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我宁愿做妾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2-13 20:01

第92章 我宁愿做妾

谢婉仪乔装夜逃,想要告诉凌释真相,不止是在姑姑和表哥之间做出选择,更也是背叛了她的家族,背叛了陈郡谢氏。

何况,若非今时萧琰的出现,她便也真的为凌释而死。她为他,可以说付出了一个女子能为心爱之人付出的一切,直到如今全身伤口躺在病榻之上,面对着日思夜想的释哥哥伤心痛哭,她还能说什么。

而这样的一个女子,一个本就怀有兄妹之情的女子,叫凌释又该如何拒绝,如何忍心拒绝?

凌释的眼中有为难,有无奈,甚至有几分愧疚,就这样看着贺南风,久久没有回答。

而贺南风明知结果会这样,甚至也心知肚明,若这男子真能面对谢婉仪毫不动容、毫不留情,那他便不是自己所爱的夫君。但这一刻,依旧觉得难过,甚至隐约的愤懑,毕竟这谢家小姐,是她自己救回来的。

不是她,萧琰不会出现在西郊,也就没有之后的一切。但就算没有谢婉仪,她依旧能靠自己判断出凌释中毒一事,只是或许晚些时候,又或许,没有这样容易叫凌释接受。但这活着的谢婉仪,从前尘夫君的愧疚记忆,便成了而今活生生的两难抉择。这个温柔痴情的谢家表妹,必定成为她和凌释之间,一道越不过去的坎。

贺南风思虑良久,抬眸缓缓道:“阿释,如果她从未出现,你会一心一意对我么。”

凌释看着她,点了点头。

“你愿意与我同生共死么?”

“我愿意。”他回答得毫不犹豫。

“那我问你,若另外有一个男子,也愿意为我付出性命。你明知我们两情相悦,你说我该嫁给他,还是嫁给你?”

贺南风于凌释,从心底便不曾有过妻妾之念,故而这比方也没有男女之别。他只能娶一个,就如同她只能嫁一个,于是问他,该如何取舍。

凌释一顿,沉吟片刻,道:“我自然,是愿你嫁我。”

随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也是只想他娶自己的。霎时,便分不清是感动还是方才的为难,不禁微微动容。

贺南风一笑,道:“我知道她对你的心意,也知道你心中愧疚,不愿伤害她。把这件事交给我吧,我去跟她讲。”

凌释一怔,即便知晓她是为了自己免于面对,才主动提出,还是不禁微微诧异道:“现在么?”

谢婉仪重伤未愈,便要告诉对方这些么?

“对,现在。”贺南风点头道,“难道她养伤多久,你我便要小心翼翼,向她隐瞒多久么?”

谢婉仪被贺南风所救后,在她的庄子等来凌释,就算再傻,也会猜想两人关系,如果顾忌对方伤势不讲,便要假装隐瞒,而这时贺南风不想,也认为不该出现的事情。

凌释蓦然,半晌后,终究点了点头,但目光中隐约有不忍之色。

紫衣少女微微蹙眉,假装不曾看见,淡淡一笑后,向屋里走去。

而那方擦干了眼泪的谢家小姐,正沉浸于和心爱之人相见的欢喜中,随即就见仙女般的救命恩人进了房间,当下一面强自试图坐起身来,一面含笑道:

“贺妹妹,你来了——”

贺南风忙上前扶起对方,又放了枕头在背后垫好,方静静站在旁边,垂眸看着她。

“贺妹妹,你怎么了?”谢婉仪似察觉对方神情有异,便开口询问。

贺南风沉寂片刻,暗自叹了口气,开口道:“婉仪姐姐,谢谢你对阿释的真心和付出,但对不起,他从前今后,都不能娶你。”

谢婉仪一怔:“贺妹妹,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贺南风明显有几分不忍,但还是强自恢复如常,淡淡道:“因为,他喜欢的人是我,他的妻子,也只会是我。”

谢婉仪愕然愣住,半晌没有回过神来:“你……”

“之前你不愿讲话,我也没有告诉你多余的事,只说过我姓贺。”贺南风继续道,“但想必阿释刚才已经告诉你了,我是文敬候府三女贺南风,也会是将来的逸王府世子妃。南风在这里,替阿释谢过姐姐的真情和付出,如果姐姐有其他事情需要南风去做,我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阿释他,只会娶我一人。”

谢婉仪双眸睁大,似好久才才听明白她的话。随即柳眉蹙起,神情悲怆,叫本来苍白的脸颊,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贺妹妹,”她强自忍下眼泪,抬抬起头来看着贺南风,缓缓道,“你这样说,是为了叫我自己离开么。”

贺南风不置可否,没有接话。

“我知道,妹妹身份高贵,知书达礼,又那么美丽,美丽得像仙女一样。”所以她睁眼时,的确以为是自己死后,见到了画中的七姑神,谢婉仪顿了顿,向贺南风浅浅一笑,“姐姐自然不能跟你比,可如果妹妹也深爱着阿释哥哥——”

贺南风道:“我当然也深爱着他。”

“如果妹妹也深爱着阿释哥哥,就应该能明白我的感受。”谢婉仪说着,还是落下啊泪来,“你知道你说的这些话,你这样做会给我带来多少痛苦。我们爱着同一个男子,你又怎么忍心对我这样残忍。”

贺南风微微凝眉,沉吟片刻,一笑道:“姐姐这样说,好似若你我互换,你不会这样一般。”

这世间男女,谁不想独占心爱之人,不过多数时候求而不得罢了。既然能做到,为何不做。

谢婉仪摇摇头,似无奈苦笑,神情悲伤:“我不会的。”

“不会?”

