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碎片拼接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羽田共飞
2021-02-16 17:00

“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宗伟一边低头拨弄着手机一边问女友豆豆。

 “这世界如果有鬼!那每天死那么多人,黄泉路上得排多长的队,孟婆一天得熬多少汤才够喝啊!”豆豆正在熬着汤,头也没抬地说:“再说了,古往今来,死那么多人,阴曹地府也得挤爆了!怎么问这个啊?”。

“哦,没事!”宗伟喃喃地应答者,豆豆继续低头做饭,没有发现宗伟的嘴角正剧烈地颤抖着,已悄然走到自己的背后……

豆豆

我叫豆豆,学校刚刚毕业就来到行业内顶尖的K公司。以我的条件,本来没太大希望,但是他们录取了我。对于这一点,我并不意外,因为从小到大,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出门捡钱是常事,买彩票每次都中,最高的一次中了50万,就连吃个肯德基,10块钱的发票每次都能中5块钱,大病小灾绕着走,从来没遇到过坏人,连诈骗电话都没接到过。甚至在我身边的人都能沾上好运,每个人都说是幸运星。当然,这只是生活中的小确幸。最大的幸运,是让我遇到了生命中的那个他。

他叫宗伟,早我两年到公司。是公司最年轻的项目部经理,高大帅气,长得有点像香港影星古天乐。能力出众,成绩优异,老板对他的赞扬更是不吝言辞,总是在各种场合夸他:“宗伟这小子,脑袋灵光,遇事冷静,判断迅速,处理果断!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将来必成大器!”。公司很多的老骨干,对此很不忿,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确实有两下子。

这样一位男神,自然是万千少女追求的对象。我也被他身上独特的气质所吸引,暗暗喜欢着他。他身边的那些追求者中,比我漂亮、多金的大有人在,而我,除了运气好,是她们中最普通的一个,普通的就像公司放在角落的A4纸,多一张少一张都不会有人注意。可是,他却偏偏选了我,有时我真的怀疑是老天给了我异于常人的好运。

他这个人很特别,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感,从不发火,也不与人争执。但是,一双眼睛像是能看透人心,总是能一语中的地抓住关键问题。所有的难题,在他面前,都会迎刃而解。不过,除了必要的交流,他从不向别人表露内心,像是隐藏着什么。和他认识一年时间,我就像一张透明的纸摆在他面前,而他,对于我而言,还是一个谜。

和这样的人相处,其实并不轻松。我甚至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遇到他后,我的好运将会终结,他是老天给我最后的礼物了。可是那又怎样?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别的一切都还重要吗?我像是被什么奇怪的力量控制着,牢牢地吸附在他身边无法动弹。甚至连离开他的念头都不敢有,因为哪怕有一个闪念出现,都会被他看穿。

可是最近,他好像遇到了麻烦,难道他也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大概一个月之前,我发现他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晚上睡觉经常失眠、有时会眉头紧锁像是思考着什么。以前的他,可是从来都不会这样。是什么样的问题,会让他这样的人皱眉,我百思不解。当然我也不会去问,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不想,无论如何问,他都不会说。

一天,他突然说要去趟寺庙,问我是否愿意同行?我欣然同意。

抵达时,已是周日下午,寺庙很大,建的非常漂亮,香火也旺盛。他要找的,是一个叫海柱的和尚。与其他和尚不同,海柱体态肥硕,油光满面,我猜寺庙里的好吃的应该都被他吃了!他的眼睛很小,目光从一条细缝中射出,在我们身上扫了足有五分钟,宗伟也一言不发死死地盯着海柱,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感觉,被盯地心里发慌,赶紧起身走了出去。出去后,我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只是两个人的表情有些奇怪,告别时,我见海柱又一次将目光扫向我,然后摇了摇头。

又过了几日,我随宗伟见了一个道士。那道士骑着一辆摩托车,四处云游,我们费了很大的劲,终于在一个小镇上找到了他。见面时,他正在人群中兜售着他的各类法器。围观的人很多,但是掏钱买东西的却寥寥无几。宗伟挑了一把桃木剑,问多少钱,那道人说,3万!我质问他,刚才只卖30,现在怎么卖3万!他却笑着说,因为有人需要它!我不解,宗伟却二话不说付了钱。后面说的话,宗伟故意避开了我。只能看到那道士一会儿跑到宗伟身后,一会儿又跑到前面,手舞足蹈地讲着什么,宗伟认真地听着。最后,宗伟又花2万买了一堆符。我气地骂那道士是个骗子!可那道士却要我感谢他,很是奇怪。  

就在前天,他又去见了一位研究超自然现象的陈峰博士。他们在屋里谈了一个多小时,说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到。出来时,陈峰博士送了宗伟一把类似玩具手枪的东西。  

回来后,宗伟不断摆弄着从道士那里买来的桃木剑和符,以及那把陈峰博士送的玩具手枪。我想,他一定是遇上了灵异事件!  

