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奇闻故事:你都如何回忆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最底线渣男
2021-02-13 08:00

0

“男人愚蠢、自私又多余,是这个世界的祸根。”

王小明盘坐矮桌之前,唇边浅浅的笑。前后左右,和他一样,都是长发及腰、白衣胜雪的翩翩公子。

勤学女士敲敲黑板:“继续念!”

于是佳公子们手捧黄卷,一起娇声念道:

“男人啊男人,你的名字就叫卑鄙。”

声如黄鹂。

这堂是思想品德课,他们会一直这样念下去,一直念到下课铃响。

1

其实王小明并没有见过真正的男人,谢天谢地,那种东西早就灭绝了。他对男人的渊博知识,全部来自学堂的历史课本。

正如他们方才一起念诵过的那些经典,那里面可是凝聚着先贤最高智慧。形象描绘出了“男人”,那样一种恶心又奇特的生物。

就跟野兽一样,男人体表备毛,肮脏恶臭。他们贪婪、粗鄙,吃饭吧嗒嘴、袜子反着穿,唯一擅长的事情就是欺凌女性。

他们甚至还会吐痰!这你能想象?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这些东西的智商相当低下。为了研究其脑容量,考古学家甚至要开发一套新的计量单位。那脑壳贫瘠的,除了买鞋、交配和看NBA,完全存储不下其他任何信息。

而在万恶的旧社会里,女性就被迫要跟这样的东西一对一生活,服侍他们终生,直至肝脑涂地,在悲伤和绝望中死去。

2

“真是太可怕了!”

读到这段儿的时候,一位佳公子忍不住轻呼。他脸色惨白,凭袖掩口。

“吓得人家小心肝砰砰砰直跳。”另外一位公子娇嗔。

学堂上人人花容失色,同学们都开始意识到:男人不仅可憎可怕,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王小明也跟着同学一道捧心蹙眉,他暗地里庆幸自己不是男人。

王小明和他身边那些佳公子历经千万代筛选和进化,早已脱胎换骨。他们是新时代的骄傲,有着荣耀的尊号——扶她。

顾名思义,就是要扶持女性,呵护她成长的意思。

3

思想品德课上讲述的内容真是太黑暗了,王小明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仪容课和美容课他浑浑噩噩,红绳上连续摔下来三次,气到勤学女士跳脚,敲断三根教鞭。

“您可是我们这一班最出众的学生,这眼看就要高考了,这种表现让老身怎么有脸出去见人!”

勤学女士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直揪自个儿头发。操室周围,佳公子们纷纷冲王小明摇头,脸上挂着促狭的笑。

就算是促狭的笑,他们依然笑得妖娆好看。

只可惜,都没有王小明好看。

4

好容易挨到放学,王小明恹恹步出书院。院门外人山人海,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地退开,让出条通道。通道的尽头是那熟悉的身影,王小明一头扑进那人怀中。

“你都不知道,人家今天受了好大的委屈!”

在那温暖的怀抱里,王小明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

“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哭。”

在众人羡慕的注视中,那人轻咳两声,温柔地拍拍王小明的头,一路扶他回家。

那是个女人,眼瞳乌黑明亮。她的名字叫嫣,是王小明的法定妻子。

书院门外的那些人,她们都是扶她的法定妻子,等着接各自老公,扶他放学回家。

在幸福的新时代里,只有扶她才上学。每天被勤学女士逼着,做那些无穷无尽的美容、瑜伽。

太好了,真是女性的大时代呢。

5

感谢大时代,学堂虽然辛苦,却是没有作业的。晚饭之后,王小明照例窝在沙发里追剧,任由老婆在家里穿梭。

嫣收拾了碗筷,又洗干净所有衣服。她跪在地上,把家里的每一寸地板都擦得光可鉴人。她甚至还为王小明磨好每一根指甲,沏了一杯红茶放在沙发旁。做完这些,她连大气都不喘一口就直奔书房。

王小明眼睛貌似盯着电视,其实他心里明白,嫣又找了一份网络兼职。为的是多赚点外快,给他买最好的护肤品。

“只要我家宝宝体面、漂亮,我就算累死也是值得。”

想起嫣曾经对他说过的话,王小明内心不由得泛起阵阵酸楚。他有句话藏在心里很久了,但是他一直不敢跟嫣讲。

王小明偷偷摸到书房门口,键盘上她纤弱手臂挥舞着,手速快到出现虚影。荧光屏前映出一张苍白消瘦的脸容,汗水滴滴滚落。

就连她咳嗽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屏幕,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老公就在身边。