“不会,”她忽而试图坐起身来,又被身上伤口扯动,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却依旧试图向贺南风靠近,神情激动道,“贺妹妹,姐姐此生别无所求,从小到大,都只盼陪在阿释哥哥身边。是姐姐自己求了父母,求了姑姑好几年,才叫长辈答应订婚。妹妹,就算阿释哥哥喜欢的不是我,就算有你在,姐姐也只想能陪在他身边。”

她对凌释,就像前尘的贺南风对宋轩一样吧。一个名门贵女,以端庄大方为要,她却为了他不顾家人心意,不顾名节伦理,最后为他丧命。所以让前尘隐约知道真相的凌释,愧疚了一辈子。

贺南风想着,脸上便不禁几分动容,但依旧没有说话。

“贺妹妹,姐姐只想在他身边。”谢婉仪深深看着对方,双眸含泪道,“哪怕做妾,做一个侍女,姐姐都心甘情愿。”

“你——”贺南风一时无言,蹙眉道,“你便这样不顾自身尊严,也不顾谢家门楣么?”

谢婉仪一笑,缓缓道:“我为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还要什么尊严,要什么门楣。”

贺南风愕然愣住,这一点,是哪怕前尘时,她也不曾这样彻底的。

那时候她嫁给凌释了,却一心保住清白,还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和离,再与宋轩终成眷属。可不久却得知,护国公爷已娶了柳家小姐为妻,就是她自幼的好姐妹柳清灵。

饶再对宋轩一片痴心,贺南风还是无法接受。于是相约的清风寺外,宋轩那年便未等到她的身影。直到柳清灵亲自登门解释,说她之所以嫁他,是为了叫国公府老夫人宽心的权宜之计,不是她,便会是其他女子。

又说,好姐妹总比其他女子要好罢。她已早就决心,哪日贺南风脱身时,她便将国公夫人的位置还给她,毕竟她虽然倾慕宋轩,却更珍惜这份姊妹情意。

但凡有脑子,都能听出其中虚假。可那时候贺南风却信了,一场伤心后,终究原谅两人。过后又往清风寺赴约,却不想正被凌琚撞见,成为后来指认她不洁的罪证。

可见女子若喜欢一人,竟到这般不顾一切的地步,若再遇人不淑,多半结局凄惨。

思绪过后,贺南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谢婉仪似察觉对方心绪变化,又祈求一般道:“贺妹妹,姐姐不会跟你争任何东西,姐姐也不会计较名分地位,姐姐只想能陪他左右,能日日见到他,便足够了。”

贺南风未答。

“这世上男子,身份高低、贫穷贵贱,都要图个三妻四妾,才是大丈夫作为。”谢婉仪又一笑,继续道,“但姐姐知道,阿释哥哥却不会这样。姐姐不如你,从小到大从未想过能做夫婿的唯一,姐姐只求,妹妹能怜悯姐姐,把我当做丫鬟、当做滕妾都好,只求妹妹看在我们同样爱着一个男子的份上,收留姐姐。”

果然,不愧为谢氏女儿。一字一句,都说到旁人心底。

世间男子都三妻四妾,凌释虽然无此心,但贺南风若只想独占,甚至不顾叫凌释为难,也没有同是女子的半分怜悯,那也太自私了些。

她只要陪在凌释左右便够了,堂堂谢氏嫡女,愿意为妾,做丫鬟,只求伴心爱之人左右。贺南风同样身为女子,同样爱着凌释,却如何能对旁人这样残忍,这样狠心?

谢婉仪似伤心欲绝,不断流泪的时候,一面咳嗽着,好似下一刻就要昏厥般。

贺南风便是出于这女子对凌释的付出,这一身伤口的感谢,也不该那般冷情,无法那般冷情。

凌释无法拒绝谢婉仪,而她,又如何能叫对方拒绝?

贺南风闭上眼,只觉心中波涛翻涌,就要将她自己淹没。

谢婉仪每一句话背后的含义,她都能听出,但却也都无法反驳。她爱凌释不假,从来不曾想过,他身边会有其他女子也不假,但这样为他付出一切,甚至是性命的谢婉仪,凌释为难,她以为自己会心狠些,但结果还是一样的。

这是重回后第一次,贺南风感觉自己在无论言语先机,还是于情于理,都落于下风。好比居高临下的一场大仗,却被对方退避化解,唯有偃旗息鼓,无从下手。

外头传来流云说话的声音,虽然到门口时淡了下去,手中灯光依旧在地上映出一个身影。那是凌释,他不知在门外站了多久。

而谢婉仪,也不知是否一早,便看到了对方露出的衣袖,所以言语这般伤痛、这般卑微。

但贺南风此刻,已无心再无计较。她听到这番话,听到对方无所求的付出,都心觉动容不知所措,门外的凌释更情何以堪?

他会觉得她自私又狠心罢,不但是他,只怕所有人连同她自己,都觉得一定要叫谢婉仪放弃的贺南风,实在自私又狠心。

窗外夜色岑寂。

贺南风看向慢慢从黑暗中走出凌释,又看了看谢婉仪,随即再没有一句话,便径自夺门而出。

“南风——”凌释一怔,在负气离去的贺南风同梨花带雨的谢婉仪之间迟疑片刻,还是立即追了出去。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