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别了,贝雅特丽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希耳
2021-02-19 15:00

——那天没有和煦的风,更不见多情的雨。


今天的风是善解人意的,它没有肆意撩拨我的窗帘。可惜我做了一个不太美好的梦,以致于醒过来的时候气喘吁吁,盯着遮光的窗帘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早该听母亲的话,少睡黄昏觉的。
我从床上悠悠地爬起来,转进了客厅。慵懒的气息厚重地包裹着我,使我彻底打消了去健身房的念头。反正都是一个人,周末怎么过都是一样的过。
我逐渐从噩梦中缓过神来,坐在沙发上听起了德云社的相声,时不时转动一下脚踝,跟着呵呵地乐了起来。夜幕早就降临了,我在梦魇中错过了今天的日落。
一个人在家实在懒得动手做些什么,于是我拿起桌上的苹果擦了擦,不拘小节地啃了起来。电视机的旁边放着一个透明的花瓶,是上个月母亲过来看我时顺便带过来的,我的咬合肌机械地上下咬动着。
想着还是抽空去一趟花卉市场吧。
时针又往前转了好几圈,消磨了几部外文电影,马上就要跨过零点,我盖着小毯子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的头发。这里是旧小区,楼上楼下都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乍一眼看过去就我这一户还在灯火通明,显得万分格格不入。
刘奶奶知道了一定又会皱着眉念叨,早该好好找个男朋友了。我抿了抿唇,正准备关电视,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没有存过的号码,我迟疑了一阵后接起,万万没想到在电话那头听到了何静的声音。
“阿郗?”
“.....何静。”
我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在接通电话的那一秒彻底消失了,我下意识地站起身来,仿佛往前一步就走到了市医院的大门口。
“不好意思啊...我没存你的号码。”
“没事,我回国之后换了一个新的,还存着一个你的电话,想打一个试试。”
“噢...”
我拘谨地点了点头,忘了根本没有人在看我。此刻的我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坐在面试官对面,紧张得面红耳赤,心脏砰砰砰地跳着,迟疑了几秒钟没有开口就担心面试官会划掉我的名字。
“你...下班了?”
“嗯,刚下,这会儿还在医院里。”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仿佛白天在急诊室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我已经太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久到脑海里恍然间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15岁的何静,另一个是25岁的何静。
“早点回家吧,太晚了。”
“阿郗。”
他又叫了我一次,我的心彻底提了起来。十三年了,我还是这个老样子,只要何静一开口叫我,我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会不争气地开始回应。
“阿郗,你今晚可以收留我吗?”
“什么?”
“地铁停了,我回不去了,你可不可以让我住到你家里?”
这个世界上似乎有很多东西都是与生俱来的,老鼠会怕猫,候鸟会南迁,夜来香只会在夜里开放。而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何静提出来的任何要求。
从市医院到我家就算是步行也只有两个路口,而何静住在十几公里之外的南岸,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拖着疲惫的身影站在我家楼下了。

