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6章 母子间

作者:看人间
2021-02-21 09:01

第86章 母子间

玄渊王府,这许多年来,难得的迎来了一个人,管家拿着玉佩来到报的时候,玄渊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

“她在哪里?”

“后门,因为瞧着像是宫里的人,所以守门的不敢随意得罪,特意叫奴才去交涉的。”

玄渊将玉佩握在手里,有些不知所措,这块玉佩,并不名贵,但是因为是她的,所以玄渊记得真切,那玉是一块异形的石头,没有经过精雕细琢,只是胜在经常把玩,所以棱角被磨的很平,还略带温度。

马车就停在不远处,玄渊一出来,马车身边的奴才,就敲了敲马车,随之便将车里,穿着深色斗篷的人迎了出来。

玄渊站在门口,有些莫名的紧张,这么多年未见,除去方才才宴席上所见,到是未曾想到,她会来王府。

“渊儿……”

斗篷被揭开,正是一身素衣的惠嫔娘娘,头发甚至没有过多的钗环,瞧那模样,就与民间的普通妇女无异。

玄渊多年未曾听见这一声‘渊儿’,心里头,不免有些五味杂陈,良久才拱手行礼,“母,母妃!”

惠嫔点点头,伸出手拍了拍他,也就顺势想要牵他,却被玄渊不着痕迹的挣脱开。惠嫔的手落了空,有一瞬间的落寞,却也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她理解他,这么多年,自己对他不闻不问,他会是这般态度,也实属正常。

“玄渊,咱们母子,可有谈心之处?”惠嫔向来便是温和之人,这会子询问自己的孩子,也是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玄渊终究有些不习惯,不知道她来,所为何事?

将惠嫔往书房引,母子二人,一路上再无话说。

玄渊的书房极大,除了许多的公文书籍,还有一处细窄的小床。“莫不是有时候累了,便在书房歇了?”惠嫔看着那一处小床,不由得问。

玄渊点点头,“是,事情多的时候,便懒得再回卧室。”

“你这模样,到是与你父皇极像,做事总归是太过用心,该休息的时候,还是得好生休息。”

玄渊久久未曾回话,惠嫔不由得看了看他,玄渊僵硬着一张脸,闷闷一声“嗯”。

惠嫔见着桌案上的笔墨,不由得摩挲着,“今日你与完达,可有什么交流?”

母子许久未见,玄渊心里头还在想着惠嫔也许会解释一二,却不知她来此处,竟是为了询问完达一事。

“并无过多交流,母妃在宫院里头,大可安心。”这话里,半分怨气,半分宽解,本想与她置气,却仍旧不忍心。

惠嫔正在抚摸案台的手,忽然停顿下来,自己的孩子,那话语里的怨气,如何会听不出来?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你,受委屈了。”

惠嫔终究还是知道的,玄渊等了许久,就在等母妃的道歉,当初她狠心关了院门,自己每日每夜都去她的宫院,却都被拒之门外,等他彻底被送去皇后宫中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已经生了怨气,再也未曾去那小院一次。

玄渊说不出话来,他心里有怨有气,但是等惠嫔真正这般与自己说话的时候,却又觉得心里并没有更加好受一些,反倒有一种莫名的酸涩感。

惠嫔拿起了一旁的笔,就着桌案上空白的纸张,提笔便写到,“明日子时,完达作乱”

玄渊看着惠嫔递过来的纸张,眼里有些难以相信,惠嫔点了点头,看着玄渊,冲着他指了指门外头,意思是,他这里,隔墙有耳。

“母妃言重了,我在皇后娘娘宫里,吃的用的,都是顶好的,哪里算得上有委屈了?”

玄渊指了指自己,又在桌案上写了个年字,意思是有他与年家在,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惠嫔摇了摇头,又提笔写到,“年阶往边关,年寻擒外贼,你需制玄宸。”

惠嫔娘娘的意思很明显了,这是要玄渊去拿玄宸,“你父皇与我说过,你一直是个很听话的孩子,这些年,你做的很好。”

玄渊眉头皱得有些厉害,这完达作乱,果真是有玄宸参与。“母妃藏隐多年,如何想到,如今又出来了?”

“有人需要我,我自然要出来的。”惠嫔将纸条收回来,她此来的目的,便是亲自告诉玄渊,明晚子时,要擒人。只是这纸条,不能再给其他人瞧见而已。

“那母妃,当初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

玄渊是想不通的,自己便是那般不受母妃待见的吗?或者说,他其实很好奇,年汀兰究竟是以什么样的说辞,才能让她出了那一方小院?

