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神话故事: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至少要让你幸福

作者:戎装
2021-02-17 11:00

“我骗了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蓝星的海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无尽的海水倒灌其中,凉白隔着界壁,深情地看着奇蒙,时间在这一刻定格…

星国与神国历时一年的战争终于落下帷幕,神国神主被神威盖世的星国战神打败,神族一系全部被杀,神国贵族宣布投降。

为表彰星国消灭了蓝星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联合国决定,神国将于夏历一百零三年二月十日零时起,属于星国领土。——《全球联合国发表声明》

神国首都,明城,一个青年男子独自坐在天台上,蓝色的眼眸代表了其星国人的身份,白色的衣袍上绣着金色的花纹,显示了其身份之尊贵。

远处,一座犹如岛屿般的巨石悬在空中,巨石上,不时传来一阵阵掌声,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男子抬头看着巨石,调侃的说道:“那就是浮空岛吗?之前见过几次,可都没有今天看着顺眼。”

话音刚落,男子的身后出现了紫色的花瓣,花瓣聚拢在一起,竟成了一个紫发少女。少女抬头看着浮空岛,那是她曾经的家。

凉白站起身来,看着平静的少女,笑了笑。

“要不要我带你进去转转。”

少女不说话,呆呆地望着浮空岛,眼泪缓缓地划过脸颊,如来时那样,化作花瓣消散。

……

五年前,名国被拉国灭国,全球上下,只剩下神国是封建主义国家,于是,由拉国带头,联合国向神国施加压力,要求改变其国家性质。

神国迫于压力派出外交团队,游走于各国之间。

星国首都,京城,全国最繁华的都市,人流量众多,堵车厉害的时候,半天都不能挪动一步,奇怪的是,在拥挤的车道旁有着一条宽阔的马路,马路上空旷旷的,却没有一辆车开过去。

不多时,马路上出现了一列车队,最前面的马车大体呈黄色,上面绣着一些奇形怪状的动物,拉车的则是头上长着独角,背生双翼的独角兽,那是神国直系所特有的神兽,象征着其高贵的身份。

车队的到来预示着,神国对于联合国的政策,已经开始乏力了,他需要盟友的帮助,也就是现在的星国。

旧历二零二零年,全球爆发了‘超凡革命’,每个国家都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洗牌,结束之后,全球超能者数量直线上升,甚至开始泛滥, 最后,联合国制定了超能者法律,除了特殊的超能者之外,其余的超能者不享受任何特权,而那条马路,就是超能者特权阶级享用的。

超能者的出现,提供了优秀的兵源,为社会的进步做出了很大贡献,不过,有利也有弊。

晚上,忙碌了一天人们回到家,享受着妻子做好的饭菜,说不出的温馨。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一天才刚刚开始。

唐城外围,一条喧闹的小街上,开着几家赌场,酒吧,这些在旧社会存在的毒瘤,也跟随着革命的脚步,来到了新时代。

一个穿的着破烂的少年,晃晃悠悠从酒吧里走了出来,一身的酒气,好像喝醉了。突然,酒吧里冲出来几个大汉,看见少年后,骂骂咧咧的走到少年跟前,为首的那人抓住少年的衣领,威胁到:“凉白,你活腻了,敢占我便宜。”

少年笑笑,挣开大汉的手掌,退后一步,手心出现了一团蓝色的闪光,传出嘶嘶的响声,大汉指着蓝色闪光,惊恐地问道:“你…你什么…时候…”不等大汉说完,凉白直接把闪光扔向大汉,大汉吓得动弹不得,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蓝色闪光越来越近,大汉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可想像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一个紫发少女从天而降,伸手挡住了闪光,手掌一握,闪光便消失不见。

凉白疯了的似的朝少女冲过来,手掌中再一次出现了蓝色闪光,紫发少女眉头一皱,幻影般的出现在凉白身后,一掌把凉白打昏在地,随后,紫发少女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大汉被小弟们扶起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凉白,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考虑再三,大汉决定放他一马,随后,让小弟们把凉白抬走,免得影响生意。

紫发少女站在楼顶,看着抬走的凉白,转身化作紫色花瓣,消散于空中。

斗转星移,转眼一夜过去。

桥洞下,被打晕的凉白渐渐地醒了过来,凉白看着周围的流浪汉,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是在酒吧门口和人打架吗?怎么到这来了?

