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76章 新法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15 09:01

第76章 新法子

“小姐,徐夫人来了,说是要见您。”

紫燕如今,专门负责在府中伺候,一般青鱼回来,年汀兰大多会让她自行休息。

年汀兰好读书,这些日子,恨不得将以前不爱看得书,全部都给补回来。

小时候不懂事,只顾着一时好玩,却不曾想到,长大之后,会有这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有道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以至于她如今,一得空便会抱着书啃,恨不能看得越多,便知晓的越多。

“徐夫人?哪个徐夫人?”

年汀兰是闺中女儿,向来不会打正面与哪位夫人交往,这是哪来的徐夫人,竟然会要点名见她?

“是工部尚书,徐大人家的夫人,带着她的小儿子来的。”紫燕是个机敏的丫头,不等年汀兰询问原因,她便开口说道,“奴婢向夫人院中的嬷嬷打听了,说是那徐夫人,似乎是想请小姐,将她那小儿子,收入明杰院去,拜郭先生为老师。”

工部尚书家的小儿子?约莫也不过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在家里请先生自己教的年纪,如何徐夫人竟然想将她儿子往外头送?

“母亲可有交待什么?”

紫燕摇了摇头,她只是听嬷嬷的吩咐,将话传给年汀兰,其余的,并无交待。

这明杰院创立之初,年汀兰就未曾想过要将官宦人家的子弟收进去,这如果收了徐大人家的孩子,只怕后头还有李大人、王大人家的孩子,都得往明杰院送了。

“就说妹妹这个‘明杰院’,如今在这京都里头,可是传开了,郭一品回京都,便在明杰院收徒,多少人,都是眼巴巴的望着,想要将孩子送进去。”卫玲珑走来,看着年汀兰,将她秋千上的一朵枯萎了的菊花摘下。

年汀兰瞧着卫玲珑来了,自然明白,嫂嫂这是有话要交待的。

忙上前,与卫玲珑扶着手,“嫂嫂就莫要夸大其词了,取消妹妹,就这般有趣?”

姑嫂二人之间,如今是越发的亲厚。

卫玲珑拍了拍她的手,“嫂嫂倒不是取笑你,只是你知道的,这文大人的关门弟子,可就郭一品这独一无二的,你如今是巴巴地请回来了,还收了好些个贫苦人家的孩子,你当大家都不眼馋啊?”

年汀兰微微叹了口气,这老师的名头太大了,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嫂嫂这会儿来,是想与我说些什么?”

卫玲珑微微一愣,这年汀兰实在是聪明,卫玲珑一时间竟有些诧异。

“只是要提醒你,这工部的徐大人,可是三殿下在努力挖掘的人,这徐夫人的要求,咱们还是莫要随意拒绝才是。”

卫玲珑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生怕是惹得年汀兰不快。

年汀兰略微一想,众人都觉得徐大人是站在中间的,却是不知,这个徐大人,只怕是私下早已经与三殿下,不知表过多少忠心了。

“那个徐家小儿,天资如何?”

卫玲珑摇了摇头,“之前我是见过几次,顽皮得很,就是徐夫人,都不一定管得住他,就跟个山野里的猴子似的。”

卫玲珑嫌少这般形容人,更莫说是形容一个孩子,足以证明,这个徐家小儿是有多么不收人待见。

“如此,这人不见得会受郭先生待见,不瞒嫂嫂,我虽是养着明杰院,但这收徒事务,向来不是我可以插手的。”年汀兰又拿起一旁的书,“嫂嫂还是去告诉那徐夫人,若是想将儿子送给郭先生教养,便自己去明杰院拜师吧。”

卫玲珑瞧着年汀兰那样子,哭笑不得,将书本给夺下,“行了,别人都去过三五次了,就是那大名鼎鼎的郭先生不收,这才辗转打听到,你是那所学院的东家,可不就上门了吗?”

卫玲珑瞧着年汀兰那样子,哭笑不得,将书本给夺下,“行了,别人都去过三五次了,就是那大名鼎鼎的郭先生不收,这才辗转打听到,你是那所学院的东家,可不就上门了吗?”

年汀兰当真是哭笑不得,感情她今日是逃不了了。

“看样子,那个徐小儿,我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了?”

卫玲珑笑的一脸温柔,微微点点头,“我婆婆,也就是你母亲,是如此说的,还特意要我来传话。”

年汀兰瞬间觉得头大异常,成立明杰院的初衷,哪里是要收那些富家子弟?

年汀兰颇有些为难,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吃穿不求,有书读,有学上,大多都会尤为感恩了,可若是这官宦子弟再进去了,她那么点小钱,可如何应付得过来?

与卫玲珑一路往前院走,这眉头都皱成了一团。

瞧着年汀兰脸色极难,卫玲珑也别无他法。

“那徐家小儿性子野,在这京都是出了名的,你若是实在不想收,暂且答应他试学几日,到时候出些题,为难一二,便将他打发出来就是。”

卫玲珑出的主意倒也不差,只是在年汀兰这里,却不一定是这般想的。

多一个人倒不是问题,问题是,这徐家小儿,一个小公子哥的消耗,她可应付得了?

“嫂嫂,就郭先生的性子,传业受教,他可有的是法子,只是我那银子,有些吃不消啊……”

毕竟是工部尚书的儿子,她能轻易怠慢了?