这天,4月1日,愚人节。我正在低头做饭,想着一会怎么整蛊一下他,突然,他问我是否相信这世上有鬼?我知道他最近的困惑和那些东西有关,但是我真的不相信世上会有鬼!鬼神只是人们想象出来的东西,要有,也只存在于人心中。我问他,他自然也不说,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他,心想一会儿还得再试着问问他。

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后背一阵剧痛,紧接着一个木质剑头从我胸前穿出。我认得那东西,是宗伟花3万从那道士处买来的桃木剑。此刻,已被鲜血染红。又是一阵钻心的疼,因为那剑真的在我心脏上穿了三四个来回。和疼痛相比,我更害怕死亡,我还这么年轻!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不甘心!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上。摸着胸口湿漉漉的血液正在慢慢变凉,我想,我真的完了。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我不明白宗伟为什么会对我下狠手?唉,等等,我怎么会看到躺在地上的我?这视角不对啊,我发现自己居然漂浮在空中,俯视着躺在地上的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宗伟

我叫宗伟,我能看透人心。在我很小的时候,记不清是哪一天,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拥有了这个超能力。起初觉得很好玩,我总是能准确说出每个人心中所想,慢慢地,身边所有人都开始远离我,他们害怕我!也是,有谁愿意被人看穿呢?后来,我把这个秘密隐藏,从不向人透露,也不再说出别人心中所想。

我可不能像电影《X战警》中的X教授一样影响别人的思维,我只是能看到,人们就像赤身裸体一样把思维暴露在我面前。这种感觉其实并不好受,每天看着那些光鲜外表下其实隐藏着龌龊邪恶,听着那些口是心非的虚假语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有时感觉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虚假而无趣的世界。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习以为常,想通了,也适应了。人类本来就是兽性与神性的结合体,既不好也不坏,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不过,相比伪君子,一个纯粹的坏人反而让我看着舒服些。

既然上天让我看穿这一切,那我又何必拘泥于凡人的那一套东西呢!我可不能浪费这个资源。曾经一段时间,我常年混迹于各大赌场。在他人眼中,赌场是运气和胆量的决斗场、是只要粘上了就万劫不复的修罗场。但对我而言,那里只是我的提款机。但是时间长了,欣喜刺激消失殆尽,一切变的枯燥乏味,金钱好像也并不能给我带来多大满足。于是,我决定去过正常人的生活,考大学、毕业、工作、恋爱、结婚、生子、退休、死亡。  

毕业后,我很容易就进入了一家大公司,工作自然得心应手,没有什么挑战性。去年,我们公司来了一个很特别的姑娘,她叫豆豆,长得并不漂亮,但是内心很“干净”,我从未见过如此心无邪念的人。我喜欢上了她,觉得她就是那个与我共度余生的人了,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牵引着,我们很快就走到了一起,我甚至已经开始筹划结婚的事。

可是,就在一个月之前,我遇到了一些麻烦,我被鬼缠上了!怕吓着豆豆,我没有告诉她。我本不相信鬼神,但是现在,我敢确定,那一定是鬼!只可惜,我能看穿人心,却捉摸不透鬼心。不过我知道它纠缠我的原因,是我害死了他!

事情还得从前段时间的西藏行说起,公司组织团队建设活动,自驾去西藏,我本来也很想去西藏,但是又不愿与那么多人同行,就谎称家中有事,让他们先走,自己随后赶上。他们启程后一天,我开始出发,我开的很慢,就是不想追上他们。我非常享受这种独自一人开着车去旅行的感觉,没有嘈杂的喧闹,自己随心所欲走走停停。有一天,由于缺乏规划,我不得不在晚上赶路,事情就出在那一晚,我撞了一个人!宽阔的公路上车辆很少,夜间更是想碰到个活物都难。我把车开的很快,突然眼前有一道亮光出现,我急忙刹车,但已来不及,一声巨响,车子猛烈地震了一下,轮胎与地面摩擦了将近10米后终于停了下来。我下车查看,是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头盔已经被撞得瘪了半边下去,满脸是血,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还有一口气在。一条胳膊软软地耷拉着,应该是骨头都碎了。大腿上冒着鲜血,是折断的腿骨扎破了动脉。离这里最近的医院,有100多公里路程,努力一下,应该还有希望,我打定主意去救他。可是,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强大的仇恨和怨念,像是在诅咒我不得好死!

