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冤冤相报此时止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夕轻雷落万丝
2021-02-13 19:00

灵王历十四年,青州大地民不聊生,时有妖兽袭击村庄城池的消息传出,闹得人心惶惶,不少百姓都携带家眷出逃到其他州。

面容俊秀但青丝已变白的仙鹤道人正飞驰在天上与师弟交谈着,一身青色道袍,道袍左胸处绣有一片云朵,背后负着一把简朴的竹藤剑,道袍袖摆随风而动,颇有一番仙气飘飘之感。

如果有修行者在此就可以认出,胸前绣着一片云朵的就是近三百年来修行界可称龙首的云宗标志,而这仙鹤道人正是云宗近几十年来最优秀的弟子,也是年轻一代最先晋入金丹境的人。

......

青州飞云县临溪村,此刻正血流成河,村民们双眼通红,眼神暴虐,对眼前看得见的人疯狂攻击着,不管是妻子,兄弟,父子,皆如此。

谁能想到,半个时辰之前的临溪村,正举办着喜宴,是村长家的次子迎娶村中铁匠的女儿小翠,对于这对新人,村民们喜闻乐见,看着他们长大,看着他们喜结连理,那种感觉确实让人愉悦。

“村长,铁匠哥,恭喜恭喜啊。”村民们洋溢着笑脸相继过来敬酒。突然,一道阴测测声音响起“嘿嘿,挺开心的嘛,有喜事怎么不叫上我?”,阴影处,脚步声慢慢响起,随后,声音的主人出现,竟是一只狐狸。

村民们的表情变得惊恐,“啊,会讲话,是妖兽!”“是妖兽,快跑啊。”

现场顿时混乱了起来,门口被妖兽挡着,众人没有去路,只能往平日里威望较高的村长身后跑。

村长在狐狸露出身形时,也是极为惊恐,然而村民们都跑到身后去了。

只能硬着头皮向前一步,拱手道“这位...妖兽大人,今日是老朽次子喜宴,不知什么地方冲撞了大人,若是大人欲赴宴,还请入座高位。”随后默声等待对方发言,村民们此刻也不敢出声。

“本座青云狐,嘿嘿,看来你们都忘记了啊。还记得三十年前飞云岭的事情吗?”

三十年前?飞云岭?村民们面面相觑,纷纷对视,未曾想到三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只有村长,低头不语,似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忽然猛的一抬头说道:“三十年前,飞云岭,难道你是那只狐狸?”

思绪回到三十年前,此时的村长还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正跟着村中长辈及壮年前去飞云岭打猎,以求猎些猛兽皮毛拿去城里换些过冬的必备品。

行走在飞云岭的山路上,周边平日里青翠的大树也裹上了银装,寒风时不时吹过,总叫人打得一寒颤。

瞧,那有一只狐狸,一壮年惊喜的指向远处,众人望去,确实是一只狐狸,纯白的色泽,柔顺的皮毛,唯有额头有一点青色,众人此刻的想法是,要发了,狐狸的皮毛往往是城中富商大贾最喜欢的,能卖出不少价钱。“小声点,别惊扰了,凑上前瞄准就搭箭射。”

丰富的猎手出言道。

咻,箭声响起,那只狐狸毫无察觉下便被射中,急促的尖叫声响起,同时急速向后逃窜,众人追逐了一段距离后,在一处树洞前看到了那只狐狸,因流血过多,此刻已奄奄一息。

狐狸眼神不舍的望向树洞里,稍后便转身呲牙看向众人,但对峙了一会,突然前脚抬起像一个人跪地求饶般向众人拜下,村民们感觉有些悚然,一只狐狸竟有如此灵性。“快快快,把它杀了带走,这地有点让人害怕。”随后不顾狐狸求饶,将之杀死便迅速带走离开。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事,树洞中有一只小狐狸正望着他们,眼神中充满了恨意,但是它没有出去,刚才母狐狸的眼神告诉它“不要出来,走。”

小狐狸怀揣着恨意远走修行,便有了三十年后的这一幕。

“我不是那只狐狸,那是我的母亲,如果不是我的母亲刚生下我比较虚弱,你们早就死了。现在,我来报仇了。”

青云狐露出即将大仇得报的快意。

“大人,当年的事的确是我们的错,我...”