王小明眼看着心爱的女人为他呕心沥血,却又无能为力。他心如刀割,偷偷叹了口气。

爱字怎么说出口?嫣是个残缺的女人,生下来就没有那方面的能力。

王小明回到沙发,继续看宫斗神剧。

6

人们都说,那场战争是由男人挑起的。

早在革新元年两千多年前,那个叫勾践的渣男就发起了第一波攻势,把“女子十五不嫁,其父母有罪 ”堂而皇之写进国法。

他之后的汉惠帝更是离谱,女子年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要交五倍人头税。

其后的黑历史简直无法让人直视,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法案被颁布,女人们只有默默承受。

唯一支撑她们走下去的动力,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女性的理想国。理想国里都是金发帅气的美男,他们谦恭有礼,事事女性优先,他们是希望和未来。

她们一直期盼到革新元年,期盼到理想国出台了那条“反堕胎法案”,她们终于承受不下去了。她们忽然明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金发美男。

在那个神圣的时刻,在那人的带领下,她们放下擀面杖,抄起了杀威棒。

那人唤醒天下所有受苦受难的女同胞,传授给她们最神奇的武功。

7

“震撼我妈。以后不会生孩子的。这种环境,别祸害下一代了。”

她们这样说着,引刀成一快,变成历史上第一批残缺的女人。

面对着这样的决绝,男人几乎是立刻就战败了。

道理很简单:

生不生孩子是女性的自由,不顺从的男人将没有后代。无论他们怎样顽固,他们的口号和思想最终都将随着不可阻挡的死亡而被历史遗忘。

王小明的先祖是聪明人,接受了女性想要的改造。作为历史上第一批扶她,华丽又漂亮的生存到了最后。

至于那些不肯妥协的钢铁直男?唔,他们孤独一生,抱着电脑和AJ球鞋灭绝。

完全不值得同情。

适者生存,无他。

那个拯救万千女性于水火的伟人,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时代的初代女王,被子民恭敬地称作维多利亚,意为胜利者。

因为战争需要,全天下的女人都成了残女,只有维多利亚一族依然可以生育,从此,全人类的兴亡便系于皇族一身。

维多利亚陛下文治武功、高风亮节,是全天下女人的爱豆和榜样。

她有一句名言:

“叫我女王大人!”

8

“你等下进宫的时候,一定不要叫陛下,要叫女王大人。”

6月22日,晴,王小明的高考成绩下来了。

不出意外的,他的姿容完美无暇,他的姿势海纳百川,他是本届状元。

王宫的使臣刚刚出门,家里一片凌乱,那是方才众人拥进来贺喜的证明。案几上,王廷的聘书,还有礼金,静静地躺在那里。案几旁,王小明和嫣两两相望。

嫣:“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红晕尚未褪去,衬在那苍白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美。她肩批金丝绶带,女王陛下亲自开光,上书四个大字:模范妻子。

培养出最优秀、颜值最高的老公,双手奉献给皇族,在这伟大的新时代,女人还能有比这更高的追求?

欢乐日,那欢乐就挂在若嫣的脸上,真实,童叟无欺。

“为什么要改口?我还是你的宝宝。”

王小明不欢乐,他眼眶红了,想要挤进嫣的怀里。可他向前迈出一步,嫣就立刻退后一步。有那么一瞬间,王小明似乎看到她眼中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在闪烁。

只是还没等他看仔细,嫣就低头,一阵猛烈的咳嗽。再抬起头的时候,她脸上的红晕更胜,却已经恢复起平常那种淡然的微笑。

“别闹,已经是大人了。进宫以后,可再不能这么没规矩。”

嫣笑得越灿烂,王小明看得就越心酸。他低顺了头,再说不出话来。

那天下午,当王小明走出家门的时候,他看到满街黑压压的人。街坊、邻居,还有那些看热闹的人,全部都是些残缺的女人。残缺的女人们踮脚扶肩,想要一睹扶她芳容,那种兴奋和激动,持戟守卫都有点控制不住局面了。

“刚才跟贵人说过的那些,贵人都记下了吧?宫里的规矩很严,纵然是本届头名,也不能任性。”

王小明身旁,使臣一边催促他上车,一边千叮咛万嘱咐。

使臣到底说了些什么,王小明其实只记住了“要叫女王大人”那一句。他神情恍惚,恍惚中他仿佛听到身后有女人在剧烈咳嗽。莫非是嫣?他拼命想要转身,然而他四肢纤细,反抗是那样的柔弱,被持戟守卫裹着上了花车。

车门即将关闭的瞬间,王小明听到有人在车外赞叹。

“那模样,那身材,我好了。

9

首席扶她弃宫出逃的消息就像野火,瞬间燃遍整个王国。

王城上下实行了宵禁,就算是白天,街面上也有王宫守卫来回巡查。坊间纷纷传闻,说七公主未及大婚,状元郎就莫名奇妙失了踪。女王陛下震怒,王宫卫士倾巢而出见扶她就抓,甚至有几个未及成年的也遭了秧。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蠢货?七公主势力最强,将来甚至有机会问鼎女王宝座。现成的第一男宠,他居然不乐意?”

