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宋轩前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2-15 20:01

第96章 宋轩前来

宋涟的母亲昳夫人,便出身烟花。此后虽有平妻头衔,又生了长子傍身,但依旧是被府里上下看不起,也使得宋国公多年遭人诟病。这样的情况下,他就算真喜欢对方,若再想娶一个妓子,根本不可能。

贺南风也是那时,才知晓宋涟看似轻浮浪荡的行事背后,都是小心翼翼的无奈,这国公世子一生,都不曾敢向旁人现出过真实面目,便无端受了屠戮。

只她更知道一件凌释不知的事,便是那当初买了苏明珍卖到涣月楼的人,名字叫王顺,是护国公府贵妾王氏,也就是宋轩生母的人。

贺南风前尘最后那两年里,王顺是国公别苑的管事,贺南风就常见他带着个瘦弱少年进进出出。那少年胆小拘谨得很,平时从不跟人讲话,后来慢慢熟悉了,或许是贺南风生来的温和之气,他私下偶尔会与她聊天。

几番过后,贺南风才知道了对方身世。他是南陈人,原来姓苏,但从小跟着王顺,还有个姐姐,身上很香,王顺带他见过几次,姐姐每次都哭得很伤心,会给他买东西,但几年前死了。

如此,贺南风便一下明白了来去因由。必是王顺四处物色人手时,发现苏明珍美貌,就买下姐弟北上,把姐姐卖入涣月楼,再用弟弟威胁她替自己做事。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针对宋涟的设计。

而之后明真殉情,除去动了真心,也有几分愧疚吧。在这红尘波折里,都是可怜之人。

但贺南风重回后,先给了宋涟偈语提醒,纯粹是出于对宋轩的报复。就如同之后帮助聂月琼,是为了打压伯母郑氏一般。毕竟自顾不暇时候,哪有多余善心给到旁人。然到这会儿,内里贺家上下干净和睦,外头又有李昭玉、王守明这样强大的盟友在,贺南风只觉松快不少之时,倒对宋涟有了几分若有若无的怜悯。

所以方才顺从对方来到酒楼,便是好奇他轻浮浪荡的外表下,会如何行事。

而此刻背后的红笺,也霎时明白了前因后果。

因为,她家小姐自三月救下谢婉仪后,为了以防万一,出门在外时身边都有护卫暗随的。方才李昭玉先走,两人在亭中等候时,近旁几个徘徊的行人,可都是护卫里能以一敌十的好手。

几个大汉走近时,以为周遭不过路人好奇,尚不知若非贺南风出言阻止,命对方退下,他们早已命丧当场。

红笺那时不解,这几人明显来得不怀好意,小姐为何要阻止护卫动手。要知道,对方极可能是为了谢婉仪前来的逸王府刺客,那般凶残的一群人,小姐为何半分不担心?

到此刻才明白,贺南风正是一早,便看出了对方不是逸王府的人,才抬手阻止护卫靠近的。因为,她有足够把握,这趟请走毫无性命之忧。

刚才夜色昏沉,要从来人模样打扮迅速分辨身份,并不可能。但傍晚河风向内,故而小亭正在来人的下风方向,于是,她便从入鼻的晚风里,那一抹奇特却诱人不已的芬芳中,轻松知晓了对方是谁。

毕竟涣月楼花魁独有,采取西域奇物所制的追魂夺魄香,据说能叫闻到的男人魂不守舍,且一旦沾染,便两三日不能散去。比起三国荀令十里香,有过之而不及。

贺南风曾出于好奇,同韩澈师徒讨论过这种奇香,甚至叫人去涣月楼沾了香气,来用猜测的材料试图复制,虽则最后未成,但总叫她对这种香味极其熟悉。那些下人必是跟着他主子上青楼时,在外间也受到香气熏染,所以叫让贺南风一下,就分辨了出来。

只即便如此能知晓对方不是逸王府刺客,但她又怎能确认必是宋涟的人?何况就算是宋涟,她又怎知完全没有危险?红笺虽不解,但此刻也没法相问。

正兀自思索时,就听前头宋涟笑了笑道:“也是,你们贺家不便有个名妓在么,妹妹对烟花之地熟悉,也不奇怪。”

他指的是聂月琼,明明自己最忌讳母亲出身,却又非要假作豁达,反而取笑旁人。贺南风暗里摇头,觉得此事不谈也罢,便淡淡一笑道:

“留在这里也可以,只南风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

“你既说是请我相助,何必损我名节,又结怨侯府。”她一笑,继续道,“你要我待在此处,又怕我丫鬟向人泄露的话,不如取纸笔来我写几个字,由你派人送回侯府,好让父兄知晓我往庄子去了,不必因为担心出门找寻。”

她竟如此贴心,叫宋涟不由一愣。随即想到这确实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一面觉得心头怪异吧,一面还是按照对方所说做了。

而贺南风也果然只写上自己去庄子闲住一晚,便将纸条交给了他。宋涟将信将疑,细看几番确认无诈后,才派人送到侯府去。

这厢回头看着豆蔻少女,便止不住微微蹙眉,思量半晌,犹犹豫豫道:“你真不怕我对你不利?”

