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恩重如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9527
2021-02-19 19:00

1

冷月如钩。

那刀尖上的银色月光没入中年人的下腹,带出来的时候,血色淹没了月光。

“呃……”那一刀似乎抽走了王连成所有的力气,他痛呼一声,重重倒地。

蒙着脸的凶手在他身上摸了摸,摸走了他的钱包,匆匆离开。

钱包离开了他,血液也在从伤口处缓缓离开他,生命,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也即将离他远去。

他就要这样死了吗?

王连成想着自己的妻子,想着自己最爱笑的女儿笑笑,眼里缓缓落下了一滴泪。

“谁来……救救我?”他是钢铁厂的中层领导,平日里声音洪亮,尤其是鼓舞工人们卖力干活儿的时候,可现在,在这条距离他家不到半公里的小巷中,他的声音却虚弱得如同一只刚刚出生的小老鼠。

但他不是小老鼠,他是一个即将要死去的人。

生命一点点流逝,绝望一点点漫上心头。

他不甘心啊!怎么能被一个小毛贼就轻轻夺去了性命?

他舍不得啊!他还有最爱的妻子和女儿,她们都还等着他回家。

意识朦胧之际,远处传来自行车车轱辘滚动的声音……

2

“我是姚青山,叔叔昨晚上可真是太险了,我要是再晚到那么一会儿,叔叔就没命了。”娃娃脸的年轻人笑得一脸和善。

“谢谢你啊年轻人,真是太谢谢你了,”姚连城感动道,“我……我给你钱吧,三万,不,五万怎么样?真的太感谢你了。”

那是个旧时代的小城镇,三五万甚至已经能买房了。

姚青山低头笑了笑,“不用了叔叔,我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您真感谢我,请我到您家里吃顿饭得了。”

救命之恩哪里是一顿饭就能谢完的?但该请的饭还得请。

出院之后,姚青山被邀请到王家做客吃饭。

王家的房子可真好啊,小洋楼,带着向日葵的花圃、客厅里的大电视、厨房里的烤箱……

但它们都不是最好的,最好的,是王家的那个爱笑的漂亮女儿,王笑笑。

3

“什么?他说喜欢我?可我有男朋友了啊,舒生你们也见过的,我哪儿能再跟他在一起?再说了,我也不喜欢他。”笑笑坚决拒绝道。

妈妈劝道,“你就见见他,然后委婉点拒绝就是了,你爸爸被他救活的时候只剩那么一口气了,人家既不要钱也不要东西,就想跟你见个面而已,你呢,就当是替你爸爸报恩吧,到时候跟他说上两句,拒绝了他就是,要是他真缠着你不放……”

说道这里,妈妈竟然也有点为难。

她是最了解笑笑爸爸的,他那个人,古板守旧,为了报恩说不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要是姚青山咬死了要笑笑跟他好,恐怕最后,还是得委屈宝贝女儿。

笑笑看出了妈妈的担忧,挑眉一笑,“放心吧,我有办法的。”

于是,见面当天,姚青山见到了另一个名叫冯倩的姑娘。

4

冯倩本来只是想着来跟姚青山见上一面,告诉他笑笑已经有男朋友了,然后自己糊弄糊弄他跟他聊两句,便能回家了。

谁曾想,那天她和姚青山约在了山上见面,下山的时候,下了大雨,把她淋了个七晕八素,回到宿舍便病了。

她爹娘走得早,是由哥哥拉扯大的,后来她长大了、懂事了,知道自己不能再麻烦哥哥嫂嫂,便在印刷厂找了工作,住在宿舍里。

宿舍里也没人能照顾她,正躺在床上吃药都费劲的时候,忽然,门响了,姚青山来了……

他说都是自己害了她,为了赔罪,便一直照顾她,直到她病好为止。

过了一个月,姚青山带着冯倩来王家感谢笑笑,说两个人都在谈婚论嫁了。

看到自己的好朋友终于也找到了归宿,笑笑很是高兴,同时也暗暗庆幸,这下她总不会被报恩挟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了。

直到一年后。

笑笑正在翻着影楼送来的婚纱图,却被门外一阵孩子的啼哭声吸引去了注意力。

她打开门,门外是抱着小婴儿、一脸悲伤的姚青山。

他说:“冯倩不见了。”

4

恩重如山,恩重如山。

所以男人就和婴儿一起住进了王家,王家人帮忙着照顾婴儿。

只因为这姚青山,已经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笑笑听着家里吵闹的声音,无奈地摇摇头,恨不得早一点跟舒生结婚,离开这个多出足足两个外人的家。

终于,新娘的嫁纱做好,送到了王家给笑笑试穿。

她穿着嫁纱,美得好像天上步下来的仙女。

她高兴得在家里上蹿下跳,全然不知自己快活的模样落在伤心的野兽眼里,好似嘲笑。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要换下嫁纱,刚关上门,便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

那天,笑笑失去了她的第一次。

5

“那就嫁给他吧,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太难堪了,笑笑你还是要做人的啊……”妈妈哭着劝道。

而爸爸只沉声说,“他对我恩重如山,我们不能报警。”

笑笑坐在床上,木木的好像一只美丽却失去灵魂的人偶。

她还能怎么办?

舒生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悲痛欲绝,已经悄悄地离开了小镇,她没有后路可以走了。

除了姚青山,她还能嫁给谁呢?

