的游戏都是如此。”

那声音让李修产生一丝迷茫。

游戏奖励

“困兽之斗?哈,他以为我们是白痴吗?”明薇收起手里的抢——刚刚所闪现的三道白影,其中一道就是明薇的白银子弹,而另外两道是李修口袋里的手术刀和成鹰不知藏在哪里的针。

她警惕地看着李修和成鹰两眼——确实,他们真不简单。

“会不会有人在这件屋子里监视着我们?”

“这可能是一个音波装置,系统里收录了我们四个人的声波,当四个人的声波与系统对上时,系统就会自动广播,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王明出现后,才会出现声音的原因。”成鹰开口

明薇警惕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我说过,我擅长机关。”

众人开始搜索屋子。

厨房里面有一个冰箱,里面塞满了食物,而冰箱旁边有一个玻璃柜子,里面放满了酒和饮用水。

修打开玻璃柜子,开始询问众人是不是要水,打开柜子的一瞬间,他的眉头皱了一下,想细想一下那是什么,却被一声巴掌声吸引。

原来是王明手里的番茄酱不小心沾到明薇的衣角,而明薇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不过更吸引他的是王明套在手里的一次性手套。

李修警惕地问:“你为什么带着一次性手套?”虽然对这个胖子不以为意,但是必要的警惕还是需要的。

“你不觉得,直接用手接触食物是一件肮脏的事情吗?”依旧是那种尖锐的声音。

“滚开,你这个有洁癖的胖子。”明薇厌恶地把他推开。

说罢,接过李修手里的水,然后拿出冰箱里的食物开始优雅的品尝起来。

“你不怕这里的食物和水不够我们活下去吗?”一旁的成鹰突然说话,提出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

“这里的食物可以供我们一个月,你觉得一个月后,我还会不被人发现吗?”如果在不被任何事物干扰的情况下,明薇的男友确实能在一个月里,轻而易举地找到她。

一个月,是他们生存时间的极限,是死亡倒计时最后的钟声。

——但那也是在不被任何事物干扰的情况下......

一旁的王明突然开口:“你们不觉得这张餐桌有些古怪吗?”

这桌子成正方体,实心,上面铺着一直拖到地上黑色桌布——平常的桌子下面是中空的,但这张桌子却是实心的。

明薇一把拉掉桌布,随着黑色桌布落地,由灯光反射的黄色光线照到众人的脸上,使他们的脸显得有些扭曲。

——是黄金。

那所谓的餐桌只是在这块巨大的黄金上铺上黑色的桌布而已。

“天啊。”王明拉长了脖子,惊叫出声,而他的脖子上,有一个黑色的痣——在明薇的嘴角边就是妖媚的象征,而在这种人的脖子上,只是显得恶心而已,“这种纯度,这种体积,如果是实心的话,至少值三亿,美金。”

他贪婪地抚摸着这块黄金,就像众人一样贪婪地看着它。

“等等,这黄金上有字。”鹰突然说了一句。

整块黄金的右下角有一片小字,上面写着两个字——奖励。

选择阶梯

“我觉得,我们所有的人都该冷静一下。”成鹰开口,嗓音沙哑许多。

“我也这么觉得......”她微笑,一边把手摸向后腰。

“就像王明说的,这里的黄金至少价值三亿,如果我们三个人分享,也足够使我们都变成富翁了,伤害与杀戮是没有必要的。”李修开口。

“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等待,等待有人找到我们。”成鹰说,又看了王明一眼,从刚刚开始,他就只是一直听着,没有说话,即使在他们谈及分享黄金,并私吞了他那一份的时候。

明薇,李修,王明都点点头。

“我们应该进入卧室各自休息——这才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李修微笑着提议。

然后众人走出厨房。

一群人要走上楼,成鹰突然阻止。

他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摸了摸副手的第一根柱子,按下。

楼梯未靠墙的那一边坍塌了,露出了下面被削的极尖的钢刺。

“啊......”王明被吓得喊了出来。

明薇鄙夷地看着他。

眼前的楼梯有二分之一已经崩塌,露出下面隐藏的尖刺,只有靠着墙的那一面还看似坚固地延伸到二楼。

“选择楼梯?”李修默默说。

成鹰有些惊奇地问:“怎么,你知道?”