贺南风一笑,顿了顿,抬眸道:“你抓我过来——”

“请,十分礼貌地请过来。”

“好,你请我过来,又拿了我的发簪,按理说,目的若非强牵红线,便是诬陷通奸。”

宋涟一愣,似不想堂堂文候嫡女,也能说出这般粗鲁的话来。半晌才回过神来,又听对方继续道:

“但此两者都是针对于我,便如我方才所言,南风与宋世无冤无仇,不致于此,否则也不会能叫我往侯府送信。所以还有最后一个推测,就是你假作绑架,用信物威胁旁人。”

宋涟微微蹙眉看着对方,片刻哂笑道:“你哥哥说你聪慧绝伦,看来也不过如此。这样一眼看清的事,居然能想到牵红线、污通奸?本世子就那般不堪么?”

说得好像绑架一个女子威胁旁人,就很堪似的。贺南风不置可否,笑了笑道:“南风不是没有想到,只是觉得世子想借我威胁那人,只怕是天方夜谭一定失望的。如此,还不如牵红线、污通奸来得可靠些。”

宋涟挑眉:“你怎知一定失望?”

贺南风笑道:“世子身为兄长,难道还不了解他么。”

这下,红笺也听明白了,他们说的那人是国公府四子宋轩无疑。不曾想对方府中内务居然牵扯到了自家小姐,而小姐也在宋涟要贴身之物时就猜了出来,但依旧一副作壁上观甚至几分戏谑的态度,因为并不相信此法奏效。

可若真的天方夜谭,宋涟又是何必呢?

随即,就闻男子一声轻笑,向贺南风道:“听起来,贺三小姐也很了解我弟弟。”

“不算很了解,听哥哥提过几句,但足够了。”

否则她堂堂知书达礼的侯府小姐,去哪里了解一个外男。

宋涟一副似信非信的神情看着她,片刻笑道:“我一直以为你们有私情的,原来,你不知道啊。”

贺南风抬眸,眼中疑问。

“我这弟弟以前伏低做小、颇不起眼,后来我得人指点仔细一看,才发现背里有不少东西。”宋涟坐在一旁,继续道,“其中一件有趣的,便是这样忙碌的一个人,但每次只要贺三小姐出现的场合,他都会抽身前往。”

从两年前科考后的每一次游园宴集,到今清明上巳,后来他们便发现,每次只要贺南风在,宋轩就也会出现。但一直不远不近,也很少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反而叫人怀疑,正是暗里私情,所以人前避嫌。

贺南风有时不曾发现,有时也会留意到远处那双眼睛,但从来不予理会过。而今听宋涟这样说,依旧一笑道:“便因为同在几个场合,世子就以为他与我有情?”

可不止同处一个场合,宋轩每回看她的眼神明显不同,但凡稍经事些的,都知晓其中门道。宋轩闻言不置可否,片刻笑道:“本来我也怀疑,可不久前发现,这年少有为的状元郎,居然随身带着只女人耳环,日日睹物思人。”

贺南风一怔。

宋轩说着,一面伸手比划:“这样长的一段银流苏,下头坠了颗玉兰花形的水白色宝石。”随即观察着对方反应,继续一笑道:“是你的吧,贺三小姐?”

而贺南风这时,早已愕然愣住。

三月清风寺外那晚回屋,她便发现耳环少了一边,以为是月下拉扯里掉落,第二天还叫红笺去找了一趟,但并未找到,只好当做丢失,把另一只放了起来。不曾想,居然在宋轩那里。

他,他明明先走,那就一定是在吻她耳垂时候偷偷取下的,他居然偷了她的耳环贴身带的,还时常睹物思人,难怪宋涟这般确信她们有私情,用她可以威胁他……

那月夜之下,海棠花里,突如其来的亲吻场景再次浮现脑海,那耳垂和双唇感受的温热感,再次真实重回,叫贺南风刹那间失神,不知是羞是闹,兀自红了半脸。随即回神,不由蹙起眉头,似犹疑片刻,忽而向宋涟道:

“将发簪还我,我不能帮你——”

她先前确实明知对方打算,依旧抱着戏谑态度静观发展的,因为确信宋轩不会为了自己做出任何妥协。可现下,她不确定了。

就如同看到王氏祖母长明灯那一刻的震撼与破碎感,却又比那时更加强烈。因为那时还可以靠自己重新解释,但今天听到的一切,从宋涟嘴里听到的,宋轩背后所做的这些,是无法再用其他借口扭转的。

他喜欢他,就如他那夜所说一样,他是真的喜欢她。

贺南风不得不陷入深深怀疑,怀疑自己此前的坚持,自前尘起便有的深深执念和怨念,怀疑自己知晓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相。而此刻情景下,伴随着怀疑袭来的,还有莫名抗拒甚至害怕,一时间分不清是因为不愿欠宋轩的情,还是担心他真为自己受罪。

宋涟看着少女如玉的脸颊,忽而青红交织,霎时也是一愣:“你说什么?”

“把发簪还我——”贺南风声量越发高了几分,激动地站起身来,向对方伸手道,“我不能帮你。”

宋涟凝眉,即而一笑:“怎的,贺三小姐忽然心软了么?”

“还给我——”

宋涟不答,两人正对峙之时,忽听得外间开门声响,随后便是宋轩的声音响起:

“大哥,我来了。她人呢?”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