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追爱二十四小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入墨
2021-02-15 19:00

01

李子明上车后,随便拣了个座位坐下,眼望车窗外出神。

车身开始滑动,渐次提速,李子明收回神,目光扫视过车厢。

此时已过上班高峰期,车厢里的人并不多……

李子明斜对面的座位上,一对小情侣正在腻腻歪歪,与小情侣隔着两个空位坐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捧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自媒体时代居然有人不玩手机看纸质书,真是不容易,李子明思忖着手伸进衣服口袋里,准备来几把数独。羽绒服的口袋有点深,李子明歪着身子往外掏手机,连掏了几次,都因为口袋太深,收口太紧,手机半路上又掉了回去。

李子明有点不耐烦起来,他站起身伸手进口袋里捉住手机,就在即将成功时,手机被收紧的口袋边刮到,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拾起手机,李子明眼角余光扫见对面座位下,躺着一张似乎是书签类的东西。

因为在上学时,学校里常有女生送李子明礼物,就曾有人送过一整套上面画着十二星座,撒着金粉的书签,所以他认得这东西。

重新坐回座位上,李子明看了眼对面依旧在看书的女孩,书签应该就是她掉落的,李子明这样想着。

要不要过去拾起来给她?或者就坐在原位,然后大声告诉她,她的书签掉了?李子明的选择困难症犯了,其实他只是不想太唐突而已。

对面的女孩也许是觉察到了有人在看她,自书本间抬起头,恰好与犹豫不决的李子明四目相对,李子明赫然听到了自己怦然加速的心跳声。

黑珍珠似的瞳仁浸润在一汪清泉里,两道如烟般的眉微蹙,鼻子头有些发红,嘴巴被书挡住看不到,不过,李子明猜测,她的嘴角一定是下弯的。

可能是看书看得掉了进去,所以才会有这种样的表情吧?女孩子都是这样,喜欢把自己带入书中的某个人物里,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喜欢麻雀变凤凰的故事……

李子明想着,就发现女孩的脸上出现了警惕的表情。

02

“你的书签掉了……”李子明及时出声,以免误会加深,他用手指了指女孩脚边位置。

女孩低下头,看到躺在脚边的书签,弯腰拾起,不好意思的冲李子明笑了笑。

旁边的胖大婶被打扰到,歪头看了眼一脸坦然的李子明,又把目光转向女孩,然后耷拉下眼皮,手指又搭在了手机上。

“谢谢!”女孩道了声谢继续看书。

李子明则划开手机解锁键,开始了他的数字列阵,车子过了几站,X数独全部过关,揉了揉酸胀的眼,李子明抬头间发现,那个女孩居然还在看书。

左手边的大爷还在打瞌睡,右手边的胖大婶已经换成了一位妖娆男,浑身散发着刺鼻的劣质香水味,之前玩数独时李子明还没有注意到,一旦从沉迷中清醒过来,熏得李子明分分钟反胃。

李子明迅速扫过车厢,希望能找到空位……

车厢里的座位都已坐满,只有读书女孩右手边有个空位,车子马上就要进站了,如果不抓紧时间,恐怕连这唯一的机会都要没了。

李子明果断出击,几步来在女孩面前,“我,可不可以……”

女孩听到有人同她讲话,抬头去看李子明,也注意到了他指向自己身边的空位。

女孩歪头看向李子明之前所坐位置,当她看到那名妖娆男时,理解地笑了笑,露出一对小虎牙。“坐吧……”

获得准许的李子明松下口气,坐下来后才意识到了尴尬,再说谢谢有点没话找话,如果就这样保持沉默,又有点过河拆桥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书?”李子明打算和女孩说上两句话,然后再各不相干,或许会比较融洽。

女孩被问得面色发窘,僵住了。

“咳咳……”女孩干咳两声,在李子明真诚的目光下,把书皮竖到他面前给他看。

断背山?!李子明看到书皮封面,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为什么要问这么蠢的问题?

扫视过对面的妖娆男,又觑了眼堂而皇之在公众场合看断背山的女孩,李子明有种才出狼窝又入虎穴之感。

也许是李子明的表情太过明显,女孩噗嗤一声笑了。

“其实这个故事很好看,很……感人,真正的感情不应该有界限,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李子明努力用最自然的语气说着,他可不想被一个小姑娘取笑。

“怎么,你也看过?”

