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

求助:“不听老人言娶了个绿茶,年初五,有人要用20万买我离婚!”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刘小楼
2021-02-22 21:00


倾诉者:小伟,28岁,国企干部
(文中均为化名)

我家一直居住在这个北方小城,父母以及父母的父辈也一直都在这个城市生活。
反正近点亲属里几乎没有农村的,我们家族,可以说是地地道道的城市人。
从我爷爷,太爷爷那辈就是。

虽说我家的条件普通,父母一辈子也都是小职员,没啥建树,收入也平平,可他们骨子里对自己是城里人的优越感,却根深蒂固。
这就直接导致,我当年和阿夜谈对象的时候,遭到了几乎是整个家族的强烈反对。

阿夜家是地道的农民,她出身那个小村,偏远闭塞,真的是除了土包就是土山,脏乱穷,就描述了一切。

我认识我妻子阿夜(即将成为前妻)的时候,24岁,大学毕业刚上班一年。

阿夜当时在旅游学校上学,只有20岁,她穿着校服,脚上是寒酸的运动鞋。从来不敢正视我的眼睛,总是低着头,声音小小的。

那时我们公司新项目预售,每天都要派发很多宣传单。阿夜和她的同学是我们雇佣的派单员,冒着冷风站在街头发一天,100块钱。
下午回来结账的时候,阿夜的脸,被西北风吹的通红,鼻头眼睛也都红红的,她搓着手跺跺脚,手指纤细。

就是那一瞬间,我觉得她那么无助,那么柔弱。
不知怎的,满心都是对她的怜爱,就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呵护她。

我追她几乎没有做什么,一开始就成功了。
大约是带她出去吃饭,看电影,帮她买了几件女孩子喜欢衣物鞋子,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

一年后,阿夜毕业了,开始到处找工作。我托关系,让她进了旅游局的招待所。
虽然她学的导游专业,如今却做起了服务员,可是招待所毕竟风吹不着雨淋不到,也稳定,我觉得挺不错,阿夜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满意。

阿夜工作之后,我们就结了婚。
父母就我一个孩子,再怎么反对,也终究是架不住我铁了心要娶。
阿夜妈要了16万的彩礼,几块红布抱着阿夜几件寒酸的四季衣服,除此之外,嫁妆只有一床新棉被。

我妈和我姑背地里念叨了好久,农村人到底不懂事,结婚哪有陪嫁一床被子的?不要求好,起码成双吧,太不懂事,穷酸到家了!
我假装没听见。
反正我从来也没指望阿夜家能给她什么,当真是嫁出去的姑娘拨出去的水,从此阿夜就成了我的人。

结婚时我给她买了条金项链,阿夜高兴的眼睛亮闪闪,照了很多遍镜子,纤细的手指摸着自己的锁骨,样子很美。

阿夜长的不算很美,但是苗条白皙,楚楚动人。
当时我怎么也想不到,这副柔弱惹人怜爱的样貌,真的能给我招来那么多的事。

婚后头半年,我们和爸妈一起住,家里三室一厅,够住,我妈也不愿意我离开家。
可是事实证明,想要婆媳和平共处,真的是世上最大的难题。

我妈看不上阿夜,嫌她不懂卫生,总把自己的脏内裤扔进洗衣机,用了拖把抹布也不知道要洗干净;嫌她做饭太难吃,各种调料都分不清;嫌她回家不知道换拖鞋换衣服,提醒很多次总是不记。

阿夜看着柔柔弱弱,性子却固执,面上不作声,骨子里却死活犟着一股劲。反正就是,你说你的,我就不改。
我妈的言语,也就越来越难听。

我拦着点吧,就会引发更大的风暴。
从原本的婆婆骂媳妇,演变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从小到大多疼我,哪知我长大竟如此不上进,不听话不孝顺。

我也烦,索性眼不见为净,躲进卧室打游戏,或者和哥们出去撸串喝酒,半夜等他们都睡了才回家。
我以前怎么没发觉我妈这么事儿呢!同样,我也没发觉,阿夜怎么有这么多坏习惯呢!
烦!真烦!