李修点点头:“我的职业让我有很多的机会去接触上层社会,我见到这个是在K国国王的婚礼上,国王扶着新娘走上阶梯,向教皇发誓会永远在一起,可是走上楼梯的第四格,楼梯崩塌,死的却是国王的新娘。”

众人露出一副十分惊讶的表情。

“据说是因为国王接到风声,而婚礼又不能延期,就只能改变站的位子来保全自己的性命。”他摇摇头,“真是个可恶的男人。”

成鹰突然接上:“其实本来新娘是不会死的。之所以叫选择阶梯,一是让你选择左右,二是因为楼梯本身的承重,设计者可以设计使楼梯在承受一百斤以上体重的人的时候坍塌,也可以选择在承受一斤以上的重量时坍塌。当时设计师的设计是根据新娘的体重来的,即使新娘踩上了会坍塌的楼梯,体重未到达,也不会坍塌。”

李修讽刺的看着他:“可当时,我可是看到新娘尖叫了一声,下面的尖刺刺穿了她的身体......”

成鹰叹了一口气:“可谁知道,那时候新娘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国王的骨肉。”

众人一惊。

“这个选择楼梯是你设计的?”明薇问。

成鹰没有回答。

明薇掏出枪,可还没有放到眼前,成鹰的针已经刺进了她的皮肤了,一丝鲜血顺着她白皙的皮肤流了下来,显得异常艳丽。

“别惹我。在这里,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你死去。”成鹰冷冷说道。

说着,顺着靠近墙壁的楼梯走上了二楼,选择了一间房间把门关了起来。

众人看成鹰走过楼梯并没有触动机关,也跟着他的脚步走上了二楼。

夺命机关

走道上,明薇朝李修笑,那笑极美,且带着深深诱惑:“李修,你是怎么知道选择阶梯的事情的?”

李修看着他:“我只是很有兴趣而已,我也喜欢机关。”

“那你还喜欢什么?”明薇看着她,眼神,嘴唇,肌肤,每一寸,都透露着妖艳。尤其是嘴角边的美人痣,更是显得她风情万种。

“我还喜欢......”李修抚摸着她的脸颊说,“美人,和,毒药。”

随着一把抢抵住他的腰部,他的手术刀也架在了明薇的脖子上。

“这是我今天第二次被人用武器放在脖子上,受人威胁。”虽然被人威胁生命,明薇的眼里却没带着一丝恐惧。

“其实你刚刚看见那些黄金的时候,就想杀了我吧,不,是杀了我们所有的人......”李修看着明薇说。

明薇也不否认:“看着就那样多的黄金,谁不心动?难道你没这样想过?”

“可是,如果连命都没有的话,要黄金干什么呢?”李修用一种十分遗憾的眼神看着她,“贪婪这种东西是最要命的。”

“你就不贪婪吗?”说罢,明薇打掉了李修架在脖子上的手术刀,同时收好了手上的银枪,一闪身,进了旁边的卧房。

仿佛知道他们会来,整个别墅的二楼总共有四间客房,现在成鹰选了了一间,明薇走进了一间,现在还剩下两间。

他看着蜷缩在旁边,从刚刚开始就吓得一动不动的王明,冷声问道:“你自己选一间吧。”

似乎没料到李修会问他,王明战战兢兢地说:“我,我选最后面一间吧。”

李修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说:“不,我住最后一间!”

说完也不理王明,就走到最后一间屋子,关上门。

王明露出一个不明就已的表情,他喃喃自语:“不是所有的房间都是一样的吗?”

于是,他走进了最后一个房间。

最先发现卧房不对的居然是王明,他的屋子首先传出了一声细微的爆炸声,然后门开了,他灰头土脸的从里面走出来,背上的衣服漆黑,露出了被灼伤的背。

众人从屋子里面出来,脸上居然没有任何怜悯的表情,只是冷笑。

冷笑过后,成鹰问:“你怎么了?”

“我的房间里有电磁炉,我打算去煮一些东西,当我打开电磁炉的时候,手上的锅铲掉了,我打算去捡,头上就听见爆炸声,然后爆炸物就砸到了我的背上......”众人看着他伤的血淋淋的后背还有被烧秃的头发,突然都惊觉了起来。

如果王明当时不是刚刚好蹲下身体的话,可能现在他的头颅已经被炸飞了。

会不会自己的房间里也有所谓的机关呢?如果自己遇见机关的话,能不能像王明一样好运?

交易

想到这里,明薇突然媚笑地走向成鹰。

也许李修也精通机关,可是他却太精明了,也太,不好掌控了。

成鹰仿佛预料到她会说什么一样:“你是希望我帮你看看你的房间里有什么机关?”

