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民间故事:假纸真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山有扶苏
2021-02-18 17:00

“我骗了你,那张字据是假的”不知是不是今天阳光太好,赵掌柜手心不停冒汗,眼睛也四处张望,不敢看李老汉,由于前些年的劳作,身子也有些弯曲。李老汉看着面前显得局促不安的赵掌柜,不由得叹一口气,看着面前的赵掌柜,与多年前的赵员外渐渐重合,那时意气风发的赵员外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不由得感叹一句物是人非啊。

想当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庄稼汉,而面前的赵掌柜当年则是镇上有名的赵员外,原本两个不会有交集的人却因为一场救命之恩产生了交集。

“他婶,他婶,你听说了吗,今天啊,赵员外亲自上门找咱们村老李吶”“可不是,再怎么说,那老李可是救了赵员外的儿子一命啊”最近村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都离不开李老汉跟赵员外这原本一竿子打不着两个的人。却说李老汉在虎口之中救了赵员外的儿子一命,赵员外亲自上门道谢。原本村里的人都嘲笑李老汉年轻时上战场却什么功名也没挣得,最后依旧回家种田,白浪费了大好时光。然而在赵员外来了之后。门可罗雀的李家小院逐渐热闹了起来。

可好景不长,前不久李老汉的二儿子犯了官司,与人打架把人打成了重伤,索赔100两。可李老汉只是一个庄稼人,又哪里会有这么多银子?可若不赔钱,儿子在狱中出不来。李老汉日日为此事忧心,几日下来竟是清瘦了不少,头发上的银丝也多了许多,

这天李老汉在为了儿子奔波借钱,碰上了赵员外。然赵员外也是一位有真性情的人,听说李老汉的事情,当即就答应借给他钱。

"李大哥,我能借给你钱,只是你需要多少两? "赵员外一脸仗义风采,向李老汉问道。"一…一百两"李老汉有些磕巴,毕竟人家再慷既大方那钱也不是小数目,况且自己只是一个乡下人,这笔钱就算自己时时记挂着,终究也是难还。"什么?一百两,这 ."赵员外有些犹豫,这可不是小钱,况且就算是借出去,以李老汉的能力能还得上吗?可是,人家毕竟救了自己儿子一命,到现在伤还没好呢,要是不借岂不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员外啊,我求求你了,我们这一家老大去当兵了,到现在没有音讯,我又是个糟老头子,现在还带着伤,老二可是家里唯一个能出力的人了啊!你放心我给您立个字据,我发誓只要我们爷儿几个活着,做牛做马也会还您钱。赵员外,求您了!"说着就要跪下来。赵员外赶紧扶着他“行,那咱们立个字据"赵员外道,人家为就自己儿子还带着伤,权且当做报恩吧。

二人写了字据,又找了村长作为证人,李老汉按下手印,捧着这张纸交给赵员外,这可是他儿子的命啊!

之后,李老汉赔了钱,将儿子接回来。但是李老汉脸上没什么表情,走到院里李老汉开口,道跪下!说为什么跟人打架,还打伤了! "李老汉想不到为什么一向乖巧的小儿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谁让他说大哥出去这么久,指定是死战场上了,就是没死也不会有什么成就,跟爹一样”小儿子越说声音越低,现在想想还气,他知道自己冲动了。他抬头看看李老汉,他不后悔打了那人,但是他觉得对不起他爹,他爹为了自己又是操了不少心,又瘦了还多了白发。李老汉看着儿子,眼神有些复杂“先跪一个时辰吧,你自己想想到底错哪了。”李老汉叹了叹气,背着手回屋里去了。

后来,因为战争李老汉带着自己儿子逃命,小儿子也参了军,他们也寻找大儿子,只是一直没有寻到。与赵员外也断了联系。

却说这赵员外那日借完李老汉钱,回家把字据放在装银票的盒子里。后来遇到战争他们一家人匆忙出逃。路上遇到土匪,把他抢了一空,那张字据也没了踪影。他只能一路乞讨,周周转转到了京城,没了本钱,就在一家布料铺子做杂役。后来一步步晋升成了掌柜,渐渐过上了安稳的日子,但是那张字据却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这几日,京城很是热闹,国家打了胜仗,将军马上就要回朝了,这街上都洋溢着一种欢快。赵掌柜也是很开心,当年因为战乱自己沦落成如今这副模样,现在战争平息,自己这日子渐渐好起来了,可不是令人心情愉悦,可转念一想自己原先的富贵,一时又有些失落,心里头五味陈杂。

太阳高照,晴空万里,蓝色的天像是被洗过一样干净,今天是大将军班师回朝的日子,那些将士赶了这么些里路却依旧雄姿英发,整齐的队伍,身上还带着一丝煞气,但这些为国血战沙场的将士依旧让人肃然起敬!

