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婚姻生活:做人情妇的后遗症

作者:左左
2021-02-22 15:00


公司新招了一批实习生,今天入职培训。

作为人力资源总监,徐颖要做开场报告。

会议室里,一群二十来岁刚毕业的大学生,带着刚刚走上社会的兴奋和新奇,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徐颖在几个下属的陪同下,踩着高跟鞋,脚步铿锵地进来了,凌厉的目光一扫,偌大的会议室立刻鸦雀无声。

人到了一定的位置,就有了强大的气场,能镇住任何场面。

报告开始了,徐颖突然发现前排有个女孩,两手支着下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徐颖下意识瞥了一眼。

待到看清女孩的长相后,恍如五雷轰顶般,她整个人瞬间冷汗涔涔。

八年前,年轻漂亮又水灵娇媚的徐颖,做了薛翔飞的情妇。

薛翔飞当时是一家国企老总,虽然人至中年,但权利和金钱赋予他翩翩风度和迷人魅力,小手指头轻轻一勾,初出茅庐的徐颖就欲罢不能了。

那是一段不问未来的日子,徐颖被薛翔飞金屋藏娇,他给她买衣服买包买首饰,偷偷带她出国度假,半夜驱车到海边,等着黎明看日出……隐秘的快乐,疯狂、浪漫。

薛翔飞有个女儿,叫薛静,当时刚上高中。

有一次,薛翔飞和徐颖从外地回来,刚好路过薛静的学校。

他把车停在路边,叮嘱徐颖别下来,说去看看女儿,快一个月没见了。

车窗贴了膜,外面看不到里面,但里面能看到外面。

徐颖就隔着茶色的玻璃,看薛翔飞站在校门口,一副慈父的模样,对穿着校服的女儿千叮咛万嘱咐。

父女俩聊了会儿,挥手告别。

薛翔飞钻进车里,正准备走,薛静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一溜烟跑过来,一把拉开车门:“爸……”

副驾上坐着的徐颖,就那么暴露了。

十五岁的女孩,几乎是立刻就洞悉一切。

她崩溃了,用目光诛杀徐颖,嘴里却声嘶力竭地喊:“爸,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妈吗?”

薛翔飞张口结舌,好大一会儿,才强装出父亲的威严——其实是恼羞成怒:“大人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画脚了?好好念你的书!”

薛静眼泪汪汪地怔了会儿,转身跑了。

后来,徐颖离开薛翔飞,洗心革面,重新找了工作,从一个小白领做起,一步步走到今天。

却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和薛静见面。

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成大人了,但酷似薛翔飞的眉眼,一点儿都没变。

徐颖深吸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么多年过去,又只有一面之交,没准儿薛静根本认不出她呢。

好不容易把一场报告圆满完成,在雷鸣般的掌声中,徐颖走下台,用得体的微笑掩饰内心的慌乱,缓步走出会议室。

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追上来:“徐总,留步!”

徐颖倏然回头,正是薛静。

她们俩隔着两三米的距离打量着彼此,薛静眼睛里的敌意,让徐颖最后一丝侥幸,荡然无存。

也是,父亲的情人,即便只见过一面,也会刻骨铭心,没齿难忘。

既然无从躲避,不如勇敢面对。

徐颖不动声色地问:“你好,找我有事吗?”

薛静冷冷一笑:“老天真是不开眼,你这样的女人,居然也能事业有成!”

一上来就撕破脸,徐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老天是善良的,允许人改过自新……”

顿了下,她小声说:“当年的事,我很抱歉!”

这话也是真诚的,三十二岁的徐颖,时至今日回首往事,汗颜不已,也后怕不已。

薛静往前走了一步,愤愤地说:“老天对你善良,可对我爸爸不善良,他被人告了,说他贪污受贿,然后……自杀了!”

徐颖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四年前,我刚上大学!”

徐颖回到办公室就反锁了门,跌坐在沙发上。

薛翔飞那样意气风发睥睨众生的人物,竟落到自杀的下场。

不过也是,要是他还活着,还在原来的位置上,怎么会让女儿来一个私企应聘?