未等村长说完,青云狐就眼睛一亮,直接蛊惑众人互相残杀,众人的眼睛开始变得通红,气息暴虐了起来,对眼前的人发动攻击,嘴咬,手抓,脚踢,农具利器交叉,现场顿时变得血腥,血液开始汇聚成流,半刻钟过后,近两百的村民,还站立着的所剩无几,站立的也满身伤残,看着活不久了。

“孽畜,竟敢在此害人!”

远处两道身影正急速飞来,正是仙鹤道人师兄弟,在远处感应到妖兽的气息后便快速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看到现场血流成河,村民死伤殆尽,道人变得怒发冲冠,拔出青藤剑便刺向青云狐,剑光闪烁间分化出十六道影子,正是云宗的轻云十六剑,虚虚实实分不出哪把才是真的,十米距离眨眼便至,锵,青云狐的尖爪对上青藤剑,将十六道剑影纷纷当下,只是爪尖有少许血迹流出。

“嘿,我当是谁,原来是云宗的仙鹤道长,怎么,觉得我残忍?你怎么不问问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休得狡辩,我只看到你在这屠戮无辜百姓,师弟,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我来将这妖孽降服。”跟师弟交代后,道人欺身再上,与青云狐再度交战。

“你这道人,当我好欺负?”

同为金丹境,虽然仙鹤道人要强出少许,但是妖兽的体魄往往比较强大,所以双方都打得有往有来。半刻钟后,青云狐大仇得报之后,便渐渐失去了斗争之心,不再想跟道人纠缠,付出了半截尾巴的代价,逃走了。

“师兄,这里还有一个小孩幸存。”听到师弟的声音,本欲继续追击的的道人停了下来,回头望去,院里角落有几口水缸,其中一口正露出个小脑袋。

他叫渁聿,是铁匠的小儿子,刚满九岁,本来乡村之地的名字都是比较粗浅,这个名字是铁匠去城里送货时路过私塾,听见夫子在朗诵,便觉得好听就记了下来,回到村里请村长写出来作为儿子的名字。

妖兽刚来袭的时候,铁匠就立马将他藏在这个空的水缸里,刚好被众人挡住,气息交杂下,哪怕是青云狐也没有发觉。被父亲叮嘱不准发出声音,所以即使后来村民被蛊惑发狂互相残杀,也只能捂着嘴巴,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直到后来青云狐逃走,周围安静了下来,道人师弟出声,才敢探出头来看看。

方才探出头,便发现周围都是血和残肢,往日里熟悉的村里的长辈们,小伙伴们都躺在了地上,懵了一会,“爹,姐姐,你们在哪里?”手忙脚乱地爬出水缸,跌跌撞撞地寻找着。

嚎啕大哭着,每过一个村民身边都要确认一下,慢慢地进入了屋里,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父亲和姐姐,连忙跑过去,跪坐在他们身旁,手指慢慢伸出,但又不敢去触碰,颤抖着,终于碰着了,只是,再没有人回应他,双眼渐渐无神,眼泪再一次汹涌而出,跪坐在地上,牵着父亲的手,嘴里呢喃着“爹,姐姐...”

院外,仙鹤道人师兄弟看着这一幕,心里也不好受,“师弟,你说我们要是早点到该有多好。”

“师兄,我们尽力了,现在这里只剩下这个小孩了,我们要怎么安置他,是送到城里还是...”

“这些稍后再想吧,先把村民们入土为安吧。”

之后的一天里,渁聿双眼失神地跟着道人师兄弟把村民们安葬在了一起,自己父亲跟姐姐在旁边另外安葬,亲手挖出的坟墓。小溪旁,就这样立起了两座坟墓,碑上分别写着临溪村村民之墓和闫家之父姐之墓,儿渁聿立。

祭拜过后,站在坟前,师弟小声问“师兄,该想想怎么安置他了吧?”

仙鹤道人点头道“嗯,我有打算了。”

随后上前一步对渁聿道“孩子,现在你也没有去处,这一天里我也看过你的根骨,你,跟我去修行如何。”

渁聿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是谁,但是救了自己又帮自己将村民亲人入土,对他们极为感激,遂转身对他们躬身,抬头后道“感谢道长们的救命之恩以及帮助,我愿意跟随道长修行,只是不知道这修行是什么意思?”

“好,好,你愿意就好。修行?修行往小了说是一种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方式,往大了说是一种感悟自然,体悟天心的得道之举,重要的是,修行,能帮你报仇,不过,那需要你修行到一定高度才行。”

听到这句话,渁聿的眼神猛的亮起,这一天里,缅怀着亲人的同时又对青云狐有着强烈恨意,听到有报仇的希望,突然就有了精神支柱。

“师兄,你这...”