女孩看起来对李子明的言论很感兴趣,毕竟和女孩子谈论断背山,绝对没有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谈论来得深刻。

要死了!李子明其实只想说完这句话便就此打住,然后最好谁也别再说话……可是他躲不开女孩热切的眼神,只好无奈地嗯了声。

03

“I wish i know how to quit you ,我想知道该如何戒掉你。”

李子明说完这句话,气氛愈发诡异起来。 他的英式发音很好听,再搭配上迷人的磁性嗓音,听得女孩满眼都是小星星。

“你真的有看过……”女孩满脸惊喜,像是遇到了知音。

李子明其实很想告诉女孩,他的老姐才是她的知音。

鬼知道当初老姐跑去他办公室,硬是抢过他的电脑给他播放断背山是什么目的,他至今犹记得当时老姐的惊叹。“李子明,原来你不是Gay呀!”

是的,他不是Gay,他之所以这么久以来坚持单身,只不过是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罢了。

“你喜欢杰克还是埃尼斯?”女孩放下书,和李子明尬聊。

“我哪个也不喜欢……”李子明闭嘴,再也不想说话了。

女孩对于李子明的恶劣态度报之一笑,“真是的,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没有害羞!李子明在心里狂吼,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地拿起手机,重复他的数独游戏。

女孩也没有再说话,捧起断背山,不一会儿便发出抽泣声。

李子明的眉毛拧到了一起,很纳闷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腐女这种古怪生物?

被抽泣声打扰到,平时几分钟就能攻克的关卡,愣是车到终点站也没有破解开。终于到站了,李子明迫不及待地起身冲出车外,连再见都忘了和女孩说。

妖娆男的动作也极快,跟在李子明身后下了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人潮中哎呦一声,撞了李子明一下。

隔着厚厚的羽绒服,明显察觉到屁股被捏了下,李子明恶狠狠地去瞪妖娆男,刚要上前揪住他,就见妖娆男撒着欢地跑开了。

“噗嗤……”隐忍的笑传入耳际,李子明气势汹汹地回头去看。

才迈出车门,女孩就见到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被吃了豆腐,虽然很过份,但看到男人凶巴巴干瞪眼的表情,女孩还是没忍住……

她也知道不该笑,所以用手捂住嘴巴,可是清脆的笑声依旧从指缝间泄露了出去。

歉意地看了男人一眼,女孩一溜烟地跑开了。

顺着人流往外走,李子明的心情说不上是糟糕还是恶心,出去到街面上,慢悠悠地往家走,顺路散散恶气。

此时华灯初上,路旁高楼里各家亮着灯的窗口人影绰绰,菜香弥漫。

闻到菜香味,李子明的五脏庙开始奏乐,让他也不禁分外感到孤单。

回家也是一个人,懒得做饭的李子明决定去吃碗肥肠粉,要不然等到出了国,他就吃不到了。

快步折返,李子明直奔他最喜欢的一家肥肠粉小吃店。

李子明家在地铁站东面,而小吃店位于地铁站西面,越过喧闹的地铁站,再步行十分钟便能到达。

进去到狭小的店面里,就算是过了饭口依然是座无虚席。

“这里……” 一道脆生生的女声传来,李子明欣喜地见到读书女孩也在,而且她的对面恰好空着。

李子明快步过去坐下,气得一名正端着碗肥肠粉靠近的油腻男狠狠剜了他一眼。

04

“你也喜欢吃……”李子明指了指女孩面前,吃了几口的肥肠粉。

满嘴油光的女孩点点头,“嗯,你不也是。”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李子明忽然发现,他遇见这个女孩后,居然开始爱笑了。

小吃店里没有跑堂的服务员,都得自己去窗口点餐,李子明起身去点了碗不要辣的肥肠粉,一直站着等到做熟,不用招呼便接过来端着向座位走去。

“对不起,这里有人了……”是女孩的声音,李子明脚下微顿,抬头去看。

“什么叫有人了,哪里有空座偏占着不让坐的。”

一个瘦小的卸顶男,手臂上搭着外套,正要往女孩对面的座位上挤。

“我男朋友点餐去了,他马上就回来。”