这么想来,薛翔飞离世后,薛静应该也过得很不容易吧。跟红顶白,人走茶凉,墙倒众人推,这些隐形的社会规则,徐颖再了解不过。

想到薛静锥子般的目光,她就不寒而栗。

在这个女孩的逻辑里,肯定觉得父亲的悲惨和徐颖脱不了关系。

而实际上,徐颖和薛翔飞在一起不到一年,分开时断得一干二净,她什么都没要,就连他送她的礼物,也一件没带。

从此相忘于江湖,再没联系过。

可这些,即便她如实告诉薛静,也毫无意义。

她做过薛翔飞的情人,这是事实。

接下来薛静会怎么做?肯定会报复吧,把那年陈年旧事公布于众,让徐颖身败名裂。

想到这儿,徐颖情不自禁站起来,来回踱着步子。

这些年来,她起早贪黑、吃苦耐劳、费尽心机、步步为营,成功塑造了自强自立的职场丽人形象。

那段不堪的历史,一直被她刻意隐瞒着,无人知晓——那是她羞于面对的污点。

当然,如果薛静只是在公司里闹闹,徐颖倒也没那么害怕。

私企,没人会去认真追究那些前尘往事,顶多让同事们茶余饭后议论一阵。

徐颖最为忌惮的,是老公谢立东。

她和谢立东刚结婚不到半年,两个人郎情妾意,恩爱甜蜜。

而薛静的突然出现,仿佛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就会把徐颖苦心经营的一切,炸得灰飞烟灭。


徐颖严阵以待,草木皆兵地等着薛静的行动。

这天黄昏,谢立东来接徐颖下班。

两个人站在办公楼前的广场上,晚霞灿烂,晚风和煦,一对璧人,引来过往同事羡慕的目光。

就在这时,薛静突然从后面冲过来,硬生生地从他们俩中间挤过去。

徐颖猝不及防,差点儿被她撞倒。

谢立东一把拉住她,不满地抱怨:“这谁啊?没一点儿礼貌!”

薛静闻言,回头对着徐颖粲然一笑,那笑容,让徐颖毛骨悚然。

她拉着谢立东转身离开,掩饰道:“走吧,别理她,公司新来的实习生,不懂事……”

几天后的部门例会,实习生培训主管抱怨道,今年的实习生有几个刺头,迟到早退,很难管理。

顿了下,她接着说:“尤其是薛静,看上去文文气气的姑娘,校招的时候简历很漂亮的,入职后却糟糕透顶,这次考核成绩很差,还顶撞培训老师……”

说到这儿,培训主管看着徐颖的脸色,小心翼翼道:“那个……徐总,薛静……说,她是你的亲戚……”

徐颖猛地抬起头,内心翻江倒海。

这姑娘,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

她以为她有徐颖的把柄,徐颖就不敢拿她怎么样,所以胡作非为,让徐颖落个包庇亲信的名声。

接下来,她很可能故意犯下一个大错,然后把责任推到徐颖身上,让徐颖哑巴吃黄连。

幼稚!

她徐颖混职场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任由一个黄毛丫头拿捏!

她笑笑,斩钉截铁地命令:“不管是谁的关系,只要不符合公司的要求,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培训主管连连点头:“好的徐总,我这就下通知,也算是杀鸡儆猴!”

一个小时后,薛静一把推开徐颖办公室的门,满脸怒容,咬牙切齿:“徐颖,你敢开除我!”

徐颖看着面前女孩尚显稚气的面孔,平静地说:“为什么不敢?你有什么特殊的?考核不合格的员工,我谁都敢开!”

薛静一怔,脸色铁青:“你逼我是吧?那好,我没了工作,也不会让你好过的……那天来接你的男人,是你老公吧?你们俩看起来很般配嘛!”