突然,赵掌柜看到一个熟脸,那…那是李老汉的小儿子!褪去了往日的稚嫩,眉宇间的英气让人不容忽视。赵掌柜眼前一亮,他的钱是不是可以还回来了!可是,一想到字据却没了踪影,心下又是一阵苦恼。

到了晚上,赵掌柜的屋里还亮着灯,书桌上有一张白纸,赵掌柜提笔,将记忆里字据的内容写下来。不一会儿,一张与当年一般无二的字据已经呈现在眼前,只是没有手印。

不管赵掌柜如何,李老汉最近可是欢喜地不得了,如今大儿子,二儿子都在,一家人团聚,二人身上也有军功,待日后两个儿子成了亲,自己抱上大孙子,这日子啊,真是一天比一天有盼头。只是一想到当年在家向乡那位赵员外那笔银子,一直没有还给他,也不知何时能再见,心里头总是有些记挂。

第二日,小儿子带着李老汉来到一家布料店,想给父亲买身好衣服,尽尽孝心。一进门,看到了赵掌柜,李老汉一时有些不敢认“您是赵员外?"赵掌柜一惊”可是李大哥? "是啊,赵员外"李老汉上前,握住原先的赵员外,如今的赵掌柜的手。二人相认,都有些唏嘘,一晃多年,早已是物是人非。“这可是李大哥那二儿子,如今成了大将军,可真是光宗耀祖了”赵掌柜看着面前的青年,身子健壮,早已不是以前的瘦的跟竿一样的小伙子了。”“唉,那里那里,说起来,他有今日这份成就,少不了赵员外您当时的帮助啊,对了,赵员外,那张字据可还留着?当年借您的钱也一直没还上,本以为经历了战火,不好找您,如今可好,我们在这里相逢"既然见了赵员外,李老汉觉得应该把钱赶紧还了,也好解了自己这一块心病。“留...留着呢,别叫员外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掌柜"赵掌柜有些心虚,他拿出一张纸,字、手印样样不少。李老汉接过字据,看了一眼赵掌柜,笑了笑"行,我把钱给您送过来"一听李老汉没认出来是假字条,赵掌柜心理松了口气。

回去路上,小儿子有些疑惑"爹,这字据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新"李老汉笑了笑,拍拍小儿子肩膀"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咱们欠了人家钱,字据本就只是一个证明罢了,咱们心里明白就行,何须在意那么多"。小儿子点头,父子俩相伴离开。

赵掌柜拿了钱之后心理总是有些难安,这钱虽是自己应得的,但那个字据缺是个假的,别让人字据我也拿到了怀疑自己造个假字据骗笔钱,以后再用真字据再要钱?可要是现在去说实话,被怪罪了可难办。这两日赵掌柜寝食难安,心里头琢磨着这事该咋办。最后,赵掌柜一咬牙,决定上门去坦白这假字据的事。

听了赵掌柜的一番话,李老汉微微一笑,将赵掌柜扶到一旁的椅子上“今天我托大,叫您一声赵老弟,赵老弟,这字据是个凭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只要咱们自己个心里清楚,字据都是小事,字据虽是假的,但是我欠钱确实真的,如今我老头子已经还了钱,字据的事就过去了吧”“可李大哥您不怕....”“哎,我明白你担心什么,可是我想起当年赵老弟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愿意借给我可能还不起的那么些银子,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李老汉打断了赵掌柜的话。赵掌柜想起当年李老汉在虎口之中救下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为此受了伤,一时间又是感慨又是感激,他紧紧握住李老汉的手,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外面依旧是艳阳高照,阳光刺眼,叫人看的不真切,只能感觉到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