“喂,兄弟,看没看到我是怎么到这来的?”凉白对着一个流浪汉问道。

流浪汉抬起头,有些顾忌的说道:“是夜色酒吧的人把你抬过来的,诶,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知道了,看你那个怂样。”凉白摆摆手,转头看着逐渐升起的太阳,不禁感到疑惑,自己明明都是超能者了,普通人不可能打晕自己,可是,一个小酒吧的老板在哪找的超能者?还那么强?

思索间,凉白站起来走出了桥洞。桥洞旁,一家豪华的酒店座落在不远处,酒店门口停着好几辆马车,一群达官贵人围在那里。

凉白不认识什么独角兽,也不知道那多少钱,不过他知道,那很贵,能把自己吓死的那种。

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走了过去,酒店门口,一个紫发少女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群人,少女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甚至有些阴沉。

凉白看着紫发少女,只觉得漂亮,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之后,越看越眼熟,可是自己怎么会认识这种大人物,就在这时,少女仿佛有所感应般,朝着凉白这边看了一眼,突然,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但随即恢复了正常。

而凉白的记忆终于连上了。

就是她!在我惩恶扬善的时候,出手打晕了我,帮凶!同伙!

凉白在心里愤慨的呐喊着,身体却转头向相反方向走着,而且,越走越快…

开玩笑,想我凉白混迹了十几年江湖,这种时候不跑?等着被抓吗?

“快跑!独角兽暴走了!”

人群中传来一声暴喝,凉白疑惑地回过头,只见,一头独角兽发了疯般朝着朝凉白冲了过来,所到之处,石块飞扬。

独角兽是神国的代表,是传说中神的后代,成年独角兽能轻松撞碎数米高的巨石,问,凉白能挡住吗?

结果是:“救命啊!”凉白吓得瘫软在地,独角兽冲势不减,千钧一发之际,一袭黄袍落下,少女一手抓着独角,一手附在身后,紫发飘扬,无限英姿。

“你没事吧?”少女回过头,笑着问道。

“没…没事。”凉白惊魂未定地看着少女,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白平时不这样的,应该是饿了,他很温柔的。”少女歉意的说道。

“殿下,你没事吧?”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男子跑过来,担忧地看着少女。

“我没事,先把小白安抚好,我等会就过去。”少女收起了笑意,平静地把小白的独角递给了男子,男子结果独角,拉着小白走了回去。

“我们是神国的外交团,发生这样的事,也属实无奈,这样吧,你想要什么,我尽量满足你。”少女转过身,还是那么惊艳的面庞,却是没了笑容。

凉白不由得看痴了,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你叫什么?”少女惊讶地张了张嘴,她本以为凉白这种人,无非会要钱啊,钱啊,还有钱啊…

“你想清楚了,我的名字对你来说可没有价值。”少女皱着眉头问道。

凉白:怎么这么好看…

“好吧,这是你自己选的,听好了,我叫凯•奇蒙。”说完,少女走了回去。

凯•奇蒙,好耳熟啊,谁来着?凉白如梦初醒般地站了起来,看着奇蒙的背影,又看了看远处的马车,终于恍然大悟。

凯是神国神族一系的姓氏,奇蒙是…神主之女,也就是公主。

凉白突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就好像好不容易填满了,又瞬间消失的感觉。

公主,好遥远啊…

神国,浮空岛。

凯•隆坐在神座上,即便什么也不做,也给人一种压迫感。奇蒙跪在大殿上,向隆汇报着此次外交的报告。

“…星国总是一味推辞,拿经费不足和社会压力为理由,拒绝为我国提供武装援助,但表示可以提供一些物资…”

“没有经费还能拿出物资,堂堂星国,竟如此懦弱。”隆冷笑着摇摇头,随后,又露出了释然的神色。

“你先去休息吧。”“奇蒙告退。”

一年后,星国发生政变,原星国总统失踪,原总理继任总统,同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被任命为大将,星国唯一的大将。半年后,斯国被星国灭国,凉白大将之名传遍世界各地。第二年,星国带领联合国向神国宣战。

