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女统领的要求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2-14 20:01

第94章 女统领的要求

玉渊河上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目四望,但见烟柳画桥,行人来往,甚是人间烟火与景致交织的美好之处。

小船一叶上,三人临风煮茶,正是惬意。

李昭玉一身玄色春衫,日光下懒懒靠着船舷,神情舒朗,一面看着贺南风抬袖舀茶,一面似笑非笑道:

“孙子兵法易解,但你们这些个男女情爱,我着实看不明白。”

她一向对痴男怨女之事不感兴趣,但贺南风却又总是对她事无巨细、知无不言,叫她堂堂禁卫军统领,耳中居然常常充斥着兆京贵女秘闻。这厢又讲了什么谢家婉仪,说凌释而今如何为难云云。

于是统领大人默默听完沉吟半晌,便有了这句感叹。

贺南风闻言,心中暗自摇头,道你眼下不知而已,不久各国使者来访,那南陈小皇子再出现时,你就会明白的。何况就算李昭玉明白不了,她也会促使对方尽早领会。

“你这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贺南风笑道,替对方续好茶汤。

李昭玉一笑,摇头道:“那我看你便应该叫,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哪有那么多细碎之事,值当日日烦心的,不过自寻苦恼。”

果真,还年少不知其中滋味。贺南风挑眉,煞有介事叹了口气,道:“南风到底只是一介弱质,哪有昭玉姐姐那般英雄气概,能凭一己之力,,将大燕皇族子弟降得明明白白。”

一旁红笺闻言不由失笑,随即见玄衣少女淡淡瞥向自己,便连忙止住,低头假装添碳。

李昭玉又白了贺南风一眼,似想起什么,坐直身子道:“今儿你生辰,我便送你一个大好消息,如何。”

贺南风抬眸道:“什么消息?”

李昭玉神色自在,端起茶慢慢啜了一口,方道:“你之前跟我说,嫣嫔是三皇子的人。”

“嗯。”

“我出于好奇便注意了几分,结果还真发现嫣嫔有个婢女每月都会出宫两趟,我派手下悄悄跟踪,居然还真发现她同瑞王府的人接头。”李昭玉放下杯盏,继续道,“我想起你死皮赖脸求我相助,于是就命人乔装身份,混进那接头的酒馆做工,好日后事无巨细回报过来,以备后用。”

如此,不仅能时时掌握对方动作,若之后嫣嫔和三皇子有何图谋时,便好找到证据向皇上揭发了。

她说起来,仿佛整件事情完成的轻而易举。但贺南风却知晓,以三皇子和嫣嫔行事的小心缜密,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查探得到。而那所谓的好奇注意,必定一开始就是为了她之前的话,才去刻意留心的。

李昭玉此人,总是看着冷淡,平时也显得冷淡,然其实一旦走进她的心中,便会被独一无二地对待。哪怕她明明早看清太子无德无能,也不认可贺家的坚持,但依然会为了答应贺南风的话,为了对方一家日后的安危,默默调兵遣未雨绸缪。

“昭玉姐姐,”贺南风心中感动,却又明白这女子接受不了泪眼汪汪的情形,只得温柔笑了笑,又替她加了盏茶,“你对南风的好,南风无以为报。”

李昭玉一如既往对这般软话嗤之以鼻,向她淡淡道:“你只要行事小心,日后莫牵连到我,惹出多余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贺南风不由失笑,连忙保证下来。

这时清风吹过河边柳絮,落了一小点在李昭玉盏中,贺南风便替她用水洗净,再续上茶放回原处。整个过程一举一动温柔舒朗,让人赏心悦目。

李昭玉静静看着她,沉吟片刻,道:“南风,我对男女情爱不甚明白,也不甚关心。但年初春宴后,我曾听皇后向旁人形容你道,举手投足,风韵天成,这般女儿之美,是哪怕放眼整个大燕,也再寻不到第二个的。”

贺南风一笑,猜测不过宋皇后当时打算收她为太孙妃,才有此夸赞罢了,遂道:“皇后娘娘可有说,是哪种风韵。”

李昭玉看出她不以为然,眉目为蹙:“你休要打岔。”

贺南风便连忙正色做好,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

李昭玉这才无奈摇了摇头,继续道:“皇后说寻常贵女端庄大方、文静乖巧的不少,知书达礼、温柔聪慧的也有,但你在这两者兼备外,还浑身带着股气定神闲的自在感,使得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似风韵天成,独一无二。她阅人数十年,从未见过这般女儿。”

这话从当朝皇后口中说出,即便听到的只有几个皇子公主,也算是前所未有的莫大荣誉了。李昭玉那几日见六公主庆元一众神情不好,进进出出都在编排贺南风的损话,于是便暗地查探一番,就得了宋皇后这段夸赞。

