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徐徐图之:霸道总裁与电竞渣男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柴柴很菜
2021-02-17 13:00

1

礼霁搬着资料箱从公司出来,太阳耀眼而热烈,阳光下他汗流浃背。

无语问天,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他,好像他走到哪哪就倒闭,就连学校也不例外,因为他读私立时学校也倒闭了三次。

这个去哪哪倒闭的体质他实在不想拥有,但若是有公司需要,他倒可以潜入敌后,帮公司把对手搞个家财尽散。

只可惜,一连应聘了几家公司,一问他为何离开前公司,在得知他离职全部是因为公司倒闭破产后,即便再欣赏他的能力,也会因此而对他退避三舍。

就这样一连折腾一个月,临市大大小小的公司几乎都被他应聘了一个遍,但始终没有公司肯收留他。

最后他索性应聘了一家大集团的总公司,这家公司背景雄厚,注重人才引进。

若是这次他再应聘不上,他就不应聘了,干脆回家签个直播平台,直播吃鸡游戏去算了。

反正他吃鸡游戏玩得溜的一批,早就有不少直播平台找他签约,但他都因为工作忙给拒绝了。

一个星期后,就在礼霁觉得这次又没戏了,准备找直播平台签约时,这家公司却在最后一天的凌晨给他发了入职offer。

礼霁大喜,果然只有这种背景深的公司才不怕他这倒闭体质了。

结果第二天一去报到,礼霁就发现这家公司的总裁居然是他的老同学汤褚,一个面瘫又龟毛的男人。

说实话,他和他自学生时代就不对眼,见面就掐,如今他被招聘进来,怕不是这汤褚别有用心,想要故意折磨他吧?

但是他一个新入职的职员,平常也不能越级接触到总裁,应该不至于被汤褚刁难。

说不定汤褚都不知道HR把他招聘进公司呢,自己还是不要想太多,他相信只要自己踏实工作,就不会有人吃饱了撑的跑来刁难他。

然而事实证明,他果然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这不,第一天上班他就被汤褚莫名其妙训了一顿。

原因是他在电梯里好巧不巧偶遇了汤褚,汤褚又好巧不巧发现他没有带工作证,因此才把他训斥了一顿。

也不知道汤褚是认出他了故意找茬,还是没认出他故意找茬,总之他觉得他就是故意找茬。

这之后汤褚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电梯一停便径自离开了。

徒留被通知去领取工作证的礼霁风中凌乱,恨不得把他抓回来,捆住,然后拿着大喇叭在他耳边大喊三遍:

老子刚来上班,还没领到工作证!!!

2

礼霁上班的第二天。

这天下午刚下班,他正准备下楼去骑自己的小电驴往家赶,却不巧半路遇到要去帮汤褚接放暑假的表弟的王秘书。

原本两人打个招呼,闲聊几句倒也相安无事。

可谁知这刚出公司,王秘书的男友就抱了一束玫瑰等在门口,听着语气好像今天是王秘书与男友交往三周年,准备向王秘书求婚。

而礼霁不过就是看热闹的功夫,就莫名其妙被王秘书委以重任,只见她眼角挂泪,喜极而泣。

“大龄女青年等到这一天实在不容易,我不能因为去接汤总表弟而耽误了人生大事,礼霁你还年轻,我把这个讨好汤总的机会就让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说完便抽抽搭搭背了一串地址,然后与男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

若不是看到王秘书男友准备的鲜花和戒指,礼霁绝对会认为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甩锅行为!

事已至此,此锅不得不背,礼霁认命地调转车头,以每小时三十公里的速度骑着小电驴前往市郊的临市一中。

等赶到一中,天已经擦黑,校门口干净得像被狗舔过一样,没有一个人影,礼霁东张西望了一番,心想是不是自己来迟了,人已经自己打车走了?

但为了尽责,他还是扯着嗓子喊了几声,“汤褚表弟在不?汤褚让我接你回家!”

