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爱情故事:15岁的小萝莉扑向我,结局太甜了

作者:兰叶V
2021-02-20 08:00


陈赐推门的时候沈断正在练字,行书肆意,草书流畅,他偏偏练的是小篆,一笔一画,一顿一收,每一笔都克制又谨慎,和他这前二十三年如履薄冰的人生一模一样。

“殿下,凉族使臣暴毙身亡了。”

沈断收了笔示意陈赐继续说。

“使臣死前和太子发生了冲突,饭菜里又被查出有剧毒,制毒一向是东宫那边的人最擅长的事,太子百口莫辩 ,凉族公主那边又一定要找陛下要个说法……”

门外传来细微的响动,沈断稍稍侧目利落地掷出了手中的笔,笔被来人稳稳地接住。

“大殿下真是好兴致,天都要变了还有心情练字。”

沈断挥挥手示意陈赐退下,又重新铺开张宣纸。

“沈断,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怎么还这么冷淡呀。”阿蛮伸手去夺毛笔,沈断单手将她扣在桌前,另一只手还稳稳地练着字。

“那使臣本就被你父王忌惮,早晚都要除去,一举两得而已。”沈断提笔写下一个字。“剧毒难制,公主是如何造成了中毒而亡的假象?”

“这还不简单,提前在他身上下蛊呗。”

“早闻凉族女子擅长制蛊,百闻不如一见。”

阿蛮反倒笑了,“制蛊可算不得什么,我们凉族女子向来是以贞烈闻名,”她踮起脚往沈断面前凑了凑,“一辈子只认一个人 ,为他生,为他死。”

阿蛮是凉族女子,素来不爱红妆,面上脂粉未施却还是比寻常女子好看千万倍,媚态天成而不自知,两人这会儿离得近,呼吸都交缠在一起,沈断想将她推开 ,她却先一步勾住了他的脖子。

“沈断,你就是我认准的那个人。"她笑得连眼睛都弯了起来,沈断一下就愣了神,他从出生起就在冷宫,整整二十三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

沈断稳了稳心神将她推开,再次提笔练字,冷声道:“这便是公主要我看的好戏?”

阿蛮也不恼,手撑在书桌上跟他说话,“沈断,你且等着吧,我早晚助你拿下这万里河山。”

沈断笔尖一滞,墨迹在纸上晕开。

阿蛮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左脸又笑着跑开。

红色的衣裙消失在门口,宣纸上的墨迹却再也化不开。沈断握着笔,头一次没了练字的兴致。

万里河山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沈断不知道。自十八岁后,皇帝不再限制他的自由,可他却还是只待在冷宫。

人家都说王宫多繁华,可他只觉得冷清,宴饮丝竹,欢声笑语都与他天关。

他只身一人在泥沼之中挣扎,每每午夜梦回,只有满腔的恨。他无心于万里河山,只是想得到坐拥万里河山的权利。

皇帝本不想严惩太子,可阿蛮每日总要去殿前闹上几回,皇帝本就有意拉拔凉族不得不先将太子收监。

“沈断,怎么你们冷宫的糕点这么好吃?”阿蛮坐在沈断的书桌上,腿一晃一晃地吃着糕点。

“你怎么老往这儿跑?”沈断合上手中的书卷,铺开一张新的宣纸。

“你还老练字呢。”阿蛮把盛糕点的盘子往宣纸上一压,“你别练了,赶紧把搜集的证据送到可靠的官员那儿,给皇帝老头儿施压,一鼓作气把太子废了好。”

沈断心头一动,面上仍不动声色,“什么证据?”

“那不多了去了,强抢民女,抢占工地,这几年你不可能没留下任何证据。”

沈断手里确实有不少太子作恶的证据,也确实已经让陈赐送到了信得过的官员手里,他只是没想到阿蛮的想法跟他不谋而合。

 “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还知道我就是你未来的皇后呀。”阿蛮的语气漫不经心,身体微微前倾,沈断猛地退了一步,她反倒拿了一块糕点。

“我就是拿块糕点你躲什么呀?”阿蛮笑得像一只诡计得逞的小狐狸一样,沈断将糕点盘子往她怀里一塞,“到那边儿吃去。”

“我不,我就在这儿吃。”她赖着不走,沈断也拿她没有办法。

“沈断,太子要是被废了,你答应我一件事呗。”

“不答应。”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教我写字吧。”

沈断叹了口气,又揉了揉眉心,“那你怎么知道太子一定会被废呢?”

阿蛮咬了一口糕点,“有我在,你怎么可能不事事顺心?”

她一向没个正形,沈断也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直到陈赐的消息传来,他才知道她原本就不是戏言。

不出半个时辰,太子被废的消息就传遍了三宫六院,蓄意谋杀友国使臣,又伙同太子妃给友国公主下毒。

沈断第一次走出了冷宫。

沈断抵达行宫的时候阿蛮还未醒来,贴身侍女见是他来了便遣散了随侍的宫女。

阿蛮躺在床上,脸色白得像一张纸,沈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根本没想到,她敢以身试毒,东官那边的剧毒药性极烈,一点点就能致人于死地。

差一点,差一点她就死了。就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如愿而己?!

