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我想给孩子找个后妈,对方要求把房过给她亲生儿子。

作者:云朵
2021-02-21 15:00


我这大半生,经历十分坎坷。
说起来,我也算娶过三个老婆,可最终一个也没成,都跑了。

我叫何为红,出生在农村,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妹妹。

在我读三年级的那个寒冬,家里因为穷,被子破又薄,瘫痪的爷爷更要取暖。
我们家都是在外面捡树木枯枝回来,在房间烧了取暖,那一天却不小心引起一场火灾。

那还是大集体的年代,刚好是队里年前分口粮的日子,家家户户都在队里等着口粮,左右邻居都没人在家。

当火着起来时没人知道,等到发现浓烟滚滚时为时已晚,河里结着厚厚的冰,用锄头砸半天才敲出个小口。

原本就穷的家早已化为灰烬,同时没了的,还有两个年幼的不懂跑的妹妹,以及瘫痪的爷爷。

因为粮食也分完了,我们一家就临时住到队里的仓库里,在那个物资极匮乏的年代,靠着大家的捐助过日子,只能勉强能维持生计。

我们家始终温饱无法实现,我从小就是面黄肌瘦的样子,长大了脸色都没能好转。

因为穷的填不饱肚子,我就开始了小偷小摸,那时候谁也没把一个孩子的偷吃当回事,总觉得情有可原。

我们家也因为我的行为能填肚子,也没认为这不对,反而夸我懂事了,能体谅家里的疾苦。
殊不知这为我长大埋下了雷。

成绩不好,家里穷,我读完小学就不读了。
那么小孩子啥也干不了,在那个年代也没有那么多可干的事情。
于是,我整天就是琢磨着哪里能捞点东西回来,出去一趟,总能顺手牵羊的带回来东西。

比如别人放了网还没来得及收的鱼,比如别人家地里的菜,甚至别人家鸡窝里的鸡蛋,我都能趁不注意带回来。

总之哪怕走路,我都是眼观八方,看着这能不能顺点回家,都养成了习惯。

乡邻们看到就开始说我了,我父母开始也还陪着好话,说回家教育孩子。
后来就干脆说,这孩子不听话,不受管,他们也没办法。

于是我就像着了魔似的,不偷点东西,自己都觉得难受。

邻居家有个儿子跟我同年,他爷爷早些年偷偷跑到香港去了,家里可有钱了。

他总用一副你啥也没见过的眼神看我,还经常听他说起,他奶奶又在看金耳环和金戒指了,也不戴,老放家里柜子里。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就想去见见黄金是什么样的。

终于有一次被我逮着机会,他家都没人在家,院子门是锁的,我就在旁边的草垛翻身进了他们家院子。

里门钥匙我早知道是放在灶头那,于是顺利拿了钥匙开了门进去,没费什么劲就真翻到了戒指、耳环,还有10元的纸币一叠。

我来不及细看,一把就掳走,出来就慌张的没锁门,从原路返回了。
他们家人回来是都晚上了,发现里门敞开的,立马估计遭贼了,去看了下就是少了他奶奶的东西,报案后警察来了。

知道肯定是熟悉他们家的人,于是就开始排查,很快就锁定到我,但是我在下午就离开家了,没人知道我的去向。

这时候我已经成年了,派出所已经留了案底,这就不是邻居要不要追究的事了。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说我连兔子都不如。

当时偷的这些东西,我是搭车跑到几百公里外的城市变卖的,当时也就换了几百块钱,他们怕我是假的,还用火烧一下验过。

在外面又找不到事做,这钱没花多久就光了,又不敢回家,刚好看到有个百货大楼在装修,货品就堆在旁边的那个临时搭建仓库里。
我白天路过时看到有看守的人,晚上就去试试运气。

结果运气是好,看守的人没在,居然成功的进去了,里面的好多是大件的整匹面料,没法搬。
就挑小的日用品拿,脱下上衣包着,就出来了。

出来后发现看守的人刚好回来撞见,他叫我放下东西,我哪里肯,抱着物品撒开腿就跑。
谁知道路不熟,被看守在前面堵住了抓个正着,直接连人带赃送派出所去了。

在老家才偷了邻居家,这里又偷,那时虽然网络不发达,但相隔不远,两处相加,直接就判了3年刑。

3年期满出来,也就是个20出头的小伙子,但这时还是没能脚踏实地的去学个什么技术活。
在监狱里学的是种蘑菇,回来这技术也没用上。

认识了一个狱友,他家是隔壁市的,他来我家看我没事做,说要带着我一起赚钱。
等我跟他一起去了才发现,是弄了几台彩电,约我帮忙去销脏,结果在现场又被逮住了 。

这出狱还没半年,二进宫就是重判,这次判了8年,我肠子都悔青了。
在监狱里,我一次次的发誓,这辈子绝不再偷了。

等8年期满回来时,我都 30了,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穷,加上我这二进宫名声,找对象就成了大问题。