喊着喊着,礼霁突然觉得小电驴猛地一沉,身后也被一个黑影罩住。

从被路灯打在地上的影子推测,应该是个一米八的壮汉坐在了车后座上,礼霁咽了咽口水,坐在小电驴上缓缓扭头。

“你,就是汤褚表弟?”

“啊,怎么了?不是我说,汤褚就安排你骑个小电车来接我?是我不配还是他破产了?”说这话的果然是个穿着校服,模样稚嫩的一米八壮汉。

“我是临时受命,而且我只能骑电车,小员工有证无车,你懂的。”说着,礼霁一加电门准备载着这男生往汤褚家赶。

可是电门加到了底,车子却只哼哼了两声就宣告罢工了。

汤褚开着他那台低调的轿跑赶来时,就见两个大老爷们在路灯底下席地而坐,一人捧着一个手机组队玩吃鸡,那场面贼亢奋人心,就差来几个人在旁边给这俩人摇旗呐喊了。

“嘿,麻烦抬抬屁股,您坐到我影子了。”汤褚绕到二人身后,故意压低了声说。

“哦哦哦哦,对不起对不起,这就给您挪位置。”礼霁玩得入迷,根本没听出这话哪有问题,只低头拿着手机往一旁挪了挪屁股。

“季还,135石头旁边有人,上屋顶狙击。”礼霁依旧头也不抬的,认真指挥着一旁的男高中生。

“季还,你干嘛呢,怎么和个人机一样傻站着?要不是我反应快,你就被人打死啦。”礼霁边说边扭头往季还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见原本应该坐着季还的位置,此时此刻已经被汤褚霸占了去,而季还只站在一边挠头尬笑。

礼霁嗷的一声原地跳起,“卧槽,汤褚你属鬼的啊,悄无声息的也不知道吱个声。”

汤褚闻言把手机按灭,朝礼霁勾唇一笑,“属龙。”说完就起身朝停在一旁的轿跑走去。

礼霁暗靠一声,瞬间已经在心里把汤褚骂了百十遍,但小电驴没电,不得不低头,他可不想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市郊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睡一夜。

等礼霁看见汤褚开来的是辆小轿跑时,就更加无语了。

这车也就勉强坐四个人,哪里放得开他的小电驴。

也不知是这季还脑袋有坑,还是汤褚脑袋有泡,都说了要拉小电驴一起回家,结果汤褚好像毫不知情似的开了辆轿跑过来,这不是存心让他的小电驴流浪街头嘛?

就在礼霁想要对小电驴不抛弃不放弃,准备连夜自己推车回家时,汤褚却从车上拿了条麻绳,拴驴一样拴住了电车头,随后又把麻绳的另一头拴在了轿跑尾巴上。

路灯下,汤褚的身影被照得明明暗暗,但礼霁还是清楚地看见他翘起的嘴角,满是挑衅和幸灾乐祸。

“骑上去吧,看在你是来接季还才遇难的份上,我决定把你和你的坐骑送回家。”

“你……”礼霁还没把那句“你他妈是故意的吧”给吼出口,汤褚就转身上了车,随后还从窗口悠悠抛出一句,“你也不用太感谢我,在公司好好工作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礼霁闻言翻了个大白眼,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点想在市郊打车那是难上加难,网约车又贵得很。

