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78章 宫门候

作者:看人间
2021-02-16 09:01

第78章 宫门候

皇上诞辰,一大早卫玲珑便已经备好了衣物,这一回,随着天气降温,她给年汀兰备下了鹅黄的衣裙,还有一套桂花样式的头面,做工实在是精致巧妙,就是年汀兰这种,对首饰不甚有兴致的人,都喜欢得紧。

“嫂嫂倒是有心得很,事事办的周全细致。”年汀兰看着紫燕收拾出来的自己,那些东西,果真是相当适合自己。

紫燕浅笑应承,“要说咱们这个少夫人啊,对小姐那是没话说,要说是您的亲姐姐,那也是不为过的。”

皇上的寿辰,一般是要办一日的,除了百官来朝,还有许多外国使臣,今日,人人都马虎不得。

“今日郑国使臣会到,咱们年家,向来是他们的眼中钉,妹妹可莫要乱跑。”

马车上,卫玲珑忍不住叮嘱,郑国的人向来狡诈,不按常理出牌,卫玲珑在边关多年,是深有了解。

要说年家功高呢,这郑国连年骚扰汉国边境,在这两年,才算是消停,全仗着年寻、年阶两父子在战场拼杀了,好容易才换得了这安稳。

“在这汉国境内,莫不是他还能做出点什么来?”年汀兰是觉得,那些人还不至于有那个胆子。

何木珍瞧着年汀兰那不在乎的模样,“你且记着你嫂子的话便是,这几日,别乱跑就行。”

“是了,汀兰谨记母亲与嫂嫂的话。”

三母女在马车内说的开心,马车外头,却有声音传来。

“汀兰妹妹,汀兰妹妹!”

这声音,是曾素之的,也不知是何原因,年汀兰对曾素之,总归没了往日里的那一份亲厚,看了看何木珍,被母亲示意回应别人。

年汀兰有些不情愿的打开窗帘,谁知一开,却是白白觉得心口一阵发堵。

这曾素之,哪里是坐自家府里的马车,分明就是用的二殿下府中的车,说来,她便是与玄渊一同来的。胸口一阵闷气,好一番堵,极不容易的才将那股子不爽压制下去,露出半分浅笑。

“素之姐姐,这般巧?”

既然都想好了,不掺杂儿女私情,又何必在意他是带着谁一同出现的呢?

曾素之笑颜如花,仍旧如往日一般热络,“是了,没曾想你们住的远些,都到了。”

两人撩着帘子,说着话,索性接到宽敞,两辆马车并驾齐驱也不显拥挤。

年汀兰透过曾素之,瞧着马车里的玄渊,端坐在车内,一言不发,到是平日里,那副假正经的模样。

曾素之的眼力是好的,瞧着年汀兰的眼神,“我贪睡,爷爷先走了,正好二殿下的马车路过我们府上,我们便一同来了。”

许多事,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反倒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年汀兰但笑不语,这话,她还当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姐姐与二殿下先行,我们随后便到。”

“那好,我们在宫门口等你,咱们一同入宫。”曾素之放下了帘子,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也不过是碰巧遇见了,所以二殿下带着一起,可若是没有碰见,这二殿下带的,可是她曾素之一人,二人之间,孰轻孰重,立见分晓。

年汀兰并不计较这么些,毕竟不是当真嫁给自己的如意郎君,这些形式上,但凡过得下去,她也不甚在意了。

反倒是何木珍,皱着眉头,气得不行,听见他们的马车走远,不由得愤愤地说,“以前倒是不知道,你这个曾姐姐竟是个心思这般重的,倒是小瞧她了。”

卫玲珑见此情景不好说话,这玄渊也是奇了,如何在这个时候,这般分不清轻重,就是再要讨好曾家,也不至于厚此薄彼啊!

年汀兰见母亲的手都捏成了一团,伸手将她的手握在手里,“母亲,不过是些形式上的东西,不必太过在意。”

何木珍心里头郁结,这男女之间,形式上的东西,往往却也更能表达内心里的想法,自打这赐婚的圣旨下来,这二殿下与曾家,走得是越来越近了。

何木珍看着自己女儿,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将她推入了火坑,只怕往后的日子,不甚好过。

这年汀兰从来自由洒脱惯了,往后若是入了王府,有曾素之在,主母怕是做不成了,可若是不做主母,事事受人管制,她又该如何生存?

“不如,请你父亲想个法子,将这婚事……”何木珍实在是放心不下,将女儿交到玄渊的手上。

不待何木珍说完,年汀兰立马打断,“母亲,这婚姻之事,岂能儿戏?你那念头,是万万来不得。”

“是啊,母亲,这可是皇亲,不能随意退的!”

要说何木珍这个话头子出来,卫玲珑也是坐立不安,这好容易才促成的婚事,怎可突生变故?