明薇勾起嘴角微笑,脸上的美人痣越发使她显得妖媚。她点点头。

“可是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住呢?我保证我的房间是觉得安全的,你不但不会像王明一样狼狈,而且,在走出这里之前,我保证你不会被任何机关伤害。”成鹰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明薇想了一会儿,就拉着成鹰的手,关上了房门。

“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李修若不可闻地说了一句。

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王明,只能住到明薇的房间里。

……

明薇躺在成鹰的怀里。

明薇的外号叫火美人,一来说的是她的火爆脾气,二来说的是她的热情似火。

当她将要吻上成鹰的嘴唇的时候,成鹰突然问:“你想不想要那笔钱?”

明薇的动作立刻停止了。

“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善于分享的女人,但你分享,可以拿到一半的钱,而你不分享,是我的还是我的,你的也只能是我的。”明薇柔顺的倚在她怀里,不发一语,仿佛一朵食人花收敛住身上的毒素,所展露的,只有温柔的美丽。

第二天,明薇成鹰从房间里起来,在他们开门的一瞬间,李修的门也开了。

李修挑着眉问:“你们睡的可好?”

“你怎么没死?”明薇问道,她指的是房间里的机关。

成鹰的房间里也有机关,从房间地板上拆下来的一大堆的部件就可以看出,虽然成鹰告诉她,这个房间已经安全了,但是每走一步,明薇依旧觉得战战兢兢。

“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对许多事情都感兴趣,比如美人,毒药,机关,当然感兴趣的不止这些......”李修笑道,又有些疑惑地问,“王明呢?”

似乎没有预料到李修会这样问,成鹰明薇互相看一样,摇摇头。

李修想了一下,走到本来是明薇房间的门口,一脚踹开了房门,里面有着细微的水流声。

好运的男人

李修小心翼翼地走到王明身边,王明不知为什么倒在浴室门口。

李修摸了摸王明的心脏,虽然不算顽强,但那颗心确实是在跳动着。

王明并没有死。

浴室里,浴缸的水龙头一直没有关,里面的水已经溢出了浴缸,在整个浴室里流动着,不过却没有流出浴室。

李修抬起脚,作势要走进去。

成鹰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李修又收回了脚,在墙壁上摸索着,似乎找到了什么,然后按下了开关,浴室里的灯都暗了下来,他才走进了浴室关掉了水龙头。

“你以为我会就这样走进去?”这话是对成鹰说的,“我才不会这么傻,像只猪一样。”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向王明。

“他是怎么回事?”明薇小声问成鹰。

成鹰开口:“浴室里面设置了机关,一旦水溢出浴缸会启动装置导致漏电,王明放好水去做别的事情,然后水溢出了浴缸,流到了浴室地板上,王明踩了进去,导致身体触电,不过他比较好运,是向后倒的,直接离开了浴室。虽然摔断了手,可比没命好。”

“那他为什么还不醒?”明薇又问。

“触电会引起身体痉挛,在一段时间内丧失活动能力。”

“呵,真是个好运气的人。”明薇看着她,语气里却带着鄙夷,“蠢猪都特别好运吗?”

说罢,就跟随成鹰下楼到厨房里进餐。

李修却一直站在王明身边。他仔细检查了一下王明的伤口,确实是真正的伤口,并非作假,心里面的那个假设似乎也可以推翻了。

看着王明断掉的手臂,李修站了起来,走回自己的房间,不多时就拿了一块固定的板子过来,那板子不是木板而是金属板。

帮王明固定好断了的手臂后,他便转身离开,走到门口,他突然回过头,喃喃自语:“难道这真的只是好运吗?”

相同点

餐厅内。

“那个声音说,我们是因为同一件事情而到这里的,我们不妨想一想那所谓同一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明薇指了指黄金说,“如果我们不出去,所有我一切都是无用功。这样,就由我开始吧——我最近杀了K国国王。”

“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显得异常突兀,不知什么时候,王明居然已经下来了,他已经处理过伤口,穿着异常干净的衣服,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消毒水的诡异味道。

李修看着他手上还绑着自己给他固定的金属板,突然安心了不少。

“他昨天才刚刚出席了慈善晚会,怎么可能死了?”王明问。

“不,确实是真的。”李修微笑着说,“首先我是一个很有职业道德的整容师,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泄露客人的秘密,但是现在,既然威胁到我的生命,我就不得不这样做了。最近,我为一个客人整容过,他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把他整容成国王的摸样,所谓出席慈善晚会的那个,不过是一个我做出来的替代品。”

