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特殊职业之守约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伴生
2021-02-14 15:00


冬季,地面已经凝出一层厚厚的冰层,这是这个时代,经历了如同火焚的夏日后,人们难得感受到的清凉。

路上有孩子们欣喜的笑容,他们呼出的水汽在空中遇见冷风便凝固成了冰晶落下来。

照看着孩子的大人,却都是一脸忧虑。

根据地球保护法令的公布,每个人都学习过一定的物理学理论。

因此他们清楚,根据开普勒定律,行星围绕太阳的轨迹是一个椭圆,当它的长轴越长,那么短轴就越短。

也就是说,当接近长轴最长时越冷,就代表在地球运转到短轴时,等待着人们的只会是越加残忍的灼烧。

姜寰宇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但他神色并不担忧,因为就在今天早上,他成为了一名守约人。

姜寰宇是科学研究院的一个小职员,他曾有幸逃脱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冰面坍塌,以及发生在研究所的实验爆炸等等事情,他似乎格外的得命运的青睐,曾经在全社会调研中,成为唯一一个做对了问卷的人,这种幸运也在此体现——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守约人。

守约人是一个新兴职业,由于地球生态破坏,导致地磁变化,地球内部物质放射性衰变变化,同各个行星的引力也随之改变,地球逐渐的朝向太阳运转,导致地面温度变化极大,已经不再适合人的生存了,就在这时,科学研究院研究出了人体生命冻结技术。

顾名思义,该技术能够冷冻人体各组织器官,等到冻结仓达到目标时长,便会唤醒冷冻者。

没有人可以在50多度的温度下,带着厚重的防护服生存,也不可能忍受零下几十度的寒冷。大家都想要沉睡过这段时间,等到未来的某一时刻,在生态回复后苏醒。

但是由于现有技术和材料限制,冷冻仓数量只能保证不到半数人类沉睡,最后经过社会投票奉献杰出人物,研究所选定了最德高望重的一批人进入沉睡。

而那些剩下的人,只能在漫长的时间中,等待着曙光的出现。

可是总有人不甘心的,想要寻找一个机会,于是有人以一种交换的方式和拥有冷冻仓的人进行交易。

这样的一类人成为守约者,完成和约定人之间的约定,来获得约定人的冷冻机会。

姜寰宇就在今天早上,同时收到三个约定人的交易申请,对方拿来交易的是一个时限两百年的冷冻仓。

这个时限可是他所了解的最长时限了。

他现在就在前往见第一个约定人的路上。

1.

第一个约定人是科学研究院的副院长,姓张,他身形有些臃肿,双腿坐在轮椅上,有些浮肿,他脸上充斥着红血丝,眼眶凹陷,形容枯槁,和姜寰宇印象里的知识分子不一样。

“您好,张……院长?”

张院长笑了笑,露出缺了几颗牙的牙床,他本意和善,无奈充满病态的脸有些阴沉,“嗯,是,姜……姜?”

“我是姜寰宇。”

“哦,姜寰宇啊,进来吧,小伙子。”

姜寰宇进了屋子,才进门就闻见了一股凝重的药味,客厅的餐桌上摆着许多瓶瓶罐罐,各种英文法文德文,还有很多新药,外面包装还没拆开。

张院长注意到他看着的方向,推着轮椅倒了杯水来,热水的蒸汽撒了一路的冰珠。

“诶,谢谢院长。”

姜寰宇受宠若惊的接过来,看着张院长浑浊的眼睛,问他:“张院长最近身体怎么样?”

“老样子了,不碍事”,他拍了拍姜寰宇的肩,指着那些药,“这些啊,都是我家丫头买回来的,我这都是老病了,治不好的,干脆就不治了,活到我这个岁数,已经值当了,偏偏她执拗,硬要我吃药,花了不知道多少代价买来的药,其实吃了药又能有什么用呢,病都到骨子里了。”

“都是小辈们的心意啊。”

张院长摇摇头,“心意不心意的就算了”,他抬头看过来,“说起来,今天让你来,也是要履行约定的。”

他目光看向客厅左手边的房间,房门上挂着粉色的蝴蝶结挂饰,应该是女孩子住的。

“我家姑娘是最新的一批基因人种,寿命不多不少,正好两百年,我老头子没什么用,活不到这么长,等我走了,怕没人给她料理后事啊!”

