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传奇故事:天下第一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欢乐马
2021-02-14 17:00



小城的望月楼里很安静,不是没客人了,而是没人敢开声。
坐在大堂中间的,是一个古铜色皮肤,满脸沧桑的男人。
他一身粗布麻衣,不是什么惹不起的达官显贵,但他有一样惹不起的东西。
一把剑,像是拐杖一样横放在条凳上。
那是天下第一剑客才配拥有的名剑“青虹剑”。
人们畏惧他的剑,在他的周围留出了一圈宽敞的真空地带。人们宁愿挤在墙边,脚踩着脚,肩并着肩。
虽然大家都觉得坐着这里的便是天下第一剑客,但其实不是。至少,在他的心里他早就不是什么天下第一剑客了。
甚至于男人最后悔的事情,便是成为天下第一剑客。
当一个剑客要拿起剑,他就必须要放下很多,成为天下第一剑客更是如此。
人群里忽然就像是投入了一枚小石子,泛起一阵涟漪。一个背着赤色长剑的少年,挤开人群,径直朝着男人走去。
少年一身黑衣,剑眉星目,就这么毫无畏惧的坐在了男人的对面。
男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少年留了一杯。
少年冷冷的看着男人。
男人的酒一杯接着一杯下肚,少年的酒却是丝毫未动。
少年道:“你老了。”
男人道:“的确。”
虽说男人三十而立,但对于一个顶尖剑客却是例外,三十七岁的年龄,已经走在了下坡路。
少年道:“所以你应该把天下第一让出来,也让我杀了你。”
男人道:“你想要做天下第一,我可以给你。让我隐退江湖就好。”
少年忽然腾地站起身来,拔出背上的赤色长剑,一把插在桌前的酒碗里。桌子下已经透露出半截剑尖,可那酒碗没碎,也没洒出一滴酒水。
男人道:“好剑!”
男人的目光顺着那柄神锋往上,对上少年那一双好看的剑眉。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男人已经知道少年的身份。
十年前有个人自称是天下第一剑客,他也有着一双一模一样的好看的剑眉。但后来他被一剑封喉。男人便取代他成为了那个天下第一。
男人道:“原来如此。不过江湖事江湖了,这桌子得你赔。”
少年道:“一个月后,苦海崖上,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少年摸出一枚碎银,重重放在了桌上。

夸张得俗气的宫灯被竹竿挑着挂上了屋檐,已是入了月夜。
登月楼陷入从未有过的热闹,不只是天下第一剑客在此下榻,更因为是名伶霓裳登场献舞。
霓裳不愧是登月楼的门面,她的出现吸走了在场上所有人的目光,连那个男人也不例外。
挥舞的两条白绸带,就像是奔月的白衣仙子。她踮起脚尖旋转,两条白绸带缠绕在她的身边,如梦如幻。
那飞舞旋转的白绸带下的脸,有一种诗意的朦胧,感觉她在笑,笑得很美。
男人端起酒杯,送到唇边。今晚他喝了不少酒,感觉有些醉了,那舞台上的霓裳仙子竟然出现在了眼前,飘飘起舞。
不,他没醉。
霓裳是真的来到了他的面前。舞势随风散复收,歌声似磬韵还幽。千回赴节填词处,娇眼如波入鬓流。
男人的眼睛在看着霓裳,霓裳的每一丝眼角余光,也在看着对方。
头顶缤纷的彩球忽然爆开,片片花瓣飘落。
霓裳伸出一双纤纤玉手,接下一掬花瓣,向着男人的方向吹去。
男人的目光乱得不像是天下第一剑客,还未等那花瓣飘落,便匆匆离席而去,只剩下一个空座位。