一念之间,我改了主意,决定把他处理掉。这种荒郊野外,这个时间点,根本就不会有人出现,我不慌不忙地处理着现场,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打算,瞪大了眼睛想要咒骂我,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喘着粗气维持呼吸。我走过去,用一把摩托车上的改锥结束了他的生命。我把他的尸体和摩托车藏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发现了。处理干净后,我感觉很轻松,没有丝毫的害怕和愧疚,感觉像完成了一次长跑,虽然身体很累,但是全身舒畅。我的心情也丝毫没有受这件事情影响,继续完成了我的旅程。我想,这件事应该就此过去了,但是没想到,就在我返回后的第二天,事情变得诡异起来。

在我睡觉的时候,经常会突然醒来,看到一个满脸血污、头骨凹陷、耷拉着手臂的男人正盯着我看;吃饭时,碗里会突然出现大块血污和白骨;上厕所时,马桶里会突然出现一个带血的改锥。我知道是他,他的冤魂来找我了。不过,这个鬼却让我有些失望,因为除了这些吓唬人的伎俩,他并不能伤害到我。要知道,我见到的有些人心可比这恐怖多了!晚上把我突然叫醒,我就起来看一会儿电视,困了继续睡。吃饭时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就直接塞嘴里,嚼一嚼其实只是豆腐。至于厕所里和其他地方遇到的改锥和摩托车零部件,都只是幻觉而已。

但是最近,他好像长能耐了,因为我开始霉运缠身,开个罐头手被割破、吃饭咬舌头、洗个澡都能摔三次、出门被狗咬、走路上被车撞……,虽然没有大事故发生,但是很影响生活,这我可不能再置之不理了。

我打听到有一个很厉害的和尚,叫海柱。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叫这么奇怪一个法号,但是,既然人们都说他厉害,应该是有些本事的。我花了很大功夫才约到他,因为他只在每周日才见客,我见到豆豆非常担心我,就约了她一起去。

看到海柱时,我很惊讶,因为他的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像个和尚。见面时,他死死盯着我们看了五分钟,我也直直地盯着他,试图弄明白他在想什么,但是什么也看不出来,这是我第一次读不懂一个人在想什么,这种感觉让我有些发慌。豆豆出去后,我向他讲述了我的经历,当然隐去了撞死人那一段。那和尚满口一些听不懂的话,什么一切带不走,唯有业随身。天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和发,万变定基……。像极了假和尚用来骗香火钱的口词。我见他无法解决我的问题,就找了理由离开,告别时,他的一双小眼睛老是瞄向豆豆,我猜这和尚不止是个假和尚,还是个淫僧。我猜,哈哈,我居然也要猜一个人的心思,这种感觉真奇怪。

和尚不行,就找道士。我打听到有一个道士叫崔英华,有些能耐,不过他行踪不定,很难找。最后,费了很大功夫,终于被我们找到。可惜,我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口中说着扫妖除魔、为民消灾,可心中尽想着钱。我想戏弄一下这个骗子,就用钱引诱他,没想到,他居然一眼就看出我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说我被怨鬼缠身,恐有大难。我问他是否有破解之法,他口中说着有难度,心中想着要加钱。除了买法器的5万,我答应再给他5万。他答应了,告诉我破解之法,说4月1日这一天,那怨鬼会下身吸收阴气,那时他最虚弱,肉眼可见,一定要趁这个机会,用桃木剑刺穿其心脏,他就会灰飞烟灭了,并叮嘱我一定要果断行事。对这个道士的话,我半信半疑,他虽然贪财,但是应该还是有些道行的,因为只有他能发现我被恶鬼缠身。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他似乎知道我在读其所想,像是故意隐藏着什么。

我在网上查询鬼怪事件时,发现了一个叫超自然现象研究院的机构,对鬼神之说有些研究。于是,我去找了他们机构中的核心人物,陈峰博士。陈峰博士四十来岁,一副学者模样,谦谦有礼,读他思想时,只能看到满脑子的科学研究和数据,没有丝毫尔虞我诈的痕迹,看来是位一心追求科学的研究者,值得信赖!我向他讲述了我的经历,他说他不信鬼神,只信科学。但是,也承认我们生活中会遇到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比如说鬼,人死后,意识也随之消失,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但是,总有个例,有的人死后还会以其他方式向这个世界传递着信息,他接触过很多这样的案例,有一种可能,他们在死亡前进入到了另外一个维度。但是对于我的情况,他也无能为力,因为对于其他维度的研究,现在还只是处于探索阶段,只是有一些研究信息,想要影响其他维度,目前还不太可能。最后,他送了我一把什么超声波手枪,说可以试试是否管用,但不要抱太大希望。

