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握紧风筝线

作者:优语清昭
2021-02-20 19:00


秋风过耳,枫叶落红,掉落在我的发梢,又慢慢滑落在地上。

“新的生命即将启程。”我喃喃低语。

我徒步走到城南,听说今天这里有风筝展。

抬眼望去,一只只风筝在蓝天上飞,造型各异。

来看风筝展的男女老少都有,都抬头仰望着,看哪只风筝漂亮,哪只更高。

放风筝的人都开心的笑着,不在乎输赢,享受其中的乐趣。

许多年前,我也是那样笑着的……

夜里,人们都睡了。只有两个鬼头鬼脑的小孩子,在夜色中悄悄溜出门,偷偷摸摸地拿着什么在田野里奔跑。

“簌簌簌——”一个小女孩的裤子擦过金黄色的小麦,惊动了正在憩息的虫子们。

突如其来的响动,让小虫子们觉得这株植物不安全了,又飞到别的植物上继续未完成的梦。

“昭儿妹,你慢点跑,当心踩坏了麦子!”另一个年纪稍大的少年,小心翼翼的跟在女孩身后跑着。

“阿飞哥哥,你快点,不然又只能玩一会就回去了。”孩子们的声音,在万籁无声的田野显得空寂而明亮。

洁白的月光照在田野上,照在孩子们跑过的路上,照在那未知的前方。

我叫秦昭,比我年纪大一些的少年叫秦飞,他大我三岁。

我叫他阿飞哥哥,他叫我昭儿妹。

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阿飞哥哥对我就像亲妹妹一样,我也拿他当亲哥哥。

我们从来没有觉得,不是一个娘胎里出生的就不是亲兄妹了。

夜里我睡不着觉的时候,不会数星星,我会数风筝,白天放飞的风筝。

小时候,家在农村,村里人都不太富裕,买不起好玩的玩具。又因为村里荒地多,所以小伙伴们便自己制作风筝,在荒地放飞。

我们那时候都在比谁的风筝大,谁的好看,谁的飞得更高。

好胜心强的我们铆足了劲的跑,就是为了让村里所有人,看见自己的做的风筝。

因为我个子小,跑不快,常常被落在后面。有时候,刚放起来的风筝,没折腾几下又跌下去了。

而阿飞哥哥就不一样了,在我们这群孩子里,他是最会放风筝的,哪怕风筝再多,他也不会与别人的风筝绞了线。

不仅放的好,风筝也做的好。

我们之中最漂亮的风筝,就是他做的那只蜻蜓风筝了,全身呈碧绿色,圆圈画的眼睛大大的。

纸糊的风筝色彩很艳丽,可放在天空上,却又颜色刚好。全然不像我们做的那么笨重单调。

蜻蜓在空中东飞飞,西瞧瞧,从天上往下看着我们扬起的一张张笑脸。

所以小朋友们都喜欢阿飞哥哥,请教他关于风筝的问题。而他也总是细心的给他们讲解着。

“阿飞哥哥是我一个人的哥哥,为什么大家总是围着他?”小时候我常常这样想,还会因为这样的小事情跟阿飞哥哥耍小性子。

可是他从不生气,总是温声细语地说:“好好,昭儿妹,哥哥以后不给他们讲了,只给你一人讲。”

因为我鬼点子多,一天晚上,突然玩心大发,想和哥哥晚上出门放风筝。

夜里风大,阿飞哥哥怕我着凉,不允许我晚上放风筝。

我激他:“阿飞哥哥,你该不会是害怕黑吧?没关系,我来保护你。”

“谁害怕,去就去。不过你要多穿点,知道吗?”他还是妥协了。

当然,趁大人们睡着了,我跑去哥哥屋里,摇醒他。

“阿飞哥哥,今天晚上最适合放风筝了,风大,月亮圆。”

“咱们说好,我们就玩一会儿就回家。”阿飞哥哥揉揉眼睛,拿起放在床底的风筝和线。

走时,还不忘叮嘱我多穿一件衣服。

我们来到荒地,阿飞哥哥放,我借着月光,找了一块土堆坐在上面乱指挥。

“阿飞哥哥,快快快,收线啊!”

“哎呀,放线啊。”

“秦飞!你跑快点,这么大的风你都放不起来吗?”我着急的喊。

“秦昭,不如你来放?还有,你别瞎指挥了,坐那里等我放起来。”阿飞哥哥很少叫我大名,除非他生我气或者是拿我没办法了。

我察觉自己话有点多了。乖乖的闭住了嘴。

阿飞哥哥重新迎着风跑着,右手拿着风筝轴,把风筝往上一抛,接着赶紧往前跑。

风筝借着风力,慢慢飞上天空。

“耶,好耶!阿飞哥哥好厉害!”我站在土堆上蹦了起来。

却没想,我一脚踩空,从土堆上摔了下来。

“昭儿妹!”阿飞哥哥担心的一下子拽着风筝线朝我跑来。

“风筝线拿好。”阿飞哥哥把我扶起来,拍拍我身上的土,并检查了我的胳膊和腿,发现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要是你摔了,让娘知道,咋们俩一起完蛋。”

我扯着手里的线不满的嘟囔:“阿飞哥哥,你是怕娘揍咋俩才关心我的吗?”