本地的姑娘不要说看,听都不想听说起我家的事。
别人家都已经日子越过越好,我们家一直穷的很稳定,跟扎了根似的。

在我服刑期间,父母身体也不是很好,靠着卖点祭祖的纸钱维持生计,然后人送外号银行家,一提都知道是谁家。

我大妹妹结婚后又因为出轨了老公的表哥,被当场抓住,离婚后嫁了前夫的表哥。

我这种原生家庭,不用说,在邻居眼里绝对是不想多搭理的,别人都跟躲瘟疫似的躲着我们家。

找对象没人提,我妈就到处打听有没有媒婆帮说媒的,说一定给酬谢,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多时间还真等到了。

隔壁镇有个媒婆,说姑娘倒是有一个,是越南人,她堂姐嫁到这里来,她就也想嫁过来,可以见个面看看。

媒婆说只负责牵个线搭个桥,让我们自己拿主意,她不敢保媒,因为毕竟不熟悉,语言又不通,心理没底。

约了双方一见面,还都满意,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就当哑巴交流呗。
靠手语问姑娘,她愿意,我当然也乐意。

姑娘长的跟我们中国人没两样,于是商定2万礼金,挑个日子就算结婚。
当时父母手上只有1万,于是就约定先付2000,剩余的结婚当天再给。
介绍人同意了,其实我父母要去借钱,再穷的人家,都有三两个富亲戚的,1万块很快就借到了。

结婚日子订在两周后,那时候反正我也没想什么领证,只一门心思能娶回来就行。
姑娘就回了她的堂姐家,这边我家就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

虽说是穷人家,但是结婚是大事,还是挺兴奋的准备,床上用品,房间粉刷,换窗帘,找人剪囍字,该准备的都备好了。
跟别人家没法比,但总算是有点样子了。

结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家里摆酒请客,按我们当地风俗,介绍人傍晚把姑娘领到我家,跟我说,姑娘语言不通,就别出来敬酒了,于是我就让她在房间内没出来。

也很多人好奇挤到房间去看一眼,都说长的很清秀,确实看着一脸无害的模样。

晚上宾客散尽,我回到房间,跟她说话她不懂,拉她睡觉,新娘子不干,衣服也不脱,就这么干坐着。

我虽然坐过牢,但那只是偷东西,别的真不会,又一直没谈过恋爱,也不懂怎么哄女人。
所以我试了几次拉她没成功,就想反正嫁给我了,今晚不成,那就明天吧,来日方长。

我喝了酒又真的很累了,倒头就睡,我心想,你还能熬住一晚不睡觉啊,总归是要和我一张床的。
等你躺下来了我再办你。

等我一觉睡醒,天都微微亮了,一看房间没人,我还很奇怪。
父母在另外一间屋,走过去问也没有看到,父母说以为在我房间没起来呢。

因为当时没有听说过有越南新娘逃跑的事情,所以我们家人根本都没想过,这个我花了2万块娶回来的媳妇会跑路了。
之前只见过两次面,语言不通,而且每次她都有别人一块陪着,我就压根也没往这方面想。

马上去找介绍人,介绍人一脸无辜的表示,不知情。
她只收了开始的2000块的定金当红包钱,其他的钱她没收,礼金是她的堂姐收的。

赶到堂姐嫁的那家,说堂姐也不见了。
介绍人表示:
“我也不知道她们去哪了,是你妈找我问有没有合适的姑娘,我才介绍的。
我也说过,我只负责牵线搭桥让你们见面认识,其他的都是你们决定。”

因为坐过两次牢,家里人也不懂法,怕跟派出所的人打交道,这事都没敢报案,怕弄不好沾上拐卖妇女的罪名。
2万块连新娘子的手都没摸着,吃了个哑巴亏,我认了。

这事儿让我好长一段时间见到人都躲着走,生怕被人问这新娘子的事情。
当时没听说过越南姑娘嫁这边,更别说新娘子还在新婚夜不见了,我这脸往哪搁呀,心理就越来越自卑。

隔了三年多,估计大家也早淡忘了这件事,可我的婚事依然没着落,我妈愁的吃不下睡不着的。

碰巧又有人介绍了一个,在我们镇上洗浴中心打工的张青香。
这姑娘来自四川贫困山区,家里兄弟姐妹多,她来到这里打工,就想着不再回去了。

姑娘年龄不大,才刚满19岁,却没有那种孩子气的模样,看着挺成熟的。

她的父母居然也不管她在外面干嘛,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她在沐浴中心明着是打工,实际是三陪。

就我这样的,还有什么资格挑剔?
有人嫁就不错了。

摆了酒席,就算结婚了,这好不容易娶上媳妇,我应该开心才对。
可我心里就总是别扭,特别是跟她同房时。
我这脑子里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她曾经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