“师弟不必多言,我这是给他一个目标和关隘,现在他的状态若是不给一个目标,恐怕没有修行的动力,而且只要跨过这个关隘,日后的成就怕是会超过你我。”

“师兄你对他的期待这么高,算了,既然你有打算我就不多言了,走吧,该回宗了。”

“孩子,走吧,我这就带你回宗,回去后再行拜师礼吧。”

“是。”渁聿应道,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父亲和姐姐的坟墓,心里想“我会回来的,带着仇人祭拜你们,爹,姐姐...”

......

云州,青州相邻之地,也是云宗坐落所在,传闻云州很久以前不是这个名字,是在云宗来此打下根基,并举世闻名后人们口口相传后形成的,后来,人们也就忘记原本的州名是什么了。

云州中心之地,一片高耸的山脉延绵,稍有几座突出的,云层也只是在半山腰而已,苍翠点缀其中,在山顶看,仿佛天空也被拉低许多,叫人不得不赞叹一句鬼斧天工。

云宗便是坐落在这片奇景中,无设有大门,只是在一处山顶较为平整的山设立入口登记,登记好后,往后飞少许路程。伴着清晨的阳光,迷雾绕青松,露水还圆润的躺在叶尖,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淡淡的金黄色,仙鹤翱翔于山间,麋鹿饮水于山林,飞禽走兽安详清净。

早起修行的弟子们遍布各处,杂役们则打扫着坐落在各处的屋舍,青砖红瓦花院墙,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一处广场上,云宗长老们正在讲解功法修行,时不时回答弟子的问题,而身前的弟子们也都在认真听着,望去整个云宗,仿佛有看不见的仙道氤氲之气升起,仙道大宗的气势扑面而来。

被仙鹤道人带着飞入门内后,渁聿便看见这一幕,而仙鹤道人也在空中停顿了一会,让他有时间反应过来,“走吧,我先带你去事务堂登记,之后再去住处,明天开始拜师。”

“是。”

次日,收到消息的长老们基本都过来观礼,晋升金丹境后就自动成为长老,加上仙鹤道人较为年轻,天赋较强,所以许多长老都给足面子,旁边也还有一些长老弟子和杰出弟子在观礼。

“来,孩子,我们的拜师礼没有那么复杂,磕三个头,敬一杯茶喊声师傅就可以了。”

仙鹤道人对渁聿说道。

渁聿闻言,走到坐在高位的仙鹤道人身前,跪下响亮的磕了三个头,从旁边弟子手里接过一杯茶,敬给仙鹤道人道人,并说道“师傅,请喝茶。”

“哈哈哈,好,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第一个弟子了。”

“恭喜仙鹤长老喜收高徒。”

“恭喜...”

“...”

“好,多谢各位。”

众人散去之后,仙鹤道人找到渁聿,给了他一个玉佩和一本功法,道“徒儿,这玉佩是给你防身用的,可挡金丹境全力一击,这是我们云宗必修的基础功法云诀,听你说你会认字,那你就先修行,有不懂的可以随时问我。”

“好,多谢师傅。”

是夜,住处内,看着手上的两样东西,渁聿双眼失神,最近几天发生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对于一个成年人也难以接受,何况是一个九岁小孩,许久之后,回过神来的渁聿将玉佩带上,翻开功法。

“本门云诀重轻灵深厚,极为适合给入门者修行,共分为十二层,达到十层者即可晋入筑基境,后两层,非天赋决绝之辈难以修成,但修成后将会比境界的人更为强大...”

山中修行无岁月,现在已是两年后,渁聿十一岁,云诀已修行到第十二层圆满,连仙鹤道人也没有想到,渁聿的修行天赋能这么高,想当年自己修完十二层都花了近五年时间,不过这是好事,近日仙鹤道人走在宗内总听到门内弟子和长老的夸奖,就对这个弟子更满意了。

渁聿此时正在住处内突破境界,只要在丹田内形成一道气旋,就可以称之为筑基境了,常人的气旋一般为巴掌大小,而根据云诀描述,修成十二层后再突破的气旋可堪磨盘大小。

轰,仿佛一道门被轰开的声音,渁聿晋入了筑基境,周身灵气一空,甚至连住处周围十米范围的灵气也都吸收了,只是内视着气旋大小有所不解“不是说磨盘大小吗,我怎么感觉这快跟我房子一样大了?”