只怕瘦了黄了,少了斤头了,都少不得引得两家不高兴。

“唉”卫玲珑白了年汀兰一眼,“那徐夫人都说了,若是郭先生愿意收,每年给百两银子作为明杰院的辛苦费,每月再出十两左右的粮食蔬菜,你待如何?”

卫玲珑此话一出,年汀兰瞪大了眼,百两银?

就多了徐家小儿这么一个人,她整个明杰院,就能多这么多钱?十两啊……要知道,就是她身边青鱼这个大丫头,每月也银子也不过五两。

“嫂嫂,这徐大人的俸禄那么高啊?”

年汀兰不由得打探,以往她对钱没有概念,也不曾管过家里的账目,父兄的钱不少,但是年家的人也不算少,所以,何木珍每次都是精打细算的。

卫玲珑点点头,“应该是比你兄长高,比你父亲低一些,但是他们在京都年生久远,应该是有些产业,再说了,那徐夫人娘家是经商的,徐大人又在工部任职,这钱,应该是不少。”

徐夫人的娘家是经商的?这倒是有些奇了,这朝中大员,哪一个不是娶个门当户对的?如何会迎娶一个商户之女?除非,这商,是“大商”!富到有了地位……

“徐夫人娘家,是做什么行当的?”

“好像是木料、砂石一类,具体是做什么的,我不清楚。”

年汀兰若有所思,这京都,大户人家不少,像徐夫人这样,想要将孩子交给郭一品的,怕是也不在少数,有一个绝妙的想法在脑海里形成,这郭一品,便是明杰院的活招牌,这可是绝好的机会啊……

“这个年府不好玩,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年汀兰还没有跨入院内,便听见有小儿在闹,继而是年皓轩的哇哇哭声。

卫玲珑心头一紧,匆忙加快了脚步,“轩儿?轩儿!”

“哭哭哭,你哭什么哭?吵死了!”

这孩子,明显是在冲年皓轩吼。

年汀兰赶到的时候,卫玲珑已经将奶娘手里的孩子接过来了,有一个七八岁,穿着深蓝色锦衣小儿,被众人拦截,恶狠狠地盯着年皓轩。

“少夫人,小世子一直想与徐家小少爷玩,可小少爷想出去,小世子跟得紧,惹恼了徐小少爷了。”

奶娘怯怯的解释,这年皓轩向来不好哭,这会子被人莫名一通吼,吓得哄也哄不住。

年汀兰冷冷看着那徐家的孩子,匆匆之间,在屋里聊天的徐夫人与何木珍,一同出来了。

徐夫人一把拉住自己的孩子,“极环,你欺负弟弟了?”

“我才没有,我只是要出去,他要跟着,那些人,就不许我出去。”

徐极环人瘦,与七八岁的孩子相比,他也委实算不得高,面色又黑黄,看起来是在算不得是一个多么好看的孩子。

模样像他娘,身材又向他爹,这孩子将爹娘的缺点,尽数“继承”了。

再加上此时暴怒,脸上青筋暴出,看起来倒的确是恐怖。

徐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何木珍,“侯爷夫人,实在是抱歉,我这孩子一旦困得久了,就会躁了些。”

何木珍点点头,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个徐极环,与寻常孩子是有些不一样的。“要不,你先带着小公子回去?”

徐夫人脸色有些为难,瞧了瞧已经过来的年汀兰,扯着一张笑脸,“这边是汀兰小姐吧?”

“徐夫人,有礼!”年汀兰不紧不慢的向她见了礼,那徐极环,性情不定,想来这也是徐夫人会不惜花重金,想要将徐极环交给郭一品教养的原因。

“年小姐,老妇人也不拐弯抹角了,我这孩子,你也瞧见了,性情委实有些狂躁。”徐夫人还将孩子抱在怀里,徐极环明显是想要往外挣脱,奈何母亲将他束缚的太紧,整个人都只能左摇右摆,不能安静。

“这孩子,得罪完了这京都大大小小的先生,我听说,郭先生以前也是个性情与众不同的,就想着,能不能请郭先生收了做学生,代为教导一二?”

徐夫人一脸苦涩,吃力的抱着孩子,想要将他禁锢住,借此让他平静下来。

年汀兰紧紧盯着徐极环,反倒被他猛然一瞧,像是猴子生气一般,冲着她龇牙咧嘴,好一阵脸色。

年汀兰久久不说话,徐夫人只能又继续说,“年小姐若是实在为难,那我也不勉强。”

“徐夫人说的要为明杰院出资,可是当真?”

徐夫人的眼睛忽然亮了,连连点头,“自然当真,我这孩子,不论教得与否,只要你们愿意收下,试一试,我必先供了百两纹银。就是孩子实在教不下去,我也不收回银子,只当多谢小姐一番通融。”

年汀兰瞧着徐夫人,果真是商人之女,行事说话,总归让人舒服,当然,有钱,便是底气啊!

“徐夫人,将孩子放了吧,且看看他要做什么?”

年汀兰看着孩子被束缚的有些难受,终究还是不忍心。

徐夫人有些为难,“年小姐,这孩子性子野,若是放了,唯恐做些出格的事儿……”

母亲是最为了解孩子的,年汀兰不由得皱起眉头,逐步走到徐极环面前,看着他龇牙咧嘴的更加厉害。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