女孩用手挡着不让卸顶男落座,抬眼间,见到端着碗傻呆呆看着她的李子明,连忙摆手,“快过来……”

急切的表情,就像是在告诉李子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她为什么要说他是她的男朋友?也许是因为只有这个身份,才能让她帮他占座占得理直气壮吧,男朋友?李子明苦笑。

“哦!”李子明答应一声,快步过去。

卸顶男一见李子明,也不好再使横,嘟嘟囔囔地让开。

走得过快,被热汤淋到的李子明,拿餐巾纸擦过手后,摸着耳垂降温。

“你怎么那么傻?”女孩又在笑他。

李子明也不介意,再说,端着碗肥肠粉站在客如云涌的店里盯着人家看,确实有点傻。

“对了,我叫李子明,你叫什么名字?”

笑得正欢的女孩听了,忽地收敛笑容,很认真地答到,“礼梓铭。”

“对,我是叫李子明,我是问你叫什么?”

无奈之下,说不清楚的两个人,用手机各打出自己的姓名给对方看。

“礼梓铭?”李子明读出女孩的名字,才明白为什么女孩听到他的名字时反应那么大。

“真是好巧!”俩个人一边吃着可口的肥肠粉,一边说着同样的话。

“你住在附近?”礼梓铭问李子明。

“不,我住在地铁站东面,不过我喜欢吃这家店的肥肠。”“是嘛,我是第一次吃,就是为了吃个新鲜,不过确实挺好吃的。”

李子明忽然好奇起来,问女孩。“你不是本地人?”

礼梓铭嘴里嚼着肥肠点点头,咽下去后才道。“是的,我明天就走了。”

不过是匆匆过客,李子明却忽然生出不舍来……也许是即将发生的离别弄乱了他的心绪,李子明埋头吃着肥肠粉,默默压下这份莫名的感触。

“你呢?”

李子明只顾走神没听清,“什么?”

“我说,你是本地人吗?”礼梓铭睁大了眼睛问他,与在车上看到的不同,此时礼梓铭的眼里蒸腾的水汽,比碗里腾空而起的热气还要来得氤氲。

“我是,从小在这里长到大,不过我原来住在城南,后来才搬到城东的。”

“哦……”吃饱的礼梓铭点头,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05

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李子明很绅士的送礼梓铭回去住宿的酒店。

酒店离小吃店不过五六分钟的路程。

目送礼梓铭进去店门后,李子明转身回家。

地热把房间烘烤得十分燥热,李子明打开客厅窗户散热,然后去浴间冲凉,换上睡衣后,进去房间开始翻箱倒柜整理衣物。

李子明很不会照顾自己,烧不好菜,做不好饭,衣服也叠不好,越整理越郁闷,怎么这些衣服就不能听话些?

也许他该有个妻子,哪怕坐在旁边嘲笑他笨也行,那样至少不会这么无聊,李子明胡乱想着,礼梓铭的脸便适时地呈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怎么可能?李子明苦笑摇头,仿佛随着动作,就能把爱笑的礼梓铭给摇出脑海。

辛辛苦苦收拾完,抬手看了眼腕表,十点十三分,他整理前曾看过一次表,那时是八点十分,他居然用了整整两个小时。

距离明天下午五点的飞机还有十八个小时,他珍贵的二十四小时带薪休假,已经用去了四分之一。

可是,为什么自从他与礼梓铭分开后,总有种做什么都是在浪费时间的错觉呢?李子明边把行李箱拎去玄关,边思索着这道恼人的问题。

将自己丢到床上,李子明企图用睡眠来摆脱不必要的思考。

一夜无梦,李子明醒来时,窗外还是漆黑一片,北方的冬夜格外的漫长,早上六点钟也不比午夜子时的天色亮多少。

倒在暖和的被窝里,蓦地,礼梓铭的脸再次闯进了他的脑海,他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单身太久,随便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就要念念不忘吗?

