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5章 予事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2-21 09:00

第85章 予事恩

脖颈处的疼痛,随着年汀兰转醒,显得越发有些明显。

四下打量,外头又是一阵男女声,吵吵闹闹,好不热闹。几乎是不用再多想,年汀兰便知道,这是在‘醉生楼’了。

打开门,却是两支手臂伸过来,直接挡住了她的出路。

“年小姐,主子说了,请您在此好生休息。”

囚禁自己?年汀兰笑了笑,这许多年,每每自己惹了事,哪一回不是被父亲关起来?再者说了,她毕竟是连大牢都蹲过的,哪里会在意,在此处‘享受’?

“秦阳呢?让她不忙的时候,来见我。”

年汀兰并不恼,也不急,她有的是时间,等着那个人来见自己。

“秦阁主已经来过了,但是主子有吩咐,除了他亲自过来,其余人等,都不能放进来。”

守门的两人到是老实,一点也没有替他们的主子隐瞒的意思。

“那你们主子,什么时候得空?”

门口两人相视一眼,正要说话,却听得一冷声响起,“只要你想见,我便随时有空。”

墨卿桑一袭白衣,青色的封边纹绣,整个人在灯光的晕染下,莫名带着一种光晕,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仙人一般。

年汀兰笑了笑,只是这笑意,却不似从前那般简单。

屋内依旧有茶盘茶盏,有人送了热水前来,墨邪不许那人进来,亲自将水送进来了,又自行守在门口。

墨卿桑烫洗茶具,添茶洗茶,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好看的就像是一幅画。

一杯冒着两缕青烟的茶水,放置在年汀兰面前,两人看起来,依旧是往日模样。

“有什么想知道的?”墨卿桑终于是忍不住了,年汀兰不是个能忍的性子,但是这一次,她实在是太沉得住气了。他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样的心情,只知道,自己有些害怕,害怕她因此,再也不与自己说话。

年汀兰喝了茶,清香之余,有些寡淡,就像是墨卿桑这个人,明明有实力,却又做的不够干脆彻底,或者说,对自己有太多的例外!

年汀兰嘴角带着笑意,看得墨卿桑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究竟是在生气?还是当真如同面上一样,不甚在意?

“为什么对我是特别的?”年汀兰一直不是自恋的人,可是在墨卿桑这里,她的的确确,感受到了不同。

一个勾结郑国王子,想要给汉国出其不意一击的人,偏偏对自己有了太多的漏洞,她不觉得墨卿桑做不到更好,或者说,墨卿桑完全可以做到人不知鬼不觉。可是他没有,他帮助自己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儿,但是不带有一点利己行为。

墨卿桑微微一愣,他以为她想问,为什么,要选择与敌国勾结……

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你还记得,你以前在边境的时候吗?”

年汀兰看着墨卿桑,眉头微微皱起,在边境?瞧着墨卿桑的脸,莫名有种熟悉感,但是这股熟悉感又是从何而来,实在是想不起来。

“ 那个时候还小,哪里记得真切?只记得那里没有围墙,地方很宽阔,出门就是一望无际,有热闹的篝火会,还有大块的烤羊肉……”

在年汀兰的记忆里,对于边疆,真的没有太多了。当年皇上一封圣旨,面上说是体恤何木珍母女在边疆生活艰苦,特意修了将军府,要何木珍带着她回到京都。实际上,却是因为要重用年寻,又因为担心压制不住他,所以故意将他们母女召回京都,作为人质罢了。

墨卿桑看着她,眼里尽是柔情,“你小时候是好吃的,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一路小跑,闹着要去小解,身后你的大哥,跟着跑,你都还在不停往嘴里塞羊排。”

经过墨卿桑这么一说,年汀兰到是有些印象了。

她记得,那一日的边关实在是冷,父亲带着身边的将士,与周围的民众燃了篝火,大家备了许多烤物,好不热闹。

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是已经快要回京都了,哥哥舍不得自己,时时刻刻都跟着。就是自己内急,往外跑,都被他第一时间给发现了,跟着来。

“我要去小解,哥哥你不许再跟着!”

年汀兰还小,但是已经知道女孩子内急,需要避开男子了。年阶停下了脚步,“那你小心些,莫跑远了。”

年阶转身回去,年汀兰松了一口气,猛地扯了一口,手上的羊排,瞧着人走了,边嚼东西,边脱裤子。

“给我吃点!”

