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罗宅抢劫案--顾衍系列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关木山
2021-02-18 15:00

窗外一阵警笛声呼啸而过,顾衍慵懒地抬头望向窗外,喃喃地说道:“士俊这家伙,又有事情可做了。”他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望着被五光十色充斥着的夜色,他知道这背后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罪恶。

短信铃声响起,是苏士俊发来的短信“富融大道53号,有兴趣的话过来看看。”富融大道是本城的富人区,别墅林立,本城的富豪有一大半集中于此,他回道:“豪门恩怨,不感兴趣。”

次日清晨,苏士俊把顾衍从他那乱糟糟的家中拉出,调侃道:“嚯,你倒也能住得下,都乱成什么样子了,阿杏也不来给你整理整理,怎么?闹矛盾了?”“你一大早就是来检查卫生的?”顾衍打着哈欠说道。“我有正事和你说”,苏士俊顿了顿接着说“关于昨天晚上发生的案子。”顾衍打断他,“先吃个早饭吧,咱们边吃边说。”

两人来到早餐店,点好早餐,顾衍大口嚼着包子,听着苏士俊开口说道:“昨晚房产商罗立人老头家闯入一名歹徒,罗老头被杀身亡,歹徒也当场死亡,是被罗老头的儿子用猎枪射杀的。”

顾衍拿起第二个包子,喝了一大口豆浆。苏士俊见状,叫道:“喂、喂,你小子到底有没有听我讲啊。”

顾衍点点头,艰难地咽了下去,差点噎住,“你接着说你的疑问。”

问题在于,虽说是入室抢劫,但歹徒却只抢了罗太太的一个翡翠手镯,家里其余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歹徒却没有光顾,歹徒在逃跑时与罗老头相遇,一刀毙命,刀插在了罗老头的脖子上,歹徒年轻力壮,完全有能力逃脱,罗老头根本没法制服他,歹徒完全没必要杀他呀?”

“那他怎么又是被杀的呢?”

“罗老头的儿子当时正在二楼的书房,听到有骚动,打开窗户正好看到他父亲被杀的一幕,情急之下拿出枪把他给击毙了。”

“这个,很简单啊,说明那手镯对那歹徒来说很重要,罗老头为此得罪了他。”

苏士俊笑道:“你再胡说早饭钱你给啊。”

“好好好,这件事我初步判断,抢劫是假,杀人是真,入室抢劫只是一个幌子,让我们误以为歹徒入室抢劫是主要目的,在被拦住的情况下才杀人的,你的疑问证实了这一切都不合理,在完全不必要的情况下杀人,大费周章闯入人家只拿一个翡翠手镯,因此他的目的就是杀罗立人。当然,也不排除歹徒在拿到手镯之后被老罗发现,来不及拿其他东西。恶向胆边生,把老罗给杀了。但我还是倾向于第一种情况。”

“可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你们有没有查过凶手的身份?”

“嗯,是个惯犯,警方一直在通缉,但是他与罗立人之间似乎没有利益冲突。”

“会不会是罗立人的仇人雇凶杀人?”

“不排除这种情况,但罗老头生前为人低调随和,不像是那种树敌的人,而且近些年他的房产生意并不是十分好,同行竞争者没必要这么做吧?”

“确实,若真这样,也没必要搞出个抢劫的虚招。”

两人陷入沉思,这时,苏士俊的手机响了起来,苏士俊接完电话对顾衍说:“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下午我还会去一趟罗宅,你和我一起过去。”

“哦,好的。”

下午,两人如约来到罗宅,罗宅与周边的其他别墅相比,要小了些,而且也不似其他那么豪华,可见罗立人生前确实是一个不喜高调的人。

屋里有三个人,一个美艳少妇,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她就是罗太太,翡翠手镯就是她的。她的年轻出乎顾衍预料,顾衍原本以为罗太太和罗老头差不多年纪,没想到这么年轻,还有一年轻小伙,他是罗老头的儿子,还有一个五十岁模样的男人,他是管家。事发当晚,只有这些人在,其余一些佣人不住在主人家,所以现在没有传唤他们。

苏士俊把他和顾衍的推断讲给他们听,顾衍则仔细观察他们的神态举止。罗太太好像有些焦虑,她拿起面前的烟盒抽出一支烟刚放到嘴边,罗少爷看了她一眼,她想起什么似地又把烟放入烟盒。罗少爷显得有些不耐烦,他父亲的死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悲伤的情绪,倒是管家,听得很认真并不住点头。

听完苏士俊的汇报,罗少爷说:“苏警官,你的意思是家父是被人蓄意谋杀的?”“正是。”

“哼,家父为人随和,从不和人结怨,谁人想害他?希望你们不要随意抹黑。”“那怎么解释凶手的行为?”