太荒唐了,李子明不喜欢自己太过感性,他算计着时间,还剩十一个小时就要乘飞机去往异国他乡了,而去掉提前出发的一个小时,他只剩了十个小时。

他应该抓紧……抓紧什么呢?就在这时,礼梓铭三个字出现。

他是得病了吗?李子明自床上坐起来,房间里有些凉,他恍然记起,客厅的窗户没有关。

披上睡衣去到客厅关窗户,在看到路灯下空荡荡的街道时,李子明愣住了。

他仿佛看到了夜色下,他正与礼梓铭并肩走着,橘黄色光晕打在他们身上,在地上投下两道黑而长的影子,随着脚步声响,两道影子不停地晃着,有的时候动作幅度稍微大点,两道影子就会撞在一起,像是在偷偷拥抱。

揉了揉眼睛,李子明关上窗户,但他还是没忍住,再度望向窗外。

从窗口能看到街边的停车位,而此时他总是停在那里的凯美瑞已经不在了……车位没有空置,被一辆奥迪霸占了去。

那辆车他送出去根本就没想再要回来,这是李子明打算好的,所以他和那辆车的缘分,已然尽了。

当下都是真,缘去既成幻。无缘无故记起这句话,李子明终于明白他该抓紧什么了。

迅速洗漱穿戴完毕,李子明趁着蒙蒙微亮,飞奔下楼……

气喘吁吁地冲进酒店大堂,也许是李子明的表情过于狰狞,刚睡醒的前台小姐看着他有几分瑟缩。

06

礼梓铭居然半个小时前刚办理过退房手续,前台又不肯透露个人信息,李子明失望离开。

他怎么那么笨?微信,电话,家庭住址,一样他都没留,他当时到底在想什么?李子明两腿发软,懊恼地呢喃,“礼梓铭,你在哪儿?”

茫茫人海,该去何处寻找?也许是他误会了缘分,否则,就算他不记得索要联系方式,礼梓铭呢?她不会巧合到也忘了吧?

“你怎么那么傻?”李子明仿佛听到了礼梓铭的问话,若是他找到了她,她还是说出这句话来拒绝,那可真是傻透了。

他就要离开这座熟悉的城市了,告别的惶恐让他企图抓到些什么,所以他才发了狂,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陌生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感情,对,一定是自己误会了。

吐出一大口气来,在寒凉的清晨,他希望自己能清醒些。

忽然,他瞥见街对面一道身影,头上戴着顶红帽子,礼梓铭昨天就有戴着顶小红帽。

还没等反应过来,李子明已经箭一般地冲去街对面,等到他大叫着“礼梓铭!”一只大手搭在红帽子的肩头时……

“啊!”独自走在街头的女人被吓到,发出惊悚尖叫。

“对不起!对不起……”李子明慌忙道歉,其实他应该可以分辨出来,礼梓铭的帽子是鲜红的,而这个人的是暗红色。

“你神经病呀?”女人在看清李子明后,从衣着和干净的眼神断定,此人既非色狼又非劫匪,便手压在胸口下滑的围巾上愤愤骂了句。

目送女人走远,李子明心中升腾而起的不甘,就像一碗热腾腾的肥肠粉,香到令人无奈,却又那么的想要再来一碗。

“这是我男朋友的座位……”她都已经说了他是她男朋友,也留了空位给他,为什么他却那么愚钝?

忽然,李子明脑子里灵光一闪,姐夫程煜好像认识礼梓铭入住的酒店老板。

掏出手机打给程煜,一番威逼利诱下,程煜帮他弄来了女孩留在酒店的手机号。

“喂,李子明,你到底发的什么疯?”老姐的八卦心被李子明的反常举动勾起,“说,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李子明大声回答,“对,我要和她结婚!”

听筒里清晰响起老姐的抽气声,续而道,“神经病!”

一大清早,已经有俩个女人骂他神经病了,他甚至希望下一个骂他神经病的人会是礼梓铭,然后在咒骂中他当头棒喝,终止此次的癫狂行为。

颤抖的手拨通礼梓铭的电话,嘟嘟声中,每一下都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喂……”暗哑的男声,透着被吵醒的起床气,李子明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请问礼梓铭在吗?”

