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2章 遇挑衅

作者:看人间
2021-02-19 09:01

第82章 遇挑衅

贵妃娘娘终究是厉害的,一曲歌舞,又将皇上的心思,拉回了她身上。

皇家舞乐,已经算得上乘,但曾贵妃,可是打小便练着的,一身舞艺,鲜少有人可敌。

曾素之弹琴,曾贵妃起舞,姑侄二人,舞乐一合,瞬间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这曾家说是书香门第,培养出来的女子,到是多才多艺。”

这声赞叹,是工部尚书徐大人家的夫人说出来的!

年汀兰刚才一如宫门,便遇到了,她面带殷勤,许是因为她家的小儿,难得的有一个师父,可以着超过七日。

徐夫人是富商之女,虽说商人地位不高,但每一行当,一旦做到了极致,便成了一种地位的象征。

这徐大人掌管工部,许多时候,国库出了一半,这徐家还会跟着出一半,故而,就是皇上瞧着了,也会给下三分颜面,这不是有一句话俗话吗?有钱的,便是大爷!

也正是因此,这徐夫人的位置,离他们极近。

“哼,不过是些狐媚之术,哪里有皇后娘娘,半分的端庄贤淑?”这声音娇俏,脆生生的,不算大声,但也绝对算不得小,周围的人还是听得真切。

年汀兰瞧过去,不是徐夫人那未出阁的小嫡女还能是谁?

要说这徐夫人,身为尚书夫人,诞有二子二女,这长子长女,都算是稳重,偏偏是这小儿子与小女儿,都娇惯的有些失了规矩。

这可是在宴厅之上,说话也是半分不知遮掩。

闻太师与曾大人都在不远处,两人神态未变,也不知是听见与否?

“玉环,休得胡言!”徐夫人一声轻呵,徐玉环这才扔了一粒葡萄含在嘴里,面上是被母亲说了不爽快,到底还是闭上了嘴。

“汉国皇上!”

曾贵妃的歌舞一完,还未曾落幕,便有一粗犷声起,众人视线望过去,只瞧着一厚衣的壮汉站起。

年汀兰虽然多年未去过边关,还是一眼便认出,那是郑国的装扮。

郑国人身量高大,因为地势偏北,终年着厚衣,不曾想,如今来了汉国,在这炎炎夏日,他们依然是那样装扮。

“完达王子,有何事啊?”

完达在郑国是皇姓,到是难得,郑国竟会派了一个王子来作为使臣。

“汉国皇上,方才跳舞那女子,实在是妖娆貌美,不知完达可有幸,能得皇上相赠?”

郑国的人性子直爽,就是追求异性,也是异常直接,只是方才那女子,不是他人,正是汉国皇上的女子,这完达大喇喇的提出来,皇上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四下臣属,连大气也不敢出。

“完达王子,实在抱歉,方才跳舞那女子,是朕的贵妃,故而,实在不能赠送给你。”

皇上已经算是压着一口气了,本以为完达会就此松口,谁知他竟大叹一声,“如此真是可惜了,在我郑国,虽说可以任意追求女子,但她的夫婿若是尚在,我们也不能随意叨扰的。”

众人纷纷变了脸色,这意思,是要等皇上死了?

“既然如此,郑国皇上就将旁边那个弹琴的女子,赠我吧,两人长相颇为相似,也不在乎是哪一个,届时我待会郑国,也好彰显汉国皇帝的大方!”

一个人要不到,便要第二个,皇上的脸色变得铁青,半晌未说话。

到是二殿下玄渊,缓缓站起来。

“完达王子,弹琴那女子,是本王即将成婚的王妃!”

玄渊是汉国北境的守将,往年打前锋的,与这个完达王子有过照面。完达自然是一眼便认出来了,“即将成婚,那可不就是还未成婚?在我郑国,只要还没到别人床上的女人,男人都有追求的权利!”

玄渊脸色一紧,捏着衣袖成了拳,脖子上的青筋爆出,很明显,他在生气,一双深邃的眼睛,已经开始涨红。

“完达王子!”终究是见不得他那般词穷,年汀兰猛然站起来,她是年侯的女儿,向来性子倨傲,他们不敢说的,她是敢说的!

“这是汉国,不是在郑国!”年汀兰冷眼看着他,完达觉得这双眼睛看起来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既在汉国,就得按着汉国得规矩来,我汉国,他人之妻,碰不得,皇室的亲事,更是不能,轻易容他人玷污。”

完达没想到,站起来反驳自己的,竟然会是一个女子。

“你是谁?”

“我?”年汀兰冷哼一声,咧嘴一笑,“我是你郑国,最是畏惧之人的女儿!”

