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执手阑珊处

作者:丹玛
2021-02-14 19:00

1.

新年音乐会排练结束的时候,门外淅淅沥沥的小雨终于停了。小狸收好小提琴,准备回家。

里昂的冬天不算冷,小狸来到这座城市一年多,渐渐习惯了这里的多雨气候。这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如同她自己。它有着几百条穿街小巷,建筑物上有精美的壁画,小巷中有随性的涂鸦⋯⋯小狸喜欢这座充满着文艺复兴气质的老城市。

一年前,刚刚结束一段感情的小狸被父亲送到法国这座城市。她以Gmat七百分的成绩、通过SAl面试,考取了法国里昂商学院的MlM。自从和柯宋分手之后,小狸决心做回自己。她把一切悲伤化为学习的动力。父亲说,在这里,一切可以重来。

在里昂商学院,除了学业小狸感觉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法国女孩伊娃和英国女孩艾拉。在异国他乡,友情可以温暖她的心。

那天刚走出排练室,一眼便看到伊娃和艾拉,当然还有整天跟艾拉形影不离的彼得。认识艾拉和彼得的朋友都知道,他们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

看见小狸,艾拉兴奋地朝她招招手:“小狸。”伊娃走到她面前轻轻拥抱了一下,然后把小提琴接过去。

“小狸,今天排练顺利吗?”彼得问,“我们很期待你的演奏。”

“我希望音乐会上的表现不要太糟糕。”小狸微笑着说地对彼得说。她从小被母亲迫练习小提琴,在国内,她的小提琴早已经考过十级。虽然没有成为专业小提琴演奏家,偶尔上台表演一下还是不成问题的。

几个人一起到咖啡馆小憩一会,便各自散去。艾拉和彼得约了同学去博物馆,小狸和伊娃去老城区逛街。

小狸和伊娃走在著名Bellecour广场,看到一些穿着打扮很潮的孩子,伊娃告诉她,这些孩子大多是阿拉伯与亚籍,近年来移民法国的阿拉伯人不少。伊娃开玩笑地说:“我真担心这样下去法国就要变成穆斯林的世界了。”

里昂的河边,总有许多人坐在岸边聊天,喝酒。去年秋天,小狸的大部分时间也是一个人素面朝天地坐在这里发呆。自从来到里昂,她基本和国内的朋友断了联系,包括柯宋。小狸想,那个男人和他的新女友米雅大概已经结婚生子。狐狸王子终于如愿以偿地娶了他的公主。

伊娃带着小狸走进老城的穿街小巷,两个人打算穿过这些横七竖八地散布在老城区的如同迷宫一般的小巷到对面的泰诺广场。

这是小狸第一次来到老城区,兴致勃勃的她拿着手机一路拍照并且乐在其中。当小狸发现自己走在一条三米多长的通道上,那里只有几处昏暗的灯光照明时,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迷路了。而伊娃早已不知所踪。

于是小狸惊慌失措地拨打了伊娃的电话,伊娃在电话里心急如焚地问:“小狸,你快告诉我你在哪里?”原来,伊娃已经穿过小巷准备到达老城区中心的泰诺广场。

小狸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时间无法准确告诉伊娃自己所在的位置。伊娃担心地说:“小狸,你看周围有人吗?你可以问一下路过的人怎么到泰诺广场。”伊娃说,我在泰诺广场等你。

原本方向感就差的小狸懵了,那一刻,已经晕头转向的她直想哭。

小狸从一条通道走到另一条通道,想找人问路,可一个人都没有。她越走越急,越走心越凉,回头看看四周,所有的小巷通道好像都差不多。一时心塞,她眼泪一下流了下来。

“你好!”一个男人走过来,“你是不是迷路了?”

他长着亚麻色的头发和蓝色眼睛,他的睫毛又密又浓,长长地卷起来。

当小狸看到他的时候,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她不顾形象地一边哭一边告诉他,自己想去泰诺广场找朋友,可是找不到出口。

“很多外国的游客会在这里迷失方向,一点都不奇怪。”年轻男人微笑,“你来里昂旅游吗?”