这声音虚弱,却是把年汀兰给吓了一跳,匆匆将裤子给提起来,根本来不及整理好裙子。只瞧着身旁的阴影处,慢慢爬出来一张脸,那人明显已经被冻的青乌了。

略带祈求的又说了声,“给我,吃点儿……”

年汀兰人小,但是身边围绕长大的,都是些将士,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这也就让她的胆子,打小就比寻常人家的孩子大了。

嘴里的羊排还未嚼完,手里的羊排便大方的递了过去,那人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虽然已经被冻的几乎半僵,却还是以极快的速度抢了去,将那块长长的羊排,啃的干干净净。

也许是吃了肉,终于有了些体力,他这才坐起来。

“吃饱了吗?”年汀兰人还小,声音还带着小孩特有的软糯,那人看了看年汀兰,摇了摇头。“跟我走,我们那边有许多吃的。”

那人又摇了摇头,“我不能到人多的地方,多一个人知道我的存在,我便多一分危险。”

年汀兰听不懂他的话,睁着一双大眼睛,“你饿,但是你又不想见太多人?”

那人终于点了点头,年汀兰咧开嘴一笑,“这好办,你直接到我屋子里便是,我给你寻些吃的来,吃饱了,你便走就是。”

年汀兰的聪明,是打小便有的,她不懂许多世事,但是她比同龄孩子,更能抓住别人说话的重心。

也许是因为腹中实在是饥饿,也许是因为年汀兰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干净,那人略加思考,便跟着年汀兰,一路躲过众人,躲到了她的房中。

年汀兰拿了许多的吃食,小小的衣裳做成了一个围兜,满满当当一兜子的东西,跌跌撞撞跑回来,一只手拉住衣裳,还有一只手里,提着一壶羊奶。

那人在吃喝的时候,年汀兰这才透过光,看见了他脸上和身上的伤。“你是这附近的牧民?被你的主子打了?”

在边境,许多大牧场主,都是性情暴掠的,他们经常会殴打奴隶,不给他们东西吃,这也是常事。

那人狼吞虎咽,也没有心思去编排自己的身份,听见年汀兰如此说了,便附和着点点头。

年汀兰的眼神里,充满了悲悯,那人看了一眼,就那一眼,便瞧出这个女孩,心怀慈悲……

“这样说来,你便是当时那个我给了吃食的人?”

年汀兰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与墨卿桑,竟然会有这样一段渊源。要说那个时候她,给了不少东西给边疆的牧民,不论是郑国的,还是汉国,只要被她遇上了,觉得孤苦可怜的,她向来大方。

毕竟母亲便是那般做的,母亲说过,国家打战那是国家之间的恩怨,但是百姓是无辜的,不论是哪一国的百姓,只要没有诱发战争的心思,大家其实都可以是友好的。

墨卿桑点点头,“若不是你当时那一根羊排,我只怕是活不下来了。”

年汀兰微微皱了眉头,看着墨卿桑如今的派头,不过十多年间的事儿,那个时候的他,应该不至于,沦落至此啊!

“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那般落魄?”

年汀兰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那个时候自己小,不会看人,这个时候想来,那个时候的墨卿桑,穿着汉国内境的服饰,衣饰单薄,应该不会有备前往边境的,那个时候那般神情,应该是被追赶而至。

墨卿桑已经在泡第二杯茶了,茶叶越发的淡了些,却少了许多涩感。

“那一年,汉国扩大了版图,而他扩大的那一块,正好是我的国家……”

墨卿桑状似轻松的说出,却仍旧掩饰不住话音里的颤抖。

年汀兰心下了然,“你,也是巫族人?”

墨卿桑点点头,他是巫族人,而且是巫族大将之后。整个国家,便是在他父亲的手上,整个葬送,他们便是整个巫族的罪人。

“那你该对我狠心一些的,或者说,该对我年家狠心一些,不露出那么多的蛛丝马迹给我,你的计划实施的会更加完美。”

年汀兰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她早就知道了,墨卿桑的用意。

“就算是露出来,也并无影响的,毕竟,郑国已经开始进攻了,完达王子的人,也会在今晚子时,准时冲进皇宫,将你们的皇上逼迫让位。”

墨卿桑胸有成竹,年汀兰挑眉,“今晚子时?你们打算,皇上让位给谁?”

年汀兰看着墨卿桑,嘴角带着笑意,不等墨卿桑回答,她便说到,“玄宸!?”

半是疑问,半是肯定。

墨卿桑轻轻摩挲着茶杯,“你真的很聪明,我自问,在你面前,几乎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我与玄宸有交集!”

年汀兰眼里的笑意变得深了些,实在不是自己聪明,只是她拥有上一世大概的记忆,玄宸,便是最早推出储位竞争的,由最有望被封太子的人选,一朝被变为庶民,再无翻身的可能。

要有多大的罪过,才能让皇上都不愿意承认他是皇室中人?

唯一能说的通的,便是造反了,只是造反失败,皇上念及父子情分,不曾痛下杀手罢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