当听到渁聿的说法后,仙鹤道人睁大眼睛,有所惊骇又惊喜道“房...房子大小?哈哈哈,我徒儿果然是天纵之才,不过徒儿这件事我们两人知道就好,以后对外说法就是你的气旋是磨盘大小,明白吗?”

“是,师傅。”渁聿也明白师傅的担心,自从遭遇灾难后,渁聿心智成熟了不少。

“嗯,你也到筑基境了,去选了后续功法和一门技法后就可以出去闯荡闯荡了。”

藏书阁,仙鹤道人带着渁聿在挑选着功法,筑基及之后功法较多,可要挑选一番。

“你的气旋如此特别,应该挑选一部强大的功法才对,我看看啊,这部云海诀怎么样,修成之后内气会比寻常的功法更厚重,也更大威力。好像也还平常了一点,看看这部星云诀,据传是祖师爷流传下来的强横功法,少有人修成,不过修成的人都比较强大,我们的上代宗主好像就是修炼这部功法,成为当时修行界同境界第一人,而且包含了筑基,通灵,金丹,元婴四个境界...”

“师傅,就这部吧。”看着师傅还想再挑选挑选的表情,渁聿连忙说道。

“好吧,那就这部,再给你选两门技法,你想用什么武器。”

”刀,我比较喜欢刀。”回想着平日里师兄们修炼技法时的场景,众多兵器之中,就一眼喜欢上了刀,不过不到师傅要求不到筑基境不修技法,就暂时记了下来,现在有机会,当然要选择刀法。

“刀?那我给你选这拔刀术和火刀诀吧,一个打基础一个威力大。”

又过去了半年,已经将拔刀术和火刀诀修炼刀熟练程度的渁聿正在院中演练着,师傅在旁边指点。

许久过去了,“好了,停下来,你现在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接下来可以出去历练一番。”

站在入口登记处的山顶,渁聿有点懵,咋这么快就被赶出来历练历练了。

收拾收拾心情,坐上宗内进出飞行妖兽,往宗门外离去,要到金丹境沟通天地才有飞行的能力,他可还不会飞。

...

此后几年,修行界渐渐有个名号传遍,称号为云刀的云宗弟子四处疯狂挑战同境界者,偏偏还十分强大,同境界者往往一刀就败了,只有少数较强的能称个十几招,所以这人背地里又被人称之为疯刀。

一开始此人还只是挑战筑基期的人,没想到过了两年竟然开始挑战通灵境的人,也是无一败绩,连通灵境的人也开始人人自危,怕这疯刀找上门。

不过也有流言,说这云刀行走天下时,常常斩杀作恶多端的妖兽,救了不少百姓,因此不少人感激他,更有甚者在家中立为之长生牌。

此人就是当初下山历练的渁聿,“现在已是下山的第五年了,我也到了通灵圆满,该回去准备突破金丹境了。”

现已十六岁的他身形挺拔面容俊秀,以前的稚嫩现在基本消失,留下的唯有坚毅,这几年不仅境界强大了,心灵经过多次洗礼变得通透起来,意志也得到了磨练。

“啧啧,徒儿你这变化有点大啊,这些年过得怎样?”仙鹤道人围着渁聿走了几圈后说道。

“回师傅,徒儿这些年过得还行,就是极为想念师傅,所以这到了通灵圆满,就迫不及待的回来找您了。”渁聿眼神狡黠道。

“哈哈,不错不错,还懂得哄师傅,你应该也累了,先去休息,我这就为你准备晋升的事宜。”

一月后,云宗内专门用于突破的灵峰内,渁聿正在将体内的气旋压缩,压缩到极致后就会凝聚成一个球体,到那时也就突破了。

渁聿现已几乎压缩到极致了,自从修行星云诀后,渁聿体内的内气就慢慢变为了紫色,也更为厚重,威力极大,就连气旋大小,也在这五年扩张到了一座小山般大小,远远超过同境界者,所以才能在修行界闯下赫赫威名。

时间缓缓流逝,轰隆,仿佛地震一般的声音响起,渁聿体内的气旋凝聚成了一颗紫色的球体,在慢慢旋转着,看着就像天上的太阳和月亮,而此时灵峰外界包括整个云宗,所有的云层的变成了紫色,缓缓旋转着,映照得山峰也变了颜色,还有一股股威压传来,境界低的弟子几乎站立不稳,还好长老们反应过来帮着抵挡。

“这是...金丹异象,范围怎么这么宽广强大。”

“对啊,当年的仙鹤师弟也没有这么强大的异象,这是谁晋升了?”

