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LYS
2021-02-17 08:01

星空为引

“我听见星空的脉搏,

我看见自己也在闪烁,

闪烁着不为人知的荒凉与寂寞,

在宇宙最深处漂泊,

居无定所……”

我以为我会继续流浪,一直到时空的尽头。我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没有了空间的感受。我没有目标更没有方向,所以我不担心迷路不担心会走错地方。但我知道我还有留有情感,不论我身在何处,是否流露。

前面又有一个文明,三维世界中的文明普遍都很小,这个平凡的文明自然对我无关紧要。只是,这么样一颗蔚蓝色的星球,怎么会使我产生一种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情感,我翻遍了所有的记忆,却没有关于她的丝毫痕迹。

我见过如此多的文明,这是一个演化的非常完美的文明,又是一个发展的糟糕透顶的文明。在高维度俯瞰整个地球文明,那称为历史的过去,即将变成历史的现在,当然还有未来,只是我不愿去看,我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去影响这个素不相识的文明。

我习惯通过这种地球人所谓的上帝视角去观察每一个事物,观察一个人的内心波动,观察尔虞我诈观察真善美好。观察一个种族的繁荣与灭绝,观察弱小生命如何自诩强大。我能看透所有事物背后暗含的所有真理,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因果,在我的观察中都分毫必现。只是我看不透我自己,为何在如此平淡无奇的文明面前会想到往事。

于是一个碎片从我身上脱离,然后慢慢的降落,再降落……

岁月成碑

木头是一个杀手,别人不懂他的世界,他也不懂别人的世界,但今天却发现自己的世界他竟也有些搞不懂了。

神迹还在继续上演。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当“神迹”中的荆轲图穷匕见的一刹那,隐藏在现实阴暗角落中的木头也同时扣动了扳机。他的手当然没有抖,但比手抖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他的心抖了,“仁慈?呵呵。”木头笑了,仁慈这个形容词出现在木头身上真的很可笑,不仅可笑,而且可怕。

那个年轻人和木头年轻时真的很像,无论是音容相貌还是行事作风,都有木头以前的影子,但这并不是他心抖得原因,相反,这使他下定决心扣动了扳机,因为他觉得像自己这么活着是不如死了的,杀了他是在帮他,所以木头心情很不错。

乌云不断堆叠,暴雨却姗姗未至,小城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新闻上关于战争即将来临的消息早就闹得沸沸扬扬,国内经济几近崩溃,但因为“神迹”的来临,历史学考古学等相关行业却如雨后春笋一般,声势仅次于外交家与军事家,网上的消息除了关于那即将到来的战争就是各国学者的新发现,但木头并不关心这些,那些人也活跃不了几天了,那看似给他们巨大希望的神迹也将彻底摧毁他们,历史就在上空,抬头就能看见,还要他们做什么,想着木头抬了抬头,“神迹”从猿人开始一幕幕的上演着人类值得纪念的事件,各类人种以时间顺序接连出场,此刻展现出来的秦国马上就要变成秦朝了,关于大秦也就将再也没有秘密可言,可这些和木头有什么关系呢?

木头拐进了一个小巷子,他走的并不快,但此刻却忽然停了下来,他发现前边出现五个人,全是一身黑衣,中间的人掏出一颗烟点燃,吐了一个烟圈,木头缓缓地转过身,发现身后也出现了五个黑衣人,中间的人点了一颗烟,吐了一个眼圈,巷子并不宽,五个人刚好把他堵得严严实实。木头开始后悔刚才要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了,被人包围了都没有发现。他看了看两侧,未建好的高楼还架着很多木架子,好高啊!此时一道雷声响起,暴雨如约而至。“神迹”还在清晰地上演,与阳光高照或是星河灿烂时一样清晰地上演。

木头从口袋里掏出擦得锃亮的手枪,十把手枪也紧接着掏了出来,木头把自己的枪轻轻地放在了地上,十把手枪却齐刷刷的对准了木头的脑袋。木头此时真的绝望了,但他却并没有慌,自己的生命以何种方式结束他都不会惊讶,而这次木头看不到有任何生机。看来今天就要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除非有人会莫名其妙的救他,但这种情况下要怎么救啊!