最后他只能憋屈地一边坐在小电驴上把控着车把方向,一边在心里把汤褚骂了个千八百遍,一边担心如此操作会不会违法交规,被交警叔叔给请去交警大队喝茶。

……

有惊无险地回到家后,礼霁也没客气,直接推车上楼,管他人际交往法则是否写了他人送你回家要请别人喝杯水吃个饭呢,反正他对汤褚完全没这个心情。

读书的时候这个汤褚就爱和他较劲,学习成绩要和他争第一,运动比赛也要和他争第一,就连他被女生表白,他都要横插一杠,去展现自己那无处安放又该死的个人魅力。

幼升小,小升初,初升高的时候,他本想借机考去与汤褚不同的学校,以此来躲避这个瘟神。

但每次都以学校破产倒闭而计划失败,最后不得不听从学校安排转学去友校,然后再与汤褚冤家路窄,展开几年的对峙。

好不容易熬到高考了,汤褚被家里人安排出国读书了,结果他刚毕业工作两年便又开始接二连三的失业。

最后兜兜转转又落到了汤褚手里,这一系列骚操作下来,礼霁严重怀疑自己上辈子是杀了汤褚全家,所以这辈子他才如此阴魂不散地折磨他。

这样想着,他随手泡了包泡面,打开了电脑,准备在吃鸡游戏里发泄一下自己那无处可放的怒火。

3

吃泡面的空当,礼霁想明白了一个事情。

这个汤褚从小就对他百般折磨,如今又阴魂不散成了自己的老板,也不知道日后上班会被他折腾成什么样,索性就小手一动,同意了某直播平台签约的试播要求。

也就试播一个月,底薪两千,试播效果好就正式签约,抛去礼物分成,正式签约后的底工资数目倒也还算可观。

反正他觉得自己也不会在汤褚的公司待太久,索性就同意了试播要求,骑驴找马,稳赚不赔。

吃完泡面后,礼霁开着ID为里脊的游戏号登上了吃鸡游戏,然后调整好直播设备,随机开局吃鸡,前几局他纯粹为了宣泄今晚的怒火。

一落地二话不说就是钢枪,等心里的火气撒得差不多了,才开了新局认真玩起来。

礼霁由于技术太好,说十步杀一人一点也不过分,而且他心情好了,也起了娱乐的心思,打开全麦,杀人前都会来一句,“宝贝,看这。”

紧接着就是一阵枪声,对面玩家还来不及反应就死于枪林弹雨中,最终礼霁以56杀完美吃鸡。

由于礼霁的操作非常秀,又是直播平台想要推出的新人,所以当晚平台给予他的流量推送非常高。

虽然是新人第一天主播,但短短三局游戏后,就已经有将近一千路人来直播间围观,还飞速吸了将近六百粉丝。

于是第四局礼霁更嗨了,一路全麦大开,钢枪不断,每次杀人前一定会标志性地说一句,“宝贝,下局见。”

抑或是,“宝贝,回头看这。”“嗨,宝贝,我在你身后。”诸如此类极度嚣张又渣男的话。

后来中途他好像也如法炮制杀了一个同平台ID为糖醋的千万级直播大佬,结果瞬间引爆直播间,不出十分钟就从对面引来上万网友围观礼霁这个电竞渣男。

甚至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直呼让糖醋集结粉丝手刃他这个小萌新,维护大家的游戏体验感。

本就是娱乐,礼霁对此毫不在意,结果还真就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粉丝开了百人局,以1v1模式和礼霁开启了战斗。

结果礼霁再次以一人之势收揽半数人头,就连那个糖醋主播也被他当场狙击,甚至还舔了人家的包,全麦来了一句:

“宝贝,你这快递送得可真肥,要是再有套迷彩服就更好了。”一度惹得粉丝们暴跳如雷,但又拿他没有办法。

那晚的最后,礼霁以五场全胜出名,而且一夜之间涨粉数十万,这风头出的,足以让他马上辞职,全心全意当个全职游戏主播了。

第二天,礼霁心情不错,一路哼着歌骑着小电驴直奔公司,心里甚至还想着,按照这个局势,等到直播试用期一过,他就可以霸气一回,直接撂挑子走人,再也不受汤褚给他的闲气了!

然而他刚到公司,好心情就瞬间瓦解。

汤褚居然以王秘书玩忽职守为由,给她调离了秘书岗位,并以他工作认真尽责为由,调离游戏测试部门,做起了他的专属秘书。

WTF?他一个游戏发烧友,好好的游戏测试员不做,当什么秘书?这汤褚绝对是安了坏心思,才找了这种看起来极度弱智的借口把他调去身边,好借机折磨他!

