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我都会护你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2-20 20:00

第99章 我都会护你

宋家先祖曾是北燕开国名将之一,早在金吾将军李延广之前,身居大燕武将之首。

后来老国公西疆战死,只有个儿子又不成器,才一落千丈下来,成了如今的空壳模样。

但军队,尤其边防军旅,依旧不少宋家旧部,对老国公爷忠心未改,所以前尘国公府被屠时,险些引起军队骚乱。

宋涟闻言一怔,蹙了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投身军中?”

贺南风点头:“以你母子身份,你将来除了建立军功,根本无法立足。”

比身份不如六弟高贵,比才学不如四弟出众,就算没有对敌,宋涟身处之地,也着实几分尴尬。

他岑寂片刻道:“可我从来未曾入过军营,便是要去,又用什么借口。”

好好国公世子,且从前一直游手好闲,若忽然投身军中,岂不叫人多加揣测?

贺南风一笑,淡淡道:“你无须现在便去。”

“那要何时?”

“你今夜后,便假作患病,闭门不出,也吩咐母亲小心谨慎,莫给任何人可趁之机。等几个月入秋之际,自然有军队调动,到时再亲自投书,与那带兵之人一起,征战杀敌。”

宋涟讶然,一是她如何得知接下来会有战事发生,二是,说起来那征战主将好似与他相熟,能够投书随行般。

贺南风看出对方诧异,但也不便解释,只继续道:“你若信我,也想保全自己和母亲,便按我说的做。”

宋涟沉寂许久,点了点头。

“只有一点,”贺南风顿了顿,又道,“若你在军中,与国公旧部取得来往,又建立功勋,莫忘了我的人情。”

宋涟分不清少女是真要他立下人情债,还是仅仅出于鼓励,片刻,依旧带着感激神色拱手道:“三小姐指点,宋涟没齿不忘。”

贺南风一笑,微微欠身回礼。

十三岁的少女平素温婉乖巧,这时看着,却只觉那双清澈眼眸里,仿佛无尽天地陷于其中,弹指覆手,就是星辰万千、云雨变换。

宋涟出屏风前,又回头看了一眼。想起从那年冬至到今夜的一切,这样聪慧机敏甚至带着未卜先知的女子,叫他真不由恍然,分不清到底是人,还是仙。

随即就见少女映着烛光站在窗前,似推起了半扇窗户凝望外头夜色星光,她如画一般的侧脸岑寂而美丽,耳边几缕碎发在夜风吹拂下,微微前后飘扬。

他便忽然又想起庄子那段话,“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大抵,她真是姑射神女罢,所以凡人无法领会,也不可企及。

宋涟沉默片刻,才静静走了出去。

待屋里只剩主仆两人,红笺方一面扶持贺南风上贵妃榻歇息,一面沉吟道:“小姐,你之前说恨那个人,和误会那个人,是宋四公子么?”

贺南风默然片刻,点了点头。

红笺便道;“其实奴婢一早,也有怀疑。”

“什么怀疑?”

“之前那般多大家公子,小姐独独每回听到宋四公子名讳时,会立即蹙眉,陷入沉默。”红笺一便想,一般道,“那时候奴婢还曾以为,小姐唯独对他不同,是因为少女心思,喜欢于他。”

贺南风一怔,怎么她的说法,跟当初云寒在书院一模一样。

“我对他,比对凌释还不同么?”她道。

红笺思量片刻,回答:“这不同不一样,无法比较。但从程度来说,小姐对宋四公子要更明显些。”

她对凌释是爱,从前宋轩是恨,或许恨要比爱浓烈得多,所以才无法克制,被对方一眼认出。但又为何,无论云寒还是红笺,都以为她那样对他,是因为少女心思,抑或拘谨,抑或求不得的怨念置气?

贺南风微微愣神,耳畔没来由就响起了方才宋轩离开前,那句安抚的话。

“南风,你不要怕,我很快就回来。”

这声调语气,竟跟前尘墓前一般无二。那时他胸口还浸着血,向她伸手温和道:“南风,你过来,不要做傻事。”

红笺又道:“小姐说,误会了他?”

贺南风沉吟,没有回答。

“宋四公子虽冷淡,倒看着不像大奸大恶之人。”红笺想了想,继续道,“也许,真有误会呢。”

贺南风一笑,摇了摇头。暗道这你倒是不知了,他确实,是大奸大恶之人。只他又曾对她说,他就算对旁人恶意,对她却没有半分,不知,又是真还是假。

事情到此步,贺南风迷惘了。

她前尘直到死前,对宋轩都只剩下怨气,连带着对自己的不耻。毕竟国公正妻柳清灵的每一句话,都时时回荡耳边振聋发聩,提醒着她的无比愚蠢。

而重回的贺南风,立志当个聪明人,所以绝不能再蹈覆辙,对他保有半点情意。然今时她对他不屑一顾了,他却反而一腔深情。难道便是因曾说的那个梦么,梦里有他,有贺南风。那个明明是那样美丽温柔,却又醒来时总带着泪水的梦?