空旷的庭院里,男人负着双手静静望着同样静谧的月。
这是店家特意为男人挑选的,就怕男人被打扰。可这里还是有别的人来了。
霓裳道:“我是来道歉的。”
男人道:“我不明白。”
霓裳道:“我也不明白。你是讨厌我的舞吗?”
“不是。”
“我的人?”
“也不是。”
“那是什么?”
“什么都不是。”
霓裳一笑:“我懂了。你得向我道歉。”
“抱歉。”
“还不够,得再惩罚你一次。”
“什么?”
“认真的看完我这一支舞。”
知道霓裳便在身后,男人迟疑了半分才转过身来。
霓裳如愿以偿,像是桃花绽放的笑了。
再次起舞,没有万众瞩目的舞台,没有精心编排的乐队,有的只是静谧的月光和同样沉默不语的男人。
但这一次,霓裳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她付出所有,倾尽所有,忘却所有。
月下独舞,只为一人。
男人感觉自己是真的醉了,仿佛被抽干了力气,连移开目光都做不到。
霓裳的舞结束了,她像是一个刚出道的小女孩目光期盼,流着汗、胸脯起伏的等待着男人开口。
但男人没有开口的力气。
良久,两人无言凝视,最终各自默默离开。
男人不是对自己不自信,而是对自己的剑不自信。
一个月的时间太漫长,也太短暂。
这一夜,男人躺在床上不敢闭上眼,因为这里侵入了一个人,看不见但确实存在。
男人紧咬着牙,脸上露出痛苦与挣扎。
这种感觉,比死也好不到哪里去。
男人瞪大着眼睛,直到天明。

眼前是一双扑扇的灵动的眼睛,就像是山林里谨慎又充满好奇的画眉。
这双美丽的眼睛来自一位坐在江边茶摊上的碧衣女子。
碧衣女子每天早上都会出现在茶摊上,但她待的时间只是很短,晨雾散去之前她就会走。
这几天,碧衣女子的这双美丽的眼睛都在偷偷关注着一个,背着赤色长剑的少年。
同样的,少年也会赶在晨雾散去之前来到茶摊,默默的喝着茶。其实他不喜欢喝茶的,就像是酒一样滴酒不沾。
这样的把戏,两人已经玩了好多天。
少年忽然抬起头,看向一个方向,晨雾即将散去。
碧衣女子果然站起身来,撑开一把画着桃花的油纸伞,沿着少年注视的方向,款步离去。
碧衣女子消失了,雾气也消失了。
少年有时候会疑心碧衣女子去了哪里,但他总没有跟上去,哪怕是问上对方一句话。
少年取出藏在条凳下的赤色长剑。他从来是剑不离身的,但他也知道碧衣女子喜欢看他的全部,唯独不喜欢看到这把剑。
也只有在这短暂的时候,他才会选择把剑藏起来。
少年摩挲着剑柄,这把“赤练剑”他得之不易。

江面的波光很轻柔,好似恋人的爱抚。
男人依旧是一身粗布麻衣,而且那把叱咤江湖的“青虹剑”他也没有带在身上。
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像是那个江湖人敬仰的天下第一。
少年道:“做天下第一是什么感觉?”
男人对悄然出现在身旁的少年不感到丝毫意外,只是平静的望着江面。
男人道:“寂寞。”
少年道:“我不信。”
男人忽然扭过头,认真的看着少年。
男人道:“帮我个忙,也是帮你自己。”
少年道:“帮你什么?”
男人道:“我知道自己一个月后必败,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完成你的复仇。”
少年突然笑了。
男人道:“笑什么?”
少年道:“我从六岁开始学剑,剑法越来越快,有时候我感觉是剑在动不是我在动。”
少年道:“我要杀你,不只是为了复仇,更是为了成为那个天下第一。”
男人也突然笑了。
少年道:“笑什么?”
男人道:“的确,哪个剑客不想成为天下第一?可最难的不是成为天下第一,而是从天下第一的位置上退下来,拿起来你就放不下了。”
少年沉默了。
男人看着江对面那个钓鱼的老翁,忽然道:“你不觉得我们很像鱼吗?得到鱼饵的鱼在羡慕没得到鱼饵的鱼,没得到鱼饵的鱼也在羡慕得到鱼饵的鱼。”
那钓鱼的老翁忽然用力一提鱼竿,便钓起了一条大黑鱼。
少年道:“现在的你,还能发挥巅峰时期的几成剑法?”
男人道:“状态好的时候是八成,坏的时候六成。”
少年道:“我的赤练剑在你的青虹剑之上,七十二路剑法也是快打猛攻。千万别让我断了你的剑。”
少年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城街道上行走的,全是带着兵器的江湖客。
得知男人要和少年在这里决斗,少林、武当、峨眉、崆峒等门派都来了不少。
一时间小城到处人满为患,街上比划的是刀枪棍棒,酒馆里谈论的是武功高下。
唯有那个晨雾中的茶摊,会因为少年出现的片刻而变得安静。
这一次,碧衣女子没有等到晨雾散去便站了起来。
她没有走,而是对少年说了第一句话:“我要去找桃花坞了,你如果来我可以等你。”
少年沉默着,任由碧衣女子撑着油纸伞离去。
他紧紧的握住刚才藏起来的赤练剑,感觉这把剑越发的锋芒逼人了。
他还记得,当初去取赤练剑的时候,那个铸剑师对自己说:“你要经历的苦还长着呢。路走完一条还有一条,等你发现自己走不到头的时候,你已经浪费了一生。”
这就是自己要经历的苦吗?少年苦笑着合上了眼睛。
翌日,碧衣女子来到茶摊等候,但一直到晨雾消失后少年都没有来。
碧衣女子默默的撑着油纸伞,沿着来路回去了,她也不会再来了。