小酒馆里,一个码头工人喝到醉醺醺的,她满脸的无法理解。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吸引人。作为一个天阉的女人,就好像史书中那些后阉的太监,对这种两性新闻最是贪馋。

她的闺蜜是个屠户,皮围裙上厚厚的血迹,蜜酒也喝到八九分了。她抽出嘴角大雪茄,一脸神秘:

“我也是听人讲的啊,据说那状元是返祖,他不是一般的扶她,而是......”

“你是说,男——”

只听哐当的一声,酒馆门被一脚踹开,两个身穿金甲的士兵走了进来。她们铁戟往地上“Duang”地一杵,威严地扫视众人。

这边说八卦的姐妹淘慌忙闭了嘴,低下头去,再不敢提那个禁忌的词汇。

10

荒郊野岭,荆棘丛生,王小明慌不择路。出城后,他连续奔逃了一夜一天,腿脚早已没有了知觉,完全是机械式地挪动。

“放我下来吧,不然,我们都跑不了。”

王小明怀里,嫣勉强说完这句话,断断续续地又是一阵咳嗽。

“你别说话,我还行。”

王小明眼看前方只管走路,他不敢低头,怕一低头就看到嫣嘴角的鲜血。

他勉力爬上一座土坡,站在那坡顶他停下来喘了几口气。他转身望向王城的方向,眼中满是恐惧。

“把我丢在这里吧。带着我,我们两个都逃不掉。”

嫣明白王小明惧怕的是什么。黑甲军,王国最强大的武士集团。她们长于追踪,战无不胜,她们是现实中活生生的死神。

“都说了你别说话。”

王小明重新鼓起力气,他的肢体都已经僵硬,无法弯曲,他就那样一步一步,朝山坡下那片绿色走去。

那是一片森林,无比茂密。

“再坚持一下,过了那片森林,我们就安全了。”

“你这又是何苦......”

在王小明怀里,嫣微弱地颤抖着,

“生为女子,天命薄凉。能和你相遇,我,我知足了。”

说到最后,嫣的声音也开始颤抖,王小明终于忍不住低头看去。他怀中的女人干瘦枯槁,形同朽木。九九六之外再加六六九,早已榨干她生命中的最后一滴血肉。

王小明抬起头来,他的眼中满是热泪。他不明白,为什么万恶之源已经被消灭,女人的生活却还是如此艰难。

11

“你别担心,看到那片森林了吗?我在学堂曾经听说过,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大精灵。大精灵无所不能,他们爱我们,关心我们。我们的一切都是大精灵的恩赐。”

“我们去找大精灵,他们会赐给你健全的身体。我们会生一大堆小宝宝。我们会有一个家......”

王小明双眼茫然,他既像是在跟嫣说话,又像是自语。

怀中女子的躯体已经冰冷,他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

胸甲侧面破了老大一个洞,王小明每走一步,鲜血就从洞里涌出,他也像是完全感觉不到。

“我有句话......藏心里很久了,不敢跟你讲。”

无人回答。

王小明消失在森林深处。

12

小区里,正值傍晚,借着凉风,人们纷纷出来散步。踢球的孩子,说笑的大人。草坪上,一只柯基扑闪扑闪地欢跳着。不远处,它的女主人怒吼“宝宝、宝宝”,完全追不上它。

在这一片热闹中,有一个小男孩儿特别安静。他默默蹲草坪边上,双手托着大脑袋,盯着水泥地板出神。

“王小明哥哥,你在看什么呢?”怯生生的声音。

王小明抬头,那是一个扎双马尾的小女孩儿,眼瞳乌黑又明亮。

她的名字叫嫣,是住楼上的邻居,他的青梅竹马。

王小明低下头,他指了指地板:“快看,这边有两只蚂蚁,一只钳着一只。”

嫣蹲到了王小明的身边,两个小孩子头顶着头,她眼睛睁得老大:“真的!它们是不是在打架呀?”

王小明摇了摇头:“不知道。那只带翅膀的是公蚂蚁,刚才还能动呢。它衔着那只工蚁,爬到我面前,晃了两晃,然后就不动了。”

气氛有些黯淡,两个小孩沉默了一会儿。嫣忽然一拍手,跳了起来,“王小明哥哥,咱们去玩捉迷藏吧!”

于是两个孩子欢腾着跑开了。

落日余晖温暖,谢天谢地,现在的一切都很美好。

没人知道这两只蚂蚁之间发生过什么,没人在乎。

大精灵不需要关心蝼蚁身上发生的故事,大精灵有自己的事情要操心。

那些事情很快就会发生。

你都如何回蚁窝?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