“您的意思是,等我苏醒后,由我来为她处理后事吗?”

“没错,你应该知道基因人种吧,两百年后,基因一定要销毁掉,我是个思想腐朽的人,希望我们一家子下辈子还能聚在一起,老时候说,生前葬在一起,来生就能重聚”,他看了一眼姜寰宇,见对方理解,也不多说,“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姜寰宇知道基因人种,这一类人是经过基因变异的正常人类,寿命比普通人更长,一般为了保证他们的基因不被有心之人利用,同时也防止基因污染,在达到时限后,必须进行基因销毁。

“没问题,您放心吧,我已经接受了守约人的条约,一定会达成交易。”

姜寰宇站起来,对他保证。

看见张院长点点头,他便要离开。

临走时,看见对方躺在椅子上,有些昏昏欲睡。

没有想到,这样一位为人类解决了无数疾病的科学家,最后却解决不了自己身上的病痛,只能放弃治疗,真是遗憾。

2.

离开张院长家里,姜寰宇又前往了另外一个约定人的要求地点。

对方是科学研究院太空生理与技术研究所的负责人,叫梁晨曦,是一个带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标准科研人。

姜寰宇被门口的守卫带进来时,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如同鹰隼般锐利,似乎能够一眼将人看透。

“姜寰宇是吧?”

他点点头,出示自己的守约协议,确定自己的身份。

梁晨曦点点头,快速的吩咐了跟在他身边的几个学生一些事情,将他们支开,这才看着他:“跟我来吧,你的交易内容在这里面。”

他按下操作台上的一个金属按钮,一旁墙壁的金属们咔擦一声打开,露出里面一间实验室。

长长的走廊一边是金属打造的墙壁,另一边是半透不透的玻璃,姜寰宇只能看见一个轮廓,看起来很庞大的一个金属建筑。

梁晨曦步伐很快,雷厉风行,带着他走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

房间四面都是金属墙壁,内里只有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瓶药,和一个有着一个密码锁的金属的盒子。

梁晨曦手不自觉的捂住腹部,快步上前去打开药瓶倒出几粒药片吞咽下去。

姜寰宇又想到了张院长的那些瓶瓶罐罐。

这些搞科研的,身体素质似乎都不如何好?

梁晨曦拿着金属盒子准备递给他,看见他正对着自己刚刚吃过的药发呆,于是解释,“那是消炎药,不久前我才做了手术切除了身体里的一颗肿瘤。”

“拿着吧,这就是我的委托,我需要你在两百年后把他交给那时候的科学研究院太空生理与技术研究所负责人,不出意外应该会是我的助手,剩下的将会由他来接手,而你,只需要答应他一件事情,拜托了。”

看着姜寰宇接过盒子,他郑重的鞠躬致谢。

姜寰宇摆摆手,“不不不,您客气了,这只是我应该做的。”

梁晨曦眼镜反着光,镜片背后的眼睛没有感情,他小声呢喃,只是已经走出房间的姜寰宇没有听见。

“不,这些原本,应该是我们做的。”

3.

实行冷冻的那一天,姜寰宇见到了第三个约定人,对方在一片平原上,哦,不,现在应该是一片冰原上,拿着个冰锄,另一只手还握着一把种子。

这是科学研究院生物植物研究所的宋阳教授。

他身形瘦削,即使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也能看出他清瘦的身姿,宋阳是很温文尔雅的研究人员,说话都带着一股知识分子的文雅味儿。

“你是姜寰宇吧?”

对方撒下几粒种子,正好抬头看向他。

“您好,宋教授”,姜寰宇走进看见他手里的种子,“您这是?”

宋阳笑了笑,“哦,这些是最近研发出来的种子,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我想试试在这里种出来,你是来激活冷冻仓的吧?”

