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77章 徐极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16 09:00

第77章 徐极环

“你想不想,你母亲将你放了?”年汀兰紧紧盯着徐极环,明显徐夫人已经快要将人控制不住了,其他人也只敢在旁边干看着。

这种禁锢小少爷的活,没人敢去做,毕竟没有禁锢住,是要被罚的,禁锢的太厉害,伤了小少爷,也是要被罚的,与其因为多做,被莫名其妙罚一顿,还不如就在一旁干看着,左不过是主母不高兴一会儿罢了。

徐极环并不理会年汀兰,依旧是满脸狠意的盯着她,年汀兰也僵硬着一张脸,与他对视,慢慢地,徐极环有些弱下来,年汀兰继续盯着他的眼睛,“告诉我,想不想你母亲放你下来?”

徐极环抽动鼻翼,大吼一声,“想!”

震的年汀兰不由得偏到一边,那孩子看着瘦弱,中气到是足。

这徐极环一吼,年皓轩那边又被吓住,好容易收住,又哇哇大哭。

年汀兰看了卫玲珑一眼,示意她现将孩子抱走,这徐极环,她收是要收的,但是如果就这样交给郭一品,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后果。

既然她觉得接了徐夫人的钱,就得替别人把事儿给办了不是?

再说了,这大户人家的孩子,接进来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在银钱这一块上,自己能多出许多。

若是能将这徐家小儿给收拾了,一旦在这京都传出点名头来,那明杰院,就不愁人,也不愁钱了。

徐极环用尽力气一声吼,却少了一半的挣扎,徐夫人抱着,也要轻松了许多。

年汀兰又与他直视了许久,“正常点告诉我,想不想你母亲将你放下来?”

徐极环的嘴唇颤了颤,想说,却又憋了回去。

“你要是能控制你的情绪,我待会便将你带出去玩,而且不让你们府上这些人跟着。”

“年小姐,这恐怕不妥,环儿性子顽劣,若是……”

徐夫人的话并没有说出来,她的担心许多,害怕孩子出事,也担心年汀兰年纪太小,制不住,反倒伤了侯府千金。

年汀兰瞧了眼徐夫人,“夫人若是要将孩子交给我,便要放下心来,他是打是骂,自然都要由我做主,这性子交给郭先生,你当他会喜欢?”

徐夫人噤声,毕竟是自己在求人,这个时候自然是说不了话的。

徐极环见母亲都被眼前这个人给说的没了话,眼珠子一转,“我要下来,我要出去玩!”

正常的一句话,徐夫人却觉得颇为诧异,这孩子,哪里有这般好言好语的与家里人说过话?

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相信,看着年汀兰伸出手,“将手交给我,出去的话,必须的牵着我才行!”

徐夫人眼瞧着自家儿子,将手交给年汀兰,在自己面前,哪里有此时这般乖巧模样。

年汀兰将那只有瘦又小的手牵住,示意徐夫人将人给放了。

徐极环刚一站稳,一把甩开年汀兰,挣脱开就往开阔处跑!

“青鱼!”年汀兰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出,青鱼早做好了准备,三两步上前,一下就将他的脖子拎住,高高提起。

“放开我!放开我!你个死奴才!”徐极环手脚乱踢,青鱼不为所动,径直将人提到年汀兰面前。

徐夫人瞧着,满脸心疼,年汀兰却拦下她,“徐夫人,孩子我接手了,您回去准备银钱吧。”

徐夫人有些为难,“这,年小姐,他还是个孩子,莫要对他动粗。”

年汀兰点点头,“徐夫人,先回去吧,每隔五日,您可以前往明杰院探视一回,每次,不超过半个时辰。”

眼瞧着徐夫人还想说什么,“若是徐夫人放不下,便将令公子带回去吧!”

年汀兰冷了脸,徐夫人生生将话给憋了回去,她心疼儿子,可是作为一个商户之女,在徐家又是正室夫人,她实在是太明白,一个嫡子不争气,是什么样的后果,自己对这个孩子下不了重手,便只能将孩子交给别人了。

徐夫人走了,留下了百两银票,头也不回。徐极环睁大了眼,张大嘴巴,想喊,但没有喊出来。

年汀兰从小便不是乖顺的孩子,若不是那一场灭门体验,她还不会为以后做打算。

所以,她最是知道这样的小公子,因为家中富裕,又有哥哥姐姐在上头撑着,父母打小娇惯纵容,从来没有目标,也没有什么责任感,有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也实属正常。

眼瞧着母亲走了,徐极环也终于停止了蹦跶,年汀兰将他重新牵在手里。

“母亲,我先带他去学堂。”

自己的孩子几斤几两,做母亲自是了解,看着年汀兰将那孩子揽在自己身上,不由得叮嘱,“汀兰,你如今可不是小孩子了,行为做事,需得对自己负责。”

年汀兰眉眼一挑,“母亲,这不是您替我揽下的吗?”