回来后,那怨鬼还是时常出来整整我,以证明自己的存在。超声波枪、符我都试过了,但似乎都没有什么用。转眼间,就到了4月1日这一天,看来只能试试那道士的方法了。这天,我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等待着鬼现身,豆豆正在做饭,心里想着怎么整蛊我。我问他是否相信有鬼存在?她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她总是这样,心里想着什么,就一股脑全倒出来。这时,我的身体突然一个激灵,看到一个鬼影出来,游荡着漂到了厨房,我想起了道士的话,拿着桃木剑,跟随着走了过去。找准时机,一剑刺了过去,怕他逃脱,又连刺了三剑。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可是,鬼怎么会有血?我这才发现,原来刺的是豆豆,怎么会这样?我明明看到是那鬼魂!怎么会这样?这时豆豆已经倒在了地上,眼看着就要断气,我彻底慌了神,不知所措地瘫坐在地上,这时我看到那个鬼影又出现了,仿佛正得意地微笑着。

焦辉

我叫焦辉,是个职业杀手。杀人有很多种方法,用手、用脚、用刀、用枪、用毒……,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在现场留下蛛丝马迹,无论如何掩盖都无法确保不被发现。而我杀人,却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留任何线索,因为我用的方法是,诅咒!  

在我小学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发生了一件很离奇的事情,早晨上学时,一条黑色的狗对我狂吠不止,我认识那条狗,是隔壁王吉家养的,我还经常把吃剩的骨头给它,所以平时见到我都是摇头摆尾,那天居然对着我叫个不停,我有些气愤,对着它咒骂道:“你这条没良心的老狗,一会让车撞死你!”,说完就去上学了。晚上放学回来发现,一条黑狗躺在路边,正是王吉家的那条,身体已经凉了,死状惨烈,听人说是被一辆大货车从身上压了过去。我心中隐隐觉得,是不是因为我早上的咒骂才导致它惨死,难道我说的话会成真?于是,我对着已经死去的黑狗大喊,快活过来!可惜,等了三天,它也没有活过来。  

曾经一段时间,我觉得那就是个巧合而已。直到上初二那年,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周六,我们班周品过生日,邀请了很多同学参加,我也被迫去了,因为周品是我们学校帮会的二把手,在学校横行无忌,每天放学后都会在校门口堵人,堵到了就是一顿胖揍,如果堵不到,那事情会更严重!所以,我们没人敢惹他。邀请我们,一是去捧个场,主要目的还是收钱,对比,我们心知肚明。每人强制交200元的份子钱,在当时,那可是我半个月的伙食费,让我心疼不已,当然我也知道不交的后果,那可就不止是心疼了,估计肉也得疼好几天。不情愿地交了钱,马上又进入到虚假的吹蜡烛许愿环节,同学们对周品一番赞扬和祝福,我表面奉承,但暗地里却偷偷地咒骂着他。没想到过了几天,周品得了怪病,两只手彻底废了。我又惊又喜,因为这结果和我咒骂的内容一模一样!我这才发现,原来真的管用!  

只可惜,真的只是诅咒而已,我曾许愿让患病的爷爷好起来,结果没有任何作用。于是,我一气之下诅咒那救不了爷爷的医生也患上绝症,以泄心头之愤。

我只能让坏事发生,而且一旦发生将不可逆转。慢慢地,我还发现,诅咒也有很多限制,比如,只能针对生命体,而且必须在较短距离上才能有效。

我曾经想,老天给我的这是什么破能力啊?既然赏赐,就不能赏赐个正能量一点的吗!这黑暗力量,是让我作恶用的吗?让我做邪恶巫师?但是,转念一想,谁说诅咒就不能做好事了?于是,我开始四处寻找那些做了恶却得不到惩罚的人,然后给予他们应有的惩戒。这种感觉很好,我就像一个地狱使者,用我的方式四处声张正义、惩恶扬善。当然,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得由我来定!所以,我还兼着善恶判官的职。  

虽然身兼数职,整日劳累。但是,我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回报,那些凡人根本不知道我为他们做了什么,只会用世俗的眼光看我,觉得我只是个辍学在外游荡的货色。真是可怜又可悲的凡夫俗子!  

上学是不可能上了,这辈子都不会再上学了。至于工作,还是得去工作,因为做善恶判官和地狱使者,没人给发工资。于是,我开始在暗网上接一些杀人的活儿。起初,我挑一些看起来罪有应得的人杀。后来,实在抵挡不住高价的诱惑,彻底没了底线。干这一行,从入行的那一天起,就别想洗白了,我主要是指心里,警察可抓不到我任何的证据。我接的单子中,什么奇葩要求都有。有希望仇人得绝症慢慢折磨的、有希望身首异处的、有希望千刀万剐的、有希望生孩子没屁眼的……,想起来都瘆得慌!这人心,真可怕!但是,只要钱给够,什么要求我都能满足,谁让咱有这技术呢!  

