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婕惑郎心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蓝楼月
2021-02-21 08:00



卫婕斜躺在梨树上,悠闲地啃着苹果。

突然,她耳朵动了动,理了理裙发,手一撑利落跳下树。

她摸摸脸,最平凡的布裙荆钗,未施粉黛。清秀可人的脸上,额头刘海处一块不规则核桃大小的黑色胎记,破坏了美感。

“姑娘,劳烦伸出你纤纤素手,解救一下身处困境的在下,事后必有重谢。”南亭眼睛一亮,对着头顶看不清面容的女子求救。

他此刻在幽深的陷阱里,不复平时气度从容,华服染尘,发冠微斜。凌乱的墨发下,俊美无俦的脸苍白无血色,隐隐透着几分青色。

看来这厮,没躲开自己的算计,八成中了蛇毒。

“哦?”她脸上有得逞的笑,“是什么样的重谢?什么都可以吗?”

南亭一怔,随后想想这里地处偏僻,山野女子能有什么见识,总归就会要点碎银绸缎。

“君子向来喜欢成人之美,何况救命之恩,当得起任何重谢!”他说来毫不犹豫,只想着快点脱身,换身干净的衣裳。

连解毒这么重要的事,都被他抛到脑后。看来传言中,胜过他性命的两大信条不虚。

一:上到头发,下到鞋面,决不能容忍一丝污垢。

二:上大大妈,下到幼女,皆可以欣赏她们身上的美丽所在。除了一种存在无法欣赏,那就是丑女。

听说皇上曾想将美貌绝伦的玉溪公主,许配给他这个新晋的武状元。

偏偏殿上相见,风吹过公主面纱,露出唇边一颗黑痣。

南亭当场失态,指着公主的脸,一脸惋惜:“当真是白璧微瑕,可惜可惜!”

“还请皇上收回成命,微臣没有那个福气。”

殿上众人变色,鸦雀无声。他看着泫泪欲泣的公主,和面色铁青的皇帝,做出超快反应。

颤抖着身子,随地一倒,涨红着脸怪叫一声:“哎呀!又犯了!疼疼疼!”

“爱卿所犯何病?”皇帝忍着怒气问。

“这个,这个……”一脸迟疑,外加带点小羞涩的表情,立马挑起众人的好奇心。

“南亭公子,你是否因为身患怪疾,才心有顾虑,推脱与我的婚事。放心,我不会介意,更会收罗各地名医为你看病。”玉溪公主泪眼涟涟,端的是一脸情真意切,甚至没注意,自己老爹,握着龙椅扶手一脸不悦。

“微臣幼时调皮,不慎伤到胯下。所以……所以任何女人于我,只会耽误她们!”

“哇!呜呜呜……”玉溪公主没忍住,当场痛哭!

“真有那么巧?”皇帝摸了摸下巴,一脸忧思,“既然南亭你事出有因,那我就收回你与玉溪的婚事。”

“谢皇……”

“同时,也下旨杜绝任何女子与你婚配,体谅你不想耽误别人的苦心。”皇帝得意看见他脸色大变,随后无关紧要的加了一句“除非对方,是个嫁不出去的丑女。这样你娶她,不算耽误。”

“谢……谢皇上!”本来想找借口退婚,以后遇到心仪女子,再解释顽疾已除。不料皇帝给他来了这么一出,娶丑女不是要自己命吗?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一脸懊恼,冷汗涔涔的模样,立马让玉溪停止了哭泣。

稍一思索,玉溪就想明白,他刚刚说慌。眼中爱慕顷刻变成幽怨与愤恨,有时,爱恨只在一瞬间。



“可是你说的!”卫婕眉眼弯弯,笑得像个偷腥得逞的狐狸。

握着放下的藤蔓,南亭仗着轻功,快速跃了上来。

本来中毒,此刻轻易运功,脸色更加苍白几分。

“姑娘,南亭再次谢过你的救命之恩!”说完这句,他早已气喘吁吁,毒素的蔓延,让他大脑微微晕眩。

卫婕不说话,皱着眉将他推倒,伸手去扒他的衣服。

一股不同于脂粉的幽香袭来,让南亭有些失神。而后目光落在对方低垂的侧脸,琼鼻樱唇,纤细雪白的脖颈。

定是个绝色美人!