姜寰宇点点头,看着男人笑吟吟的脸,有些感叹。

他是知道宋阳的,因为对方身为生物植物研究所的负责人,曾经是第一个提出植物减少会引起生态动荡,甚至危及根基的担忧,也因为宋阳是整个科学研究院众所周知的理想主义者。

他坚定的认为地球曾经是我们生存的最适环境,觉得气候变化只是它短暂的病理期,只要我们帮助地球度过病理期,它就会恢复成以前的样子。

这个时代,面对气候的极度不适应,许多植物都已经灭绝甚至濒临灭绝,植物研究所也渐渐废置了。

但是身为负责人,宋阳从没有停止对于新型植物的研究,没想到真的被这个理想主义者研究出来了能够极度适应地球的植物。

他收了冰锄,将手里的种子递给姜寰宇,“给,张院长和老梁都和你说了吧,那这个就是我的交易物了。”

“种子?”姜寰宇有些疑惑。

“对的,毕竟花了这么多年研究出来了,就让它在两百年后生长生长。”

他说的很随意,也给的很随意,只是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抓出一把来,递给他。

姜寰宇接过。

“走吧,我带你去冷冻室。”

因为植物研究所的闲置,科学研究院念着宋阳以往的功绩,又给他委派了别的职位,就是管理冷冻室。

冷冻室有点像一个加工厂,中央有个极大的机器,里面充斥着营养液,向整个工厂许许多多个冷冻仓中输送能量。

姜寰宇交换到的冷冻仓是已知的最长时限两百年,位于最上方。

宋阳领着他走上去,一路上他看到了不少熟人,都是曾经出现过一阵子,又很快消失,下落不明的人,他还以为这些人都在变换的气候中不堪重负离开了,看来后来都成为了守约人。

“就是这个了,等你躺进去,我就激活它,你下一次醒过来之后,可能就是两百年后了。”

姜寰宇隔着冷冻室的窗户看了眼外面的无边冰原,点点头,“没事,我已经准备好了。”

获得冷冻仓的机会来之不易,他已经受够了严寒和酷暑,还有这个没有一点生机,无法继续存活的星球。

宋阳看着他躺下,激活了整个冷冻室,最后的一个冷冻仓,而后他走出冷冻室。

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在长长的走廊,宋阳背影有些萧瑟,冷冻室的门在他身后合上。

这里面躺着的,是一个文明,最后的火种。

不远处,梁晨曦站在冰面上,冷锐的目光看着他走回来。

“他进去了?”

“嗯,最后只能靠他了。”

“走吧,我们的事情,还没完呢。”

4.

姜寰宇再醒来,如宋阳所说,已经是两百年后了。

醒来之后的场景并不是那个冷冻室,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样的金属墙壁,上面围着操作台,一面是一扇自动开关的大门,冷冻仓停止运转时发出的警报声吸引了手上拿着试管的研究员,对方走过来,看见一个人从冷冻仓里醒过来,于是朝后面的男人道:“博士,他醒了。”

姜寰宇才睁开眼,撑着冷冻仓站起身来,实验室的光不是很亮,并不晃人,他四面打量,这间实验室的一些角落处,生长着一些野草。

姜寰宇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真实的植物了。

一个男人走过来,他看着有些眼熟,但是姜寰宇还未苏醒的记忆没有提供给他任何帮助,他还是叫不出对方的身份。

“你好,守约人。”

两百年后,对方叫出了他的职业。

姜寰宇艰难的使用声带和他打招呼,“你好,先生。”

男人的目光温和,并没有多大的压迫感,温声细语的对他解释:“我们一直在等您醒过来。”

“两百年前,教授就告诉过我,他将植物种子交给了一位拥有大气运的守约人,对方会引导我们做出正确的决定。”

姜寰宇不是很明白他的话,他露出疑惑的神情,男人却只是摆摆手,“没关系,听不懂也无所谓,我叫许源生,是现在科学研究院生物植物研究所的负责人,守约人,你可以去完成你的约定了。”

姜寰宇听见生物植物研究所时,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个瘦削的背影,他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眼熟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和他的老师,宋阳教授如出一辙。

他被人送出了科学研究院,出去后才知道,由于这些年地面环境越来越恶劣,人类只能转入地下生活。

姜寰宇知道这其中的弊端,越往深入地核,越会加速地球资源枯竭。

“这也是没办法了,如果可以,谁不想像以前一样活着,说实话,现在的星球,已经无法支撑人类生活太久。”

引导他的是一位新进入研究所的研究员,听说他要找前院长张云山的女儿张娉婷,被派出来为他带路。

“他们这些基因人种啊,有的其实还没到年限,但是不得不销毁啊,寿命太长了,没有这么多的资源给他们啊,但是宋教授研发基因人种也没想过这些,只说能够延长人类的寿命,也不想想,这些人寿命延长之后,一个人所消耗的能量,是普通人的三四倍,根本耗不起啊。”

“那之后呢?”