阿飞哥哥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然后躺倒在旁边的草地上,抬看向天:“今晚的月亮好大啊。”

我感觉到手里的线轴有些松了,赶忙望向天空,收线,再一拉,蜻蜓又飞上去了。

可蜻蜓好像还是不满意这个高度,拉扯着线绳,左右摇摆。

于是,我放了线,借着夜风,它飘向了更高的天空。

蜻蜓在夜空中翱翔着。

因为夜黑,所以看不清蜻蜓是什么样子,还好有月光,使得我们勉强看清楚轮廓。

“阿飞哥哥,你看今晚月亮好大啊!”我禁不住说。

夜空下,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宛如白昼。

妈妈很喜欢月亮,总是会带我们看月亮,给我们讲关于月亮的故事。

“你看这个月亮,像不像娘给我们讲的狼人的故事。”阿飞哥哥突然从我手里拿过风筝线,说。

“就是那个每当月圆的时候,狼就会到村庄抓小孩子……”他还故意压低了声调。

“呀!咋们都玩了好长时间了,赶快回去睡觉吧!”我赶紧打断了他,拽紧他的衣角说。

夜晚的秋风在这偌大的荒地上吹着,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草被吹动起来,像触须舞动。蝼蛄蛰伏在草丛隐蔽处,不易被发现,夜晚鸣声宏亮,几只看不清是什么的鸟影,从四周飞过。

我害怕地咽了咽口水:“阿飞哥哥我好冷啊,你快点收啊!快点啊!”

“好!”阿飞哥哥加快了缠绕线圈的速度。

收完了线,他将风筝小心翼翼的卷好,拿在手里。

风和月伴着我们回家的路,踩着月光,我们蹑手蹑脚的回到家里。

后来,我们偷偷晚上出去玩的事情,还是被娘发现了。

因为,那天我摔破了额头,留下一小片血迹。看着挪了地方的风筝,娘便责问我们。

然后,阿飞哥哥独自揽下了所有过错。

那天,娘狠狠的打了他,并罚他挑满两桶水。

娘不许我帮忙,说如果我帮忙,就让他挑满四桶水。


曾经夜空中的蜻蜓渐渐地淡了,眼前,一只只风筝在蓝天中飞着……

往事回味,不过是弹指一挥。

看着欢声笑语的人们,我又想起了秦飞。

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

从我上了县城的高中开始,家里就供不起两位学生了。于是,阿飞哥哥便辍学打工,独自去了远方。

从那时起,我便很少见他了。偶尔联系,谈话也不过是简单问候和希望我好好学习,再无其他。

再后来,我们终于还是慢慢长大了,我们有了各自生活的轨迹。

期间,我也回去过老家,可见到秦飞的面,也屈指可数。总是匆匆见面,又匆匆离别。

毕业后,我在一家大企业公司通过了实习期,忙忙碌碌。

又一次,我特地挑选秦飞在家的时候回家,从城里返回,想跟他见一面。

可终于到了家,娘说,秦飞有了新的活,老板说工期比较长,等不及我就先走了。
我心里一阵失落。

细水长流,物是人非,很多事情都不能回到过去了。

每每跟娘在一起,她总说自己没什么能力,这辈子亏了秦飞,我听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我想放风筝了!”我给秦飞发消息。

可是秦飞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我。

“哥,明天是我生日,我想放风筝了,就这一次了,你陪我放放风筝好吗?”我继续发着消息。

因为我相信,阿飞哥哥总会答应我的。

“那个蜻蜓风筝还在。”我又发了一条消息。

“明天我回家看妈。”半晌,他回消息了。

“好,我等你!”我欣喜万分。


……

踩着风筝展的草坪,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时不时的眺望远方,我在等秦飞来。

夕阳渐渐落山,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风筝也只剩零落几只,秦飞还是没来,我失望极了。

“昭儿妹!”突然,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回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很朴素的男人,手里拿着一只褪了色的风筝,朝我挥了挥手。

“秦…阿飞哥哥!”我高兴的喊出声。

“这么多年,你怎么也不联系我?你都去哪里了?你都在干些什么?”我一连串的一通质问,像是要把这几年压在心里的话一下子全说完,“还有,我好不容易回来,想让你陪我放风筝,你也不愿意。”

“这几年,我四处找工作,为的是赶上你的步伐。”阿飞哥哥笑着,“终于,我混出来了。”

记忆里的少年,早已变了模样,却不曾变了笑容。

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像风筝一样,忽远忽近,忽高忽低。

还好,我们每一次的下跌,都是为了飞的更高,飞得更稳。

握着风筝线,我们不曾远离。

拉拉线,想念的人又会回来。

看!天上的风筝,它一直在飞,迎着风,俯瞰下面的人们。

飞到月亮的尽头,飞到我的身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