“我是中国来的留学生。”犹豫片刻,小狸还是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我在里昂商学院读MlM。”

“哇,这么巧,我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男子兴致勃勃地说。原来是个法国人,名叫洛朗,在里昂商学院读MBA,即将毕业。

一听是校友,小狸顿时又惊又喜,她急急地问洛朗:“你可以告诉我泰诺广场的方向吗?”

“当然,我会带你去找你的朋友!”洛朗俏皮地眨眨说,“你似乎还不熟悉老城区,我担心你会再次迷路。”

小狸不好意思地说:“是的,我承认我方向感很差。”

当小狸跟着洛朗穿过穿街小巷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伊娃面前时,伊娃激动地抱住她连声说:“抱歉,抱歉,亲爱的,我不该走这么快把你一个人留在后面。”

为了感谢洛朗的帮助,小狸邀请他一起吃午餐。洛朗是本地人,对里昂每个地方都十分熟悉。伊娃喜欢美食,她强烈要求洛朗带她们去美食街转悠。

洛朗开玩笑地说:“伊娃,你一个巴黎女孩跑到里昂来读书是不是因为这里是美食之都?”

伊娃被这番话逗乐了,她笑嘻嘻地说:“洛朗你说得太对了,我早就爱上了里昂的美食。”

洛朗笑说,“Bellecour附近有很多不错的美食和店,肯定能满足你的需求。”

三人很快返回Bellecour,找了一家餐厅心情愉快地共进午餐。饭后,作为吃货的伊娃自然不会错过里昂有名的肉丸子,据洛朗介绍,那家店的肉丸子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

看着伊娃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洛朗忍不住笑着说:“伊娃,你真是个吃货。”

2.

临近毕业的洛朗已经开始实习,他有很多时间来找小狸和伊娃聊天。读MBA的学生在被录取前要先有三年的工作经验,所以读这个专业对洛朗来说并不难。

二十七岁的洛朗看起来很阳光,小狸看得出伊娃对这个笑容灿烂的男人有好感。在她们同租的公寓里,伊娃常常为了邀请洛朗来做客而亲自下厨做饭。

一天夜里,伊娃爬到小狸的床上说,她打算找个机会向洛朗表白。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小狸心里莫名一沉,但她听见自己对伊娃说了一句:“祝你成功!”

周末,艾拉和她的同居男友彼得在家里搞聚会。作为艾拉的朋友小狸和伊娃带了很多水果过去,洛朗提供了聚会所需的红酒。直到聚会前一日,小狸才知道洛朗家在博若莱地区有好几个大酒庄,里昂很多特色餐馆所提供的博若莱红酒多数出自他们家的酒庄。小狸忽然就感觉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很多人在屋子里跳舞、喝酒、聊天,大厅里播放着年轻人喜欢的音乐。一开始伊娃就拉着洛朗跳舞,一支接着一支地跳,就好像洛朗是她的专属舞伴。

彼得的朋友乔斯邀请小狸跳舞,伊娃和洛朗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小狸分明看见洛朗朝自己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小狸莫名地心跳加速,舞也跳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小狸,要不要休息?”好几次乱了节奏踩中乔斯的脚,他以为她需要休息。“如果累了,我们可以先去喝杯红酒休息一会。”

“好的。”小狸抱歉地冲乔斯笑了笑。这个戴着眼镜的男孩比她小一岁,听彼得说他是里昂大学的高材生。果然是相由心生,长着一副学霸的样子。

乔斯体贴地帮小狸拿来一杯红酒和一些水果,艾拉在一旁开玩笑说:“乔斯,你是不是喜欢小狸?”

“哈哈,我猜他喜欢小狸。”彼得打趣地说,“乔斯,你说对不对?”

乔斯含蓄地笑了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一刻小狸只感觉有点尴尬,只好拿起酒杯顾左右而言他地说:“这是今年的博若莱红酒吗?口感真不错!”

“博若莱红酒口感一直都不错。”这时,洛朗朝他们走过来。“不过这是几年前的酒了。你没有感觉到它的味道更醇香吗?”

