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73章 茶出处

作者:看人间
2021-02-14 09:00

第73章 茶出处

老妇煮茶,用的是一口大锅,茶叶一入热水,便幡然一窜,似是活株一般,直挺挺地立在了大锅中央。

不肖片刻,阵阵浓郁的香味就开始飘出,让人不由得精神一震。

水出叶倒,老妇直接将那株用过的茶,径直弃了。

年汀兰看着那东西,不由得阵阵惊喜。

若枫将茶水递给她,清香扑鼻,入口香浓。

“这茶水,入口香浓,就是此时与你说话,这嘴里都是香气弥漫,当真是好茶!”年汀兰止不住地赞叹,示意青鱼饮了一口,的确是其他茶叶所不能匹及的香味。

若枫颇为高兴,向年汀兰解释,“这茶,是阿爷有一回上山采药的时候发现的,因着香味特异,大家都担心有毒,阿爷便自己做了茶饮来喝,这些……”若枫指了指院子里的东西,“都是阿爷种出来的,因为敢尝试的人少,所以消耗的并不多。”

“这茶,可有什么毒副作用?”

若枫还来未解释,正在往桌子上端菜的阿婆抢了先。“没有的,这东西还好着呢,我与老头,这两年都在喝这个,没钱买药,大病小灾的,喝一喝这个,就缓过去了。”

阿婆看起来精神的确不错,年汀兰也动了些心思。“不知阿婆,待会能可能容我带些回去?若是有机会,能将这个推广出去,也是极好的。”

阿婆笑得满脸真诚,“小姐要,就尽管拿吧,这东西啊,我们种一株,便能生许多出来,不稀奇。”

与若枫分道扬镳,坐在马车里的青鱼,不由得提醒,“小姐,这东西,感觉用的人并不多,咱们还是要慎重些。”

年汀兰点点头,“是啊,这东西来的稀奇,而且……”年汀兰还想说什么,看了看马车外头,又停止了,向青鱼指了指赶车的人,总归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拿回去,给嫂嫂瞧一瞧,若是确定无毒,这茶的确是香得很,值得一用。”

这人嘛,都是喜欢新鲜东西的,对于那些早已经拥有的,还是不见得那么有兴致。

年汀兰想好了,这一回,皇上的寿宴,她定得做一些事儿,让二皇子,总归要尝到与自己合作的一点甜头才是。

年府大宅,何木珍在院子里插花,瞧着年汀兰进门。

“你如今,倒是比你父兄还来的忙碌,他们午间至少都回府了,你竟混到这个时辰。”

因为年汀兰没有回府,何木珍本该午休,却是没有半分睡意。

年汀兰连忙走到母亲面前,接过她手里的剪刀,“母亲,不过是外头事情杂乱了些,往后还是会按时回来的”父母对于子女,总有一种异常的宽容,自从打了年汀兰之后,何木珍更是心里头莫名愧疚,从小都未曾动过粗的孩子,这长大了,反倒接着挨了两次打。“你从小,就比你兄长顽皮些,你父亲总心疼你,日后到别人的府上,为人妻,为人母,总归会没那么自在,所以这么多年,我们对你,都是放纵较多。”何木珍看着年汀兰,这孩子,恍然间就已经长大了。

母亲看孩子,眉目间自是精致,总归是个模样大气的孩子。

年汀兰心里动容,父母对她的纵容,她如何会不知?

“母亲,女儿总归会尽量过好自己的日子。”

年汀兰想要母亲安心,她这辈子,实在没有多少心思在儿女情长上,只想着,自己能够慢慢强大,能够在最为危机的时候,护着年家就行。

何木珍叹了口气,“如今瞧着你定了皇家的亲事,母亲这心里头,还是有些后悔。”

年汀兰抬眼瞧母亲,“母亲后悔什么?”

“后悔你小时候,没得将你严加管教,总归,没有曾家的女儿那般贤淑。”

何木珍对曾素之的喜爱,是由来已久的,当初曾素之与年阶青梅竹马,何木珍几乎就是将曾素之当做半个女儿一样的对待,就是年阶当初一意要娶卫玲珑,何木珍为此还生了不小的气。

“莫不是,二殿下就需要一个贤淑的?”

或者说,一个贤淑的,当真就是最好的?

“你这孩子,我哪里有这样说?二殿下对你的心意,母亲也是一直看在眼里的,若不是他真心实意,我才不会撮合你们的事儿,你啊,嫁个对你喜爱的,总比嫁一个你喜爱的,来的好些。”

嫁给喜爱自己的,也莫要嫁个自己喜爱的?

