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保胃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吴岳华
2021-02-22 09:00

有人说,胃是人的第二张脸,我信,老夫中年初期,像怀孕的孕妇一样,脸上长有蝴蝶斑,十多年都罩在脸上。
        
老夫今年正好八十岁,一生进行保胃战,是一场拉锯战、持久战,健康的胜利是属于我的,如今没有当下人的“三高”富贵病,站如松,行如风,说话底气足,声若洪钟,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年年收获颇丰,老哥老姐们非常羡慕我,健康活到百岁的可能是有的,我也信心满满。
        
一九六九年,我还没到三十岁,从团的宣传干事被选调到军区空军宣传部,如日中天,宣传部的领导看中自己,对我重点培养,是宣传部的骨干,大的活动,大的材料,都叫我参加。
        
不辜负领导的期望,我努力学习,勤奋工作,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通宵达旦的赶材料,每个月都有一两次。
         
老觉得胃不舒服,饭吃不下,觉睡不香。到门诊部请医生看,叫我抽胃液。空腹,用一根管子从鼻孔通到胃底。开始做的时候,很不舒服,鼻涕眼泪被呛得一起下来。后来,竟然像吃面条一样,通畅顺利。
         
经多次抽胃液分析,我的胃酸PH值仅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缺少如此多的胃酸,肯定是消化不了的。
         
胃病日益严重,有时胃痉挛,剧痛起来,汗如雨下,痛得直打滚,只好打一针镇痛剂。
        
当时兴做红茶菌,说能治胃病,养胃,我天天做,日日喝,但效果不明显。
        
住不住医院治疗,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住院这可能影响提升和前途。最后下决心住进军区空军北京医院。经过吃中药调理,胃病好多了,但未从根本上解决,出院没有多久,还是胃部很不舒服。
        
听说军区空军天津医院,有一种名叫酸溜溜的中草药,对治胃病很有效。于是又下决心,到那里住院。长期泡病号,长期住院,我知道对我的任用,会有一定的影响。
        
百万大裁军,转业落到我的头上。当时家属好不容易才随军,才团聚,两个孩子上小学、初中。在北京落户,在北京上学,在北京就业,是人们梦寐以求的。有关领导对我很关心,帮我联系在北京的工作单位。
        
留在北京还是转业回到老家?又是一次艰难的抉择。
        
北京的水硬,碱性大,再在北京呆下去,长期水土不服,胃还会出大问题。与其早早进八宝山,还不如早点回老家,把胃养好,推迟生命的进程,入故土为安。这个抉择带有点悲壮之感,不得已而为之,出于对我身体的考虑,用我爱人的话说,才做出如此的下策。
        
一个堂堂的副团级干部才安排个科级干部待遇,而且是个无权利的老干部局办公室主任,用我岳母的话说,去掉一个“老”字差不多,戴一顶“老”字帽子,没有多大干头。
       
我知道,越是大城市,转业干部的工作越是安排得好,因为庙大,到时提升得还快,我熟悉的几个同志,开始安排是平级,没过几年,就升到司局级干部。然而一个县,最大的干部是书记县长,加上副职,也就那么几个人。
        
我还是有点革命精神,也有点阿Q精神。无权,又是为老同志服务,倒适合我的个性和身体状况。
        
到县城工作后,胃病仍不见好转,呕吐,头晕,三天两天就犯一次。只好到医院用胃镜查一查。
        
听别人说,做胃镜很难受,有的人吃不消。不做,对胃里的真实情况看不清,不利于治疗。毕竟受到党的教育多年,英雄模范的壮举精神一下子涌上我的心头。战争年代医疗条件很差,没有麻醉药,照样做手术,那种疼痛是无法形容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我在心里反复诵读毛主席的话。
       
做,做胃镜检查,结果是萎缩性胃炎初期。严重的会得胃癌的。我相信我的胃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开始,还吃点药,慢慢就不吃药了,也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水土服了,胃病也就好多了。
        
到地方后,宴请较多,吃喝之风日盛。不管怎么诱惑,我坚持拒烟少酒。把保胃战一刻不停的打下去。一顿只吃七分饱,再好的佳肴也不多吃。水果坚持天天吃,其他的营养品少吃或不吃。多吃鱼,少吃肉。
        
好的心态,好的心情,有利于养胃健胃。几乎在一个星期里有好几天要到医院看望住院的老同志,到殡仪馆为去世的老同志送行。来是光屁股,去是一把火。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想通了,心中就无块垒,胃中就无积怨,自然身体就健康了。
        
组织上对我是了解的,是关心和重用的。干了两年多,我就被提升为局长,是正局长,不是副局。我的岳母开心了,正的才有实权大权。
       
在外人看来,老干部局是权利不大的清水衙门,但实际上搞基建有百万元之多,流转资金一年也有几十万,想捞的话也有油水可捞的。
        
我面对的是两千多名离休的老干部,有老红军,有八路军,有新四军,有志愿军,有老书记老县长。他们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他们对党忠诚,大公无私,埋头苦干。我只有为他们全心全意服务的义务,绝不能有从他们身上捞油水的权利。
       
努力的为老干部服务,让他们满意。充分调动工作人员的积极性,解决他们的住房和子女工作。对我自己是一个“严”字,好事退让,难事主动上,能为局里省一分钱就尽量省一分钱,不为自己谋私利。
        
心安,心情舒畅,是治胃病的第一等良药。
        
退休后,我任老年大学的常务副校长,与老同志同学同乐。学画画,我画的牛,画的马,画的鱼,画的虾,居然很值钱,好多人抢着要。我写的歌词大家都乐于唱。我写的防思想上心里上癌症的小说,大家乐于读。 
        
我清醒的认识到,保胃战是长期的,持久的。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每当季节转换,我特别小心,注意保暖,管住自己的嘴。即使这样,也会犯病,但时间不长,一天或半天就好了。
        
胃,不仅是人的第二张脸,也是健康长寿的生命线,力量的源头,这,我信。
              
【作者简介】吴岳华,兴化市老干部局原局长,先后出了五本书,在市以上的报刊上发表一千多篇文艺作品,在天津市,南京市,南通市等省市征歌比赛中荣获一二三等奖和入围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