对方明显顿了下,“你打错了。”

李子明隐约听到一句,“谁打的电话?”是个女人的声音,接着通话结束。

07

将听筒里听到的女声和礼梓铭的声音比对,李子明确定不是同一人,可是,礼梓铭为何要留下错误的电话号码呢?站在路边,李子明想不通礼梓铭这样做的目的。

难道是填写电话号码时不小心填错了?李子明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真的疯了!”李子明叨咕着,将那一长串电话号码,逐一数字由零到九的轮番交替拨打,他就像经历了一场追逐赛,目的明确,生机渺茫……

最后,一无所获的他再次拨打了礼梓铭留下的那个号码,对方没有接,直接挂断。

上午十点多的阳光晃得人眼睛痛,李子明仰头看了看天,如今他精神亢奋,思绪混乱,就像是疯人院里跑出来的疯子,看什么都新鲜到让他想要大喊大叫。

这时,有电话打来,李子明迅速接起电话,有那么一瞬,他甚至以为电话是礼梓铭打来的。

“喂,李子明你发神经发够了吗?”是姐夫程煜,带着调侃的语气,让李子明觉得他疯的还不够彻底。

“还没……”“嘁,知道你感性,但也不至于出门三年,就要死要活的吧?”

“就是……”电话彼端的老姐,妇唱夫随。

“喂,通知你下,给你安排的随行秘书,今天和你同一班飞机,我把她的电话号码用微信发给你了,你一会儿先联系下。”

程煜很细心,他知道怎样安排,才能让故土难离的李子明舒服些。“我可警告你,是我家夫人特别精挑细选,为你量身定制的,不许挑三拣四。”

“随便吧……”李子明叹了口气挂断电话,翻看过微信,拨通了程煜发过来的手机号码。

响了几声对方没接,李子明也没再打,反正程煜肯定也把他的号码给了对方,迟早能见面,没必要现在死乞白赖非要和人家联系上,再说他现在也没心情联系她。

李子明原来的秘书已经定好与他同往,遗憾的是,就在她老公难舍难离,临别前天天来公司接她上下班的某一天,他看到了要和他老婆在异国他乡共事三年的李子明…… 巨大的危机感让那个男人做下决定,要么别去,要么离婚,于是,他的秘书半路撤离。

现在程煜又给他物色了个秘书,并且一再保证是单身,无牵无挂的那种,可是随便她是阿猫阿狗,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共事,又不是要娶她。

独自走在街上,熟悉的城市,陌生的心境,李子明不知不觉上了地铁2号线,是不是再从这里出发,便又能遇到礼梓铭呢?李子明可笑地想着。

认真搜遍每一节车厢,来来回回,徒劳的从起点寻到终点,他忽然意识到,也许他这一生都只能在寻找中度过了。

08

一别经年,从此良辰美景虚度,多少暗恨不过转身刹那间。

从地铁站里出来,时间已是下午两点二十六分,希望渺茫,李子明又去了那家小吃店。

很意外的,店内并没有人满为患,只有几位零星食客,李子明端着碗肥肠粉,面对那为数众多的空位,他却哪里也不想坐下。

二十六年里,他只有在二十二岁至二十五岁之间谈过一场平平无奇的恋爱,到了谈婚论嫁时他才幡然醒悟,如果让他生如槁木般与一个人朝夕相处一世,那样的生活他根本没法过。

他没有传宗接代的想法,也未想过他死后的遗产该怎样处理,他只是想要找一个能让他心里暖洋洋的,他也爱她,她也爱他的人相伴余生。

而此时,因为他的后知后觉,他错过了他的余生……

为什么在对上那对黑珍珠似的眼,感受到自己的怦然心跳时,不能及时抓牢呢?他孤单了那么久还不够吗?难得的一次邂逅,活活地被他扼杀掉。

放下一口未动的肥肠粉,李子明出去店外。

歪到西边的太阳照着他,没有一丝温度。

反正也只剩下不多的两个小时,李子明打算就在街上溜达到时间,等程煜给他打电话,再回家取行李出发。

走没多远,李子明就见街边滚动的大屏幕上,一串醒目的广告词。

‘礼梓铭,李子明发疯了,他想再见到你,请你速去早上你退房的酒店门口见他。’

不用去问,李子明也知道是程煜干的,为了他不再继续孤单下去,姐夫程煜也是拼了。

李子明飞速跑去酒店门口守候,站在滚动广告牌下极为扎眼。

让他失望的是,礼梓铭始终没有出现,反而招来一大堆吃瓜群众,更有甚者,好几个女生向他主动献花,说希望和他交朋友。

被一群捧着花的小姑娘围追堵截,李子明狼狈逃离,程煜的电话也适时打来。

“李子明,回家取行李出发。”

