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皈依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常乐
2021-02-13 21:00

(一)

取得真经后,我去了趟女儿国。

彼时我隐匿身形去了子母河东边的那个小山坡,不出我所料,她依然站在那里,穿着件红色镶边的百花襦裙,头上是那支点翠鎏金凤钗,她的容颜已不复当年貌美,可我仍是看到了她曾经的样子。

我站在离她十步左右的地方,看着她从白天等到黑夜,然后在国师的搀扶下默默离开。

佛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念这话念了许多年,却仍是不得其法,大抵是内心仍旧有所牵挂,可时至如今,我不得不承认,前尘种种因果虚妄,已到了必须了结的时候。

她必须忘了我。

(二)

那年我前往西天取经,途径一个女儿国,这个国家没有男儿,女子生育只需喝子母河水就可以生下女婴,可想而知我们师徒四人来到城中是何等场面。

觐见国王是件大事,我们沐浴焚香后被侍者带入了王宫。摇曳的珠帘掩映在层层叠叠的烛光中,隐约只能看见其中模糊的人影,想来便是这女儿国国王了。我低头,倾身道:“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途径贵国,特来觐见。”

耳边传来珠帘碰撞的声响,我一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波光流转的眼睛,她看着我,嘴角慢慢攒出一点笑意,发间的点翠鎏金凤钗映的整个人熠熠生辉,乌丝云鬓,明眸皓齿。那一刻,我突然有种莫名的归属感,仿佛我这一生注定要遇见一个人,而这个人此时此刻就站在我面前。

我看着她的眼睛,一时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能垂下眸子不敢再看她,楞楞地听着一旁的国师寒暄。等我回过神时,她似是已经退回到了珠帘内,国师在一旁状作不经意地说:“若是大唐御弟能与我王结合,想来也是极好的一桩喜事,不知……”我看着腕上的檀木佛珠,朝国师微微躬身,然后我听见自己说:“修佛之人,不应有此心。”

门外的侍者引我们前去驿站休息,说是路途遥远,暂歇几日也无妨,至于通关文牒,过几日再谈也不迟。

悟空看向我,我没说话,默认了这个决定,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所谓路途遥远从来都阻不了我求取真经的决心,真正阻我的是我的贪恋,我只想再多见她几眼。

(三)

歇息的几日她时常会召我入宫。

天气晴朗时,她会拉我在花园里赏花,她似乎很喜欢花朵,甚至知道它们该如何养护,“芍药要干湿得宜,需要时时留意着,菊花则不同,最好是盆土干了再施水,这样开出来的花朵才最茂盛。”她时常一边跟我说着类似的养花经验,一边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开始自顾自地傻笑起来,一点也没有一个女王的样子。

她说:“玄奘喊着有些老气,我喊你阿玄好不好?”

她说:“阿玄你去过那么多地方,你最喜欢的是哪儿啊?”

她说:“阿玄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你能不能一直留下来陪我?”

……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笑的天真烂漫,整个人立在阳光中,好像融汇了这红尘世间所有的美好,而我能做的只是垂眸不语,然后在心中默念着佛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佛经中有无上智慧,可救世间诸苦,我自小熟读,却偏偏不知道该如何放下这缕本不应该存在的情愫。

(四)

我们在女儿国逗留了七日,这七日里我几乎日日都会前往王宫陪她赏花品茶。她跟我说了许多事,比如她幼年时曾和不少同龄的小孩子打闹,导致后来她们都不敢相信小时候那个小霸王有一天竟会成为女王;再比如她知道国师心里有一个单纯干净的少年郎,因为国师睡着了后会喊那个男人的名字……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

她似乎非常热衷于向我倾诉她所经历过的一切,因此绝大部分时候我只需要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便好。

她尽力向我展示这红尘的诸多面貌,我知晓她对我的情意,可我不能回应。

那天她邀我同上步辇,“阿玄,你陪我一起坐吧。”我看着身边侍者好奇又惊讶的表情,心下了然。腕上的佛珠在夕阳下散发着温润的光,我双掌合十,微微躬身道:“女王独自乘辇就好,贫僧步行惯了,并不碍事。”我微低着头,只能看见面前的人的脚步似是定住了,随后我听见她命侍者们都离开。

“阿玄”她开口,声音是我从未听过的沙哑,“明日傍晚,我在子母河东边的山坡上等你。”繁复的红色裙边从我身旁经过,带起一阵窸窣的声响,我抬起头,只看见满目斜阳。

(五)

过往回忆总是令人感伤,如今我已取得真经修成正果,可那日面见佛祖之时,他对我说我红尘未尽,只有真正放下才是皈依。

我去找悟空,如今的斗战胜佛,他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师父,她还在等你。”

于是我来找她。

我看着她在那个小山坡上等了一天,从白天等到黑夜,从满头青丝到早生白发,一如我离开后的那些年。

我知道,这是我们的劫。

我在她的寝殿内显出身形,她看着我,却是前所未有的冷静。

“你来了?”

“是。”

……

“当年,你为什么没有来?”她定定地看着我,从前眸光流转的眼睛寂静无波,我垂眸不语。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在一起,就听见她说:“阿玄,你走吧。”她慢慢地转过身,直到我们再也不会相见。

我不知道这个结局是好是坏,可这一刻我无比清晰地意识到,我这一生,可能永远都无法得到真正的皈依了。

(六)

我是孙悟空,今日是三千年一次的蟠桃大会,许久不见,八戒、悟净他们都来了,除了师父。

关于当年那场赴约我是知道的。

那天早晨国师给了我们通关文牒,可师父说他想再等等,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我知道师父内心的矛盾与纠结,所以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命运弄人,那天下午师父被一个蝎子精掳走了,我救到他时已经到了第二天,师父知道时间后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许久,出来时他说:“罢了,我们上路吧。”

取得真经后师父过来找我,他说自己参不透佛法,还说自己红尘未尽,不得皈依,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所以师父去找了她。

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只是从那之后,我便再没见过师父,八戒他们也一样。

罢了,缘来缘散,终究是命运弄人。

(七)

“诶,你知道吗?百花仙子历劫归来了?”

“这谁不知道啊,百花仙子貌美巧手,昔日这天宫中的花草都是由她一人打理的呢。”

“听说当年她好像是因为私折了金蝉子的一株仙草才被贬下凡的来着,也是可怜!”

“都是因果罢了,如今人间劫难已过,也该是重皈天门了。”

……

偿尽前尘因果报应,渡得现世情劫磨难,然后放下——方为皈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