“当然,这酒口感很棒。”小狸说:“虽然我品不出是哪年的酒,但这酒确实给我带来了味觉享受。”

“如果你喜欢,周末我可以带你去博若莱品红酒。”洛朗的笑容总是如同阳光般灿烂,小狸想,也许女生们正是被他的笑容所吸引。

“洛朗,你只邀请小狸一个人吗?”艾拉意味深长地冲一旁的乔斯笑,一副有好戏看的样子。

乔斯沉默。洛朗落落大方地回答说:“如果大家愿意,我非常欢迎大家去我的酒庄作客。”

“那么我也可以去吗?”说话间,伊娃突然出现。奇怪的是她看起来表情怪怪的,“我可是小狸的好朋友,你总不能只请她一个人吧?”说着,伊娃似笑非笑地看着小狸。

洛朗微笑着说:“伊娃,你当然可以一起去,我们是朋友。”

“洛朗,你总算承认我们只是朋友。”伊娃神色复杂地看了小狸一眼,“但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小狸你喜欢她?”

伊娃的这番话让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小狸一时间成为焦点。她慌忙解释说,“伊娃,你误会了,我们⋯⋯”小狸想告诉伊娃我和洛朗之间没什么,结果却越描越黑。大家看她的眼光充满了好奇。

“不用解释,小狸。”伊娃伸过手来拥抱了她一下,“洛朗他喜欢你,这不是你的错。”

小狸想起前不久的那个晚上,自己才对伊娃说祝她成功,不想刚过几天洛朗就拒绝了伊娃。那一瞬小狸心里很难受得想哭,她不知该如何安慰伊娃。

“很抱歉,伊娃。”洛朗叹一口气说:“我真的很喜欢小狸。”

洛朗话音刚落,一直沉默的乔斯转身便离开。彼得尴尬地追出去,大概是安慰乔斯去了。小狸差点忘记,彼得是乔斯的死党。

艾拉神色凝重地盯着洛朗,半晌才开口:“洛朗,你真的喜欢小狸吗?你知道,她和我们不一样,如果你不是认真的,请不要打扰她。”艾拉知道,小狸曾经的伤还在愈合中,她再也折腾不起。

“艾拉,洛朗是真的喜欢小狸。”伊娃神色黯然地说,“我们跳舞的时候他已经告诉过我。”

听见伊娃这么说的时候,小狸心里很难受。欢愉的情形渐次退远,她拿起一杯红酒,逃避地往花园走廊走去。小狸无法平静地面对这一切,她需要一点时间来缓冲一下。其实小狸心里承认自己对洛朗有好感,但曾经的伤让她在爱情面前变得胆怯和犹豫。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潇洒地去爱一回?

思潮漫漫之际,洛朗悄然而至。他把一件外套套到小狸身上,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语气对她说:“小狸,我是认真的,请你相信我。”

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温暖的话,小狸的鼻子有点发酸。她犹豫地说:“洛朗,我受过伤,现在的我变得很怯弱。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勇敢地去面对新的感情。”

“我理解,小狸,我会给你时间。”洛朗凝视着她的眼睛说。

看着洛朗认真的表情,小狸一时间心乱如麻。

3.

周四的下午,小狸像往常一样在图书馆里看书。她握着一支米白色的钢笔记笔记,笔杆上写着两句话:Miss  all over the  world for you;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这是洛朗送她的钢笔,他知道她喜欢米白色。

午后的阳光慵懒地透过玻璃窗沿着斑驳的墙壁悄无声息地移动,小狸偶尔抬头,却看见洛朗正站在玻璃窗外,一个人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内的她。四目相对的一瞬,洛朗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我在图书馆?”走出图书馆大门,小狸径直朝洛朗走去。她奇怪这个时候他怎么还呆在学校。

按照惯例,每周的周五下午洛朗都会回家和家人度周末。有时候他会直接去博若莱的酒庄,因为毕业后他就正式接手酒庄的生意了。

“已经和我妈妈说了,这周不回去。”洛朗微笑着看我:“小狸,我想带你去安纳西玩几天。”

安纳西?小狸吃惊地望着洛朗,这不是她一直想去旅行的百年老城?自从到里昂后,小狸就有个小小的愿望,希望在自己毕业前能去一次安纳西。

“真的吗?”小狸几乎欢呼雀跃起来,“伊娃和艾拉她们一起去吗?”