卫婕不管他的想法,只想着将这半条腿在阎王殿的家伙拉回来。赤目蛇的毒非同寻常,一般的草药根本无解,都怪自己大意,居然忘了带解药。

现在,只能自己亲自上阵。

“撕拉”衣服被撕开,她眼睛一亮,唇瓣对着他肩上的伤口靠近。

“姑娘姑娘!万万不可,虽然,虽然这里荒郊野岭,无人路过。但这样实在不妥,虽然在下长得风度翩翩,貌若潘安,但吃亏的还是姑娘啊!”

“啰嗦!”她头也不抬,干脆整个人压在他身上,双腿更是死死缠住他的腰。

这下,虚弱的南亭动不了了,他苍白的脸色蓦地染上红润,心头更犹如有万马奔腾而过,久久无法平静。

这姑娘真是太主动,太热情,太狂野了……

不对啊?他怎么没反抗?躺在这么脏的地上,他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恶心想吐?

“姑娘,你……”酝酿的反抗话语,被她唇瓣柔软的触感惊得吓了回去。

他不可置信眨眨眼,天空蔚蓝,鼻尖有美人幽香拂过鼻尖,裸露的肩头,柔软酥麻的触感,细细碎碎直挠到他心头。

“好了!”卫婕吐出一口黑色的血,继续扒着他的衣服。

“还有哪里有伤口?”这下,南亭反应过来,原来人家姑娘只是单纯帮他吸毒,自己刚刚那么多脑细胞白费了。

“不,不用了。”他神情尴尬,想起蛇毒的厉害,焦急朝她脸打量,“你怎么样?有……”有没有中毒?

“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卫婕粗鲁地将他的脸扳到一边,语气不佳。

实在是觉得,刚刚帮他吸毒时,这家伙脸上一脸的陶醉模样,让她觉得很贱很欠扁。

“还有何处有伤口?”卫婕找了半天没找到,但南亭脸上越来沉重的青色,让她明白蛇毒还未清干净。

“这个,这个……没……”南亭神色忸怩,一口否决。

“像个娘们!”卫婕有些恼火,略一思考,快速扒下他的亵裤。

“啊!姑娘不要!”臀部突来的凉爽,让他一个激灵,大叫出声。

羞愤,委屈,更有凄凉。

“至于吗?我都不嫌弃你!”卫婕也被他吓了一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而后,对着他臀腰处泛黑的伤口,弯腰而去。

南亭睁大双眼一脸呆滞,而后头一偏,晕了过去。

“至于吗?”反手掏出怀中吸毒水蛭,她磨牙,肯定这家伙想到少儿不宜了。



福来客栈里,卫婕津津有味地吃着饭。

“夫君,你不吃饭?”末了,她抬头,笑问着坐在她旁边,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南亭。

“谁是你夫君?”南亭此刻一脸郁闷,别过头不看她的脸。

“可是,我救过你两次命,你当时便许我重谢。”她眯眯眼,挑起他下巴语气暧昧,“我呢?别的不要,就要夫君以身相许来报答。”

“不知羞!”南亭心里无数个后悔闪过,为什么要心血来潮去郊外踏青?为什么要大意落入陷阱?为什么偏偏遇到这个女人?

“对,我的确不知羞。如果知羞没扒你裤子,不知道某人还能不能活到现在。”

“小点声!”南亭一脸无奈,“说吧!要多少银子你愿意离开。”

“其实,我也不想留下来。”卫婕一脸的认真,随后盯着他,眼眶慢慢变红,“如果不是你看了我的身子,还信誓旦旦说,哪怕违抗皇命,也要想办法娶我为妻,我也不会跟着你。”

南亭脸色变得不自然,记忆回到他醒来那日。

他在客栈醒来,听到屏风后有动静,忍不住起身去看。

朦胧水雾里,女子云鬓垂落,轻扬皓腕,水珠顺着指尖,滑落到她秀美的锁骨,再到若隐若现的雪白酥胸。

他怎么也料不到会看到这样一幕,忍不住呆愣当场。

“看够了吗?给我转过脸去!”女子羞怒捂住胸口,语气很冷。

“姑……姑娘!”他快速转过身,说话也不利索。

“我……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一定会负责。那日救命之恩,南亭一直铭记在心。今日之事,更让姑娘名节有损,南亭一定想办法娶姑娘,哪怕违抗皇命。”

那时,他语气坚定,句句出自肺腑。

他甚至窃喜,刚刚看到她身子的人,是自己。

他有了理由,拿出这个理由娶她。

“是吗?确定不后悔?”卫婕已经穿好衣服,她走近他,凑近他的耳朵,一脸恶作剧的笑。

“当然,绝对不后悔!”