“你这孩子,我那不是想着有郭先生吗?我可警告你,不许带着这孩子顽劣。”

何木珍的这个女儿,没有当过女儿养,但是如今诸王争位,京都是非之地,可不能再任性妄为。

年汀兰只笑,“知道了母亲”

在母亲的心里,自己的孩子,就算是再大,那也是孩子,哪怕如今年汀兰的生意已经做起来,甚至办的学堂,请的老师,都有人慕名而来,何木珍还是觉得年汀兰只是一个孩子。

年汀兰已经长大了,甚至都在插足朝堂,但是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孩子,已然不是以往的脾性了。

徐极环并不算是一个温顺的孩子,但是没了自己的母亲在,他终究也不再那般嚣张。

年汀兰将人带到明杰院,命人给他寻了套与文松等人一样的衣服,“在这里,你只是学生,乖了才有饭吃,不乖了,便只能饿肚子。”

徐极环不屑,就是换衣服的时候,也是不情不愿,但是有青鱼在一旁守着,便不敢轻易动弹。

“徐小少爷没有饿过肚子吧?放心,你会有体会的。不要轻易尝试逃跑,你一旦跑了,我就会亲自教导你,对了,还有青鱼……”

鬼都怕恶人,更何况小孩子?他在府中是无法无天惯了,无人敢动,才有了这有恃无恐的性子。

年汀兰想起上一世的自己,任性恣意,想要的就一定要,不要的便理也不理。

年寻又纵容,将年汀兰一路护着,就是皇家的人,她也不曾过多结交,说来,因为自己的随性,给父亲惹下不少麻烦。

说年家教女无方便罢了,有时候她不搭理公主郡主一类,还被说藐视皇家,以前只觉得父亲勇猛,这汉国之中无人可敌,自己有的是底气,可经历了大起大落,才能明白,只有不断的强大,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这才是底气。

有父母庇护自然是最好的,可一旦父母老去,实力不在,自己便要学会庇护他们。

明杰院的饭食简单,但是因为徐夫人的大方,众人还未开饭,就有许多鸡腿猪脚一类的送来,几个孩子欢喜得厉害。

郭一品给孩子们吃饭的地方取了个雅俗的名儿,“果腹堂”,年汀兰与他一同站在门口,看着徐极环极为不合群的闷坐在一旁。

“你确定要将这官宦家的孩子,也给招进来?”

年汀兰建明杰院的意图,郭一品是清楚的,那些人,都是她打算拿来用的,这官宦子弟,她该如何?

“别人有钱啊,总不能,将自己家的给亏待了吧?改日,我再寻些老师来,郭先生做为这明杰院的院长,可不能懈怠了。”

年汀兰这意思,是这个明杰院得要往大里扩了。

郭一品不得不打量起眼前这个小女子,行事稳重,敢做敢为,最为要紧的,她还有远见,能一步步去实施。

“看来,这明杰院往后怕是要了不得啊!”郭一品有些庆幸,自己为了文松下山,跟着年汀兰,只当是混一口安稳饭吃,不曾想,在她这里竟会得到充分的信任。

“明杰院日后如何,这得看先生,我负责挣钱拉人,先生负责教育培养,也算是为国为民献了一分力量。”年汀兰略微停顿,“明杰院比不得国学堂,是朝廷出资,但是咱们这个地方,教养的都是小孩子,总得先将人心笼住才是。”

小孩子心智未熟,想要将他培养成什么模样,自然是大人来操作,真正进了国学堂,那也是自己供出去啊!

“都说年侯爷作战勇猛了得,不曾想,年侯爷教养出来的女儿,也不是一般人啊!”

郭一品这话说的真心,他向来不好夸人,但年汀兰是唯一一个。

“老师,兰姐,给!”

所有的孩子里头,属文松最大,一左一右,拿着两个鸡腿就递过来。

“文松,和老师学的如何?”

年汀兰接过鸡腿,与他们一道啃了起来,眼角不漏痕迹的打量着徐极环,倒要看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文松如今,比初见的时候,长了些肉,也要白了些,身上少了市井气,倒有点郭一品的气质了。

“我起步晚,学的慢。”文松有些不好意思。

年汀兰安慰,“没事儿,你天资聪颖,家里有读书的底子,等你们习惯了,过些时日,我会再给你们请武师,到时候你可要跟上啊!”

“是,多谢兰姐!”文松这个孩子,知道读书习武的用处,那是唯一改变他的现状的路径,一听说年汀兰愿意培养,这心里,实在是充满了感激。

年汀兰眨了眨眼睛,“你日后,是这些娃娃的大师兄,你该管教的,得管教着,尤其是那个徐极环,脾气坏得很,我可交给你了!”

文松的脾性,年汀兰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可就见识过了,那力气,可不是唬人的。

“是,兰姐放心,我一定要他乖乖听话!”

在明杰院,所有的小孩子,不提身世,不说爹娘,年汀兰就不信,这个徐极环,还能是这个被惯的一塌糊涂的性子。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