“之后?只能销毁了。”

他们走在清冷的街上,来往的行人没几个。

“现在人口好少啊。”

小研究员看了一眼,“是啊,这样的气候,人都生活不下去,更不要说新生儿了。”

“那些守约人没有醒过来吗?”

他记得那间加工厂里的冷冻仓有上万个。

“啊,那个里面啊,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也才进所,不了解这些呐。”

两个人闲聊着,小研究员带着他来到了存放地,登记认领了张娉婷小姐,姜寰宇在小研究员的带领下,找到了张院长以及他夫人所在地,将这位小姐冰葬。

等到他完成了,小研究问他,“这些种子是不是我们教授给你的?”

姜寰宇顺着他的指引去看自己腰间的小包,点了点头。

“我只听过教授的大名,都来不及见他呢,他研究出来的种子,应该能够在这样的条件下生存吧。”

姜寰宇不知道他为何有这样的自信,“毕竟宋阳教授,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拯救这片土地呢!”

姜寰宇就这现成的冰面,拿着冰锄埋下了这些种子。

他的守约行动顺利的不可思议,好像自己白嫖了一个两百年的冷冻仓,他心里没来由的一慌,一个种子跳到了坑外,姜寰宇没注意到,临走时,被看见的小职员带走了。

5.

守约行动的最后一个约定是太空生理与技术研究所的梁晨曦教授,只不过现在这个研究所的负责人叫楚明,是曾经梁教授的助手。

知道姜寰宇醒了之后,这位是亲自上门来请他过去完成梁教授的约定。

太空生理与技术研究所的装饰没什么变化,走廊还是那么长,透过玻璃还是能看见金属建造的不知名物体。

姜寰宇拿着金属盒子,助手按照梁晨曦留下来的步骤,打开了玻璃门。

姜寰宇也看见了那一座无比庞大的飞行器。

“这是……宇宙航行器。”

楚明知道梁晨曦教授的毕生研究就是宇宙生存相关的课题,没想到对方竟然做出了宇宙航行器。

他看了一眼巨大冰冷的机器,望向姜寰宇的眼神带着些怜悯。

但他掩饰的很好,甚至还能神色如常的和他搭话。

“我听说姜先生以前也是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

“诶,对,我是宇宙文明发展中心的,这个分支你也知道,挺鸡肋的,整个院就我一个人,后来我不干了就拆了。”

“哦,文明发展中心啊,那你觉得一个文明,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传承了,我们这个方向有一句很出名的话,叫‘于绝望处找出路,于传承中见永恒’,就是说一个文明的延续,会经历无尽的难题,但是必须找到出路,将他传承下去,以求永恒。”

“原来如此。”

“对了,您需要我来做什么呢?这是我约定中的最后一部分了。”

楚明看着他,笑了笑,“这个嘛,现在还不好说,不如等我想好了再拜托您来完成吧。”

他没想出来,姜寰宇只好作罢。

6.

姜寰宇醒来后的第三天,街道上突然起火,建筑物被焚毁了一部分,但是没有人员伤亡。

毕竟这个时候人太少了,他以为似乎是他的冷冻期太长,以至于大家出来后都离开了。

也是这天,科学研究院的小研究员来请姜寰宇,说是他可以完成任务的最后一项了,顺便把那天捡到的种子给他。

“喏,姜先生,最后的一个植物种子。”

姜寰宇到科学研究所时,整个研究所的人聚集在会议室里,在台上的是太空生理与技术研究所的楚明。

“姜先生,接下来我们需要您来完成最后一项约定,事关人类全体,希望您能够选择最合理的选项。”

“选项?”