“如果你希望,我们可以邀请她们一起。”洛朗笑着说,“我的朋友雅各布正好也想去安纳西度周末。”

他们一行六人,愉快地开始了阿尔卑斯山林的童话——安纳西百年风光之旅。

两辆英国路虎越野车从里昂出发,向着安纳西的方向走。彼得和艾拉开一辆车,小狸和伊娃、雅各布坐洛朗的车。一路上,热情幽默的美国帅哥逗得伊娃笑声不断,也让他们的旅行充满了欢乐。

六个人当中,只有小狸一人没来过安纳西。途中遇到不曾见过的的绝世美景,很是勾魂摄魄。小狸发现越接近瑞士的土壤,越能感觉到阿尔卑斯地区独有的清冽气息,雪山上的积雪融化,形成宝石般晶莹剔透的湖泊。很多时候她都安静地欣赏着车窗外的绝美风景,几乎不能呼吸。

安纳西湖的美远远超出了小狸的想象,整个湖面泛着一种晶莹剔透的蓝色,远远看过去仿若一滴蓝色的眼泪。

站在湖边,小狸像被魔化一般莫名的想流泪。洛朗静静站在她身后,伸过手揽住了她的肩膀。这个法国男人总是那么温和、善解人意,跟他在一起,小狸只觉心安。

此刻的三月场大草坪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游人,艾拉和彼得坐在一棵树下旁若无人地亲热,而雅各布拉着伊娃跑到情人桥上拍照去了。

小狸和洛朗沿着湖边漫步,微微透着寒意的风拂过湖面,泛起阵阵涟漪。黄昏的安纳西湖尤显静谧。

夜幕降临,远近高低的红色房顶连成一片,将近处的门楣窗扉融进远方的袅袅炊烟,汇成阿尔卑斯山林间至美的景致。

洛朗带着几个朋友直奔一家专做萨伏伊菜的饭馆。这是一栋中世纪的老房,他们几个人顺着屋内老旧逼仄的楼梯走上二楼,小小的门面背后是古朴安静的天井,斑驳的石刻墙壁如同一张沧桑的布满了岁月印迹的脸,推开餐厅大门,室内亮着一盏盏烛台,并且播放着令人轻松愉悦的音乐。

大家坐在酒香四溢的桌子前,伊娃和艾拉迫不及待地翻开了侍者递过来的菜单。

迅速点好菜之后,侍者麻利地端上一套造型奇特的设备,浸满油脂的木板上插着一种铁制品,上面盛有巨大的半圆形奶酪。插电后铁板迅速加热,不多一会,奶酪上层开始起泡变软。

洛朗熟练地掀起加热后的奶酪下面的铁架,用铲子一样的铁板往下刮,融化后丝丝层层醇香扑鼻的热奶酪落入盘中。早已饥肠辘辘的几个人各自配上煮熟的小土豆、香肠和腌黄瓜,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第二天早晨,整个安纳西小镇仿若一个刚刚从梦中醒来的孩子,变得十分喧闹。市集上摆满了各种水果蔬菜,路边的小店里挂着的块头惊人的巨型奶酪,早起的妇女们手挎篮筐边走边聊天⋯⋯艾拉和彼得赖在床上睡懒觉;伊娃和雅各布坐在露台上一边慢慢品尝美味的早餐一边谈笑风生,从里昂到安纳西不过两天,他们已经熟络得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洛朗悄悄牵着小狸穿过人潮熙攘的人群,再次来到安纳西湖。

他们跨过湖岸前方的小桥,到安纳西的地标建筑——岛宫,这里地处安纳西老城中央的小岛上,建于1132年,是一座造型独特的三角形建筑。

两个人沿着岛宫南边的石板小路盘旋而上,很快到达安纳西城堡博物馆,这里曾是日内瓦伯爵和萨伏伊王室的驻地,城堡内矗立着12世纪留存至今依然坚固的王后塔。

一起登上城堡的露天平台,映入眼帘的是醒目的红色房顶,碧蓝的湖泊,翡翠色的青松,以及远山延绵不绝的皑皑白雪⋯⋯老旧的钟楼传来中世纪的钟声,这样的风景,尽管已存在了几个世纪,却依然动人心魄。

站在城堡上,洛朗问小狸:“喜欢这里吗?”