但现在还不是他辞职的时候,所以只能咬牙忍着,可是他刚搬去秘书室报道,汤褚就要求他端茶倒水,还要替他准备会客西装,最后甚至还要他给他打领带。

于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礼霁拿起领带,细心打好领结后,猛地一抽,直勒得汤褚老脸一红,眼看就要喘不上气,然后还特虚心受教道:

“你看我这身份平常也用不着穿西装打领带,所以手法生疏得很,汤总要是觉得哪里不妥一定要跟我说,下次我好改正。”

说着,他大手一扽,领带又被他拉紧了几分,差点搞得汤褚当场去世。

但汤褚嘴硬,脸红脖子粗愣是憋出一句,“还不够紧。”

礼霁也不是吃素的,汤褚话音还没落,他就猛地一拉手中的领带,只是这次拉的是开结,若是再拉死结,汤褚怕真的要死在他手里。

可汤褚哪里知道这事,他见礼霁真的毫不留情,下意识伸手拉住领带往自己怀里扯,几乎瞬间就把比自己瘦弱的礼霁拉到了怀里。

由于两人身高对等,两个人毫无悬念地来了个超级无敌大啵啵,这下可好了,办公室瞬间又多了颗大番茄。

尴尬紧紧环绕着两个人,礼霁也因此松开了手中的领带,说来也巧,这时正好有一批新到的文件需要整理,礼霁便借着这事儿土遁了。

徒留汤褚原地凌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和礼霁打了个极其响亮的啵,这和他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嘛。

他想要的是月黑风高下,礼霁被他步步紧逼,抵在墙上以霸总之姿强取豪夺才对,毕竟强攻就要有强攻的气势……

这样想着,汤褚猛地回想起礼霁离开前说是要去整理新送来的文件。

他记得这批文件里应该是有收购礼霁之前所在公司的协议的,若是被礼霁发现,那他的计划岂不是就都曝光了?

不行,他得去阻止礼霁看到这些文件!

4

汤褚到底还是晚了一步,等他赶过去阻止礼霁看文件时,礼霁已经整理好文件正要给他送去总裁室。

见汤褚来了,他脑子里不停重播刚才kiss的画面,反而有些尴尬脸红,不知所措。

好在汤褚见过大世面,他干咳一声,作一本正经状,“文件都整理好了?”

“嗯。”礼霁点了点头。

“内容看过了吗?都是些什么文件,有没有需要加急处理的?”汤褚继续装模作样。

“看过了,里边有几家公司的收购协议,我仔细看过,都不需要加急处理。”礼霁如实回答。

“哦,那你把它们送去总裁室吧,等我回来再处理。”汤褚看礼霁的态度好像没有什么异常,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说来也巧,咱们公司收购的这些公司,以前都是我所任职的公司,没想到咱们公司这么财大气粗,把这些面临倒闭的公司全部收购重组了,汤总果然年少有为啊。”

礼霁这马屁拍得让汤褚觉得冷风四起,心里瞬间警铃大作,生怕礼霁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结果礼霁说完就走了,好像就是单纯拍个马屁而已,并没有其他更深层的意思,这让汤褚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有客人急着要见,便只能先把这事儿放一放。

这天晚上一下班,礼霁就直奔电脑,又开始在游戏里当起最强王者来,那气势比昨晚更甚,而隔壁直播间的糖醋主播却姗姗来迟。

然而等糖醋一上线,直播平台竟然要求两个人组队双排,想要看两个最强王者共赢,顺便让糖醋这个千万主播给礼霁这个新人再拉一波人气。

于是就这样,一个直播萌新和一个直播大佬组成了糖醋里脊二人组,并在游戏里吃起了霸王鸡,激动的粉丝们连刷数十个火箭,不过两天就成为了直播界的新传说。

最主要的是,糖醋主播虽然一直没有露面直播,但开麦时却是甜美女声,性格却属于说一不二的霸总的类型。

而礼霁刚好属于人狠话不多,你说啥就是啥的类型,所以这二人组队没多久,便有人起哄让两个人处cp。

结果人家女主播还没说啥,礼霁却拒绝了,众人询问原因,礼霁略有沉吟,不过还是如实交代。

“我有喜欢的人了,他是个男生,高大威猛,主要是年轻,还在读书,而且他也爱玩游戏,我们可以说是一见如故。”