于是我在床上就总是盘问她,她特反感我问这个,说我无聊,就不再理我,夫妻做那事反正从来都没有开心过。

没过三四个月,她就要去上班,我当然不干,这不是摆明了让我难堪么。
所幸那时她怀孕了,就没再坚持。

儿子快8个月时就断了奶,她说想带着孩子一起回趟老家,我想着也应该,孩子都有了,岳父岳母一直都还没见过呢。

于是买了火车票,我俩带着孩子到了火车站。
她让我抱着孩子找个位置坐下来,她要去厕所,可我等到这趟火车都开走了,都没见她人回来。

让车站工作人员帮忙去看,根本没人,广播播了无数遍,到天都黑了都没见人影。
我这下明白了,张青香这是故意说要回娘家,实际是要离开我。

从我家到火车站要1个多小时的汽车,她随便走出去,也没人认识她,比从我家里离开方便的多。
更何况她还能带上行李,和我准备给她父母见面礼的钱。

没办法,抱着儿子回到家,我心想,我这又一次成为焦点了。
我当时就觉得,怎么我们家老是和别家不一样,出现这样那样的事情,运气怎么就这么差?
当时就一个劲的埋怨老天不开眼。

后来我就想着,我不能就这么一辈子啊。
一直以来,我因为自卑,没出门做过其他事情,就帮着父母卖点纸钱。
难道我一辈子就这样把儿子养大?

我从小是存在客观原因,导致自己前半生做了犯错误的事情,我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否则儿子也跟着永远跳不出这个怪圈。

这么一想,我忽然就自己反省了。
我曾经那么荒唐的过了这么多年,难道我还要继续这样养孩子?
不能,绝不能这样。

于是我让父母帮我带孩子,我跑去跟人学习水电工。
听人说家里下水道经常堵,不知道找谁通,我就想着这是个机会,说明没人做这个。
这本来就简单,于是买来弹簧工具,我开始接这个活。

不怕苦不怕脏,自食其力养家,我忽然觉得自己活得敞亮了。
我不希望孩子将来跟我以前一样,希望所有的霉运都在我身上终结。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已是我们这一带的水电工,我还考了电工证,每天都有活做。

每一份辛苦付出都换来了肯定的回报,家里早就建起了楼房,常规电器该有的也都有了,我还买了辆长安代步。

儿子也已经读初中了,挺懂事的,是个爱笑又勤快的孩子,还得了不少奖,让我觉得干活越来越有劲。



最近又有人给我说媒,是我们本地一个守寡的,比我小5岁。
本来我都不想考虑这事了,但是经不住父母和孩子的劝。

他们也确实说的在理,我父母年纪都大了,身体又不好,我忙了外面就顾不上家里,没个女主人的家确实有点不像样。

于是就约了说媒的和女方见面,女的名叫王珍,她有两儿子,大儿子已订婚,小儿子比我儿子大1岁。

见面后知道她的想法,说婚后想把小儿子带过来。
我想着既然我跟她成为一家人,那她孩子也是我的孩子,这理所应当啊。

王珍第一次去我家时,我父母开心的无法形容,她确实麻利,会收拾。
一会儿家里就给人那种窗明几净的感觉,很舒服,这下我确实动心了。

都这个年龄了,本来想就简单点,可王珍不愿意。
说她以前就因为简单,在婆家没被重视,这次无论如何要有个仪式感,2.88万的礼金和金戒指不能少。
我觉得也有道理,这钱也不是很多,就答应了。

处了一个多月,我们就订了日子。
酒席订在十天后,亲戚朋友都请了,她就搬来我家住了。

她跟我父母和儿子相处的确实不错,家里有了她,干净整洁,也更有家的温暖了,她对我也是真的体贴。

那天我们约好第二天去领证,晚上,我想和她亲热时,她忽然问我,对她满不满意?
我说这话问的奇怪,肯定满意啊。

她接着居然说了个让我不敢相信的话,她说:
“你立个字据然后去公证下,我跟你领证后,你得把现在这房子留给我儿子。”
我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

我这房子现在是不值钱,可已经有听说了要拆迁,我怎么可能把房子给她儿子?
他可以在我家住,我养他到成年到找工作,将来娶媳妇,我也会尽心尽力。
但是我不可能把房子过给他啊,凭什么?

她说那只是形式上的过给她儿子,因为到拆迁时,她儿子是外来的肯定分不到房子,但是有房产就能分到。
还说我儿子反正是本地的,怎么着都能分到房。

我反问她,如果房产过给你儿子,拆迁时你们不肯给,我儿子怎么能分到?
她贴过来搂住我的脖子,使劲用她胸前的两团蹭着我的心口说:
那怎么会,我们不会干那事,这只是你这个做后爸的给我儿子一个保证。

我忽然就很陌生的看着她,原来她嫁我是有目的啊。

虽然到了这个年纪,确实需要找个伴,但是不能这么明着算计吧。
这么想着,我就一把推开了她搂着我脖子的手,起身下了床。

这么着,证肯定没法领了。
我又一一电话通知所有亲戚,取消摆酒的事情。

至于2.88万彩礼和金戒指,她死活不肯还。
说我没答应她的要求,是我不同意领证,她没道理退钱,还说是在我家这些天的劳动报酬,她也不能给我白睡了。

真是越说越难听,我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件事上,算了算了吧。

她一个女人带个孩子也着实不易。
只是,再不易也不该这么存心算计,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精于算计,以后日子也过不到一块去。
想要安稳结伴到老,还是得以心换心不是。

我想我这辈子,可能是真像算命先生说的,命中无姻缘啊。
没有就没有吧,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儿子努力向上,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始终相信,明天会更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