母亲这话,当真让年汀兰醍醐灌顶,可不是吗?自己当初死乞白赖,嫁给了柳中和,最后?得到了什么?

“祖母!”“姑姑!”

奶声奶气的呼唤,打断了母女二人的谈话,看着在前头跑得飞快的年皓轩,卫玲珑在后头跟着好一阵追。

“哎,祖母的好孙儿”

何木珍蹲下身来,迎接年皓轩的飞奔,只是还未跑到,就听见“哎哟”一声,众人瞧着年皓轩被鹅卵石绊倒,吓得都往他身边跑,何木珍更是“心肝儿肉”的喊。

年皓轩哭的厉害,何木珍也心疼的厉害,卫玲珑和年汀兰站在一边,无从下手。

“婆婆是个很好的母亲,小时候,我便经常想象着,我的母亲该是什么样?婆婆满足了我,对母亲所有的想象。”

看着何木珍抱着孩子,哄着哄着,便越哄越远。

卫玲珑站在年汀兰面前,有感而发。年汀兰带着怜悯,看着卫玲珑,她从小便是孤儿跟着她的师父在军营里长大,想来还是受了不少苦楚。

“嫂嫂,你的身生母亲,你寻过吗?”

卫玲珑说过,她的母亲,在她还很小的时候,便丢弃她与她父亲走了,只听人说,她母亲还给她生了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但是具体人在哪里,却是不知道的。

卫玲珑扯了扯嘴角,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没有,人海茫茫哪里去寻?”卫玲珑说这话,便是想探一探年汀兰的口风,就想知道,她是当真已经忘记了,还是又想起来了?

终归是一家人,就算是当初再不喜欢卫玲珑,这几年,她为这个家所做出来的努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年汀兰早已经接受了这个嫂子,也从心底里,由衷的心疼她,不由得拍了拍她肩膀。

“无妨的,以后我们的母亲,便是你的母亲,她待你,总会与我们一样好。”

这一点是不需要年汀兰说,何木珍除了一开始不待见她,这么几年,的确对她不错的。

“对了,嫂嫂,你帮忙看样东西。”年汀兰示意青鱼,将那草株拿出来,递给卫玲珑。“这东西,我问了城里好几家药房,都无人认识,嫂嫂你帮着瞧瞧,这是株什么草?有什么作用?可有毒性?”

卫玲珑打量了半晌,眉头微微皱起,“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一种茶饮。”

“嫂嫂见过?”

年汀兰大喜,她就知道,她这个嫂嫂毕竟是军医的徒弟,常年行军在外,总归是知道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见是见过,只是这个东西,尤为少见,你是在哪里寻到的?”卫玲珑有些好奇,不由得询问。

年汀兰简单说了一下这东西的由来,卫玲珑听着并不赞同,“这东西,叫圣主草,是好东西,据说男子喝了可以壮阳补肾,女子喝了可以美容养颜,可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种植的。”

“莫不是这个还有什么奇特之处?”

年汀兰记得那位婆婆说过,这东西,他们多得很。

“他们说东西多,说不准只是宽慰你的。妹妹可曾听说过巫族?”

“巫族?”年汀兰并不是头一回听说这个名字,她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巫族便在父兄的口中出现过。“有听过,但是并不了解。”

“巫族,听来像是一个族落,其实它是一个小国家,那个国家里的人,都很长寿,其中,最主要的秘密,多半是在这个‘圣主草’上。”卫玲珑解释,“当初巫族因为不明原因,举国被灭,这圣主草,也就随之没了踪影,你说的那两个老者,多半是巫族的人,再不济,也该是与巫族有关联的人。”

年汀兰点点头,巫族,在如今的汉国之中,已经嫌少有人提及。

这东西拿出去,也不知会招惹什么样的是非?

“依着嫂嫂的意思,这东西,我可能作为寿礼,献给皇上?”

年汀兰询问卫玲珑的意见,毕竟这东西,身份尴尬,轻易便会涉及生死。

“东西是好的,自然是可送,但具体怎么?怎么说出它的出处,这一点妹妹还得仔细想一想。”“这巫族,在皇宫内,也是禁忌”当年皇上凶残,对于巫族之人,尽数绞杀,这东西又是巫族那里来的,年汀兰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卫玲珑瞧着她为难的样子,将东西递到她手上,开口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世上,只有一个呗众人知晓的,仅存于世的巫族人。”

“谁?”

“二殿下的生母,惠嫔!”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