小狸望着远处的阿尔卑斯山,微笑着点了点头。“如果你喜欢安纳西,以后我们周末可以常常过来度假。”听了洛朗这番话,小狸怔了怔,刚想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突然吻住了她。

那一刻,冬日余晖下泛着金光的安纳西老城,如同童话里的国度,以及洛朗温热的唇,一起深深地烙进了小狸的梦境里。

4.

返程的路上,雅各布开车。伊娃坐在副驾驶座位上,两个人有说有笑,俨然一对情侣。

自从知道洛朗的心思后,伊娃似乎对他死心了。在处理感情的问题上,小狸很欣赏伊娃的果断和潇洒。她想,如果自己有伊娃一半潇洒就不会被柯宋伤得这么深。

车子驶入里昂的时候已是黄昏,地上有些潮湿,估计不久前刚刚下过雨。街上的灯光渐渐亮起,车窗上反映着五光十色的光斑。

小狸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正奇怪这个时候是谁打来电话,拿出包里的手机一看,原来是父亲。小狸心里有点忐忑,平时很少接到父亲的电话,难道他有事相告?

“小狸——,爷爷奶奶住院了。”果然,那头传来父亲疲惫的声音,“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

小狸大吃一惊,她说:“我很好。”可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爸爸,爷爷奶奶病得很重吗?”

父亲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他只叹了一口气说:“你最好能回来看看他们。”说完,没等小狸反应过来,那头已挂了电话。

小狸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奶奶身体一直不好,几年前就开始有些老年痴呆症。爷爷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像一个父亲对女儿一样细心呵护着。没想到一向硬朗的爷爷也病倒了。

看见小狸神色凝重,洛朗关切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小狸艰难地把事情告诉了他,她说:“我可能要回家一段时间。”

“没关系小狸,明天我陪你去请假!”伊娃安慰我说,“爷爷奶奶会好起来。”

几个人一起回到小狸和伊娃合租的公寓,洛朗和雅各布开始上网查机票。洛朗一边在网上订机票,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别担心,我陪你回中国。”看小狸一脸的惊讶,他又解释说,“毕业论文我已经提前完成了,这段时间学校没什么事。”

两个人风尘仆仆地赶到锦城。小狸给洛朗安排好住宿酒店后,叫他先留下休息倒时差:“你好好睡一觉,我先去医院一趟,回来再找你。”但洛朗不放心她一个人去医院,他想陪在她身边。看洛朗眼神坚定,一副坚持的样子,小狸只好答应他陪同。

给父亲打完电话,小狸和洛朗匆匆赶到医院。雪白的病房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小狸看见爷爷奶奶插着吸氧管分别躺在相挨的两张病床上,奶奶处于昏睡状态,她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小狸想哪怕奶奶醒着也已经不记得她是谁。爷爷眼睛半闭着,但一只手一直紧握着奶奶的手。爷爷满脸倦容,嘴里却在喃喃自语:“老太婆,我们的50年结婚纪念日看来没机会过了⋯⋯但是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

爷爷奶奶结婚五十年,恩爱一辈子,哪怕是卧病在床,爷爷对奶奶还是这么体贴。爷爷对奶奶的爱,那么纯粹,那么执着,让小狸感到心疼。转过头,看到洛朗的眼睛也红红的,他伸手揽住她的肩,那一刻小狸忍不住埋在他胸前泪如雨下。

晚饭的时候,父亲为了感谢洛朗的帮助特地请他到家里做客。对于洛朗和小狸的关系,父亲没有过问,他只对小狸说了一句:这男孩看起来靠谱。

得知爷爷奶奶准备迎来五十年结婚纪念日,洛朗建议在病房给两位老人庆祝。大家都清楚,也许这是爷爷奶奶最后一次过结婚纪念日了。

这天,家里的亲戚都过来看望爷爷奶奶。经过医院的同意,他们给两位老人准备了一场简单却有意义的结婚纪念日。奶奶大部分时间仍然在昏睡中,只是偶尔微微睁开眼睛看一眼爷爷。也许在她心里,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存在只有爷爷一个人。