“凶手胆小,来不及多拿便慌忙逃路,撞上家父便将其残忍杀害。”

“罗少爷,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

“你们就喜欢把事情搞复杂,这是很明显的事,你们也不必要再查什么了。”

二人走出罗宅,顾衍首先说道:“没想到罗太太这么年轻,她和罗家少爷倒更像是一对。”

“哈,我也这么觉得,罗太太好像只比罗少爷大三岁。”

“呵,罗老头老牛吃嫩草啊。”

“不是的,据说罗少爷的生母在生罗少爷的时候难产而死,罗老头和罗少爷的母亲感情非常好,她死之后罗老头痛不欲生,后来竟然去做了结扎手术,表示对她的怀念和对她的爱。”

“哦?是吗?那他怎么又娶了这么个年轻女人?”

“商业场上的男人背后总要有个女人的吧?”

这几天,顾衍跟踪罗太太和罗少爷,有了许多发现,两人关系果然不一般,幽会、购物,宛若情侣,顾衍越来越坚信自己的推断。

顾衍找到苏士俊,问他当时有没有从歹徒身上搜到什么东西。苏士俊说除了那个手镯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有没有在歹徒身上有口袋的地方发现指纹?”“这个我们没有考虑,歹徒身上的指纹想必是他自己的吧?”顾衍摇摇头“你去找找看,然后把罗少爷和罗太太的指纹也弄到手,你会发现惊喜的。”

翌日,苏士俊兴高采烈地来找顾衍,犹如抓到猎物的猎人般夸耀道:“你猜我发现什么了,在凶手放手镯的那个口袋边上发现了罗少爷的指纹,但手镯还在口袋,说明他拿走了什么东西,也就是说,歹徒除了抢了手镯,还抢了其他什么东西,而这件东西,罗少爷不想让我们知道。”

“不是抢,那是凶手该得的支票。”顾衍接着说“这两天我一直跟踪他们,发现他们举止亲昵,儿子和继母恋爱,现实版的《雷雨》啊!在我跟踪的那几天里,罗太太一直穿着平底鞋。年轻貌美且有钱的女人外出约会购物会不穿高跟鞋吗?而且在约会期间罗少爷多次望向她的肚子。不知上次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罗太太本想抽烟,罗少爷看了她一眼之后,她把烟又放回了原处。”

苏士俊恍然大悟:“你是说罗太太怀孕了!怀的是罗少爷的孩子!因为罗老头做过结扎手术没有了生育能力,如果让罗老头发现了怀孕一事他俩肯定完蛋,趁现在肚子还没大到让人看得出来,先下手为强,这样他们既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又能顺利继承遗产。”

“没错。而那个入室抢劫的可怜虫正是他们雇的杀手。凶手名义上是抢劫罗太太,实际是拿自己的佣金,而带上一大笔钱肯定不方便,所以应该是支票,这都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此时拿走佣金是最安全的,杀人之后,警方介入,他们再碰头交付佣金可能会被警方发现,所以趁现在拿走最好。然而凶手没有想到的是,他是螳螂,罗少爷是黄雀。罗少爷想必不放心这么一个知道真相的人逍遥法外,若他被抓,想必会供出他们;若他没被抓住,以后很有可能会对他们进行敲诈勒索,权衡利弊之下,就把他给杀了。他当然要拿回支票,不然被警方搜到难以交代。故意留下手镯就是制造因抢劫而杀人的假象以此掩盖真正目的。”

最终,在事实面前,两人供认不讳。肚子了的孩子并没有罪,他们恳求警方待孩子懂事后,不要告诉孩子这一切,让孩子能没有心理负担地长大成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