惠嫔身形有些站不稳,当年的事,她做的的确不对,但是她如果不那般做,她的孩子,又怎么能安安稳稳的长大呢?

“渊儿,你还小,等你以后,与汀兰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明白,为什么母妃宁愿将你丢给别人了。”惠嫔想要拉一拉玄渊,却又被他躲开,都已经是很大的人了,却仍旧像是个小孩子一般。

玄渊有些动容,咽了口口水,“你这么多年,为我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将年汀兰指给我。”

惠嫔苦涩的笑了笑,“是母妃没用,以后,母妃不会再让你这般委屈了。”

终究是不受待见的,惠嫔将该交待的事情,也已经交待清楚了,终究还是不能在此多待,天色已经晚了,她若是再不进宫,只怕宫门就得落锁,到时候,容易徒增是非。

眼瞧着惠嫔要走,玄渊的右手捏成了拳,“就那一件,足以弥补以往种种”

惠嫔的脚步顿了顿,听着玄渊这话,嘴角不由得上翘,微微点点头,玄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对母妃有再多的怨气,都不如说一句原谅,心里头,要轻松了许多。

再说年府,此时此刻,已然乱成了一团,何木珍已经拿出了佩剑,穿上了利落男装。“婆婆,已经有许多人去寻了,您先稳稳。”

卫玲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住想要亲自出门去寻的何木珍,她这心里如今也是七上八下的,莫名一种不好的预感。以往年汀兰再是任性,胡乱跑,可身边终究是跟着青鱼的,青鱼的功夫,就是七八个壮汉都不见得是她的对手。

可年汀兰那人,向来就懒,不要说功夫了,之前自己来了兴致,请了先生教些强身健体的招式,也没得坚持个几日。这突然间,人不见了,如何能让人不着急?

“我如何稳得了?你公公在宫里,已经请旨搜了所有的殿宇,只听说中途她骑了御马出宫,谁又知道她是往哪里跑去了?”

何木珍走来走去,年寻在宫里寻,她便急匆匆带了人出宫,差遣了家里所有的奴仆,往外头去寻人。

“妹妹毕竟有那般大了,我这也差人去请相公回来,婆婆,您小心些身子,别急出病来。”卫玲珑怀里的年皓轩似乎也知道家里发生了大事,睁着一双大眼睛,全无睡意。看着急不可耐的奶奶,伸出胖嘟嘟的小手。

“奶、奶、抱抱,抱抱!”年皓轩说话说得晚,说话都还是奶声奶气的,何木珍心里烦躁,看着自己的孙儿撒娇,却也不忍心拒绝。只能将剑放在一边,将孩子抱过来。

“汀兰如今,毕竟是定了皇亲的,这要是一夜未归,毁了名声,这终身大事,不知会瘦多大的阻碍!”何木珍活到这个岁数了,最是知道人言可畏。

卫玲珑一听自家婆婆的考量,也跟着忧心起来,是啊,若是年汀兰这一夜未归?“婆婆,要不,我跑一趟二皇子府上?请他派人,帮帮忙?”

这好好一场皇家婚宴,却不知如何就出了这样的事!

何木珍略加思量,“姑且莫去,若是当真出了什么事,只要她性命无碍,我这老婆子养她一辈子,却也是无妨的。”

“婆婆,如今这时日还早呢,莫说些有的没的。”卫玲珑还在悉心安慰,婆媳俩坐在院子中间,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各自心里都有一份担忧。

青鱼找到了杏林斋,楼里早已关了门,再去明杰院的时候,却说孩子们早已经休息,年汀兰也从未到此处来过。

失魂落魄的回到年府,瞧着何木珍两人都连期盼的瞧着她,青鱼猛然跪在地上,“夫人,少夫人,是青鱼失职,小姐平日里去的地方,青鱼都去寻过了,可是都说没有小姐的身影。”青鱼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青鱼,特来请罪!”

何木珍身形不稳,若不是怀里抱着年皓轩,她只怕是难以稳住。

瞧着怀里的孩子已经睡了,“玲珑,你在府中,看顾孩子,我与青鱼再出去找一找,我倒是不信了,这偌大的京都,竟无人瞧见我汀儿!”

卫玲珑此时也不敢马虎,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匆匆接过孩子。

“母亲,注意安全。”卫玲珑终究有些不放心,不由得叮嘱跪在地上的青鱼,“青鱼,你步步跟着婆婆,莫让她眩晕病再犯了,若有不对的,将婆婆护着。”

“少夫人放心!”

青鱼心里是不好受的,从小到大,她何时犯过这等错误?自己不过是去一趟茅房的功夫,回来年汀兰便不见了人。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