小狸把一束百合花放到奶奶床头的柜子上,轻轻对奶奶说:“奶奶,今天是你和爷爷五十年结婚纪念日,这是爷爷送给你的百合花。”

虽然奶奶没有言语,但她却睁开眼睛望向了爷爷。小狸清楚地看到奶奶的眼睛湿润了。原来她什么都明白。那一刹那,小狸忍不住泪流满面。

一周后,爷爷奶奶双双离世。爷爷在弥留之际,只对奶奶说过一句话:老太婆,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父亲说,爷爷奶奶走得很安详,他们这一生也算圆满了。

5.

回到锦城多日,小狸多数时间都呆在家里发呆。爷爷奶奶去世后,家里一下变得冷清许多。在此期间,洛朗总是默默地陪在她身边,没有太多言语,他知道她需要安静。

遇见鸢儿那天,锦城刚刚下过一场小雨。那天黄昏,小狸像大多数锦城人一样,买张地铁票,穿过地铁口走进不太拥挤的地下铁。小狸给洛朗电话,叫他到酒店大堂等着,他们一起去看一场电影。

走出站口的时候,小狸突然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鸢儿。四目相对,鸢儿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小狸,真的是你吗?”鸢儿显得有些激动,“一年多不见了,你究竟去了哪里?”

小狸淡然地回答说:“我去了里昂,我在里昂商学院读MIM。”

“哦。”鸢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知道你走后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狸苦笑:“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柯宋和米雅结婚了?他们有了孩子?”小狸没有想到,当她亲口说出柯宋的名字那一刻,她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鸢儿摇了摇头,她抬起下巴认真地对小狸说:“不,他们没有结婚。米雅也没有怀孕。”

听到鸢儿这番话,小狸震惊极了。她喃喃道:“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原来,伤心欲绝的小狸离开锦城后,柯宋正准备和米雅去登记结婚。但就在他们去登记之前的一天,鸢儿忍无可忍将一切真相告诉了柯宋。鸢儿说,其实米雅并没有怀孕,那段时间她只是例假不正常停了两个月,她却以为自己怀孕并告诉了柯宋。事情的结果是柯宋大受打击,他愤怒地选择了分手。柯宋之所以选择分手并不是因为米雅没有怀孕这件事,事实上后来他也知道怀孕这事只是一场误会;导致柯宋选择分手的最终原因是,他觉得已经阅人无数的米雅欺骗了自己。柯宋为自已轻易放弃了小狸悔恨不已。

“小狸,你走之后柯宋一直在找你。”鸢儿说:“他甚至还去找过你爸爸,但是伯父没有给他机会。”

小狸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中,对于这样的结果她感到十分意外。直到这一刻,她仍然觉得柯宋这个名字如同病毒如影随形。

“小狸,我不相信你真的忘了柯宋。我觉得如果你不去见他一面,你这辈子会留下遗憾。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当面说清楚。”临走前,鸢儿要了我的电话。她觉得哪怕是最后一次,小狸也应该勇敢地去见柯宋一面。

电影院里播放着《爱乐之城》,已经是即将下架的片子,影院里观影的观众少之又少,几乎成了小狸和洛朗的包场。这场电影小狸看得有些心不在焉,影片到底在说什么她一点都没看进去。

就在电影即将结束的前十分钟,小狸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柯宋。他发来了一句话:小狸,我想见你。明天上午十点半我在彼岸咖啡馆等你。小狸叹了一口气,默默把手机放回包里。

电影散场后,小狸和洛朗沿着杨柳依依的河堤散步。刚刚下过雨的河面上漂浮着浓浓的水雾,一些萤火虫在袅袅烟雾中若隐若现。在他们准备踏上石阶过桥的时候,洛朗忽而揽过小狸的肩膀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小狸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他的手,而他把脸贴着她的发际,在她耳边轻声说:“嫁给我,从现在开始把他忘了。好吗?”