说罢,李修看着成鹰,意思是问他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

成鹰摇摇头:“不,我并不觉得是这件事情,因为我和这件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虽然我曾经确实是和K国有一些关系。”

“我觉得可能是另一件事情。”他沉默了一会儿,想了一下,“这间屋子的机关,都是我设计的。”

众人都是一副并不惊讶的表情。

只有王明,瞪大了眼睛,仿佛对听到的一切不敢置信。

明薇冷笑。

“那么,也有可能是你把我们困在这里的了?”李修的声音冷冷的。

“不,并不是我,我只是设计了机关而已。现在连我都被困这里......”他看了看王明,“你们还记得王明的职业吧,他是一个建筑设计师,我猜想,他设计了这座房子。”

王明点了点头。

然后解释:“他们只是告诉我要设计一套别墅,我就给他们一张设计图,就这么简单,这件事情,并不是我做的。”

他辩解着,声音依旧尖锐难听。

美人明薇

“切,谅你也没这么大的胆子。”明薇一把把他推开,然后看着成鹰。

“这间屋子的机关既然是你制作的,那么你一定能出去!”李修看着成鹰说,这句话带着威胁意味。

“就像王明一样,我只是拿到一张图纸让我设计。”他自嘲的笑笑,“我却没想到,最后是自己进到这个屋子里。”

“所以,你知道这个别墅里所有我机关却不告诉我们,希望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死去,好独吞这些黄金?”李修质问道。

“你呢?你又是什么好人吗?”成鹰冷笑,“据说你帮助过无数一级囚犯改头换面逃脱法律惩罚。你醒来的第一个想法,难道不是自己所整容过的某一个人想杀人灭口吗?”

似乎两人的争执已经到了一个高度,从口角即将演变成拳脚的时候。

一声枪响响起。

成鹰倒地。

一枚针从他指尖滑落。

——明薇,杀了成鹰,用她手里的抢。收起了毒素的食人花在一瞬间释放毒素,将猎物腐蚀殆尽。

“修......”她收起手里的抢,笑容如花地朝李修走来。

即使当明薇在他怀里磨蹭的时候,他的脸也依旧是冷冷的。

“我就知道是你,魏珉。”

“不许叫这个名字!”明薇显然被这个名字刺激到,她的脸有些微微的扭曲,显得异常恐怖。

李修看着王明,问:“你们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

王明回答:“明薇,教父的女人,杀手,她还能是谁?”

李修大笑:“不对,她叫魏珉,曾经是我的女人,后来我替她整了容,她有了漂亮的容貌被教父看上就离开了我。你知道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钱,而为了这块黄金,她会做很多事情,比如杀了我们。”

明薇脸色大变却没有反驳。

成鹰这个人虽是沉默,却太危险了,这样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会反咬一口。

在狡猾如狼的李修和沉默危险的成鹰之间,明薇选择了李修。

另一个原因就是她知道李修已经认出她了,她也笃定他依旧爱爱着她。

一个人过于高估自己会导致很多事情的失败,何况明薇的自信建立在她的美貌之上,而她的美貌建立在李修高超的整容手艺之中。

李修也不看她,只是冷笑地对王明说:“你们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吗?是因为她嘴角的那颗美人痣,我给每一个做整容手术的人都会做一个记号,比如她,你们觉得她的那颗痣美吗?我觉得很美,呵,我想后来明薇应该是找了别的整容师来修了修容貌,甚至还改变了声音吧?怪不得我认不出,可是那个美丽的轮廓还在那里——直到刚刚我才确定,其实我早就该知道了,最初见到见到黄金时——这种贪婪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一点没变啊。”

李修略带嘲讽的看着明薇,“看,我说过自己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整容师,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泄露整容者的秘密。”

“你......”明薇想拔枪,但没走几步,似乎全身失去了力气,倒在地上,嘴角流出的鲜红的血液晕开了她脸上的浓妆,显得异常恐怖,只可惜,她没能漂亮的死去。

最游戏

明薇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到最后死去,李修一直很平静。

看着地上明薇和成鹰的尸体,李修看着吓得跌倒在地上的王明,突然说:“你想听个故事吗?”