半年后,阿夜怀孕了,身体还好,但是情绪波动很大,和我妈更是势同水火。
我妈说她,明明是个丫鬟命还非要拿自己当千金大小姐,矫情!
她就整天以泪洗面和我哭诉,说我妈不把她当人。

阿夜仗着怀孕,脾气越发固执,动辄绝食,摔东西,整天不迈出卧室一步。
无奈,我只得答应她,一同搬了出去。

我们搬去我爷爷留给我的一小套房子里,那房子本来一直出租的,我背着我妈收了回来。
我妈阻拦无效,又哭又闹大病一场之后,足足几个月没搭理我,我家所有亲戚,那段时间一看到我,都要苦口婆心告诫,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娘。

两个人的日子,其实挺好,没了婆媳吵闹,没了没完没了的哭诉唠叨。
我爱回家了,虽然阿夜做饭不好吃,甚至称不上能吃,但我们的小日子也算风调雨顺,有滋有味。

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我和她说单位要是累,不舒服,就不要去了。我会找人帮她搞定请假。
可她不听,非说单位很清闲,坚持上班。

那段时间,她分外开心,温柔似水,眼角含情。
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在镜子前涂涂抹抹好半天,才打扮的千娇百媚出门去。
我只当她搬出我家,心情愉悦,也没多想。
直到,一天下午,接到她同事电话,说她出事了,人在妇产医院。

我赶到医院,起先,她几个女同事只说她是不小心滑倒了。
后来我发觉她们眼神怪异,看着我既同情又带着点嘲笑,说话也是吞吞吐吐。

追问之下,我才搞清楚,原来阿夜和他们单位里一个搞旅游的男人暧昧不清。那男人的老婆,发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冲到单位大骂了阿夜一顿。
推搡间,阿夜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孩子流产了,当年帮阿夜安排工作的是我家一个亲戚,不等我反应,这事已经传到我妈那里。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在我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情况下,我妈就杀上门,砸了我家,逼我和阿夜离婚。

阿夜却抱着我的腿,苦苦哀求,说她真的和那男人没什么,平时工作中,那个人对她很关心很照顾,她只把对方当大哥。

我气的天旋地转,要求看对话记录。
可也不知是阿夜删除了还是原本真的就没什么。对话记录里,除了那男人对她嘘寒问暖,言语暧昧,也没什么太过分的。
有好几处言语不详,我直觉是阿夜删除了部分内容,可是苦于没有对证。

我去找那个男人,对方却一直躲着不肯见面,几天后,那人索性辞职,和老婆去了外地。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很犹豫。
一方面,我妈逼我离婚;一方面阿夜刚失去孩子,又一副凄楚可怜的模样苦苦哀求。
我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那天夜里,阿夜和我说了很多。
说她嫁给我,感觉不到我对她的爱和温情,说我在她和我妈的问题上一味躲闪,没有能好好保护她,这才让她觉得不温暖,觉得这个家里她没有地位。
所以她才一时鬼迷心窍,被那男人的温柔关心打动,怪她自己没有及时惊醒,没有坚决拒绝,她觉得只是微信聊聊天,没什么的。
现在她已经明白了,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她求我看在她失去孩子的份上,不要抛弃她,原谅她这次的言语不当。

她跪在我脚边,伏在我的膝头哀哀痛哭,眼睛红肿,小脸煞白,那一瞬间,我真的很心疼啊。

男人啊,有时真的挺蠢,潜意识里明明知道这是原则问题,不可宽恕,可下意识还是伸手抱起她。
觉得她柔弱可怜,觉得自己有多强大,足以保护和消化?
每次想起,我都深深后悔,鄙视当初那个自以为很伟大的自己。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妈直接被气住院,那以后,我和爸妈之间的关系明显冷淡。
有时我回家看他们,爸妈也是一脸冷漠,淡淡的,客气中透着疏远。

我妈再也不主动打电话给我,逢年过节也不会叫我们回家吃饭。完全一付你们爱来不来,来了我不热情,不来我也不关心的态度。

阿夜索性就从那时起,不登我家门了。
我这个结了婚的男人,在我家,完全就像一个没有老婆的人,我爸妈绝口不提不问,关于阿夜的一个字。

日子就这么一半好,一半纠结的过着。
到了今年,我们结婚3周年,阿夜早早和我提了要求,要买什么送什么。
虽然价格都挺贵,但这几年,我在单位混的不错,收入职位都逐渐升高。贵就贵点吧,我都满足她,自己老婆自己疼,赚钱不就是给老婆花的么。

我们也商量好,过了年,就开始备孕。
我想,不管怎么说,老人都是隔辈亲,等我们有了孩子,他们再不待见我俩,也总会疼爱孙子吧。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大年初五,阿夜上第一天,家里就来了位不速之客,给了我这28年的人生里,最重的打击,迎面暴击!

