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玉檀之玉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2-20 20:01

第100章 玉檀之玉

“护我?”若没了贺家,他对她的所谓保护,就是关在城郊别苑之中,任由妻妾辱骂么?贺南风失笑,摇了摇头,“四公子言重了,南风不需人相护,贺家也不会如何。”

她明显知晓他效命何人,话里更明显,表示贺家与她都无半分妥协的意思。

宋轩看着少女温和模样,沉吟半晌之后,叹了口气道:“为何你我,从来不能好好说上几句话,便要翻脸。”

就算花前月下,就算他明明才帮了她,却总是短短几句来回,就必定伴着一声冷笑,便冷静自持,猜测横生。大约唯一温柔以对,便只有他在寒山下受伤昏迷的时候。

背后红笺深以为然,自家小姐好似在面对宋四公子时,最易动气动情,却又最冷静理智,无时无刻不带着揣度和防备,好似千年陈腐的锈迹,刮也再刮不去。

贺南风道:“也许四公子与南风,不要见面说话,才本就是最好。”

宋轩默然,顿了顿,道:“我虽问过你无数次为何,而今还是要再问一回,到底,是为什么?”

贺南风抬眸,她无法再用海棠月夜的话来搪塞于他,因为而今连她也不知,那晚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你对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即便从前误会,也毫不在乎,对么?”宋轩又道,一双星辰般的眼睛里,淡淡寒凉情绪流动。

那夜贺南风言语中,认定他刻意出现有所图谋,但经昨夜之事,便应当知晓自己是真心对她的,可她依然不过短短温和后,便说出了“无伤大雅”和不交集、不见面本就最好的话。

她是真的,对他毫不在意。从前还有莫名其妙的怨恨,而今什么都没有了。

贺南风沉寂着,没有接话,半晌,方缓缓回答,却没来由地不敢抬头看他:“你们母子与我贺家,终究要各为其主罢了。”

宋轩道:“正宫嫡出,对你们便真的那样重要么?”

三皇子便因为不是嫡出,就不该继承大统?他便因为不是嫡出,就入不了心爱之人的眼么?

贺南风反对三皇子的理由自然无关于此,但又无法其他解释,迟疑片刻,道:“随你怎么说,我只知三皇子行事,不配大统。”

一个处心积虑、手足相残的人,又如何能爱天下百姓?后世别有用心之人,总道太宗李世民玄武门射杀兄弟,依旧是千古一帝,又怎半分不提,李世民射杀建成、元吉之前,是先遭兄长猜忌鸩毒,弟弟嫉妒陷害,迫不得已而为之。不德之举,主动和被迫,天差地别。

便是一代女帝武则天,身为女子要登高位阻力比旁人的,残忍和冷情自然也比旁人更多,那般深受后世诟病的人,却依旧对太平公主那样宠爱包容。所谓“仁者人也,亲亲为大”, 六亲不认之人,又如何与天下臣民共情?

宋轩只以为她说的长幼有序,三皇子又非真大德大才,暗存争位之心,本就不义不臣,做不了好皇帝,便一声嗤笑道:“那你以为,太子就一定会是明君么?”

贺南风道:“他是否明君,也不是你我说了算。”

宋轩顿了顿,道:“你父亲可知,那东宫之中,早有龙袍。”

贺南风一怔,他的意思是,太子身为储君,明明只需等到景帝驾崩便可继承大位,却连这几年也等不及了,一早便备好龙袍,不管心有反意,还是只过过瘾,比起三皇子谋求,无情无义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胡说。”她道,不由微微蹙眉。

宋轩笑道:“太子为防此事泄密,曾将东宫仆婢杀死大半,你与那李家小姐素来要好,她就没告诉过你半句?”

贺南风愕然愣住,原来那些从角门送出的尸体,不是因为白沉香污痕烂杀,而是由白沉香之事引出的疑虑担忧,叫太子不惜大肆灭口。

原来,太子治下无能与行事不仁之外,还确实早存了叛逆之心,前尘造反一事,并非完全污蔑,不过被瑞王一众利用了先机而已。

果然,皇家无情,在朝堂权之中,权势争夺者都是权势的奴隶,输家并不比赢家高尚,只是力所不及罢了。

她凝眉沉寂,半晌没有说话。

宋轩见状,知晓以文敬侯一脉看重亲人的性子,必定已对太子心存反感,便继续道:“太子愚钝自大,又无治国之才,若一日为燕帝,势必天下大乱。你父亲,也不想做那商朝太史吧。”

《吕氏春秋》有记,微子启与商纣王本是同母,不过生微子时是妾,生纣王时升了正妻,老商王想本想传位给微子启的,结果商朝太史说,“有妻之子,不可置妾之子”,只好传位于纣,才使得成汤天下生灵涂炭。

故而后世评论道,“用法如此,不若无法”,对那过分拘泥嫡庶出身的太史多加轻视苛责。宋轩的意思是,贺佟而今身为皇帝宠臣,却因为一己之见远贤者近奸贼,就算太子真继位,他最终也大可能如那商朝太史般为后人耻笑。

贺南风了解自己的父亲,贺佟虽不至储渊等人般礼仪仁孝束身的迂腐,但确实带着所有儒者的通病,便是追求名正言顺、长幼尊卑,所以才维护太子正统,也才会云汐去世这么多年,虽无心再娶妻,也不曾将辛辛苦苦的姨娘扶正,只怕压到嫡出儿女身份。