“好!你可以转过身来了。”她故意将刘海扒开一点,等着欣赏他惊愕失色的表情。

“你……你你……”唇边的弧僵住,徒然变成惊讶,茫然与不可置信交织。

“夫君,还满意我的模样吗?”她歪着脑袋,状似天真靠上他的肩。

“不是这样的?怎么会?”他失魂落魄,快速躲开她,看她的眼神如见鬼魅。

美人一下变丑女,无法接受心里的落差,他想起逃跑。无奈卫婕又缠的紧,几次三番的逃跑,都已失败告终。

卫婕轻功极好,而且料到他会有这么一出,总会在他的茶饭里下药,让他一身武力根本使不出来。甚至还不放心,给他来个五花大绑。

“你应该听过我的传言,嫁给我,你会一辈子守活寡。”他眼珠一转,企图将她吓跑。

“没关系!”她心里嗤笑,面上一派痴情,眼睛亮闪闪看着他,“不管你怎样,我都喜欢你!”

她眼睛清澈,里面水汪汪的,像一泓清泉,撞击着他的心灵,如鱼落渊,活泼悸动。

好,目光变得柔和,自己要成功了吗?

卫婕窃喜,不曾想一阵风吹过,露出她额头触目的胎记。

南亭清醒,懊恼地捶额,一声不吭端起了饭碗。



迫于无奈,南亭答应她不逃走,但是条件是,卫婕不许再绑他。

卫婕爽快点头,而后将一个镶着红色玉石的戒指,快速套在他食指。

“这是什么?”南亭企图拿下来,可戒指像是生了根。

“不告诉你!”卫婕狡黯一笑。

看着他一脸无奈,心里却暗骂他不识货。逍遥山的圣物,有诸多神奇作用的相思戒,皇帝得到都要笑醒的宝物,只有他一脸嫌弃。

凌乱简陋的破庙,有风呜咽。

“你在想什么?”南亭看着烛火下,神色黯然的卫婕,忍不住开口。

“想你什么时候愿意娶我!”卫婕对他眨眼,半开玩笑道。

“为什么想我娶你!”此刻的她,莫名让他心疼。

“因为,我喜欢你呗!”她沉默片刻,又是说出常挂在嘴边,如同口头禅的话。

他知道,她明明不喜欢自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酸涩涌上来,脱口而出:“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哈哈!怎么会,你长的貌若潘安,又风度翩翩,哪个女子会不喜欢你。”她戏谑打趣,想起在陷阱第一次见到的他,自恋得让她想一巴掌将他拍死。

南亭想要开口说什么,突然目光变得凌厉,与皱眉的卫婕交换一个眼神。

“杀!!!”

一帮黑衣人破门而入,伴着冲天杀气。

只有杀手才有这种特质,两人了然。随即冲去人群里,厮杀起来。

来人似乎早有预谋,一个个不仅身手不凡,更时不时放出毒烟,让他们防不胜防。

卫婕虽然不惧毒,却有些体力不支。

“小心!”凌厉刀锋从身后袭来,卫婕已经来不及躲避。

她无力闭眼,却感觉自己被拥入温暖的怀抱。她抬头,入目是他脸上未褪去的担忧,还有插在他胸口的断刃。

她看着他不住淌血的伤口,声音颤抖:“放我下来!”

“抱紧我!”他并不看她,反而将她搂得更紧,剑锋更加凌厉冲去人群。

随着时间推移,他身上伤口越来越多,白色衣袍变成血色。

“南亭,放下我,放下我……”她大声哭喊,直到嗓子都嘶哑。

“害怕吗?”他嘴角淌着血,低头认真问她。

“不怕!”这一刻,她真的忘了害怕。只记得他问她时,脸上带着的璀璨笑容。

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向着望不见底的深渊跳去。

“如果我们不死,我就娶你!”

“好!”



上天眷顾,他们落下的地方是一片河流。但情况很糟,她左边胳膊骨折,身上有大大小小划伤。而将自己垫在底下的南亭,伤势更严重。

内伤,刀剑伤,还有毒伤。

明明他知道,自己接近他目的不单纯,偏偏在关键时刻,舍身救她。

她找了个山洞,颤抖着清理他的伤口,血痂粘着衣服,每次用力,都有暗色血液流出来。

流着泪,将裙摆撕成一条条,为他包扎伤口,直到最后,她身上只剩单薄的肚兜和亵裤。

“南亭,你要快点好起来!”她躺在他身边,摸摸他冰凉的身体,内心涌出前所未有的恐慌。

“不要死,你千万不要死!”她泪眼涟涟,将他裸露的胳膊打湿。

“从小到大,没有谁对我这么好过。除了死去的师姐,偶尔会关心我。哪怕师傅,只是因为门派被灭时,我碰巧在她身边。她将相思戒传给我,说对我予以重任,让我光复门派,其实我当时很迷茫,但毕竟有养育之恩,我无法拒绝。”

