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4章 欲生事

作者:看人间
2021-02-20 09:01

第84章 欲生事

皇宫里头灯火辉煌,有特制的烟火在天空燃起,玄渊与玄宸一直陪着完达王子,虽说如今两国交好,但是完达王子前来京都,之前已有消息称,在他们来之前,已经陆陆续续有许多生面孔,入了汉境。

消停不到三年的郑国,只怕是又要生事儿了。

完达趁着玄宸出恭之际,站在玄渊身边。“只当二皇子骁勇善战,应该是最为受宠的皇子,今日看来,却不尽然。”

玄渊似笑非笑,“我父皇子嗣众多,向来公平。”

“我能看不尽然吧?”完达王子一口否决,“你母亲不是皇后,显然你不会是太子,你虽然是最大的,也是最难打的,但是明显四皇子在你父皇面前,更加像个儿子,至于你,其实更多像是一个臣子,用你们汉国得一个词语,恭敬谦卑,说的便是你对你父皇的态度。”

完达王子眼神犀利,说出来的话,也是未曾留下半分颜面,玄渊依旧是那副模样,不恼也不羞,心里头却似乎是形成了一堵墙,这些话,他从小听到大,他的父皇,对他最是不像父子。

“郑国人向来随性洒脱,完达王子,想要说些什么,还请直言。”

完达“嘿”了一声,猛地一拍玄渊的肩膀,“我就说,你是个利落的!”四下一看,大家都在专心看着烟火,示意玄渊,两人到了僻静处,“二皇子,咱们都心知肚明,我们郑国地势偏北,每年冬季,百姓的日子着实难过。只要你愿意让出三个城池,供我们百姓生活,我完达在此承诺,必会帮助你夺得这汉国皇位,你看如何?”

完达是个耿直的,就像是他对他们郑国的皇位,一样虎视眈眈。

“完达王子,你有法子?”玄渊好整以暇,瞧着完达,他一脸自信,那模样,到是胸有成竹。

完达一拍胸脯,“那是自然,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玄渊面无表情,看起来不苟言笑,他交叉着双手,拇指之间,相互摩擦。

“事成之后,你得把年家那小丫头赠我,她爹在战场上真刀真枪便算了,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偏偏一张利嘴,今日让老子好是没脸面,这若是在郑国,看老子不收拾了她!”完达笑的有些不怀好意,那眼里的淫糜之色,落在玄渊眼中,不由得微微眯起。这是他的心中,在升腾怒气,只是,还在极力克制而已。

完达将“老子”二字,咬字咬得极重,带着对年汀兰的不屑还有一丝莫名的兴趣。

“完达王子,本王对皇位没有兴趣,年小姐,才是本王的兴趣所在。”

玄渊这话有些冷,但完达并没有听出其中寓意。

“怎么?你也喜欢那种性格泼辣的?你不是与那个弹琴的女子定了亲事?”完达有些奇怪,这世上,当真还有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

玄渊笑了笑,只是笑容未达眼底,“我父皇对我还是颇为偏爱,赐了两位娇妻与我,完达王子若是不急,到时候可以等本王大婚之后,再行回国。”

完达微微眯起了眼睛,“二殿下,得了江山,什么样的美人要不到?你可莫要糊涂才是,你若是不与我合作,你那后头,可有的是人等着与我探讨。”

完达言语里的自信狂妄,莫不是在透露出,他早已经有了人选。

玄渊挺直了腰板,“完达王子,你方才说的那些话,我完全可以向我父皇揭发你,在我汉国境地,图谋不轨!”

完达哈哈大笑,“怎么二殿下觉得空口白话的,你那根本就不怎么理会你的父皇,便会信了你?”完达冷哼一声,背过身,“我既然敢与你私下说,我自是有了十足的把握将责任推卸干净,二殿下要去揭发,只不要到时候惹得一身骚才是!”

玄渊微微低垂了头,交叉的两只手,握得更紧了些。

“完达,不要妄想在我汉国造次!”

“二哥!”突然有人闯进来,是已经回来了的三皇子,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怎么对郑国王子这般不敬?”