也正是因为如此,燕帝才一向那般器重于他。否则唐时李白文思冠绝,却依旧不得重用亲近,无非,虽有好文却于皇权无益罢了,就如汉朝武帝眼中的司马相如和东方朔,只当个嬖臣养着便好了。

贺佟写得一手好文,敬上仁下,更有热忱赤子之心,忠于皇帝爱护子民,只是过于正直而不擅变通,所以前尘对三皇子构陷兄长之事,心有不平耿耿于怀。

她思量片刻,抬眸淡淡一笑道:“你告诉我这些,不过是想借我之口,传与我父亲。”

她思量片刻,抬眸淡淡一笑道:“你告诉我这些,不过是想借我之口,传与我父亲。”

宋轩不置可否,片刻,回答:“瑞王对侯爷一向敬佩有加,若有朝一日王爷得登大宝,必定会厚待整个文敬候府。”

贺南风闻言,忽而一声嗤笑,抬眸道:“那昨夜救我,是你之功,还是瑞王示下?”

如之前对宋涟所说,他要几个时辰里找回凤冠,只有动用三皇子埋藏府中以备大用的人手。本以为对方为了自己枉顾大计,不惜苦求主上应允。而今方明白,或许有他相救之意在,但大抵更重要的还是,三皇子听闻此事后,觉得可以趁势卖她与侯府一个天大人情罢。

她贺南风失策,早先竟被男女情意糊住了双眼,一心在误会与否的纠葛中,都忘了对方是宋轩,怎么可能沉迷男女情爱,不顾母子大计?

宋轩一怔,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眼睛,微微蹙眉:“你为何总要这样想我。”

贺南风眸色冷寂,沉默不答。

“王爷希望侯府归附不假,”宋轩顿了顿道,“但我护你之心,从来无关其他,你为何,就是不信。”

贺南风笑道:“玉檀公子美名天下,南风不配。”

“你——”宋轩凝眉,神色又似那晚月下般,明明想说什么,却又看着对方,未说出口,沉吟片刻,方抬头缓缓道,“那本公子便告诉你,你贺南风今生今世,都只会与我相配,这是命中注定。你再不喜,再聪慧,也逃避不得。”

那样语气坚定,那样胸有成竹,好似他也早窥透了此生一般。但贺南风知晓,他并没有,否则就该知晓,自己今生绝不可能再靠近他半步。虽对这话几分不解,也只当做男儿自负罢了。

她静静望着对方的双眸,半晌之后,才不紧不慢浅浅含笑道:“那不如,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便福身微微一礼,就径自转身离去。

背后宋轩不由抬手,却终究只有袅袅晨风从指间吹过,眨眼间,少女和丫鬟已失去踪影。

半晌,他才慢慢将手收回,隔着衣衫握住胸口挂着的玉石,若有若无叹了口气,沉吟道:“南风,其实我只是想问,你如何知道这块麟珮。”

当初寒山之下,她用麒麟珮为他换来金创药医治,还诱惑山贼应有一对。之后昏迷醒来时,他的玉佩又好好挂在怀里。这是琅琊祖母留下的东西,宋轩一直贴身佩戴从不示人,她却熟悉得仿佛自己所有一般。

可惜她不知为何对自己防备太深,每次几句就话不投机,根本无法相问。

宋轩沉默着,片刻,就听身后来人道:“公子,王爷嘱咐,国公府里不可再生差池。”

若再像宋涟昨夜般闹出几遭,难免叫皇后姐弟察觉异样,如此之后的事便不好办了。

他点头应下:“请王爷放心,玉檀定会处理。”

“还有这贺家小姐,”来人顿了顿,一面查看着对方神色,又道,“王爷的意思是,若侯府依旧不识时务,不管公子如何喜欢,还应以大局为重,先前所说之事,再不可耽误了。”

宋轩闻言微微蹙眉,沉默片刻,回身道:“请于伯回禀王爷,玉檀文敬候会放弃太子监国之事,无须牵涉贺家嫡女。”

那前来的黑衣男人看着三四十岁模样,衣着打扮比起护卫倒更像个儒生,听得对方如是回答,也许是相处得久了,难免几分长辈情谊在,故而不由沉吟着叹了口气,向宋轩道:

“公子为她牵肠挂肚,夜夜不眠,那人却到如今,都半分关怀话语没有。公子还不死心么?”

宋轩顿了顿,一笑道:“她还小,不必着急。”

男人凝眉,似想起什么,抬眸道:“那公子曾对属下说的梦中迎娶,又是何时?”

宋轩沉吟,似想起梦里情景般,轻轻勾了勾唇角,缓缓道:“我也不知,但应当不远了。”

男人默然,片刻道:“公子可有想过,若早依王爷筹谋叫文敬候失宠于皇上,贺家名声破败,这贺三小姐就也失了盛气凌人的底气,或许,对公子便好些。”

在他看来,而今大燕之中,文敬候府风头无两,贺南风有依恃在,自然瞧不上国公庶子。但以贺佟行事张扬自负,王爷利用官员内争,来废其荣宠并不算太难,瑞王早想打压,却是宋轩一早坚持拉拢,使得王爷迟迟怀柔没有下手。

不过都为那贺三小姐罢了,偏对方毫不领情。就像昨晚为了她奔波一夜,回头对四公子,依旧桀骜如常。

宋轩看着远处山间云雾,半晌未答。男人无奈,正预拱手退下,方听他缓缓道:

“于伯,她就像我的玉。”

男人不解。

“就算我一身恶意,注定沉沦渊底,也不舍让她沾惹半分污泥。”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