“你快点好起来,我不再骗你。”她边说边哭,俯下身为他吸毒。逍遥山的女人虽然不惧毒,却也不是百毒不侵。南亭胸口的毒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种,但此刻她顾不了那么多。

她摸摸嘴角,泛着乌黑的血染在手背。

心口生疼,似有小虫噬咬,这毒真是厉害。车轱辘声很响,她警惕睁眼,发现自己身处一辆马车里。

“你醒了!太好了!”还没搞清状况,便被人抱了个满怀。

原来她们都没死,虚弱的笑笑,脸色苍白的她瞥见他眼中点点碎星,忍不住问:“你,不会哭了吧?”

南亭身形一僵,随后将她搂得更紧:“是。这样回答,娘子你开心吗?”

“娘子?”

“对!除了卫婕,还有谁能胜任南亭的妻子?”

“可是我的脸?”

“我比生命还重要的两大信条,早已在你那里崩塌。卫婕,我爱你!爱你这个人,你的全部。不管好与不好,在我这却是刚好。”

卫婕心神微震,原来他对自己不是喜欢,而是爱。生命最后一刻,算是成功收获爱情吗?一个不在乎她外貌美丑,只被她灵魂所吸引的人。

“我也爱你!”她搂着他的腰,听到他疼痛的闷哼忍不住笑了,“爱我,可是件伤身又伤心的事!”

她眉眼弯弯,苍白唇瓣溢出一丝血迹。

“娘子,不要说话了。你快睡一会,马上就到我府邸,我找神医来救治你。”

“咳咳!”卫婕眸光变得暗淡,伸手抚摸他的脸,“如果早点认识你,多好!”

“不要想太多,你会好起来的!”南亭声音有些颤抖,红着眼看着卫婕再次昏过去。

他抱着她,喂下一颗药。

随后对着车外侍卫吩咐:“南风,加快赶车。”

“南木,拿我令牌,去请玉神医。”

“南雨,查出此次行刺的幕后主使。

他吻着她额头,心头默念。

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

我们,永远在一起。



“我没死!”看着头顶红罗帐,卫婕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的确没死!”一人从门边走来,雍容华贵仪态万千。

“玉溪公主?”卫婕惊讶。

“我想看看你有什么魅力?”纤纤玉指挑起她的下巴,眸里有嫉愤,“顶着丑女的脸,居然能让挑剔的南亭公子看上眼。”

“还是说,曾经的逍遥山,门下女弟子个个都如传言中的一般,令男人有无法抗拒的魅惑能力。”

“请公主不要侮辱我的师门!”苍白的脸上,一双眼如利箭,格外冷。

玉溪脸色变了变,后退着收回手。

“公主,答应我的事不要忘了!”

“你是说,让你勾引南亭的事吗?你的确成功了,他爱上了你。”

“现在可以放了逍遥山门人吗?”卫婕脸上闪过急切,完成师傅的遗命,她就可以一无事身轻,过自己想要的日子了。

“当然!”玉溪觉得她的笑刺眼得很,宫中女子何曾能有那么清澈明媚的笑容。自己一路小心翼翼,忘了什么是真的和假的,难得出现一个可以挑动她心弦的人,偏偏对自己视而不见,百般挑剔。

“还剩最后一步!”她勾勾唇,端起桌上一杯酒,对着卫婕脸上泼去。

“公主?”卫婕脸上闪过慌乱,想要遮挡脸却来不及。

眼前的人,肤如凝脂柳眉妙目,额上黑色胎记消失,苍白脸色和水渍平添几分楚楚动人之感。

“果然如你门人所说,胎记是假的!”玉溪咬牙切齿,“你骗我,我要找的是丑女。”

当初的胎记,是师傅怕她容貌为恶人所惦记,特意用了药水染上去的,除了门中药师,无人可解。

而所有门人,包括药师,全部被朝廷抓去。她不想去深想,这是师傅钳制自己的手段。

“不,你要的是南亭的命!”上次刺杀,除了玉溪公主,她想不出还会有谁。

“对,我的确想过要他的命。凭什么,我家世容貌皆胜你,偏偏他会选你。”

“不过现在,就算你容貌倾城,他也无福娶你。”

“什么意思?”