王明不敢说不,就只好点点头。

“前几年我来到本市,然后在酒店里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出了一个非常高的数目让我去做一个手术——这个手术根本不值这个价格,他们希望我去改变一个男人的声音,当我进到他们安排的手术室时,却发现那个男人已经做好了手术准备,所谓的手术准备是指蒙住了头和身体,躺在手术床上只露出一截喉咙,出于第六感,我觉得这次手术会给我造成威胁,所以,我当时留了个后手,在还未给男人打上麻醉针时,不小心弄疼了他的手,他叫了出声,我对声音有特殊的敏感度——这就是为什么魏珉会改变声音的原因——而那声音刚好就是广播里的声音。

这个男人在变声之后努力增肥,然后把一群人集中在一起,混迹其中,故意装懦弱使别人放弃对他的防备,在饮用水水瓶上涂毒,而自己永远是拿完水之后迅速戴上一次性手套拿食物,假装洁癖的样子。在他的思想里,故事的结局应该是这样的,使枪的女人的子弹在使刀男人的胸膛里,使刀男人的手术刀划破了使针男人的脖子,而使针男人的针刺穿使枪女人的心脏,这样就变成了一个无头案,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凶手是谁,也不会有人查到他们血液里这种微乎其微的毒素。”

李修看着王明:“这是故事的结局是吧?”

他不再故作懦弱,提起胸膛,拉长脖子,让修清楚地看到他脖子上的痣:“这也就是你给我做的记号吧?”

李修神秘地微笑着,点点头:“算是记号,但也不算是。”

“没想到你不但是一个优秀的整容师,还精于毒药,没想到你闻到了毒药的味道。”王明问。

“你当时故意把番茄酱弄到明薇的身上,就是为了让我不要注意到吧。”李修看着他,“不过我也没想告诉他们就是了。而且我不但精于毒药,还精于别的东西。”

“你果然是个聪明人。”王明赞叹道。

“之所以毒药刚才才发作恐怕是复合毒?在水瓶上涂一种对人体无害的毒,又在自己身上下一种闻起来像消毒水也对自己无害的毒药,可谁想到,体内有第一种毒的人闻到第二种毒药的时候,会即刻毙命呢?”

“你当时没有喝水?”

“不,我喝了。”李修笑笑,“只是没有吃任何东西而已,毒沾在手里,却没有进入体内。”

“他们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一个天才,不但精于整容,甚至精于毒药,机关。”

“他们?你并不是主谋?他们是谁?”并没有否认王明的话,李修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他可不只单单精于这些。

“前几年我们请了成鹰以机关刺杀K国国王,没想到失败了,而这一次,成功了。”仿佛在酝酿着什么,王明停顿了一会,“这是几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天时地利人和,只需要K国国王一死,所有的计划都开始实行——你们口中的代替品,现在已经是K国真正的国王,他背后的势力已经在暗潮下将政权洗刷了一遍——当然,这些关于政治的事情和你们并没有关系,只是杀了真正国王的明薇,替现任国王整容的你,还有知道整件事情的成鹰就必须死。”

“所以呢?你想杀了我?”李修看了看他,他曾经检查过王明背上的伤口,那些都是真的被灼伤的痕迹,直到现在,王明的脸上都是苍白的。

如果两个人打斗起来,赢的绝对是李修。更何况,还有那个......

“那么你呢,你又打算怎么办?杀了我,然后拿着黄金逃出去?”王明指着黄金,使李修的注意力完全被黄金吸引。

黄金啊,为它如痴如醉的不只是成鹰,明薇,所有见到它的人都是一样的表情——贪婪。

而贪婪这种东西是最要命的。

李修一碰黄金表面,他的身体开始痉挛僵硬起来。

他虽然是个天才,却被黄金的美丽迷惑了眼睛,没有看到成鹰在黄金上做的一些小动作。

电流穿过李修的身体,使他迅速麻痹,僵硬——但却未必是快速的死亡。似乎没有预料这一切的发生,他瞪大了眼睛。

但是李修,却在笑,是的,确实在笑。

王明看着李修微微有些扭曲的笑容,突然觉得也许李修的死亡对他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可死亡,是无法阻止的。

当李修心脏停止的一瞬间,王明的身体也被炸成碎片。

血,染红了黄金光滑的表面,把奖励两字印的血红。

——李修说过精于机关,这个房子对他来说就像一个宝库一样,他可以拆除房间里的炸弹,当然,也可以把炸弹改造成遥控炸弹,再装进别的东西里做一些掩护,比如绑在王明手上的金属板。

而启动爆炸的装置,就是他的手表,当心脏停止的一瞬间,手表会向炸弹发送信号,产生的爆炸足以炸碎王明的身体。

这次,王明可没有这么好运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