不知如今,他梦到多少了。大抵今夜忙碌,无从去做的吧。贺南风沉吟良久,任由红笺盖好毯子,心绪复杂地慢慢闭上双眼。

次日清明,果然还不到辰时,宋轩便赶回来了。

宋涟沉默着接过,那心知属于韩氏的凤冠,侧身让开的同时,挥手示意手下退出。早无情意,又明算计的兄弟两人短短眼神交汇处,再无半分言语,前者径自先行离去。

屋里贺南风还未起,宋轩便一声不响静静等在门外,直到街道稀稀落落逐渐出现行人,沿途两侧商铺络绎开启,才听得“吱呀”轻响,见红衣丫鬟开门出来。

入目便看到青衫公子眉宇似画,浑身还萦绕着夜间清霜雾气,就那样神情安然地站在门口,目光落在楼下一簇迎春花上,不知思索什么。闻得背后声响,方转过脸来,带上了浅浅笑容。

随后而出的贺南风抬起双眸,眼底依旧岑寂,向对方欠身微微一礼。

宋轩看着她,明显发觉其中凌厉和排拒少了许多,便不由淡淡含笑,将臂上横搭的披风递去:“晨起清寒,不要着凉了。”

红笺侧头看向自家小姐,见对方似乎并无反对之意,方道谢接过,替贺南风披上系好。

微微晨雾在初升日光下,映衬她熠熠生辉的一对黑瞳,修长睫毛带着淡淡水汽,就这样温和而平静地看着少年,片刻,上前与后者并肩而立,望向远处道:

“你一宿没睡吧。”

宋轩看着她柔美的侧脸,点了点头。

“昨夜之事,是我欠你人情。”贺南风沉吟道,“你往后若有所求,大可跟我直言。”

宋轩微微一顿,抬眸道:“你那样聪慧的一个人,难道看不出我有何求么。”

贺南风不答。

“还是你依旧以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对你贺家有所图?”

贺南风沉默片刻,缓缓道:“我向来自恃将一切了然于胸了,而今发现,还是看不分明。”

“之后呢。”

“但我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就算或真或假,”贺南风笑了笑,侧头继续道,“也无伤大雅。”

宋轩微微一怔,沉寂道:“你想要什么?想要道观水池的财物,想要我母亲手下的医书,我不是,都给你了么。”

他果然早知是自己所为,却以他的性子,从来不曾追究过,只怕也不曾跟母亲王氏讲真话。贺南风顿了顿,道:“你明白我要什么,贺家要什么。”

文敬候贺佟自始至终都站在太子一方的,数次向皇帝强调正统嫡出、名正言顺,惹得三皇子十分不满。然宋轩母子一开始就知晓,若太子继承大统,他们便永远只能是国公府庶子滕妾。所以,虽身在宋皇后家族,却一早便暗里替三皇子效命,去其根本,才能翻覆。

宋轩静静看着她,半晌,方缓缓道:“南风,你只是个女儿家,何必牵扯朝堂之事。”

“女儿?”贺南风回头一笑:“四公子难道不知,覆巢之下无完卵?再说,若你能通过一人有所谋求,会因为她是女儿,便收手放过么?”

三月清风寺外相遇后,宋轩便离开兆京西去,旁人不晓缘由。贺南风却能结合前尘诸事猜测,他必定是奉三皇子瑞王之命,往西京收拢疏通当地布政官员的。

而西京总督桓奕据说素来为人正派,前尘却参奏太子谋反,与前往镇压的李霄阖里应外合,迅速大破太子兵马,则正因为桓家小姐对宋四公子深情一片,偷偷赠送定情之物,便如那南北朝时贾午与韩寿偷香之举。

如此,桓家与国公四子牵扯不断,太子叛乱事发后,桓奕便被迫踏上三皇子船,这才有了坐实太子罪名,及宋家母子自杀,国公府被灭的结局。

然而叫人奇怪的是,宋轩随后居然出尔反尔,并没有迎接桓家小姐为国公夫人,反而娶了个小小侍郎家的柳清灵做正妻,使那桓小姐背着贵妾之名日日又气又悔,做出许多鸡飞狗跳的事。

当时柳清灵到逸王府对她讲通前后,道宋轩对那桓小姐毫无情意,自己也不过为她留下国公夫人之位罢了。可见人心都是自私的,所以贺南风只觉得虽无奈,却也松了口气,并不曾思量自己和那桓家小姐一般无二。

而今想起,不免几分物伤其类。他利用对方时,可曾想过桓小姐也是女儿?不该牵扯其中的?

宋轩微微蹙了蹙眉,片刻道:“不会。”

对嘛,这样冷心冷情的人,怎会怜惜女子宿命。贺南风又是一笑,抬眸道:“那你为何劝我。”

宋轩沉吟道:“因为你是不同的。”

“为何不同。”

宋轩迟疑片刻,没有回答,只缓缓道:“南风,不管贺家如何,我都会护你。”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