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3章 少年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20 09:00

第83章 少年时

年汀兰不好骑马,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骑马,宫里的地板平坦,马蹄声起,似是箭羽一般飞出。

惠嫔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娘娘忘了主子的吩咐了?”身边蓦然有一小公公出现,声音不大,假意喂马。

惠嫔神情一紧,继而脸色又恢复如常。

“那是你们的主子,不是本宫的,本宫凭什么要听他的吩咐?”

小公公停止了喂马,毕恭毕敬的站在一边。“主子说了,娘娘只要不再出卖他,他便不会要求娘娘做什么的。”

惠嫔胸口有些起伏,并未再多说一句话,眼看着惠嫔要走,那小公公又开了口,“对了,娘娘,主子要奴才告诉娘娘一声,今儿,您女儿可在寿宴上,不知您可瞧见了?”

“你说什么?”

惠嫔瞳孔一缩,平日里温婉的模样,到是失了几分风度。

那小公公笑了笑,笑容未达眼底,露出阵阵阴森。“回娘娘,主子还说了,娘娘是要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没了,还是一个杀夫灭国的强盗没了,这个,可得好生考虑一二!”

“谁,我的女儿在哪里?”惠嫔逃避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逃不了,该面对的事情还是得要面对。

小公公并不回答她,“娘娘,主子要奴才告诉您一声儿,郑国这事儿,娘娘最好是装聋作哑,不然,二殿下与您那早就将自己嫁入高门的女儿,都逃不了!”

那人一说完话,便快步闪开了,惠嫔甚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人已经没了影儿。

惠嫔心中暗自担忧,自己的女儿,来了这汉国?那她如今又在哪里?

想到此处,惠嫔的心,就像是被谁紧紧抓住,她来了这里,为何不入宫?为何不来寻自己?她将自己嫁入了哪户人家?日子又过的如何?

惠嫔一个做母亲的心,被彻底打开了,她封闭了自己好多年,这会子突然被打开,脑海里又乱又迷茫……

驭马出宫,年汀兰直接往北营而去。

杏林斋的人早早递了消息,“年小姐亲自骑马,前往北营报信。”

墨卿桑站在高楼之上,瞧着不远处的皇宫,那里富丽堂皇,是皇权的象征,也是他巫族一国的仇人所在。

“汉国是无人了?竟会派了她去?”

“主子,咱们的计划,可要接着走?”

墨邪有些拿不定注意,这皇上的生辰,他们可是计划了许久的,但凡任何一个人,前往北营,他们都可以抓来杀了,只是,那个人是年汀兰,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人有意为之……

墨卿桑嘴角一跳,双手紧紧握住栏杆,“派人将她截下来,带到隐秘处,切记不可伤了。”

墨邪点点头,微微松了一口气,“是,主子!”

“墨邪!”

正要转身,墨卿桑又唤了声,“你亲自去吧,其他人,我不放心。”

“主子,属下若是去了,咱们在年小姐面前,就暴露了!”

墨邪有些不明白,墨卿桑不是不愿意在年汀兰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吗?

墨卿桑叹了口气,“无妨,早晚她都得知道的。”

年汀兰不会武功,这一出门,又来不及带上青鱼,墨邪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给截住了。

“墨邪?你快让开,我有要事,要去告知我兄长。”

墨邪抱拳,只说了声,“得罪了!”下一瞬,便飞身而起,将年汀兰打的昏迷过去。几乎是未做任何停留,径直将年汀兰抱上了马车,将人截走。

皇宫里头,依旧是一派热闹,众人沉浸在皇上的生辰,还有皇长孙满月的喜悦之中,并不知道,郑国,已经开始提前有了异动,签好的协议,只当是一场儿戏。

惠嫔回到宴厅的时候,皇上身边已经坐了贵妃,没了她的位置。

瞧着她来了,皇上将贵妃轻轻一推,“诸位,朕有些乏了,稍作休息,诸位自行玩乐。”

皇上与众人打了招呼,还特意叮嘱三位皇子,将郑国王子招待好,便在半醉半醒之间,由惠嫔扶着,出了宴厅。

惠嫔伏在皇上耳边,轻声道,“皇上,年小姐已经去了,只是她在走之前,要臣妾也吩咐了人,往南门绕过,再去北营通知 年世子。”

皇上身子一僵,捏着惠嫔的肩头,微微用力。

“走了多久了?”

“约莫是半柱香的时辰”

皇上微微点头,“惠嫔啊,咱们的儿子,怕是得受些委屈了。”

惠嫔心尖一颤,微微低下头,“皇上向来有意培养,受些委屈,算得什么?”以前受的委屈,吃得苦,哪里算少的?