小狸怔了怔,那一瞬间她想答应他,可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出现柯宋的短信。那行字在她脑子里不断地浮现、放大,让她脑袋肿胀。于是小狸选择了沉默。

在酒店门口分开的时候,小狸对洛朗说“晚安”。他缓缓松开她,给了她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转身离开时,小狸心里涌起一阵阵的难过,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很累。如果不能和柯宋见一面,也许就如鸢儿说的,她会后悔。她想,无论如何我们之间应该有个了断。

小狸亦想找回自己的心。

6.

在锦城的那个明媚的早晨,小狸和柯宋面对面坐在彼岸咖啡馆。光阴似箭,他们居然有差不多两年时间没有联系了。

这家咖啡馆他们曾经来过几次,偌大的锦城,小狸只记得它。咖啡馆里播放着熟悉的轻音乐,小狸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不知为何心里却感觉有些陌生。两年不见,柯宋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眼神里多了几分安定。当小狸面对着他的时候,眼前浮现往事的某些片断。有瞬间的伤感,仿佛潮水在内心里涌动。

柯宋说:“小狸,你变了。这才是真正的你,不是吗?”

小狸心头一颤,继而淡淡地说:“也许吧!”

“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吗?”柯宋神色凝重地问:“我的爱尚未过期,你可愿意嫁给我?”

小狸苦笑:“柯宋,你不觉得你这句话说得太晚了吗?”曾经以为自己无法放下为之付出了很多的这段感情,可当她面对柯宋的时候,却感觉他们之间早已拉开了一条河,谁也无法到达彼岸。原来,感情这东西也会时过境迁。

“假如你对我还有一点感觉,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重新再来。”柯宋说:“小狸,你能原谅我吗?”

小狸揺摇头:“柯宋,你我之间的情分在你遇到米雅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我来见你,只是想跟过去的一段感情告别,时至今日,我想自己也应该放下了。”

好长一段时间,彼此陷入沉思中。气氛忽而变得有些沉闷。耳边依然飘荡着熟悉的音乐,很轻很暖,可是小狸已经没有当初的感动。

许久,柯宋神色黯然地说:“小狸,我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我们——,不可能了。”小狸站起来,对他微笑:“我得走了。再见,柯宋。”没有再看对面的男人一眼,她快步走出了彼岸咖啡馆。

他们之间爱与不爱对她而言,已经不那么重要。小狸想,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回到家的时候,小狸正想打电话叫洛朗过来吃饭。刚刚拿起电话,手机就嘀的响了一声。奇怪的是,竟然是洛朗的短信。

“小狸,感觉到这两天你有心事,我知道你心里在犹豫什么。我猜你早上出去见的人是他,但我不怪你。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后悔自己选择了你,因为我忠诚于自己的心。你知道的,我很爱你,即使你并没有那么爱我。

我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直到此刻我仍然希望我们之间会出现奇迹。亲爱的,我们的登机时间是下午两点。我会一直在机场等你。如果你还要我,请你跟我一起回里昂;如果你放弃,我只希望我们再见时还是朋友。”

看完短信,小狸的眼泪一下涌上来。这个傻瓜,他怎么可以这样,这样不相信自己。转身的一瞬,她看见父亲。

“小狸,早上洛朗来找过你。他说他要回里昂了,离开的时候我感觉他很伤感。”父亲心知肚明:“你真的要放弃一个这么爱你的人吗?”

小狸鼻子一酸:“爸爸,我不会放弃洛朗。所以很抱歉,女儿不能多陪您了。”

“去找他吧!”父亲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记得下次放假和他一起回来!”

小狸擦掉眼泪,顾不上收拾衣服,飞快地直奔机场。偌大的候机厅里,一个长着亚麻色头发、眼睛蓝如阿尔卑斯山下的湖水一样的男人正焦急地盯着入口处。当小狸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刻,他那双清澈的蓝眼睛一下便亮了。

“亲爱的,我一直在等你。我们,一起回家。”他脸上绽开了一朵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