这天,我接了一个单子,目标在西藏,距离我大约300多公里,要求必须在次日天亮前完成。当时天已经黑了,我的车子刚好又坏了,想租个车,但是都关门了,本想放弃算了,但是想想那8位数的酬金,觉得还是得克服困难、迎难而上,在挣钱这方面,我一直都很勤劳。时间紧任务重,情急之下我找了一辆摩托车就匆忙上路了。

万万没想到,那段路还没走完,我的生命就完结了。那天长途奔袭,我有些困倦,没注意到后面有车过来,等发现时,我已被撞飞了出去,不知道在空中转了几圈后,终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缓了几秒钟后,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碎了,皮开肉绽,疼!真他妈疼!我看到撞我那人从车上下来走了过来,我想呼喊,可是发现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他在想什么?还不快点救我!这该死的人!我拼命地诅咒他!那畜生居然在摩托车上找了一把改锥向我走来,我知道他想干什么!我用尽最后的力气诅咒他马上死掉,可是并不管用,就这样,我被那畜生杀了。

奇怪的是,我突然感觉不疼了,但是还有意识,这是怎么回事?我发现我趴在那畜生背上,难道我变成了鬼?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地看着那畜生把我的尸体和摩托车处理掉,那畜生似乎并不慌张也不害怕,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当然不会轻易饶了他,开始试着用我的诅咒,幸好还能用。我想尽办法让他不得安宁,让他看到是我来找他了!普通人遇到那些事都得被吓破胆,可是那畜生居然毫无反应,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畜生?吓不到他,就换别的方法整他,不过在整他的时候我发现,只能趴在他身上才有效,一旦离开那畜生,我就会非常虚弱,感觉随时会消失。我不敢离开那畜生,也不敢随意咒死他,怕他死了,我也随之消失。当然,我更不愿让他就这样死了,太便宜他了,我要慢慢玩弄他!

我每天都琢磨着怎样才能让那冷血的畜生痛苦,很快我发现,那畜生有个女朋友,叫豆豆,那畜生很爱她。不过很奇怪,那畜生和豆豆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诅咒好像就失灵了。但是不管怎样,总算找到了那畜生的软肋,这就好办了,呵呵。

一段时间后,那畜生也有所行动了,先去找了个和尚,那和尚油头粉面、贼眉鼠眼,一看就是个骗子,尽说些虚头巴脑谁也听不懂的话,他当然奈何不了我。

后来,那畜生又去找了一个道士,那道士倒是有些本事,因为他能看得到我。于是,我们就聊了聊,他居然追求那些东西,哈哈哈,那我就顺便利用他,和他做了个交易。

再后来,那畜生还去找了个研究超自然现象的科学家,那陈峰博士当然更帮不了他,可笑的是,居然给了他一把什么超声波枪,有个屁用!

4月1日是西方的愚人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今天,可能就是自己随口一说吧。我兴奋地等待着,因为我导演的好戏马上就要上演。那畜生坐在沙发上低头玩手机,下面藏着那把桃木剑,很显然他信了那道士的话,我下来漂到厨房,那畜生果然跟了过来,一切按照我想的那样发展,一剑、两剑、三剑、四剑!那畜生一定是恨我入骨,还想再杀我一次,哈哈哈,这桃木剑可伤不了我,不过,你那女朋友怕是要凉喽。让那畜生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人!真是让人兴奋,我为我的杰作感到骄傲!

海柱

我叫海柱,是个和尚,我没有法号,李海柱是我的真名,我问师父我为什么没有法号,他说法号只是一个符号,没有必要强求,况且我其实还没有真正入了佛门。

做和尚之前,我是一个长途货车司机。虽然收入还可以,但是整日奔波在路上,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在车上度过,很是辛苦,还不到四十岁,肥胖、三高、颈椎腰椎病都开始找上门。娱乐活动更是少的可怜,最多也就是利用碎片时间刷一刷短视频。更糟糕的是安全问题,超速、超载、疲劳驾驶是常事,我们群里隔段时间就有同行出意外的消息,想买份意外险还因职业风险太高被拒。我干这一行的目标,就是能早点离开这个行业。