心下不由得想到,待会还是要与玄渊提个醒,既然亲事已定,就莫要夜长梦多,该定日子便要定日子了。

要说年家战功赫赫,汉国以北边防,都仰仗年家父子。

这年汀兰性子高傲,也是少有人受的。本想要控制下来的心情,终究是做不出假脸色。

玄渊的马车被停到一边,他与曾素之两人,一同等在宫门口。

卫玲珑与年汀兰先后下车来,卫玲珑抱着年皓轩,年汀兰便去扶自己母亲,曾素之自然是殷切的上前帮扶。

等何木珍脚步落稳,玄渊连忙上前打招呼。何木珍再是不喜欢这个未来女婿,却已经是定了的事儿,她假面游走人前多年,心里头是怎么一回事,这面上,却终究是过得去的。

“汀兰,与我们一同走吧?”

曾素之这般开口,众人脸色都有些奇怪,尤其是年汀兰,心里头不高兴,这说出来的话,都显得有些奇怪。

“素之姐姐,我还未嫁入二皇子府,我母亲也还在此,我如何与你们一同走?”

曾素之其实也是一片好心,想着要两人随玄渊一同入宫,也不至于让人说二殿下厚此薄彼,年汀兰也不至于被人传到,还未成亲,便不受待见。

被年汀兰这般一说,不由得脸上一阵难堪,“是,是我欠了些考虑。”

年汀兰这话,可不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吗?自己也同她一样,都还未入玄渊的府中,但自己此时,便已然与他一同出入皇宫。

说好听了来,是玄渊对自己看中,说不好听了来,便是自己没了规矩。

年汀兰本不想这般奚落曾素之,但是不知为何,瞧着她与玄渊走得那般亲厚,自己终究觉得不够爽快,说出来的话,自然有些带刺。

何木珍自然也是听出来了,拉了拉年汀兰,黑着脸训斥,“这可是你曾姐姐,打小与你长大,她待你如何,值当你这般与她说话?”

说这话出来,年汀兰其实也是后悔了,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又怎么能再收回来?

曾素之自然是打圆场,“年伯母,无妨的,汀兰妹妹只是有口无心。”

何木珍笑了笑,眼瞧着玄渊走了过来,上前两步,扶在曾素之的肩头。

“素之柔顺大气,不愧是曾大人教养出来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说话自然都带了些味道,何木珍的脸色变了又变,只怕方才,她如果不训斥年汀兰,这二皇子怕是就该来说话了。

再者说来,这二皇子话里话外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年家对年汀兰的教养比不过曾家的呗?

年汀兰紧握拳头,她本想息事宁人,奈何这玄渊偏偏要来说她母亲。

“二殿下,难道我有说错什么?”

说自己可以,但是说到自己母亲,那年汀兰可不会作罢。

玄渊脸色烂的厉害,这年汀兰,对自己熟视无睹就算了,偏偏还要那般指桑骂槐,说了一顿曾素之。

这曾素之向来逆来顺受,玄渊怜惜得紧,忍不住说了句话,偏偏还要引得年汀兰喊着自己一问。

“没有,汀兰妹妹,殿下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曾素之眼瞧着两个人剑拔弩张,若是两个男子,只怕此时都得打起来了。

曾素之连忙连住玄渊,“二殿下,咱们快些走吧,莫要耽搁了吉时。”

玄渊一动不动,好容易才被曾素之拉动,两人先往皇宫去。

何木珍重重叹了口气,“你啊,这性子,我该如何是好?”

这还未进门,就搞得这样糟糕。让人不得不发愁。

年汀兰冷着一张脸,扶着何木珍,“母亲,就算嫁入王府,那也不过是多了一个名头而已,女儿如今有钱,就是他玄渊不宠爱我,他的俸禄不归我,那我也能将自己养活!”

年汀兰说的极简单,何木珍边走边叹气,“这哪里是俸禄不俸禄的问题?男女之间,更多是男女情爱,两个人在一起,总要相互喜爱才是正经事。”

年汀兰微微垂着头,听何木珍又说起她与父亲的往昔,母女几人,相互挽着,一同往宫内走去。

年汀兰低头应和着,她不否认,这世上的确有父亲母亲这般的情谊。

父亲这一生,对国忠心,对妻忠诚,这一辈子,还少有男子,到了父亲如今的身份地位,家里依然是只有一位妻室的。

可是父亲这样的人,对年汀兰来说,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心一意的人,这世间能有几人?

就像是她上一世,难道没有追求情爱吗?可是最后,又得到了什么呢?

家破人亡,丈夫与妹妹私下在一起,还有了身孕,而自己呢?

与母亲一同在地牢里头,看着他们在外头相安无事。

如果说,得到情爱的代价,便是要年府跟着一同陪葬冒险,那么她情愿不要。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