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审判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霄云之下
2021-02-20 15:00

我有罪。
我平静地注视着法官,听他对我最后的判决。很奇怪,我居然有些期待。终于,我听到了“死刑,缓期执行”几个字。我缓缓吐出一口气,苦笑一声,接受了这一个早已经安排好的结果。

我一出法院,就看到许多记者拿着相机对我一阵狂拍,我抿了抿唇,抬手挡住那刺眼的闪光灯,在他们一系列犀利的问题中,我轻轻笑了一下,他们更加疯狂了,甚至问出了“请问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这类问题。有情绪失控的群众将手上可以扔向我的东西用力朝我扔过来,押送我的刑警象征性地拦了一下,把我往车上推。就是这个时候,一只手表腾空飞过来砸到了我的额角,瞬间鲜血直流,这时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瞬,后又是更大的喧闹声,“打得好!”“打得好!”在此起彼伏的伸张正义之声中,刑警把我用力塞进了车后座里,随即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偏过头去,不再理会我。血一直流着,流进我的眼睛里,我使劲眨眼,可眼前依旧似蒙了一层红色的雾,怎样都消退不了。

我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女儿,我每天早上七点去上班,顺便会送女儿去学园,每天下午五点,我的妻子会放下店里的生意,去接女儿回家。晚上七点,我下班回来和我的家人共进晚餐,就这样,虽然日子过得平淡但却时刻让我感觉到家的温馨,我以为日子会这样一直过下去,可终究抵不过现实。那天,我们下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但我比往常提前了一个小时到家,可我发现家里的灯是关着的。我疑惑地笑了笑,打开了灯,一瞬间,我的笑容凝固了,只见我的妻子瘫坐在地上,身上裹着几床厚被子,眼神空洞,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轻轻拨开我的妻子那汗湿的头发,只见她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喃喃地说着什么,我凑近一听,“……囡囡,宝贝,是妈妈不好,是妈妈的错,你不要吓妈妈……囡囡……”我心重重一跳,隐隐知道发生了些什么,手握成拳,又无力地松开了,颤抖着拨开了那厚重的被子,果真看到了我可爱的女儿,可她的唇瓣青紫,衣裳凌乱,和今早的模样截然不同。我的妻子重重地拍掉了我的手,“……囡囡冷的,囡囡……我的宝贝……”说着又将被子裹好。我颓丧地捂住了脸,眼泪从指缝中流出。就在这一天,我知道,我的家没了。

这天,我的妻子和往常一样去接女儿,可由于堵车晚了半个小时,去的时候女儿已经被一个自称是爷爷的人接走了。我的妻子拜托园长查监控,认出他是我们小区楼下的一个老光棍,总是喜欢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小区里面来回的女人,妻子急急忙忙赶回家,一路上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可我始终关机,她心急如焚地找过去的时候,女儿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般被他压在身下,她冲过去推开他,将女儿抱在怀里哭的不行,女儿身体冰冷,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恐惧和痛苦。妻子抱着女儿发了疯似的跑上楼,将所有的被子都拿了出来裹住自己和女儿,直到……我回来。

后来,我的妻子自杀了,在女儿的头七。她很自责,我一直守着她。就在我撑不住睡过去的时候,再次惊醒之时,只留浴室里一地的血,刺痛了我的眼睛。我这辈子两个最重要的人,我没能护住,在我二十七岁那年,都离我而去了。

车停了。我恍恍惚惚地被拖下了车,这外头的阳光刺得我眼睛很难受,即使我是站在监狱的外头,可我心里其实有一些隐秘的开心。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女儿,可我保护了一个和我的女儿一样可爱的孩子。当我看到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光扫着巷子角落里那个可爱的孩子并扯开了她的衣服时,我目眦欲裂,将手里的酒瓶砸在他头上,一脚踹开了举着手机在旁边拍摄的瘦小的男人,脱下外套将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孩裹住,接着一拳又一拳打在那禽兽的脸上,直到闻讯赶来的局长带着警察将我治住。而角落里的孩子也被爸爸妈妈抱在怀里,我轻轻地笑了,这个男人早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不会有机会再伤害这个可爱的孩子了。

当那个男人的父母以故意杀人罪起诉我的时候,我没有请任何律师,直接认罪,在我动手的那一刻我早就已经知晓了结果,没人会在意我为何打死了他,他们所看到的是赫赫有名的慈善家的独苗被我打死了。所以他们同仇敌忾,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诅咒我,他们自诩为正义发声,做正义之举。

世人的看法我不在意,真的。从我的妻女离开以后,我便犹如孤魂野鬼游荡在这个世上。不是没有离开的勇气,而是,只有清醒的苦痛才是我给我妻女的交代,是最残酷的惩罚。我知道等待我的是怎样的生活,无非就是堕落于黑暗里,承受那些人的怒火。可我不后悔,迟来的正义无法护住那可爱的孩子,更何况无所谓正义。

我知道我有罪。于我已经看到了一朵最漂亮的花凋零,无法再亲眼目睹另一场血泪交织了,哪怕以无尽的苦痛和命为代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