那就只有嫁了。

反正嫁给谁不是结婚呢?没有区别的。

于是就嫁了。

但,往日最爱笑的笑笑脸上,却一点笑容也没有了。

6

一开始,男人会哄她,会用工资给她买好吃的东西、漂亮的衣服,带她去风景好的地方看山看水。

再后来,男人会怨她,我对你都那么好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为什么就不舍得笑一下?

到最后,男人失去了耐心,你他妈给我笑!

啪!

耳光落下,她终于笑了。

“姚青山,你终于不装了,你就是个人渣!”

他愤怒,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她纤弱娇嫩的白肤上。

她带着伤,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警局,以家暴的名义要求离婚。

妈妈先来了,看着她身上的伤瞬间泣不成声。

爸爸也来了,看着伤,却说:“闺女,我们先回家,别在这里继续丢人。”

7

“不离婚,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笑笑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的绝望和坚定都尖锐得像针。

妈妈痛呼,“离了吧,救你一命的恩情债,我们现在还没还完吗?”

那就离吧。

警局来人了,需要进一步验伤、体检。

医院,检查。

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笑笑一双眼睛里再也没有了神采。

8

“我是畜生,笑笑你原谅我吧,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留下他吧。”男人一边说话,一边扇自己耳光。

他下手真重啊,不过几下,就把他自己打得像猪头一样。

这让笑笑想起那天挨打的自己。

父母也顿时变了口风,“笑笑,为了孩子,还是忍忍吧,那毕竟也是一条小生命啊!”

小生命是生命,她的命呢?又算什么?

笑笑不知道,她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怀孕期间也想,生完孩子看着孩子胖乎乎的脸也想。

最后她终于想通了,她就是一个报恩的工具而已,所以她的命什么都不算。

又或者,她活着,也仅仅只是为了报恩,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而已。

现在,她已经把爸爸的恩报完了。

她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是时候履行自己说过的话了。

医院,天台。

风很大,但吹在脸上,意外的自由和清爽。

她轻盈得像一只蝴蝶,在天上飞。

9

我是舒生,一个懦夫。

离开生活二十年的小镇,我在人世浮沉,做着摄影师的工作,却再也拍不到最爱的女孩。

我走过很多地方,拍了很多人,但我的作品,通常都漂亮,却没有灵魂。

因为我也没有灵魂。

直到有天,我遇见了另一个从没想过会再遇到的人。

冯倩。

10

“那时候,你为什么突然离开?”我忍不住问她。

冯倩熟练地挑起一根烟,说起从前,“因为姚青山就是个神经病,我怀疑啊,他有精神分裂症,有时候他会把你捧上天一样好,有时候又会像个杀人犯一样狂躁,不过大多数时候,他人模狗样的伪装好了,叫人根本看不出来。”

“至于为什么在那个时候走?因为也就生了孩子那会儿,他看我看得没那么紧,我才能跑,不然,我恐怕已经被他折磨死了,他拿铁链锁着我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一只被剃光毛的羊。”

“啊对了,你跟笑笑怎么样了?看你这么失落,是离婚了?”

我终于艰难开口,“笑笑……嫁给他了……”

“什么?快回去,笑笑一定会出事!”

11

笑笑出殡那天,纸钱飞了漫天。

可是谁也说不清,她究竟能不能在地下收到一张。

她睡在棺材里,容颜是结婚之后就从未有过的安详。

她解脱了。

王家父母一夜之间老了很多,他们紧紧抱着孙子,好像抱着自己唯一能活下去的希望。

而姚青山走在队伍的最前方,抱着笑笑的照片,却是一脸的茫然。

怎么产后抑郁症,也跟刀子一样,会杀人?

忽然,一个人影冲到了送葬队伍前。

“姚青山,你这个杀人凶手!”冯倩愤怒大吼。

她没有想到,自己逃开这个恶魔的牢笼之后,他竟然又把魔爪伸向了笑笑!

“你为什么不放过笑笑?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她哭着,拦到姚青山面前,发疯一般往他身上砸拳头。

然而姚青山只是紧紧护着笑笑的遗照,任由冯倩打他。

“你现在装什么深情?你就是个人渣,你是杀了人才跑来这边,你根本就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说着,她拿出了证据。

一个带着褐色干涸血迹的钱包。

13

哗啦。

遗像落地,玻璃碎裂。

王连成看着那个钱包,缓缓走上前来。

他认得,那是他那夜被歹人抢走的钱包。

忽然间,他想起姚青山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我要是再晚到那么一会儿,叔叔就没命了。”

那时候,姚青山用了“到”字,而非“来”这个字。

他那晚骑着自行车走来,经过那里,不是路过,而是到达。

王连成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但他此刻异常的冷静。

他先是捡起遗像,珍而重之地拂了拂,似乎是替笑笑擦掉脸上的灰。

然后,他捡起地上最大的一块玻璃,用尽全身力气,刺到姚青山的肚子里。

看着身体里流下的血液,姚青山一时间竟然觉得意外。

原来,他的血也是红色,而非黑色。

14

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了。

在姚青山的枕头里,他们找到了一张全家福。

那是王家一家人的全家福,原本应该被放在王连成的钱包里。

他们推测,那晚姚青山去而复返,不是良心发现,而是看上了笑笑。

不是恩重如山,却是阴谋似海。

但王连成,也因故意伤人致死,被判三年监禁。

宣判那天正午,妈妈抱着笑笑的孩子走出法院。

他们头上,是烈日灼灼,照耀生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