时间到了,他不是任性的孩子,可以胡闹着说不去,李子明低低嗯了声,“我这就回去。”

李子明的声音太过低沉抑郁,程煜不忍。“放心,我已经告诉酒店前台了,只要那丫头肯来,别说联系方式了,直接把人留下,不许走。”

李子明被逗得苦笑出声,“你这整个就是一山大王。”

程煜已经开车出发往这边赶了,他是死活不会让李子明拎着行李箱去挤地铁的。

 收拾起零落情绪,李子明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快到小区门口时,李子明远远便瞧见一顶红帽子,在路旁花坛边上晃。

停下脚步,李子明仔细辨认,竟然是礼梓铭?

她怎么会在这里?李子明吃惊中隐身躲到一旁树后,他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恐惧,浑身突突地抖个不停。

09

“有点出息行不行?”李子明碎碎念着,“只不过是巧遇,你抖什么?”

深呼吸了N次,李子明探身出来,差点没当场嚎啕,花坛边上的礼梓铭不见了,他再也顾及不了其他,疯了似的跑出去大吼,“礼梓铭!”

跑到花坛边看过一圈,根本没人,难道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又错过了她?李子明懊恼地抱住头矮身蹲下。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他再也没有时间去找他的心上人了。

“李子明……”有人在拍他的肩膀,而且,那声音是那样的熟悉。

“礼梓铭?”李子明猛地站起身,低血糖使得他短暂有些眩晕,当他看清眼前人时,欢喜的泪忽然就溢满了眼。

“你,你怎么在这里?” 李子明咬牙抹了把脸,借机抹去眼里的泪。

礼梓铭的泪却在此时滑落。

“我在这附近找了你一天,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家在东边……”

“什么?”李子明激动起来,“你说你在这附近找了我一天?”

“嗯……”礼梓铭累到有气无力地点头,满脸都是终于找到你后的委屈。

“天呀!”李子明掩面叫了起来,“真是……怎么会……天,我也找了你一天。”

“什么?”礼梓铭同样惊讶极了,“你真的有在找我?”

李子明不由分说,拉着礼梓铭去到有滚动广告牌的地方指给她看。

“可你怎么不留我电话?也不加我微信?我以为我是单相思,找你的时候,骂了一整天自己是蠢蛋。”礼梓铭更加委屈了。

“我,我有点傻,他们都说我脑子跟不上步子。”

“哈哈……”礼梓铭又开始笑了,笑着笑着扑过去抱住李子明泪流满面。

“我的追爱二十四小时终于有了结果,我没有愧对这份邂逅。”

“二十四小时?”李子明有些发愣。

“是呀,昨天四点零五分,我乱闯到幸福小区里,看到一个男人抛钥匙的动作帅极了,然后就一直尾随着他,我想我还有二十四小时就要离开这座城市,所以不想自己留下遗憾,一遍遍的向那个男人暗示,可是他对此无动于衷,我只好同他在酒店门口分手……”

“对不起……”李子明抱歉地紧抱住怀里的礼梓铭。

“我想了一整晚,觉得这份难得的怦然心动或许还可以抢救下,于是就早早的退了房,希望能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找到你,到现在的四点零六分,整整的二十四小时……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上了你,李子明,你爱我吗?”

“爱,当然爱……”接着,李子明倒胃口地补充了句,“只是我马上就要出国了,而且是三年。”

有多少炽烈的情感,到最后都输给了时间,输给了距离,输给了怦然后的平淡,李子明当然明白,两个陌生人,只依托着一个爱字坚持下去会有多难。

“那就让从此后的每一天来证明吧……”礼梓铭说着,自李子明的怀里站起,“我的飞机还有一个小时就起飞了,你呢?”

“我的也是……”李子明说话间,身后响起了喇叭声,是程煜来接他了。

“快上车,我们一起去飞机场。”李子明笑着牵起礼梓铭的手,两个人上了车。

已经帮李子明将行礼搬进后备箱的程煜,一脚油门,载着寻寻觅觅终相见的二人驶向远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