这话倒也没引起什么变故,如今真爱不分性别,大家都很尊重个人情感需求,所以也就没有人再起哄让礼霁和糖醋处cp。

可是就在众人支持礼霁勇敢告白时,糖醋那边却在公屏上说了句还有事要做,之后便火速下了线。

十几分钟后,礼霁还在公屏看粉丝讨论糖醋是不是真的喜欢礼霁,所以才在得知礼霁喜欢男生时黯然失色地下了直播,礼霁看得欢乐,这时室外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礼霁突然勾唇一笑,神情也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他跟粉丝简单说了句要去开门,之后便下了播,淡定自若地走出书房,去开门了。

5

门外站的居然是汤褚,而礼霁却好像早就预料到一般,“来得还挺快。”

“礼霁,你他妈有病是不是?你就见了季还一次你就喜欢上他了?我和你纠缠了十几年,你怎么看都不看?”

汤褚的质问声底气十足,好像礼霁喜欢季还十分罪不可恕一样。

礼霁眉毛一挑,“我觉得和你比起来,我还挺正常的,毕竟我没有在网上装女主播的癖好,更没有把喜欢的人工作的公司整倒闭的癖好。

“而且我敢爱敢恨,对感情从不藏着掖着,搞得好像喜欢别人有多见不得人似的。”

“你都知道了?”汤褚满脸震惊。

“你刚才的态度已经证实了我的想法。”

“……”汤褚闻言恨不得一口老血喷礼霁一脸,但还是咬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糖醋的?”

“前几天,季还听说我直播,跑来给我捧场,结果他刚好知道你也在这个平台直播,又刚好发现是你和我一起组队吃鸡,于是就跟我说了,你说巧不巧。”礼霁笑得一脸欠揍相。

“所以你和季还,你真的喜欢他?”汤褚气得有些七窍生烟。

“喜欢啊,季还性格好,我和他又合得来,为什么不喜欢?”

在汤褚马上就要暴走的时候,礼霁却又来了个峰回路转,“不过对季还是喜欢晚辈的那种喜欢,对你才是爱人的那种喜欢。”

汤褚蓦地瞪大眼睛,想要再问些什么,但礼霁根本没给他机会,只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将他拉进自家门口,然后将他壁咚在门上,趁他还没回神便瞬间吻上了他的唇……

6

俗话说得好,双向喜欢才是爱情最好的结局,眼下汤褚和礼霁算是正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但两个人并没有干柴烈火来一个激情碰撞,而是坐在沙发上沉默着,沉默着……

终于,汤褚忍不住了,他烦躁得抓了抓头发,问:“你喜欢我为什么读书的时候不说,每次升级考还都要和我选不同的学校?

“害得我每次都要以劳力为代价让我爸把学校搞倒闭,工作后还要收购你所在的公司,一步步诱导你来我所在的公司,你要早说不就没这事儿了?你刚才不还说你敢爱敢恨不藏着掖着吗?”

“我那时候哪知道你也喜欢我,而且当时年纪小总觉得是自己有病,觉得自己喜欢你是一件不正常的事,而且你不也总是和我作对?

“不是考试和我抢第一,就是阻止别的女孩喜欢我,工作之后又总是折腾我,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礼霁十分无辜。

“呃……听起来确实是我不对……”汤褚无言以对陷入反思。

“无所谓了,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既然你那么喜欢装女生,那我必须得满足你……”

这样说着,礼霁一个猛扑,直接把汤褚扑倒在沙发上。

他拉着他的领带,傲娇且得意,“这玩意儿以后的拆卸权仅归我一人所有,你也仅归我一人所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