皇上微微一笑,“等等吧,等咱们的儿子,自己能堪大任了,咱们就轻松了。”

惠嫔看着眼前这个君王,思绪莫名回到多年前,那个时候,她还年轻,在巫族与汉国交界的小镇上生活。

她的河边浣纱,他泛舟而过,两人一见倾心,在小镇上日日相约,采莲踏水,总归都是惬意。

直到宫里来了人,才知他竟是汉国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他的身份毕竟特殊,镇上有人起了歹心,将消息报给巫族的王。

他只有连夜逃走,临走前曾许下誓言,必会前来迎娶。

那些人没有抓住他,但却知道她是他的心上人,一个小小的浣纱女,被巫族的小王强行收入王宫,无名无分,只是供他蹂躏的玩物。

她日日期盼,期盼心上人的到来,但是等来的,却是自己被小王玷污,诞下一女。

就在生下女儿的第二日,她被迫抱着女儿,与巫族小王同往汉国宫殿。

到了才知道,他竟已经是汉国高高在上的王,而她被小王视为激怒他的筹码。

“安儿,我以为,你会等我。”

那是他们分别一年多后,说的第一句话,皇上的眼睛里,布满了伤痛和泪痕。

卫惠安是理智的,她心里头,就算是想极了眼前的男人,却也知道,自己如今也不是当初的为惠安了。

“皇上,都过去了,便莫要再提了吧!”

卫惠安知道巫族小王的用意,他不过是想利用她,引发两国的战争,但是她一个女人,哪里会有那么大的影响?汉国的皇上,又怎么可能是真的会冲冠一怒,为红颜?

“不,我忍耐了这么久,我也坚持了这么久,就想着处理好了所有的事,便去接你,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

皇上是生气的,他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红了眼睛,卫惠安心疼极了,“皇上,您如今是汉国的皇,我也只是巫族小王的妾,还请皇上莫要失了分寸。”

“不,怎么可能?安儿,你不是说过会等我的?我不要你是别人的妾,你要做我的皇后,做我身边的人!”皇上急切的想要抱住卫惠安,终究是少年郎,他的情意深重,他的力量强大,卫惠安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她在他的怀里沉迷,他也为拥抱着她而激动。

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起,二人立即分开,之间巫族小王怀里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

“怎么?汉国皇上,看上了小王的妾?”巫族小王慢慢走近,像是在扔一块垃圾一样,将怀里的婴儿直接扔给卫惠安。“给孩子喂奶!”

卫惠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还未将孩子抱稳,听见巫族小王这般说,一瞬间,脸色一片通红。

“你,已经有孩子了?”皇上是震惊的,满脸的不敢相信。

卫惠安被巫族小王盯着,憋着眼里的泪水,点点头。孩子哭得厉害,卫惠安想要抱着孩子到一边给孩子吃奶,却被巫族小王一把拉住。

“哎,别走那么远,就在这喂!”巫族小王抬了抬下巴,旁边就是一块石凳,他的意思,是要她当着他的面,给孩子喂奶。“怎么?还不好意思了?你在我巫族的时候,不都是当着所有男人面,直接撩开喂的吗?”

巫族小王是在蓄意挑衅的,他一直在看着汉国皇上的脸色,瞧着他握紧了拳头,也瞧着他紧抿着嘴唇。

他们巫族地界实在是太小,他必须得要在地域庞大的汉国手里,分些土地!

卫惠安被巫族小王说的更是难堪,孩子又哭的实在是撕心裂肺,她已经顾不得许多,只得坐在那里,背对着他们,便开始喂养孩子。

巫族小王哈哈大笑,“来,汉国皇帝,本王不介意你瞧瞧,涨着奶的胸脯,可是大得很!”

皇上一把甩开巫族小王的手,哑着声音开口,“为什么不给她请一个奶娘?”

巫族小王却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汉国皇上,你是没说错吧?她就是一个玩物,难道本王还要因为害怕这个玩物坏了,就不用她吗?奶孩子,本来就是她该做的,只有本王的王妃,诞下的小王子才能有奶娘来养,这种下贱东西生出来的,自然就该由下贱东西,自己来!”

“嘭!”

巨大的拳头,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落在巫族小王的脸上,他就打的险些摔倒在地,嘴角出现滴滴鲜血。

“皇上!”卫惠安急的将孩子抱起,“皇上,您不要冲动,小王就是故意想要激怒您,想要发动战乱,您不要受他挑衅。”

卫惠安挡在两个男人中间,她如今,是两边为难,一边是曾经深爱的男子,一边又是自己孩子的父王,怎么做,都是错。她不偏袒一处,但是她知道,只要发动战争,就是不对的。

毕竟,在巫族的国训里头说过,“巫族上乘国法,只能在自卫之时起效,若以侵略之心,擅用上乘国法,必遭反噬!”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