“近期好像只有仙鹤师弟的弟子,那个叫渁聿的要突破。”

“渁聿?听说这几年在外界闯出诺大名声,弘扬了我们宗门,连带着有许多人想要加入我们宗门。”

“真是妖孽啊,他师傅挺妖孽的了,没想到他更妖孽,应该是我们宗门历史上最早突破金丹境的人吧。”

“可能不只我们宗门,而是整个修行界。”

“...”

灵王历二十一年,云宗天才渁聿突破至金丹境,打破了整个修行界的历史记录。

又二年,此时的渁聿不仅稳定了境界,还突破到了金丹境中期,在金丹境也不算弱了,便找到仙鹤道人,言道“师傅,我想去找青云狐,还请师傅同意。”

“你,哎,本想等你金丹后期再让你去报仇,不过现在也行了,你的根基远比普通修行者强大,现在一般的金丹后期都打不过你,去吧,青云狐现在就在青州子余县,记住,性命重要,打不过就逃,慢慢修炼总有报仇的日子。”

“多谢师傅,我去了。”

...

青州子余县,青云狐自从当年报仇后,失去争斗之心,便藏在了这里的一处山脉潜心修行,只是没有修行资源,进展并不大,也只是勉强修行到金丹中期。

“谁?”正在修行中的青云狐抬头望着洞外。

“你可让我好找啊,青云狐。”渁聿道。

望着此人,感觉很陌生,确定并不认识此人,但从身上传来的威压,明显要比自己强大,因此忌惮道“阁下是谁?我想我并不认识阁下。”

“你确实不认识我,但我说出一个名字你就知道了,临溪村。”

青云狐闻言脸色大变,当年那个村子的人应该都死光了啊,除了那两个道人就难道还有其他人?

“不用解释,到我亲人坟前再解释吧。”

拔刀出鞘,拔刀术,只见一道紫光闪过,青云狐就被击倒在地,胸前一道伤口翻出,鲜血不止,昏迷在地。

“没想到这么弱啊,还以为要废一番力气。”

将青云狐的伤口止血,免得还没到地方就死了。

临溪村小溪旁,两座坟墓依旧伫立在这里,只是多了许多杂草,一番清理后,干净了许多,墓碑也显露出来,这是渁聿离开后第一次回来。

对着父亲和姐姐的坟墓跪拜而下,“爹,姐姐,我把凶手抓来了,终于可以替你们报仇了。”

对着青云狐再割了一刀,把青云狐疼的醒了过来,望望周围,“这里是...临溪村?”

“对,这里就是临溪村,当年你杀害的村民就在这里,而这,是我父亲和姐姐的坟墓。”

渁聿指着坟墓说道。

“这...当年的事情事出有因,是你们先将我的母亲杀害,我才会来找你们报仇,难道只准你们杀我,不准我杀你们?”

说着还用神识投影出脑海中的记忆,正是当年的种种。

看着这一幕,渁聿沉默不语,心里变得复杂起来,这些年的历练经历,让自己拥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才能练就通透的心灵。

而眼前的这一幕,一边是杀害亲人之仇,一边是通透心灵的准则,越思考就越陷越深,竟渐渐迸发出心魔,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混乱起来,而一旁的青云狐看到这一幕,感觉机会来了,竟发出了全力一击攻向渁聿。

陷入心魔状态下的渁聿对外界的感知极差,受了这一击,吐血倒飞,但这一下,反倒是将他打醒,也渐渐明悟。

轰,仿佛是一扇门倒下的声音,渁聿竟突破了心魔关隘,瞬间晋升到了金丹后期,身上的伤势也好转许多。

“哼,兽性难改,你说得不错,的确是事出有因,但我却不能不报仇,冤冤相报此时止,我只要将你的修为废了,清除你的记忆,就算不杀你也同样算报仇了。”

而此时青云狐想逃也逃不了了,再次被抓住后被废掉了修为以及清除了记忆,随后便被丢入了对面山林,在有着胸前伤势下,一只普通的狐狸又能在山林里生存多久,要知道,山林里可不止有大虫,还有毒蛇及饿狼等。

转身望向坟墓,轻声道“爹,姐姐,长辈们,你们的仇,我报了,你们可以安息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说完这句话后,渁聿仿佛看到坟墓上方父亲,姐姐,村民长辈们的身影,在对着自己点点头后就消散了。

...

多年以后,渁聿辞去宗门的长老职务,在临溪村定居了下来,只是会时不时回去宗门跟师傅和师兄师弟们相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