同辈女儿家,很少能承认别人好的,但以宋皇后长辈身份,有有心叫孙儿求娶,自然不吝美词。而听闻此事的李昭玉虽不说,却极其认同对方的话。

毕竟便不提其他,就贺南风那双饱读诗书、清澈温和的眼睛,就是兆京内外从大家贵女到皇室公主,没有一个能比的。何况皇后所说气定神闲的自在之感,那是胸有沟壑因而不急不躁的底气,其他些汲汲营营、目光短浅的女人,开口闭口中馈、男女,如何能有这种风韵。

贺南风闻言倒是微微一顿,随即含笑道:“皇后娘娘这话严重,我都难为情了。”

李昭玉看她泼皮无赖的模样,哪有半分难为情在,暗里叹了口气,道:“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你这样的女子,什么样的夫君寻不到,何必为了一个凌释徒增烦恼?”

贺南风一怔,未料到对方原来想说的是这个。

“你为他拒绝皇后美意,为他对旁的男子不屑一顾,还为他花了那么多银两,”李昭玉一本正经,条理清楚道,“他倒好,为了个一厢情愿的表妹对你为难?依我看,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不曾想,居然可以这样看待。贺南风愕然愣住,随即不由扶额失笑,一半无奈一半忍俊不禁道:“那照姐姐的说法,什么样的男子才是良配呢?”

一面心中暗自叹气,李昭玉果真还情窦未开,所以对情爱之事,只能理解得这样简单直接,甚至带着几分粗暴。情人男女相处,哪能发生点事,就索性不要的……

李昭玉闻言倒是真微微凝眉思量着,片刻似有了答案,抬眸道:“听话的。”

贺南风再次一愣:“听话的?”

李昭玉点头,仿佛对这答案颇为自信的模样,笑了笑道:“不能自以为是,不要惹是生非,也不会去拈花惹草。只要乖乖听话,我就会好好对他。”

这哪是夫君之道,分明养了个孩子嘛。但就算是孩子,都有偶尔耍脾性的时候,怎么可能一直乖乖听话呢?

身旁两人听完,都不由扶额汗颜。难怪外头人都说李家小姐是女儿身男儿心,原来真想找个温柔听话的小郎君。如此凌夙这般惹是生非又爱拈花惹草的性子,实在不听话得很,活该几回吃打了。

贺南风沉默半晌,强自脸色平静,既像鼓起勇气试探,又像无奈好奇般问道:“那昭玉姐姐,若世上没有这样听话的男子呢?”

李昭玉想了想,道:“也无所谓,反正我都不感兴趣。”

那她前尘嫁给南陈穆洛风,应该真是出于无所谓的态度了吧。毕竟贺南风见过对方,穆洛风身为一国太子,温文尔却器宇不凡,可不像听话的人。

贺南风不由愕然,一双樱花般盈润的小唇好久没能合上,蹙眉思量许久,方缓缓道:“昭玉姐姐,从前都是你指点我,我今天也教你一些其他东西。”

“什么东西。”

“其实听话与否,是你现在这样想而已,若一天真喜欢一个人时,是不同的。”

李昭玉道:“什么不同。”

贺南风换了个姿势坐好,继续道:“就像你我结交之前,你也不曾想过会,有一日跟其他贵女姊妹相称吧?”

李昭玉点了点头。

“所以未来之事,不可预估。也许将来那人,他没那么听话,你还是会很喜欢,会对他很好。”贺南风说着,靠近挽住对方的胳膊,含笑亲昵贴近道,“何况那可是我姐夫,南风自然要替昭玉姐姐好好挑选。”

李昭玉闻言蹙眉,侧脸看着她道:“你是说,张千那厮一般的?”

这是怀疑她挑选姐夫的水平,毕竟张千那般的,跟宋涟和凌夙一样,在李昭玉眼中都是浪荡轻浮的毛头小子,偏贺家大小姐贺清嘉就嫁了过去。

贺南风失笑摇头:“当然不是。”

李昭玉撇嘴,不置可否。

“但你还别说,”贺南风又道,“那张千从前跟着国公世子鬼混不假,但我大姐嫁去后,他可是收了心的。”

都察院正使家的公子张千,以前是宋涟身边知名的狐朋狗友,而今居然天天在书房用功,立志考取功名,话传回侯府时,连贺佟都险些惊掉下巴。但贺南风是云淡风轻的,只向父兄说了句“浪子回头,时犹未晚”,便笑吟吟同二姐贺凝雪一起煮茶。

因为其实在早大姐出嫁前一晚,三姊妹床边说私房话时,贺清嘉就讲了她选择张千的理由。原是两人在贺南风走失那一年的元夕夜,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