我爱上何静从来都不是意外,甚至都没有爱情小说里写的那么美好。那天没有和煦的晚风也没有多情的雨,不过是算错了时间去了一趟老师的办公室,看到班主任正严肃地批评旁边的何静。
“你组织这样的户外活动要是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我负责!”
少年洪亮的承诺震撼了我,我甚至都没有抬起头来看他,只不过听到了他的声音,就再也忘不了。就像但丁在桥上遇到了他的贝雅特丽齐,从那天开始,我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何静。
转眼已是十三年过去,我看着门前的何静,他看起来比我想象中还要累,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沉闷地唤了我一声
“阿郗。”
我带着他到客厅里坐下,给他泡了一杯红茶。整个过程中我一直有意无意地审视着自己的房间,生怕什么地方没有打扫干净。
“抱歉啊,我一个人住,也没有客房。今晚只能委屈你睡这个沙发床了,等会儿我把被子抱出来给你。”
“不委屈啊,我好久没见你了。”
我点了点头,肚子里装了一箩筐的话想问,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从他去年回国就业开始,我们就再没联系过。偶尔会断断续续从朋友口中得知他的消息,却始终没有机会碰上面。
沉默了半晌,他忽然开口问道:
“看电影吗?”
“好,你想看什么?”
他接过遥控器,一页一页慢慢地翻了起来。那动作恍惚间让我想起了上学的时候他坐在我的旁边缓慢地翻着手里的语文书,趁老师不注意,他悄悄凑过来问我“我写不出来了阿郗,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对话永远都是他先开始的,可惜吃亏的却永远都是我。我下意识地抓了一下自己的毛衣,问道:
“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看战争片。”
“嗯,不过工作之后就不怎么看了。”
“那看悬疑剧?”
“算了,今天看的病人太多,脑子累了。”
“那看你最讨厌的言情片吧,看着看着你就睡着了。”
他眨了眨眼睛,意外地说了一句,“好啊。”
我们挑了一部非常冷门的外文电影,配色非常跳跃,冷暖交织。然后我们就这样并排靠在灰色的沙发上,暗暗的灯光下只能看到影片的画面在不停地闪烁。
我和何静在一起看过无数部电影,目睹了数不清的情侣在不同的场景下亲吻。可是我从来没有真正地触碰过眼前的这个人,哪怕是手指与手指的交互。唯一一次近距离相处,是在他出国的前一天,在地铁站的入口,他轻轻把我拉入了怀里。
我们站在路口挡住了后面的车的去路,我惊得瞬间红了脸,而何静却十分平静地说道:“阿郗,你和她们不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儿不一样。何静在欧洲的时候交过不少女朋友,发布在社交网站的动态里从来不缺少女的身影。
每当那些穿着小礼服背着名牌包包的女孩在他的镜头里闪过时,我都会淡淡地笑自己,确实不一样。
“你和我之前遇到的人都不一样。”
电影里的女主提着长裙站在阁楼上说道,我杵着腮看着屏幕,思绪却早就飞出了外太空。男女主很快又相拥到了一起,每次我幻想着会发生点什么,结果最后都什么也不会发生。
忽然,何静开口说道:“我照顾了一个多月的病人,今天傍晚忽然走了。”
我顿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何静揉了揉太阳穴。
“我早上还看着他在楼底下晒太阳,到了晚上居然就没有半点求生欲了。救都没法救。”
他摊开自己的手掌,无奈地盯着。
“同事都让我想开点儿,这种事对于我们医生来说实在是太常见了,我们该对每个病人上心,但实在做不到对每一个都伤心。”
我安静地点了点,何静叹了口气。
“我觉得自己还算一个比较冷静的人吧,也挺理性的。可是当我从办公室出来,看着安静的走廊,看着那些举着吊杯扶着墙慢慢走着的病人,我忽然感觉到很害怕。”
他的手慢慢蜷缩起来,显露出一节棱角分明的骨骼。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恐惧,仿佛有人在一点一点把我拖进深渊,我站在空旷的大厅里,看着白天那些人满为患的挂号窗口,忽然觉得自己喘不过气了,再后来我就想到了你。”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从来没见过何静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我。那双明亮的瞳孔并没有像星星般闪烁,反而像一种濒临死亡的动物正在垂死地挣扎。
我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背,他在外面待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在家里坐了这么长时间身上还是凉凉的。
然后,他凑过来拥住了我。这是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来第二次拥抱,莫名地带了一丝救赎的意味。我无声地拍了拍他的肩,心却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好在他先开口说话了。
“有时候觉得做这个职业每天都在被抛弃,还好有你喜欢着我。”
“.......”
“阿郗,你会怪我吗?”
“怪你哪一件事呢?”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神里多了许多复杂的情绪,似乎对我问出的问题感到十分诧异。怪他深夜突然造访?怪他十几年来吊着我不放?还是怪他总是惊起我一潭死水般的感情?
如果怪他,我就不是我了。如果怪他,他也不是何静了。

我们一起靠在沙发上躺到了天亮,中途他三番五次被噩梦惊醒,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年少的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如果最后和何静结婚的人是我,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或许我们会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四四方方的桌子。他在那头玩游戏,我在这头写稿子。何静是我见过所有男生中最浪漫的人,他不仅数理化学得非常好,而且还会写文科生擅长的藏头诗。我们的书房里一定会贴很多他写的诗,一篇又一篇,铺成平淡又浪漫的岁月。
后来长大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逐渐消失,甚至连一个抹茶味的冰淇淋都没有留下。
其实我一直都清楚,何静从来都没有爱过我,甚至连最起码的心动都没有过。他只不过是想找人依靠一下罢了,而我碰巧也疯狂地渴望他的依靠。
说不清何静的到来究竟是老天给我的劫难还是赏赐。我不再像年少时渴望缩在他的怀里,也不再好奇亲吻他的脸颊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天亮了,我小心翼翼地把被子盖到他的身上,去厨房打了一杯热乎乎的豆浆。
我临时接到母亲的电话,她说小时候住在隔壁的阿姨家的儿子想见我一面。出门之前,我还是特意把早餐摆放成了爱情电影里的模样,让这零星半点的浪漫气息在厨房里慢慢消散。
然后我留了一张纸条给何静,就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那位阿姨家的儿子我早就记不清模样了,急匆匆地出门见面,完全是受我的本能驱使。他叫宁海辰,穿得十分素净,和喜欢打扮的何静完全不同。老老实实地模样,一定非常讨长辈的喜欢。
我一边和他聊天,一边下意识地关注着手机,信息栏却一直安安静静,不知道何静到底有没有醒。
其实早上出门之前,我飞快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并不知道该留些什么字好。我只是不太想发信息,因为怕手机震动吵醒睡梦中的何静。思来想去,就写了两行字。
门锁密码是你的生日。
豆浆凉了你就再热一热。
没头没尾的两句话,实在是惹人取笑。
临走之前天上下起了雨,宁海辰把包里的伞给了我。一直到我回到家,都没有收到何静的信息。我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走了,沙发上的被子被他整齐地叠好,看不出一丝折痕。
喝豆浆的杯子也被洗干净了,我从厨房转回到客厅,发现茶几上的花瓶里多了几支散装的玫瑰,开得正好。
前些年何静为了追隔壁班的女生,每天都跑去送玫瑰花。后来有一天他买花回来,特意给我带了一支白色的康乃馨,静悄悄地躺在我的抽屉里,孤独又诧异。
我扶着额头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了好久的呆,然后站起身去改了门锁的密码。
接下来的一周都有雨,我该去给另一个人送伞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