星国在凉白大将的带领下,战无不胜,神国无人可用。

最后,神国长公主,凯•奇蒙披肩上阵。战事急转直下,仿佛命中克星一般,只要是凯•奇蒙出现的战场,神国军队无所匹敌,无一败绩,凯•奇蒙成了神国战士的希望,成了神国的希望。

夜晚,流星划过天空,带过一条白色的长线。

军营的战士都休息了,奇蒙独自一人来到山坡上,她与那人约定,在这里见面。

或许在别人看来,是她屡出奇招克敌制胜,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比她才能高的人数不胜数,怎么可能到了自己这里就捷报频传,所以,奇蒙决定和对方见上一面。

夜越来越黑,远处,一个身影出现了,他朝着奇蒙走了过来,奇蒙盯着那人,握紧了手中的剑。

月光洒在来人的脸上,竟是那样的熟悉。

“原来是你。”

……

不久后,凯•奇蒙失踪,神主大怒,神国人民哀哭不断,神国太子亲自上阵。

据说,神国太子召唤出了天神,一只大天狗从天而降,星国大将凉白冲出阵来,与之展开大战,两人从陆地打到海上,掀起千米巨浪,生灵涂炭,最后,只见天空出现白色的光,光芒遮蔽了战场,光芒消散后,只剩下了大将凉白站于虚空之中,神国太子却不见了踪影。

自此,神国再无抵抗之力,神主也自杀神殿之上,星国大将凉白被联合国封为战神,星神之战,就此结束。

时间流转,到了庆典之日。

浮空殿,达官贵人们都安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战神的到来,可是,等不到了。

神殿开始摇晃,人们惊恐地跑出大殿,却发现,整个神国大陆都开是塌陷,天空中,一男一女正对视着,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那个人是星国战神,我们有救了!”人群躁动起来,他们不停地朝着凉白挥手,大喊着救命。

凉白讥笑着看了一眼,从手中凝聚一团光球,射向人群。

“轰!”天崩地裂,整个浮空岛都炸成了碎块。

奇蒙沉默着,凉白也安静地浮在空中,神国大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下降,最后,整块大陆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奇蒙终于有了动作,她的身后显现出了大天狗的虚影,凉白皱了皱眉,白光包裹住了全身。

“我上战场那天,神主把天神的一半力量给了我,另一半给了我弟弟,我弟弟死后,天神的力量回归,凉白,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奇蒙身后的虚影开始凝实,脱离奇蒙后,朝着凉白扑了过来。

凉白伸出手,光芒组成一个屏障,大天狗撞在屏障上,如气团般消散,凉白解开防御,却是不见了奇蒙的踪影。

凉白脸色大变,俯身冲向黑洞,在这时,黑洞慢慢的开始缩小,无尽的海水倒灌其中,黑洞的入口出现了一层屏障,阻止着凉白进入。奇蒙站在屏障内,大天狗也化作能量回归体内。

“我骗了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那天夜晚,奇蒙认出了凉白,凉白告诉奇蒙,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让这场战争停止。奇蒙看着凉白真挚的眼神,她知道,凉白爱上了她,爱得很深。后来,奇蒙说,她可以把整个神国大剥离出来,形成一个独立的位面,可是需要完整的天神之力,于是,两人制定了计划。

获得完整的天神之力后,在庆典之日将大陆剥离出去,从此,他们两人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可是,奇蒙不知道的是,如果此术完成后,施术者和含有他血脉的人都将成为祭品。隆在临死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凉白,他猜到了奇蒙没有死,也猜到了奇蒙的计划,他还告诉凉白,用舍身术可以代替施术者死亡,可必须是自愿的。

所以,凉白杀死所有的神族人,可是,奇蒙也因此与他决裂。

黑洞外,凉白看着奇蒙绝美的脸庞,噗嗤一声笑了,我的爱人啊,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的话,那么,至少我要让你。

凉白岔开双腿,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凉白在很早以前得到了一本书,书的第一页上,有一个火柴人,火柴人双腿岔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下面还有字,逆时针旋转,幅度越大,获得的力量越大,旋转到180度时,可以弥补一切遗憾,但是,会死。

凉白脸上,一滴眼泪滑落,无尽的光芒闪耀,奇蒙看到了他的父亲,他的弟弟…

如果一切的遗憾都能弥补的话,我希望,你忘了我,我的爱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