终于来了,她摸到了徐颖的七寸。

晚上,徐颖忐忑不安地回去,谢立东正在厨房做饭。

听到徐颖开门的声音,他探出头,笑着说:“赶紧洗手,大餐马上就来!”

徐颖松了口气,看来,薛静还没有找谢立东。

她站在厨房门口,定定地看着谢立东把煲好的汤盛到碗里,再端到餐桌上。

香味立刻四溢开来。

徐颖贪恋这俗世的烟火气息,贪恋谢立东给她的爱情和家的温暖。

因为贪恋,所以害怕失去。

看似家常的背后,藏着徐颖的惶恐,这份惶恐,让原本的幸福,失去了甜蜜的味道。

她心里突然涌上来一个念头:如果谢立东一定会知道,倒不如自己亲自告诉他,她不愿意这么一直患得患失,藏着掖着。

想到这里,徐颖小声说:“立冬……我想和你谈谈!”


谢立东抬起头,看到徐颖郑重其事的样子,在围裙上擦擦手,温柔地说:“好啊,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谈!”

徐颖站着没动,深吸口气,豁出去一般:“我想跟你说说,我以前的事……”

谢立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以前的事,我都知道啊!”

徐颖诧异地问:“你知道什么?”

谢立东深深地看着她:“所有……”

徐颖的头轰然一声。

谢立东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说过……”

徐颖面色苍白,吞吞吐吐地说:“可是,你……你……”

徐立冬笑笑:“谁还没点儿过去,在你之前我也谈过恋爱……我们俩在一起,奔的是未来!”


徐颖泪盈于睫。

她微微眯起眼睛,泪光中,看到七年前的一个夜晚:

她和薛翔飞在郊区的别墅里共度良宵,有人敲门,薛翔飞挥手让徐颖躲到卧室去。

客厅里传来窃窃私语声,徐颖好奇,悄悄拉开一条门缝,看到一个点头哈腰的中年人,满脸堆笑地递给薛翔飞一个纸包:“薛总……这个工程,就拜托你了!”

那人走后,薛翔飞把纸包放在一个抽屉里,去洗澡了。

徐颖跑过去偷偷打开,粉红色的百元大钞,一摞摞整齐地放着,是她从没见过的厚度。

徐颖目瞪口呆。

薛翔飞漫不经心的样子,分明是驾轻就熟——这样的事情,绝不是第一次。

这个男人风度翩翩的魅力,挥金如土的慷慨,都是这么来的。

那一刻,徐颖惊悸而恐惧。

她和薛翔飞的“爱情”,原来除了不道德,还是一种犯罪。

那栋装修奢华的别墅,突然就充满了张牙舞爪的鬼魅,一起向她簇拥过来。

徐颖就这样离开了薛翔飞,谎称父母身体不好,要回老家。

薛翔飞也没有挽留——他从不缺女人。

还好,当年的自己,及时退出,没有沦陷得更深。不然,后来等待她的,很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曾经,徐颖把张爱玲的这段话奉为经典:

以年轻的名义,奢侈地干够这桩桩件件坏事,然后在三十岁之前,及时回头,改正。从此褪下幼稚的外衣,将智慧带走,然后,要做一个合格的人,开始担负,开始顽强地爱着生活,爱着世界。

只是,现实中,哪有这么简单,很多时候,并不是你想回头就可以回头。

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就像薛翔飞。

就像她。

表面上看来,八年后,她有了成功的事业,美满的家庭,似乎毫发无损。

可谁又知道她的恐惧和不安,表面上冲锋陷阵无所畏惧的她,内心却是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恋爱,直到遇见谢立东。

一个人,如果藏着不可言说又怕人发现的秘密,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这秘密就像一个认识路的野兽的黑影,不知什么时候就找过来,在她心里攻城略地,搅得她寝食难安。

很久以后,徐颖才明白,趁着年轻,好好努力,从事一份清白的工作,谈一场阳光下的恋爱,不负青春,不负年华,坦坦荡荡地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又珍贵的事。

她决定明天找薛静,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开诚布公地和这个姑娘好好谈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