有段时间,我的眼睛突然出了些问题,总出现一些模糊的景象,刚开始,我以为是开车时间太长,劳累过度了。可是休息一段时间后仍未好转,去了多家医院检查,都没有结果。后来,我静下心来慢慢地观察这些景象,好像是别人的过去和未来,我居然能看到一个人的一生。这太奇怪了,我无法理解这一切!不过幸运的是,关于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我什么也看不到,这真值得庆幸,我可不想我的生活一眼望到头!不过,也有唯一的一次例外,早上出车时,我突然看到一条黑色的狗被我压死,结果下午,我真的把一条黑狗撞死了,这是我唯一一次看到自己的未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位僧人,就是我现在的师父,我向他讲述了我的情况,他说我看到的是人的因果,还说我有慧根,与佛有缘,劝我入佛门。我正好想换个工作,而且听说现在的和尚不像以前那样清苦,日子过得都很好,就听了他的建议。

寺院里的工作,和开货车相比果然清闲。什么清规戒律,我当然也不会遵守,酒、肉、色样样俱沾。所以,日子过得自在惬意。唯一的烦恼就是,每周日我要接待很多施主,帮他们答疑解惑。开车我行,这答疑解惑的事,可真是愁死我了。

那些人有的过去做过亏心事、有的未来要去干杀人越货的勾当,那些我看的清清楚楚,但是,看到又怎么?我什么也改变不了!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答他们,于是,我去请教师父。师父说,施主们的疑惑皆在自己内心,他们想要的答案不是你能给的,要他们自己悟。

我还是不解,继续问,难道我一句让他们回家自己悟去,就能打发了?他们可都是捐了很多香火钱的!

师父给我拿出了一本小册子,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我试着看了一下,能顺畅地念下来都费劲,更别提理解什么意思了。我还是不解,师父说,不需要理解,背下来就行了。把你看到的,过去和未来景象中的一些关键信息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你很神,记住,只说一部分,而且要说的模模糊糊。然后开始念我让你背的这些东西,要缓缓地念,不慌不忙地打发他们走。

我似懂非懂,只是按照师父说的做了,果然很灵验。我的名气越来越响,寺院的香火也越来越旺。那天,我接待了两位施主,一男一女,我看到那男施主过去用改锥杀了一个男人,未来用木剑杀了一个女人,而未来杀的那个人正是一起同来的女施主。我有些慌,感觉那男施主杀气太重,而且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像是要看穿我一样,我正不知所措之际,那女施主起身离开了。那男施主向我讲述了他的经历,说是被恶鬼纠缠,却没有提起他杀人之事。他问我有没有破解之法,我哪知道怎么驱鬼啊!再说我也看不到什么鬼,肯定是他自己的心魔,说不定这人是个精神病,杀人狂!我想着要不要报警抓他,但是又没有证据,怕一旦惹上这人引来杀身之祸,毕竟我看不到我的未来会怎样。想着想着我心里更加发虚,想尽快打发他离开,就赶紧念起了师父让我背诵的词。终于,这两人要离开了,我松了一口气,再见那女施主时,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有些熟悉,就多看了几眼,看到她未来惨死,心中有些悲伤,但是也无能为力,哎……,无奈,可惜!

崔英华

我叫崔英华,是个道士。祖传的,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道士,我不会降妖除魔,但是能通鬼神,也是祖传的。爷爷传给父亲,父亲传给我,但是只有在上辈人死去之后,才能得到这项通鬼神的技能。

父亲临死前和我说,我们家世世代代追求得道升仙,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成功。明明可以看到他们还能和他们交流,祖祖辈辈好几代人各种方法也都试了,就是成不了。父亲有些颓废,但鼓励我不要绝望,要继续!他说以前我们都是在山上修炼,太闭塞!让我走出去看看,多见见世面,说不定会有转机。

于是,在父亲死后,我开始了我的云游之路。我喜欢骑摩托车,任由风在身边吹过,托起身上的道袍和长发,像是在空中御剑飞驰,那感觉真是太爽了。

由于我能通鬼神,所以时间不长便小有名气,找我的人很多,我也乘机倒卖些法器,挣点云游费用。鬼神见了不少,但是成仙之路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那日,我正在人群中卖些法器,突然有两人向我走来,直觉告诉我,这两人不简单,那男人居然会看人心魄,我赶紧把心思藏了起来,佯装成一个爱财之人。我见那男人身上趴着一只鬼,我想这应该就是他找我的原因了。

我和那鬼聊了聊,他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照例,我也向他打听了成仙之法。他说4月1日那天,身边那位女伴将会飞升成仙,到时会告诉我法门。但是,有个条件,要我诓骗那男人。我看了看那位女子,果然不是凡胎俗体。于是,就按照那鬼教我的,骗了那男人,顺便又骗了他一些钱财。