他有些不明白,但是楚明没有继续向他解释,而是用微型投影仪放映着什么。

“这是两百年前,我们的前辈们经过紧密的侦测和计算得到的数据,由于地球自转的变化,预计将在两百年后,也就是我们的不久之后,和太阳发生碰撞,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境。”

他停下来,直视姜寰宇的眼睛,“姜先生,你是被三位前辈选中成为做决定的那个人,也是整个星球唯一幸存的文明发展研究者,我履行梁教授的承诺,向您提出要求,请您选择,我们是要放弃,逃避,亦或是坚守。”

“无论何种选择,太空生理与技术研究所已经做好了准备,梁教授曾经耗尽毕生心力造就了一座宇宙航行器,但是大家都知道——”

“我们的银河系,已经找不到第二个宜居星球了,如果我们踏上这条路,等待着人类的,将是漫长无止境的漂泊,甚至到最后,都找不到一个能够让文明延续的地方。”

“所以,姜先生,希望您能够尽己所能,做出一个最符合文明发展观的决定。”

他鞠了一躬,姜寰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在座的人都对着他鞠躬。

他还不明白,自己只是成为了一个守约人,为什么糊里糊涂的就担负起了这种责任。

他很紧张,甚至嗓子有些干涩:“不是,什么选择,什么意思……为什么是我?”

这样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有把握。

放弃是最轻松的选择,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张院长一定要让他为张娉婷小姐处理后事吧。

逃离是最无奈的选择,人类要想继续存活,就必须离开,进入浩瀚的宇宙,开启没有退路的漂流。

而,可能也只有宋阳这样的理想主义者还对这样的情景保持希望了,那些种子,也许还能继续在这片土地生长啊。

但是,坚守真的是最困难的选择。

姜寰宇想到了两百年前他在网上回答的一份问卷,里面有一道题——当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你会选择做什么。

他回答的事,用尽最后一点时间,延长生命。

而现在他遇上了同样的问题。

楚明走回来,面对着他,“因为你是唯一一个,答对了文明发展历程问卷的所有问题。”

“那只是一个问卷而已。”

“那不只是一个问卷”,楚明参与过那次问卷调查,整个研究所所有教授聚在一起,纵观人类历史全过程,拟定了这份问卷,就是为了挑选出,最符合人类发展的答案。

“那些问题和答案,都是人类文明发展中曾经遇见的,我们的文明经历过无数的困境和颠簸,最后才呈现在我们面前,而现在,它又遭遇了难题,我们必须找到最大可能生存的选项,再一次拯救它。”

“我需要时间”,姜寰宇看着他,“请你让我好好想想。”

楚明点头。

姜寰宇走进那座宇宙航行器,看似庞大,内里却充满了冷冻仓。

姜寰宇快步走过去看,透过雾面屏,依稀能够看见里面躺着的人,这些就是当初,他在冷冻室见过的那些。

他睁大了眼,跑出去找楚明,指着航行器的手指微微颤抖,“这些是什么!冷冻仓为什么在里面,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楚明白大褂的衣领被他抓住,他脸上有着和梁晨曦一样的冰冷。

“你们不是说,冷冻仓的最长时限就是两百年吗!”

楚明语气平淡:“姜先生,你觉得那么短年限的冷冻仓,科学研究所研究不出来供给全人类的数量吗?”

“只不过,没有人能够保证我们可以渡过这次危机。”

“这些冷冻仓的年限播报出去的时候,都减少了一个零,就是为了留下人类的最后一点希望。”

“无论做出哪种选择,这些人是人类最后存活的希望,他们将会进入宇宙,去寻找新的文明延续机会。”

“姜先生,请您一定竭尽全力,做出选择。”

姜寰宇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美名其曰将冷冻仓分配给被选出的人,又推动守约人的产生,实际上都是为了让那些不知情的人,有一个更好的理由去接受冷冻仓。

也许他们醒过来会是全新的地球,也许是浩瀚黑暗的宇宙,但是无论如何,这批不知道任何真相的,被德高望重者选中的人,一定要成为存活下来的这一批,成为了这个文明最后的延续。

姜寰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他知道,自己该做出决定了。

已经有那么多的人为了这样一件事牺牲,他们用一个又一个谎言织就了一张安乐的网,让沉睡的人们依然相信这个星球未来光明,文明永存。

他不能逃避。

可是即使他搜遍记忆,所能够找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当年生态变化初露端倪的时候,开始保护它。

这也是人类在漫长的星际航行中的想法。

如果一切能够回到最初,或许都还有机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