霓裳醉了,放荡的笑着,手里提着酒壶,踉跄着闯进了屋里。
屋里没别的,只有一个正在擦拭青虹剑的男人。
男人道:“你醉了。”
霓裳道:“你不用管我,只管擦亮你的剑。”
男人还是放下了手中的青虹剑,伸手搀扶着霓裳坐下。
霓裳道:“你的剑能比那少年快吗?”
男人道:“我已经在走下坡路,剑只会一天比一天慢。”
霓裳咬紧了嘴唇,双眼泫然的看着男人。
霓裳道:“你喜欢我吗?”
男人道:“你真的醉了。”
霓裳道:“不,……这不是我要的答案。”
男人道:“我这里没有你要的答案。”
霓裳道:“真的?”
男人道:“真的。”
霓裳道:“不喜欢。”
男人道:“对。”
霓裳走了,外面还隐隐约约的传来悲戚的唱腔: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房间里,男人大半部分的身子都淹没在阴影里,他紧抿着嘴唇,用力的一下一下擦拭着手中的青虹剑。

夕阳下,两个剑手持剑对立。
苦海崖,便是男人与少年最终的对决之地。
苦海崖的周围,早就被闻风赶来的江湖客占据满了。不为别的,只为知晓谁最后能成为那个天下第一。
男人手中的青虹剑是绝世好剑,但那少年手中的赤练剑更是神锋。
男人注视着少年的眼睛:“你状态不太好。”
少年道:“你也是。”
男人道:“你真的准备好成为天下第一了吗?”
少年不再接话,果断的出剑刺向了男人,男人也瞬间挺剑而出。
这场战斗果然没让大家失望,两个人精彩绝伦的对决,绝对能载入史册,流传千古。
少年那天没有说谎,他的赤练剑不俗,七十二路剑法一路穷追猛打。
而男人也没有说谎,他只发挥出来巅峰时期的七成功力。
男人终究是老了,摆脱不了少年剑法的纠缠,只能被迫回防。
他的青虹剑也像主人一样老了,连挡赤练剑十回冲击,便崩的一声断裂。
赤练剑穿过了男人的胸膛。
男人手中的半截青虹剑脱手落地,身子无力的倒退数步,便后仰摔倒在了地上。
少年看着倒下男人那张平静的脸,心里没有丝毫预想中的畅快。
霓裳流着泪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将男人抱入怀里。
男人看着哭红了眼的霓裳,想起了那天悲戚的歌声。他再也不能假装铁石心肠。
男人道:“霓裳,很对不起,有一句真话我没有对你说……”
霓裳道:“别说了,快运气调息。”
男人摇头:“……来不及了。我一生已经浪费太多时间,我不想再浪费一刻。霓裳,我喜欢你,这是真心话。”
霓裳道:“我知道的,我就知道的……”
霓裳把脸埋进男人的脖子里,但还是掩盖不了自己的哭声。
少年默默的转身离开,周围的江湖客都拿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现在他是天下第一了,要打败的目标也变成了他自己。
少年越过众人,却是失去了方向,只是为了走而走。
那个碧衣女子应该去了桃花坞吧?
少年心里想着。
果然……寂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