临行前,那鬼居然劝我用钱买辆汽车,让我不要再骑摩托车,说太危险!哈哈哈,真是个奇怪的鬼! 唉,还是不管那些了,成仙的事要紧。我得赶快去赴那4月1日的约。  

交流

崔英华赶到宗伟家时,见豆豆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没了气息,那恶鬼正趴在宗伟背上冷冷发笑,感觉被骗,顿时恼羞成怒,对着恶鬼破口大骂:“你这骗子!”。  

宗伟已悲伤欲绝,见是那道士来了,怒不可揭,也没心思看他想什么,觉得就是道士害了豆豆性命!居然还有脸跑过来,指着骂我是骗子!气的牙根痒痒,提起愤怒的拳头狠狠地砸在道士的鼻子上。

崔英华被打的站立不稳倒在地上,脑袋一阵发懵,来不及反应,又见一把带血的桃木剑向自己胸口刺来。崔英华慌忙大喊:“慢着,我也是被你背后的恶鬼所骗。我没有说谎!我知道你能读人心思,上次我故意隐藏,这次没有,不信你看!”。  

剑刺穿了崔英华的道袍,剑头划破皮肤渗出了鲜血,在最后时刻终于停了下来。  

“我相信你,我看到你没有说谎!”宗伟终于冷静了下来,他确定这次道士没有隐藏。  

崔英华摸了摸鼻子,强忍着疼痛向宗伟坦白了一切。  

宗伟看着躺在地上的豆豆,苦笑着说:“成仙!这么荒谬的事情,你这蠢道士居然相信!我更愚蠢!信了你的话!还看透人心!自己就有一颗愚蠢的心,竟然没发现!真是可笑!”。说着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头。  

崔英华此时想起了那只罪魁祸首,恨恨地问焦辉:“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骗我!”。  

焦辉此时目的达成,正沉浸在喜悦之中,无论崔英华怎么呼喊,都置之不理。  

突然,崔英华停止了呼喊,双腿一曲,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大的跪拜礼后大喊:“仙姑!贫道一心求仙,求仙姑引路!”,说着又连着行了三个跪拜礼。  

宗伟和焦辉同时一惊,向崔英华跪拜的方向看去,却是空空如也。“你这道士一定是想成仙想疯了!”宗伟冷冷地说。

崔英华高兴地涨红了脸,笑着说:“宗伟!仙姑让我给你带个话,说你误杀她的事,并非有意,是被恶鬼误导,不必自责。但是,你能读懂人心的事居然没有告诉她,这件事,她很生气!”。  

宗伟惊愕地看着崔英华,确定他没有说谎,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真的疯了!第二,他说的是真的,豆豆还在。宗伟又惊又喜,急忙问:“豆豆,哦不,仙姑还说什么?”。  

“仙姑说,她刚做的汤,放了你最喜欢的口蘑,现在凉了,要热一下再喝,你有胃病,不能吃凉的!那盘菜就别吃了,我放了辣椒和芥末,是准备整蛊你用的。”这些是只有宗伟和豆豆才知道的信息。  

宗伟看着豆豆刚刚做好的饭菜,不禁泪流满面。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猛然抓住崔英华的衣领问道:“是不是又是那恶鬼偷听了我和豆豆讲话,然后让你来骗我!快说!”,宗伟明明看到崔英华没有说谎,但是还是忍不住怀疑。  

“仙姑说,你们第一次是在公司的杂物间!”崔英华红着脸说。

宗伟回想了一下,这件私密之事,是在被恶鬼缠身之前,终于相信了豆豆还在,高兴地不知所措。  

就这样,宗伟和豆豆,通过道士崔英华又建立了联系。但是谁也解释不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崔英华则坚持豆豆一定是成仙了。

焦辉非常奇怪,自己看不到豆豆,也听不到她说话,但听道士描述,她确实存在,而且还能看到自己。难道她真的成仙了?  

豆豆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能看到所有人、也能听到他们说话,包括附在宗伟身上的恶鬼,而自己说话却只有崔英华能听得到。  

一人、一鬼、一仙、一道,通过崔英华交流了很长时间,但仍没有任何头绪。最后,宗伟提议去找陈峰博士试试。

陈峰

陈峰博士的办公室堆满了各类奇奇怪怪的仪器,过来时,他耳朵上带着一个大大的耳麦,正盯着电脑记录着什么。说明来意后,陈峰博士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当听说来的人不止宗伟和崔英华,还有一个在空中飘着、一个在背上趴着时,他并未太过惊讶,笑称遇到过更为离奇的事。后来,他们四人分别向陈峰博士讲述了自己的全部经历,当然,豆豆和焦辉需要崔英华来转述。  