天空又响时一声巨响,紧接着又是一个,不过这一声并不是来自天空,而是来自身侧,旁边未建好的建筑突然被人炸了开来,砖块毫不留情的打在了他的身上,头上。木头隐隐听到了几声枪响,然后失去了知觉。

“你叫木头?”

木头清醒过来便听到这样的问题,他很不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问话,但此刻的木头全无知觉,连眼睛也睁不开。

“是。”木头的回答一向很简单。

“你们这个文明的进化还停留在依靠互相残杀和弱肉强食的原始阶段吗?”

木头没有回答。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木头觉得自己没得选。

此时的国际局势不容乐观,被誉为21世界最伟大的“神迹”便在此时出现了。几个国家的领导人正忙着鼓动战意,他们没办法像《1984》那样对民众进行思想控制,但利用仇恨的煽动还是让民情激愤,但“神迹”让民众的情绪有所缓和,科学家们试图对其进行研究,但都失败了,神迹无法接近更无法销毁,甚至在外太空拍摄的照片中“神迹”根本不存在,于是人们开始怀疑“神迹”并不属于这个时空,但其为何能够清楚地被看到却没人能解释,有人说是上帝,但跟多的人说是外星文明。

但无论“神迹”来自何方,“神迹”都在无时无刻的展现着真实的历史,从古代到今天,神秘的上古、封建的帝国、黑暗的中世纪、伴随着战争的朝代更替一幕幕的上演着。有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但大多数人认为这是真的,并在那些早已发生过的历史中开始重新思考现今社会。

战争的前奏已经来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件事情引起焕然大波,各大博物馆的珍贵藏品正在一件一件的消失,凭空消失,除了最初消失的卢浮宫博物馆《蒙娜丽莎的微笑》在不见之前被监控拍到一只不知从何处来的手外,其他物品都在没有任何痕迹下突然消失。

战争即将正式展开,“神迹”关于人类的演化也接近如今,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无数人抬头看着天空,这中间不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的人们。在灿烂的星河之间,“神迹”展现着战争的即将到来,展现着“神迹”自身的出现和文物的消失,最后出现的是今晚的星空,两层星空交相辉映,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现实,人们期待着,期待着看到明天的太阳,期待着看到人类的未来。

但人们等来的是确是一片黑暗,“神迹”在死一般的黑暗过后,出现了一件件的文物,有的是各大博物馆中的,但更多的是历史上存在过但现今已经失传了的文物。

某大国一名士兵此刻同样望着窗外,他被强制要求进行睡眠,但整个屋子的人都在看向天空,他相信他的长官也一定在看,只是他不理解,为何“神迹”会显示如此多的文物。但他还是望着窗外,眼睛一眨也不干眨。

士兵看到这些文物一一展列后竟开始聚拢合一,最后化作一块黑色的长方体形状,好像是一块无字墓碑。黑色墓碑停留在“神迹”左侧,右侧显现出各国的文字:明天的战争将会发展到你们无法控制的地步,并毁灭你们的文明,其实你们还有一个选择。我已经将你们的岁月,也就是那些文物,以特殊的方式放到了太阳系周围四光年左右的各大星球,其中最远的在半人马座α星,我希望你们能将自己的文明找回,并创建新的文明,谨记:你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士兵看待最后一句话是沉默了,他曾在昨天听长官说“我们的征途是整个太平洋时”时兴奋地睡不着觉,但此刻他却沉默了,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木头在那所谓的高维碎片中把那些文物一件一件的弄出来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这里。他想要好好睡一觉,因为那个“人”告诉他,他出去后可能会见到一个崭新的世界。但木头并不太相信,这种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后   记

对于这个文明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我不想去看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我还要继续流浪。或许有机会我还会回来,但我并不能保证这些事情我还能记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