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0章 似无辜

作者:看人间
2021-02-17 09:01

第80章 似无辜

“听说姐姐与二皇子不合?”

方绮雯这话问的突兀,年汀兰到是一惊,她是未曾想过,她不受二皇子待见这事儿,竟都传到宫里了。

只是她问的含蓄了些,只说自己与他不合,到未曾说,是二皇子不中意自己,还给自己留了些颜面。

“是了,有曾姐姐那般娴静的,谁又瞧得上我这性子跳脱的?”

话里揶揄,谁都听得出来,只是这是在贬低自己,还是在揶揄他人,这便不得而知了。

方绮雯半晌未曾说话,年汀兰有些不耐烦,她不大喜欢性子太过扭捏的,要说什么,做什么,总归没有一个自己的主要意思。

“方小姐若是无事,咱们便进去了吧?”

“年小姐得四殿下青睐,该是知道吧?”方绮雯突然提高 了声音,年汀兰扯了扯嘴角,终究是憋不住,问出来了?

年汀兰瞧着方绮雯,见她脸色异常的红,一双小手绕着手绢,不停的打圈。那模样,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问出这话来。

“若,若是年小姐也有心,绮雯可以让出四皇子妃的位置。”可怜巴巴的语调,说的年汀兰心里都忍不住一阵心疼。

年汀兰轻笑一声,“方小姐,给你赐婚的,可是皇上,这位子,你如何让?”

方绮雯更是涨红了脸,“若是你与四殿下都愿意,绮雯,愿意去求皇上……”这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声,若是不仔细听,到是万全听不见。

在皇上身边长大的女孩子,会这般不知分寸?

年汀兰不着痕迹的四下打量,墙角处果真有一衣角飘出。

“方小姐,我与四殿下,那是幼时情谊,你大可不必介怀,往事成风,还是向前看,来的要紧些。”

方绮雯嘤嘤坠泪,“年小姐,若当真是幼时情谊,那何故你不与二殿下琴瑟和鸣?”

这意思,还是怪年汀兰,给四殿下留下念想了?

“绮雯!”

站在墙角的人,终于是忍不住了,一身盔甲,冷着一张脸,出现在年汀兰面前。

这一张脸,年汀兰是如何也忘不了的,当年,就是他,带兵冲进年府,让年府,血流成河。

柳中和,年芷兰,方绍云,四殿下,还有最上头的那位,年汀兰总要一个一个来才是……

年汀兰与方绍云算是旧识,只是以往,只算得照面,他是皇宫守卫,她是侯门嫡女,两人算不得多少交集。年汀兰不小瞧人,也不带有色眼睛看人,偶尔照面,熟悉的人也会点头示意。

但这个方绍云却是个黑头黑脸的,除了必要的侧身行礼,他并不会做任何反应。

故而虽然眼熟,却也只是眼熟。

“你无事,跑出来叨扰别人做什么?也不怕皇上怪罪!”

方绍云冷着一张脸,说出来的话也是僵硬的。

方绮雯更是委屈,“哥哥,四殿下心心念念的,是年小姐,方才在厅里,四殿下一直就瞧着她的,妹妹只是觉得与其嫁给一个心里都是别人的,还不如成全他来的好。”

方绍云的脸色,更加黑了,“胡闹,你当皇上的圣旨,当得儿戏?快进去!”

被一阵吼,方绮雯脸色嘤嘤一阵哭,那眼泪,来的当真是容易极了。

年汀兰看着兄妹俩在她面前这一出戏,这是想要做什么?

等方绮雯消失不见,方绍云这才冲着年汀兰施礼。

“小妹行事不妥,方才有失妥当之处,还请小姐恕罪!”

年汀兰笑着点头,并不多说话。

“年小姐与四殿下之间,终究已经是过去了,如今既然各自有了亲事,还请都有些距离才是,这样也免得他人误会!”

方绍云这话说的并无失当的,但不知道为何,年汀兰总觉得这话有些奇怪。

“方统领,你瞧着我与四殿下什么时候有过近距离了?”

年汀兰自问这些日子,她可与四殿下没有多少交集。

方绍云脸色僵硬,紧抿嘴唇。“不瞒年小姐,四殿下的书房内,有小姐画卷不下百副,其中深情,也不怪小妹吃味。”

“呵呵”

年汀兰轻笑一声,“说来,我都不知四殿下有我的画卷,如此看来你们也是亲厚得很,说不准,四殿下只是觉得我的模样好画些,所以才来练练笔,方统领也是莫要见怪,若是当真要说这些,还不如当着四殿下说一说,来的还要有用些。”

一阵微风拂过,年汀兰略微整理了衣衫,一股熟悉的香味传入鼻腔,年汀兰瞳孔微微一缩。

“方统领还是到自己岗位上去吧,本小姐,可不能再耽搁了。”

说完头也不回,径直走了,只是在拐角处停下,靠着墙边,远远瞧着,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

那不是柳中和,又是谁?