陈峰博士听完后,脸上浮现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然后缓缓地说道:“那你们想听听我的看法吗?”。  

众人齐声说:“想听!”。  

陈峰博士整理了一下衣服,开始了他的讲述:  

你们都知道,我是研究超自然现象的,超自然现象,我一直觉得这种叫法有误,自然就是自然,客观存在,哪有什么超不超的?超的是我们人类的认知,其实应该叫超人类认知现象研究。  

就现有证据推测,我们人类大概有20万年历史,感觉时间很长吗?不,太年轻!从宇宙尺度看,更是短的可怜。我们打一个比方,假如把宇宙大爆炸到现在的时间,比例缩小到一年的尺度,你们猜,我们人类的历史有多长?14秒!高楼大厦、长城城堡、寺庙教堂、你、我、他......所有有形的无形的,物质的和精神的东西,都只是存在于这短短的14秒中!人类之渺小,宇宙之洪荒,远远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  

人类用什么了解这个世界?眼睛看、耳朵听、脑袋想,还有什么?我们感受这个世界的渠道太少了,怎么可能掌握全貌?这世上有太多我们看不到、感受不到、甚至理解不了的东西。

“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身边总带着一个这玩意吗?”说着陈峰博士拿出一个类似玩具手枪的东西:“这个和我送宗伟的那个一样,它不是什么超声波枪,是一个多频段波屏蔽器,因为我的耳朵里总是能听到一些常人听不到的东西,实在太吵了,有时会吵得我发疯。所以,我发明了这个,打开后可以屏蔽一切声音,绝对的静音,这样我才能睡个好觉。”

这些声音是来自其他空间维度的,有的甚至可以和我交流,我把能够记录的都记了下来,希望对以后的研究有用。刚才,你们讲了各自的经历,我突然想起了多年前的一段信息,可能和你们的经历有关。

他们自称来自更高维度,是多少维我记不清楚了。因为一次意外,跌落到了我们三维空间,由于在我们的维度,无法继续维持他们的形态,所以碎裂成了六块碎片。这些碎片不死不灭,各有异能,喜欢寄附在生命体身上。虽然他们碎裂后各自独立,但是相互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总会因各种原因发生关联或冲突。就像一个六面体,一个面和另外四个面连接着,和一个面对立着。有的能相互沟通,而有的却不能。我怀疑,你们就是其中的四个碎片。

崔英华听的一头雾水,扶了扶带血的鼻子,眨着眼睛问:“你的意思是说,要把六块碎片拼起来,才能成仙?”。

宗伟有读人心思的本领,领悟能力也强于常人,似乎听明白了。开口问陈峰博士:“那您知道另外两个碎片的特征吗?”。

陈峰博士略加思索后回答:“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只记得还有一片应该和时间维度有关。”。

不知道什么原因,宗伟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他看不穿内心的和尚,海柱。

“那还有一个呢?”宗伟接着问。

陈峰博士扶了扶眼镜,缓缓地说:“那一个碎片应该就是我,严格地说,应该是寄附在我身上。”。  

众人大惊之余,也因总算找到了一些头绪而兴奋不已。

宗伟问博士:“六个碎片还能拼合起来吗?假如能拼起来还能回到原来的高维度吗?”。

陈峰博士沉思了一会儿说:“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只要把六个碎片找齐了,就能拼合起来,并且回到原来的高维度。但是,我们现在还缺一个碎片的信息啊,你有线索吗?”。

短暂的沉默后,宗伟低声地说:“没有。”。他终于想明白了一切,人是凡人,只是因为高维碎片的缘故才有了异能。焦辉和豆豆也是因为碎片,才能在身体死后保持意识不灭。假如这些碎片拼接成功回到原来高维空间,陈峰博士将不会再听到那些声音,虽然少了些科研数据,但是肯定能睡个安稳觉,再也不用那个多频段波屏蔽器了;崔英华将再也不能和其他维度的生命交流;而我也将回变成一个普通人,再也看不到别人在想什么。其实我并不贪恋这个异能,而且,假如碎片离开,就再也不用受那个恶鬼焦辉的侵扰!但是,我不能那么做!因为一旦碎片离开,消失的不止是焦辉,还有豆豆!

此时的崔英华也似乎回过了味儿,说到:“六道轮回,岂无天理。怎能随意拼……凑,拼……接,儿戏!儿戏!”。  

宗伟笑着问崔英华:“道长,今后求仙之路,是否愿意同行?”。

崔英华笑答:“愿意!愿意!”。  

宗伟想着今后的日子,自己身上背个恶鬼,和豆豆交流还得通过这个道士,不禁感到既好笑又烦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