年汀兰是有骄傲的底气的,毕竟她有一个善战的父亲与兄长,她说一句话,众人都得看着年侯的面子,忍让三分。

完达立马便扫向年寻,只见他穿着戎装,一身笔挺的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却是不怒自威。

“你是年寻之女?!”

完达几乎是肯定,年汀兰冷笑,这完达算不得多聪明,他们忌讳年寻,这是事实,但是当真承认下来,还是需要一些勇气。

有人反应过来,在一旁轻笑。

等完达回过神来,恼羞成怒!“你,竟敢戏耍我!”

眼瞧着完达怒气冲冲地冲向年汀兰,众人大惊,索性他身边跟着的一个瘦弱男子跑出来,拦住了。

“三王子,不可任性,控制住!”

年汀兰微微抬着下巴,瞧着那个完达三王子失了控,“完达王子,我不过是一个臣女,上不得台面,算不得戏耍完达王子,只是完达王子对我汉国皇室的女子,虎视眈眈,只怕是易惹是非!”

汉国如今是大国,年汀兰身后又有父兄,许多为官的,说不出的话,反正她无官无爵,说了也无妨。

眼瞧着完达动了怒,年汀兰连忙将责任推到他的身上,要说不敬,可是他这个来使先有不敬,她才“回之以礼”的!

完达被年汀兰气的说不出话来,身边的人,险险才见他稳住。

“三王子,年寻在此!”

说再多的话,都抵不住“年寻在此”这么三个字,郑国人畏惧年寻,这是不争的事实!

眼瞧着完达三皇子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站住了脚步,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完达王子是消停了,皇上心里头是高兴的,但别人毕竟是来使,年汀兰为皇室化解了尴尬,皇上还是不得不假意生气,故作指责!

“这年侯啊,哪里都好,偏偏养的这个女儿,不好!”

皇上故意将“不好”二字加重了声,其中深意,大家都明白,这是在变相赞扬呢,哪里是当真“不好”了!

“爱妃啊,带着年汀兰下去,好好教训一番!”皇上口中的爱妃,不是别人,正是他今日亲自带来的惠嫔。

这惠嫔是年汀兰未来的婆母,又是个性子好的,要惠嫔带下去“教训”,这显然只是想将年汀兰带下去私下赏赐的。

惠嫔温温柔柔地应了声,与众人眼中将年汀兰给带走了,徒留完达等人,愤恨的盯着她们离开的背影。

只是惠嫔娘娘刚刚将年汀兰带出来,年汀兰便一把拉住她,神色严肃,“娘娘,身边可有亲信?”

“怎么了?”

惠嫔不明白,为何在宴厅内,还一脸傲娇的年汀兰,一出了门,便会变了神情。

“立即派人给我兄长去信,就说郑国有异,提醒边关。”

“丫头,你是不是想错了?如今还不到九月,郑国的王子又在咱们宫内,敢生什么异端?”

惠嫔娘娘话音未落,程公公已经出来了,“甚好,年小姐还未走远!陛下有口谕,要年世子,立即带兵前往北境,不得耽搁!请年小姐代为通传,咱家这要去拟圣旨一封,还要请惠嫔娘娘带着小姐去御马厩选一匹好马,以供小姐使用。”

果然,皇上也听出来了,要惠嫔带年汀出来,分明就是为了将年汀兰指使出来办事的。

“公公,皇上下了什么样的圣旨?”

“皇上说了,趁着郑国使臣在此,为二殿下与四殿下共同举办婚礼,到时候还要他们观礼!”

皇上这是想要借此,麻痹众人?

就当他还完全没有听明白方才那郑国瘦高个的话?

眼瞧着程公公急匆匆地走了,年汀兰与惠嫔也片刻耽搁不得。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你与皇上,都觉得有异样?”惠嫔实在是想不通。

“方才贵妃娘娘一直就坐在上首,再笨的人,也该知道,那是皇上身边的人,如何会去与皇上要人?这明显就是在蓄意挑衅啊,再者,那人在阻止完达三王子的时候,特意说了,年寻在此,其中意思,无非两种。其一,我父亲在都城,边关无人;其二,我父亲在此,但是我兄长不在,他们会去寻我兄长。要不是要杀我兄长,要不就是打算提前发动战乱,好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不论是哪一种,年汀兰当务之急,都是要先找到兄长,给兄长言明形势,事发突然,不能儿戏。

“汀兰,你竟与皇上一样聪明?”

惠嫔娘娘一声莫名其妙的赞扬与叹息,年汀兰一头雾水,她如何能与皇上一样了?

“不,应该有不少人都猜到了,只是许多人,不敢想,也不愿意说罢了!”

今日可是皇上寿辰,谁又敢在这个时候来说这些“不开心”的呢?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