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封神庙

作者:波克
2021-02-16 19:00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熟睡的李木匠吵醒,李木匠迷迷糊糊地接通电话,只听手机里传出一声怒吼:“混蛋,都几点了!还睡!快到西边的小树林来,就差你了!快点!”电话里说罢,便挂断了。李木匠这才反应过来,今天还有工作要做。急忙穿衣,从厨房拿上一个馒头便挎着布包出去了。

刚才打电话的是村长。村长前几天把村子里的能工巧匠都聚集在村子西边的小树林前,请他们在小树林前修建一座小庙。今天开工。

这个李木匠是村子里唯一的木匠,不是本地人,十几年前搬来的。他一直是一个人,无妻无子。

等李木匠来到树林前,其他人都已经开工了。村长站在那里抽着烟,看李木匠来了连忙向他招手。

“老李,快点!就差你了!”李木匠小跑几步走上前去,急忙道歉。村长不耐烦地说:“你别道歉了,抓紧时间去干你的活去吧!”

李木匠这才低着头找到一处空地,蹲在地上,从布包里拿出自己的工具。村长又让两个人搬来几大块木板,放在李木匠面前,村长命令着李木匠:“做两扇门,一张木桌。”李木匠望着木板,“村长,咱买两扇门和一张木桌不就……”村长打断道:“废话!这不刘瞎子说了吗,都得自己做,要不然还省得给你们开工钱呢!这不,连水泥都不能用,砌墙还得用胶泥打的泥浆。”村长说罢走开了,站在一处树荫下,望着这群人。

这群人忙碌着,直到正午。工匠们坐在树荫下休息,村长的儿媳送来一个红木盒,里面装着工匠们的饭菜,还有两瓶酒。

村长的儿媳把这些东西交给村长就离开了。村长和工匠们席地而坐。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个瓦工,姓陈,陈瓦工问村长:“村长啊,这……咱们村子的庙已经不少了,别的村子都一两个,至多两三个,咱们村子已经四个庙了。这……怎么还要盖庙啊?”

村长酒量不好,几杯酒就醉了,脸涨红。

村长骂道:“你们懂些什么!老子要你们来,工钱不会少你们的,照做就是了……”说到这里,双眼一闭,便栽了过去睡着了。这时,岁数最大和村长关系最好的柳石匠冷笑道:“哼,村长这家伙……这庙,可不是随意盖的。是有原因的。”说罢,将手中握着的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句话所吸引,陈瓦工连忙给柳石匠夹了块肉,殷勤地笑着“柳大哥,您别卖关子。您肯定知道什么。”柳石匠微微一笑,“得了,就告诉你们。趁村长睡着了。你们可要保密。”所有人都点点头,甚至几个年轻人还要对天发誓,如若泄密天打五雷轰。柳石匠这才开口说起了村长的一个故事。

早在二十年前,村长在农田里锄草,锄头进入土壤却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村长很好奇,便挖了起来。挖了很久,挖出五个半人多高的石人。村长毫不在意,让人把石人丢进村子的垃圾堆里。自那以后,村长家便倒了血霉——上大学了的大儿子突然出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亡;又过了几年老伴到河边洗衣服却不小心摔了一跤,一头便栽进河水里淹死;又过了几年,二儿子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都夭折了。前些日子,村长去找村子的算命先生刘瞎子。刘瞎子直截了当地就把当年村长挖石人的事情说了出来。并说那五个石人来历不一般,这五个石人组成了一个五鬼运财阵,可保村长家人财兴旺,可被村长挖了出来破了法,村长也遭到了这个法阵的反噬。刘瞎子还说,五鬼运财很简单也很难——简单在于一学便会,难在于施法者的功力越高,也就越难破法。刘瞎子掐指一算,深吸一口气,便说这个阵法他破不了,只有神仙来了才能破。唯一的办法只有为那位神仙修盖一座庙才行。由于施法者功力高强不是一般人,请仙也不能请一般的神仙,刘瞎子想了想,要村长盖一座姜子牙庙。为什么呢?因为姜子牙手执打神鞭,见官大一级,可以顶替天庭中任何神仙的仙位,所以这次请仙要请姜子牙。这才盖了一座庙,而庙里供奉的神灵就是姜太公。

众人听完沉默良久,一个和泥浆的小工小王问道:“柳叔,你是怎么知道的?”柳石匠不耐烦地说道:“村长早就告诉我了,还要我打造一个神像。刘瞎子说了,庙建好之前,神像不能见光,神像一直还在我家里呢。”没有人再说什么,都低头喝酒吃菜。吃饱喝足后,他们又各自散开找一处阴凉的地方午睡去了。