“父皇曾说,不容他婚配。如今他爱上你,你却不是丑女,便是欺君之罪。所以,你明白,你们没有机会在一起。”

“其实,有办法的!”卫婕突然出手,锋利的匕首横在玉溪公主颈上。

“带我去天牢!”

玉溪气急,却无法。

天牢里,阴冷潮湿,那些曾经或熟悉或陌生的同门,知道有人来救她们,全都喜极而泣。

只是还有一些女子,容貌美丽却神情麻木,甚至一脸死灰。

“为什么不早点来!”她们衣衫不整,抱头痛哭起来。

卫婕心里难受,这便是太美丽的代价吗?

为她们解开镣铐,劝慰几句。

卫婕让她们全部离开,却留下无颜水的解药。她当着玉溪的面,饮下无颜水,然后打碎所有解药。

“我没有违背你的约定,今生,我都是丑女了。”

“你,你居然……居然为了他,可以放弃自己的美丽容颜。”玉溪不可置信看着她,然后摸摸自己的脸。如花美颜,自己是舍不得。

“我输了!”她笑起来,眼中有泪花闪现。

“你走吧!”她挥退侍卫。

“谢谢公主!”卫婕深深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你知道,是谁带兵攻上逍遥山的吗?”我会让你知道,付出失去容颜的代价,你会后悔的。

“谁?”

玉溪挑挑额间碎发,眸中带着嘲讽:“武状元——南亭。”



江湖前段时间发生一件大事,曾经威震武林,让皇宫都忌惮三分的天圣楼,一夜之间消失。

有小道消息,天圣楼主为了救一个女人,将天圣楼富可敌国的财富,全部拱手给了朝廷,并当场解散了旧部,发誓从此不插手朝廷事务。

“那女子定当倾国倾城!”热闹的酒肆,有老者抚须而叹。

“差矣!听说女子相貌无奇,甚至堪称无盐!”立即有人摇头。

“奇也怪哉!难道英雄不爱美人爱丑女!”众人疑惑。

卫婕眸光闪了闪,不禁失笑,还有南亭那样的傻子吗?

三个月过去,她安顿好门中女子,便开始游历江湖。她一直向往自由的日子,等累了,找个山清水秀的地,做一栋木房子,过着普通人的悠闲生活。

只是,游历的地方,总会闪现一个人的影子。不管山水还是白云,全都幻化成他的脸,他唤她娘子,一脸委屈,埋怨自己丢下他。

“我们约定过的,若不死,我娶你!”

如果,如果南亭不是攻陷逍遥山的头领,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师姐,不是死在那场撕杀中。

他们是否还有可能?她闭目,而后暗笑自己痴心妄想,不说仇怨的症结,自己的脸,真的恢复不了了。

她扮丑女时,并不爱他,知道是假,在他面前坦然潇洒。

可真正爱上他,顶着这样一张脸,她不敢去见他。

无法爱,也无法恨。

她起身,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冷静冷静。

一股炙热从指间传来,而后直抵心脏的思念传来。

“这是?”卫婕惊愕,逍遥山书典记载。若一对男女真心相爱,戴上相思戒,无论多远,都可以感知对方心思。

这便是,心心相印!

三月来,相思戒几乎每日都涌过莫名情绪。

懊恼,后悔,担心,忧伤,思念。

最多的思念,却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这表明,南亭就在附近。

她运转轻功,想要逃跑。

“姑娘!劳烦伸出你纤纤素手,解救一下身处困境的在下,事后必有重谢!”

幽深的陷阱里,男人眸光熠熠地看着她。

卫婕看着对方陌生的脸,以及指间熟悉的戒指,脸色一变。

“没时间!”她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只想快点逃离。

“哎呦!”底下传来一声大叫,卫婕一惊,探身往底下看。

那厮一脸得逞的笑,飞出一条绸缎将她拽落下来。

“你……”她羞恼想挣开他的怀抱,却发现他的肩头侵染着血迹。

“你受伤了?”卫婕焦急,下意识伸手去扒他衣服。

“我不受伤,你怎么会停下脚步。”他一脸委屈。

卫婕心里有些酸涩,不敢与他灼热的目光对视。

“上次之恩还未报。”他突然笑了,捉住她的手,“南亭愿以身相许!”

“但是,我……”

“不要说话,所有的亏欠,我用一辈子还你!”

他摸着她的额头,眼里满是心疼与自责。

她不再说话,拥进他怀里。

就像他知道她的一切,她也知道,他为自己放弃的东西。

一颗解毒药,整个天圣楼。

“娘子!”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