他身上的佩香,还是年芷兰当初调出来,自己据为己有,巴巴拿去送给他,说来柳中和与年芷兰住在一个院子里,如何能不知道,那东西是年芷兰做的?自己不过是借花献佛,引得他人鄙夷罢了。

柳中和是今年的新科状元,自然是有资格进宫的,只是今日官员以及家属太过,年汀兰都不曾注意,柳中和,竟然也来了。

看着他与方绍云在低声说些什么,年汀兰忽然觉得,自己着实该加快脚步了,看他们的样子,分明已经在开始试探自己了。

“听说惠嫔娘娘那日,给皇上送了一杯茶,皇上便又宠幸她了,这可当真是好运呢。”

有小宫女的窃窃私语,年汀兰的思绪被打断。

“可不是,你是没瞧着,皇上的气色,都好了许多,以前就有老嬷嬷说了,皇上心里有真心实意爱着的,其实便是惠嫔娘娘了。只不过是惠嫔性子倔,不给皇上台阶下,两人在赌气呢。”

“这怎么说?怎么说?”

小宫女们,在主子无事的时候,自然是忙着在僻静处议论,说些从四面八方听来的小道消息。年汀兰以前不好听人墙角,只是这会子不想入殿,那边又是方绍云与柳中和,她还不如就在这,听一听,那排小树后,两人的话。

“哎呀,你也不瞧瞧,哪位娘娘失宠十多二十年,这内务局的东西还能按份例一直送的?你平日里,可瞧着那小院里的东西少了?”

“这倒也是,可是皇上到底为什么与惠嫔赌气啊?”

在小宫女的心目中,皇上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惠嫔也不是自己可以接触的,但是这主子们之间,还会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这倒是让人颇为好奇的。

“说是因为惠嫔娘娘心里头有别人,皇上吃醋了。”

小宫女这话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很清晰的传了出来。

年汀兰脸色微微一变,惠嫔娘娘的事儿,竟然还是有人知道的。

“啊?!”不知情的小宫女,自然是惊讶不已。

“你小声些,这都是之前带我的嬷嬷,出宫之前说给我的,她还提醒我了,招惹谁也不能招惹小院里的那位,哪怕那位再不受宠,也不能去分她的份例。”

“真的?那惠……她心里头的人是谁啊?”

“听说她以前是……”

“你们是哪个宫的?”年汀兰阴恻恻的说了话,透过树缝,年汀兰瞧着两人,吓得四下张望,猛然站起来,瞧见在栏杆上坐着的年汀兰。

不过是两个三等宫女,做些庭院洒扫之类的活的,这年汀兰锦衣华服,她们就是不认识,那也不敢轻易得罪。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两人吓得又立马下跪,谁能想得到,竟然会有人跑出来呢?这主子们,不在里头听歌赏舞,出来溜达,做个什么?

年汀兰轻轻拍打这栏杆,“你们的嬷嬷,可是没教过你们,不能在私下议论主子?”

“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

两人一同说,吓得是声音发颤。

年汀兰冷眼瞧着,“知道我是谁?”

两个小宫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在内院里伺候的,做的有些事低等的活,哪里能认识年汀兰?

“回小姐,奴婢们,有眼无珠,还请小姐恕罪。”

年汀兰冷笑一声,“不管你们真的,只是在私下议论,还是 ,故意在我面前一说,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不必浪费心思,在我身上。”

惠嫔娘娘是怎么一回事,她不需要人提醒,二殿下有什么样的母亲,他可能是什么样的身份,她也不在乎。

这宫里,宫规森严,人人都是紧闭着嘴的,哪里会有人当真敢议论回宫嫔妃的事?而且听那话里的意思,分明是想将自己往惠嫔入宫前,已经是他人妃,这事上引得,接下来牵扯的,只怕是二殿下为何不受宠的原因了,无非就是皇上觉得,二殿下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他注定只能是个皇子,是个王爷……

两个三等丫鬟,还敢在这个院子里说起,要说没有古怪,年汀兰还是不相信的。

“是,小姐!”那两人到是未曾想到,一下子便被人识破了。

年汀兰冷叹一口气,这宫里头,还真是步步艰难,难怪惠嫔会将自己禁足在那小院里,那般久。

说来,还不是为了玄渊,这才鼓起勇气出来,只希望,大家的心思,不要落空才是。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