到了半晌,才都醒了过来,继续工作。

没过几天,庙就建好了。一座小庙。门上还挂了一块木匾,上写三个大字“封神庙”。庙里,高大的神像栩栩如生,姜太公身穿长袍,手执打神钢鞭。那眉目,那神情,真的令人觉得这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姜太公一旁还卧着一只四不像。无人不赞叹柳石匠技艺高超。神像前一张木桌,木桌上摆放着一个香炉和两个烛台。村长和工匠们站在庙里看着,工匠们都很骄傲,尤其是柳石匠。村长微笑着点点头,扭过头问:“今天七月几来着?”所有人都咽了一口口水,低头不说话,就李木匠抬头说了句:“七月十五。今天可是中元节了呢。”柳石匠暗自骂道:“这不懂规矩的外乡人!”村长眼球骨碌一转,笑了笑。“我知道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每个人轮流到庙里值班过夜,今晚就先让老李来吧!”村长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李木匠点点头。这时柳石匠上前几步,看起来愁眉不展,“要不……今晚,我到庙里过夜吧。”陈瓦工连忙上前抓住柳石匠的胳膊,“柳哥,您这是干嘛?村长都安排好了。你们说对吧?”其他人也说:“对啊,村长都安排好了。”柳石匠生气地望着其他人,“你……你们……唉!我走了!你们好之为之!”说罢,柳石匠一扬手便走了。其他人也纷纷告退。留下李木匠一个人,村长拍了拍李木匠的肩。“今晚就委屈你一晚,我回家给你拿几条被子来。你等我。”说罢,村长也离开了。此时的夕阳像血一样浓,一样红。

夜幕降临。农村夏日的夜晚格外清凉,时不时的夜风吹过。李木匠站在庙门口,抽着烟,等着村长的到来。村长抱来了薄薄的褥子和被子,并在神像一旁的地上铺好,便笑眯眯地离开了。村长离开后,李木匠也无睡意,就站在门口望着天上那勾残月,不禁有些伤感。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是村长的儿媳。村长的儿媳喊了一声叔,李木匠连忙拭泪。“姑娘,有事吗?”她四处张望着,见四下无人脸上泛起微笑,说:“没事,这不中元节了吗,我给你送些纸钱,半夜里烧了。”

李木匠接过纸钱,疑惑道:“怎么……怎么半夜还要起来烧纸?”“啊?叔,你都来了十几年还不知道咱们这儿中元节要半夜烧纸吗?”

“这……我也不怎么跟人来往,也没人告诉我……”

“没事。叔,今夜你就记住要起来烧纸就行。叔,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点。”村长的儿媳离开了,临走时还扭头看了李木匠一眼,那种眼神像月光一样冰冷。

李木匠把纸钱拿进门,关上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就坐在地上靠着墙,眯着眼睛,慢慢地入睡了。夜,静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庙门闪出一条缝来。这时李木匠猛然从梦中惊醒,他已大汗淋漓。突然想起来,要烧纸的。就又拿起纸钱推开门。庙外起了夜雾,似乎是天上紫色的云彩落了下来,抬起头,还能看见月。

李木匠蹲在门口,点燃了纸钱,嘴里还嘟囔着:“各位路过的大哥,取了银两好上路!”

等纸钱都化作了灰,又被夜风吹散,他才回屋,关上门。刚关上门,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被放大。可这么晚了,又是在村子外的树林里,会是谁呢?李木匠被吓了一跳,壮起胆子猛地开门,庙外依旧雾蒙蒙的。李木匠又把门关上,背靠着木门,望向神像,却发现神像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他,李木匠向一旁移动一步,神像的眼睛也向他移动的方向看去。李木匠的腿都要软了,急忙转身打开门要跑却发现自己的脚怎么也抬不起来,就像陷入了泥潭一样。

李木匠听到身后“嗖”的一声,便扭头看去,原本在神像手里紧握的钢鞭却朝他飞了过来。他连忙弯腰,那钢鞭狠狠地砸到了地上,深插土壤。李木匠直起腰才发觉自己又可以抬起双脚。

耳边传来一阵低吟声,念的是什么,听不懂。李木匠刚想逃跑,却被一个头戴五佛冠身披袈裟手执锡杖的和尚模样的人拦住了他的去路。那和尚一言不发,径直地走进封神庙。李木匠突然眼前发黑,到了下去。

“老李,老李!你醒醒!”李木匠被人晃醒,睁开眼睛,是柳石匠。“老李,你怎么睡到了外面?”李木匠紧紧抓住柳石匠的胳膊,“有鬼!庙里有鬼!”

“什么?有鬼?”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向前一步问道。那老人就是刘瞎子。“我想,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老李,告诉我,昨晚村长是不是让你半夜烧纸?”

“不,是村长的儿媳叫我半夜烧纸。”

刘瞎子啐了一口唾沫。“混账东西!唉!也怨我!当时是我告诉他如果庙里有人在鬼节丧生将事半功倍,他这才想要害你!”

“害我?”李木匠不解。

“别管那么多,你们快带我去庙里!”刘瞎子着急地说道。柳石匠和李木匠连忙搀着刘瞎子往庙里走去。推开庙门,二人大叫一声。刘瞎子忙问:“怎么了?”

柳石匠颤颤巍巍地说道: “村长……村长的人头悬在房梁上……就……只有个人的脑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