母亲去世这些年,他恨别人杀了她,也恨自己不能保护她,谨小慎微地谋划着复仇大计,除了陈赐,他几乎不信任何人。

可是阿蛮不一样,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她一样待他好的人了。

沈断枯坐在阿蛮的床沿,不知道几个时辰她才转醒。

阿蛮伸手去拉沈断的衣袖,手被他紧紧扣在掌心。

“沈断,你是不是怕我死?”

再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沈断才稍稍安心。

 “我母亲就是被人下了这种毒才死的.”

阿蛮反握住他的手,“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我说过,我们凉族女子制蛊的手段天下一流,可制毒,也可解毒。”

“你还说过,你为我生,为我死。”沈断抿了抿嘴,“阿蛮,我不准你死。”

阿蛮一怔,旋即又笑了起来, “好,你不准我死,我就不死。”

阿蛮身体好起来以后仍然是天天往沈断这边跑,缠着他教她练字。

“你想写什么?”

“沈断呀,”阿蛮笑了一下,“想写你的名字。”

“阿蛮 ”沈断面色一沉。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写什么我就写什么还不成吗?”阿蛮低着头,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沈断叹了口气,握着她的手教她写,她们凉族很少有人使用汉字,她虽然会一些,却还是写得歪七扭八的。

沈断今日却格外有耐心,把她圈在怀里一笔一画地教她写。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来如风雨,去似微尘。”

“沈断,你为什么老写这一句话?”

“我母亲就叫微尘。”

笔停了一瞬又恢复正常。

“沈断,我也没有母亲,我第一回见你才十三岁,那是我第一次来中原,每一座宫殿都修得特别漂亮,我趁父王不备偷偷去玩,结果不仅迷路了,还掉进了池塘里。”

阿蛮抬了抬头,下巴轻扬,“沈断,你记得吗?就是院里这个池塘。”

沈断一怔,恍惚间好像记起这桩旧事来,不由得轻笑了一下,“原来是你。”

那个被救上来以后哭哭啼啼,却还惦记着池塘中心的并蒂红莲的小女孩,原来是你。

阿蛮的手还被沈断握着一笔一画地写着字,心思却已经不在这里了。

“沈断,那时候你可真好,虽然臭着脸但还是给我摘了那朵花,我从那时候开始就认准了你。”

沈断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写字的动作却没停。

“你倒是说句话呀。"阿蛮不满地嘟囔着。

“字写歪了。”

“沈断!”

沈断反倒笑了,救她的时候他也才十六岁,母亲刚刚去世两年,他戾气很重,救人时满心不耐烦,小姑娘拽着他的衣服非要那朵红莲不可,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这这样的小姑娘,只能替她摘了那朵红莲。


那都是七年前的旧事了,后来他越来越忙,笼络人心,搜集证据,像是在暗夜里步步摸索着前行,直到再次遇见了她,她以一种蛮横的,不容抗拒的姿态闯进了他的生活里。

要将这万里河山都拿下送他的人,上天入地,四海八荒,就只一个她。

沈断紧紧地握了一下她的手,“阿蛮。”

“干吗,”阿蛮还在气头上,没好气地说。

“就叫一下你”

阿蛮这回是真恼了,气冲冲地扔了笔,转身就往他下巴咬了一口,推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断又笑了,好像遇见她以后他也变得爱笑了许多。他拿起方才被她扔下的笔,重新开始写字。

一笔一画一情思,勾勒出你的名字。

阿蛮。

年幼的时候母亲就开始教他练字,他母亲的字写得好,但只会写那一句话,就像空有倾城之姿,最后还不是死于非命。他倒是读了很多书,但反反复复这些年总是练这一句话。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走出了冷宫,也写下了她的名字。囚困他多年的迷雾正在点一点地散去。

草术蔓发,春山可期。

入秋的时候皇帝召见了沈断,沈断上一次见到他还是九年前母亲过世的时候。他老得可真快,不过才九年,头发就已花白了大半,身体也大不如前,不得不安排起后事来。

太子被废,四皇子尚且年幼,只剩下沈断和三皇子可以继承大统,三皇子不学无术,但若是能得到凉族的拥护成为太子也不是难事,可偏偏凉族选了沈断。

是阿蛮,阿蛮选择嫁给沈断。


沈断蜇伏这些年,暗中自然也笼络了不少权臣,奏折一封封往上递,皇上不得不起用沈断。

沈断从养心殿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阿蛮,她今日穿的是素色,但还是那么扎眼,比旁人好看上千万倍。

“沈断沈断,想好怎么感谢我了吗?”阿蛮笑嘻嘻地挽住了沈断的胳膊。

“阿蛮,你老实告诉我,你父兄怎么会答应你这样的要求。”沈断面色凝重阿蛮的决定代表着整个凉族,没有道理放弃三皇子选择最没有胜算的他。

阿蛮笑容一滞,旋即又恢复正常,“你比三殿下那个草包好那么多,我父亲自然要选你来做女婿。”

沈断听着她胡言乱语,不免叹了口气,将她的手扣在自己掌心,看着她的眼睛:“阿蛮,你是不是答应了他们什么?”


--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