三皇子转而与完达调笑,“完达王子还请见谅,我二哥从小在军营长大,说话行事鲁莽了些,有怠慢之处,还请王子多加担待。”

完达目露鄙夷,“你这哥哥,与我那哥哥差不多,都是个不知变通的,还是三皇子聪明,知道变通。”

完达与玄宸之间的熟悉,来的有些莫名其妙,玄渊蓦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三弟,我还有事,先走了!”

有些事,玄渊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参与来的好些。玄渊故意走得怒气冲冲,看起来他对于完达方才的提议,十分不满。

看着他的背影,玄宸才微微变了脸色。“怎么样,他如何说?”

“爱美人,不爱江山咯!”完达并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好男儿志在四方,更不用说身在皇室的男人,更应该瞄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那才是真正的男人。

玄宸微微放松了脸色,“之前,他以与我结盟,要我帮他得到年汀兰,我还不放心。”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就是一个女人!”

“你当年汀兰是个普通的女人?她身后的年家,可是汉国得城墙!”

玄宸这话说的有些揶揄,他可从不觉得,汉国北境,缺了年寻就不行,有时候战争,带来的只有更多的灾祸。

汉国得百姓是百姓,郑国的百姓也是百姓,不过就是三座城池,以汉国得地大物博,还是给的起的。再说了,以三座城池,换取边两国友好,最为重要的是,还有汉国得皇位。

玄宸已经等不及了,他的儿子都出来了,不要说自己做皇上,就是一个太子的位置,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得到,皇上也一丝想要册封的意思都没有。

既然如此,他还不如,直接从皇上的手上抢回来。

“汉国得城墙?咱们这一回,可就要轻轻松松的推垮了他……哈哈哈……”

完达王子想到此处,便颇为高兴,他休战两年,为的就是今日,年寻作战实在是厉害,他深刻的知道,只要年寻年阶在,汉国,就永远不可能攻破。

玄宸想到此处,也是颇有些激动,一旦郑国突发战争,年寻年阶必定会立即前往边境。到时候,他伺机发动叛乱,那也不过是手到擒来。

如今郑国已经涌入了许多高手,到时候他加以利用,逼迫皇上退位……一想到此处,玄宸便止不住的兴奋,他等这一天,等了实在是太久了。

玄渊出宫回府,关上书房的门,灰衣道士便出现了。

“二殿下,何事这般匆匆?”

“尤为,玄宸要谋反!”玄渊很肯定,玄宸是要联合完达,一同谋反,甚至于不惜牺牲汉国得土地。

尤为点点头,一脸高深莫测,“这是肯定自然,三皇子性情急切,如今又诞下皇长孙,皇上的身体一直很好,他等不及,也实属正常。”

“那你为何不曾告诉我?”玄渊颇为担忧,这造反一事,哪里是玩笑的?他与玄宸如今关系亲厚,少不得会受到牵连。

尤为笑的高深莫测,“二殿下,老道早就告诉过你,现在还不是你出手的时候,你只需要,看着三殿下与四殿下,斗的欢,就行了。”

玄渊脸色严肃,“他们斗便斗了,可是如今牵扯汉国城池,我实在是不能不管。”

“二殿下想要如何管?”尤为一句话,便将玄渊给说的噎住了,玄渊如今,手中无权无势,着实是管不了。

玄渊紧握拳头,眼里尽是不甘。尤为瞧着他略微冷静下来,上前说到,“二殿下,你当涌来那么多郑国人,皇上会没有察觉吗?”

“你的意思是?”

尤为笑了,那笑容里,尽是了然。“二殿下,你的父皇当年是连巫族都可以灭了的人,你真当没有预知先事能力的他,会没有一点自己的消息门道?”

玄渊这才放下心来,只要自己的父皇有所准备,总归不会太坏。

“如此,那也是好的。”

尤为拍了拍玄渊的肩膀,“二殿下,你且相信老道,只要年小姐在你手里,这汉国得江山,早晚都是你的。”

玄渊脸色变了又变,“今日,赐婚的圣旨已经下来了,下月初八,到时候,我便将她娶进门。”

尤为听了这话,又站到窗前,抬头望了望天。大拇指在几个手指上,数了又数,摇了摇头,“下月初八,你还娶不到年小姐。”

“什么意思?”

尤为眉头微微皱起,伸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你莫急,我已经将一切都给你打点好了,年小姐与你成亲,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只是,在三殿下失势之前,你们二人的良辰吉日,还到不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