我开门时,正在厨房煮一只海鲜锅,是我昨天从我妈那边拿回来的,准备今天做好,等阿夜下班回来一起啃着大虾,看电视剧。

来人是个瘦高的小伙子,最多二十三四的样子。脸上胡子挂的干净,言谈举止还透着没完全褪去的青春激情。
他说是阿夜单位的同事,想找我谈谈,关于阿夜的事。

我不知他是鼓了多少勇气,才敢来和我谈,他爱上了我老婆,并且他们两情相悦,希望我退出成全。
我只知道自己,一脸懵,头晕脑胀,直接傻在原地。

我愣愣的听着他讲,他和阿夜如何相爱,阿夜如何一心一意对我和这个家付出,而我这个男人竟对她毫不爱惜。
小伙子直视着我,说:
“你既然不能给她幸福,就放过她。农村人怎么了,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我能理解她,你和你家不能接受,我能接受她。你是男人就该给她自由,让她幸福。”

我觉得气血上涌,直头晕,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我咬着牙问,你们的关系多久了,睡过了?

那一瞬间,他有点犹豫胆怯,但还是果断的回答我:
“她每个夜班都和我睡在一起。你不是嫌弃她,几个月都不碰她么?既然你这么厌恶她,为什么不能放过她?
当初是你在她上学时,家里最穷苦时帮助了她,她说不能忘恩负义和你说离婚,不忍心先离开你。
那我替她来和你说,她不爱你,她爱我,你放过她行不行,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他掏出一张卡,放在茶几上:
“这是我家为我准备结婚的钱,总共20万,能不能换你给阿夜自由?”

我扑上去,一拳砸在他的左眼上,我俩扭打在一起。
我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想要砸烂他的脸时,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阿夜下班回来了,我们停手同时看向门口,进来的阿夜刚关上门转过身,她脸上乖巧温柔的笑容僵住了,傻傻的看着我俩,脸色瞬间煞白,眼神惊恐的望着我又看看他。

只看一眼她的表情,我就明白了,小伙子没撒谎,阿夜是真的背着我胡搞,估计是没想到,这次玩过火了。

我忽然觉得讽刺,太讽刺了。
这个女人,这个貌似娇小柔弱的小女人,到底背着我做了多少龌龊,撒了多少谎!

我们每周都会有三两次夫妻生活,有时候隔天都会要。她说我是在床上彻底征服她的男人,三生有幸才能嫁给我。
我为了她,和父母反目,所有亲戚众叛亲离,她竟说我嫌弃她不肯碰她?!
我想笑。太TM的搞笑了。

我看着她,让她给个解释吧,情夫都找上门了,还有啥可说没?最主要,你TM想离婚为什么不直接说?为啥要这么骗我!

小伙子也看着她,说:
“不要怕,阿夜,不管怎样我都在,告诉他你要离婚!”

阿夜的脸色青白交加,眼睛迅速噙满泪水,无辜的看着我,又愤怒的转向小伙: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没经过我同意,为什么来破坏我的家?你滚,你出去!马上滚!“

小伙子懵了,他上前一步想拉住阿夜的手:
“阿夜,你一直这样下去太痛苦了,咱们直接和他说清楚就好了,相信我,我能解决!“

阿夜恼羞成怒的破口大骂:
“你个傻#,快滚!你滚!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她像个疯子,连撕带打,扯着小伙子往门外去,嗓音都嘶吼的跑了调。
那一瞬,我忽然就在阿夜身上,看见她妈,那位粗壮泼辣的村妇的身影。

我点上一根烟,竟然笑了,原来我才是个笑话。我们都是阿夜玩游戏的角色扮演吧。

我把他俩一起赶出去,关上了大门。
几十分钟后,我听见阿夜一个人回来,她大力拍门,叫我开门,她说只求我听她一句解释。就一句。
我让她进来,和她擦身而过,甩开她抱住我的手,回了我妈家。

从初五到今天,我只搞清楚一件事,小伙子没撒谎,阿夜每个夜班都和他睡在一起,两人苟且已经三四个月了。

给了阿夜对班大姐的儿子一千块钱红包,大姐就知无不言了。

其实这事,他们部门的人几乎都知道,因为小伙子早都掩饰不住,以阿夜的男人自居了。
之所以领导层都不知道,因为他们部门最爱说闲话的另两个大姐,同时请假回家生二胎,而小伙子平时大方人缘不错,大家都不愿多惹是非。

我现在很懵,还没从打击中清醒过来,阿夜打了无数个电话,直到我把她拉黑。
她发来微信语音,哭着说,四年的感情,难道都不能给她解释一句话的机会么?
不能,我恶心。
我怕我看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就会忍不住暴怒,动手打女人。

阿夜一定不想嫁给那个小伙子,一个家在农村的小保安,临时工,在这个城市,要啥没啥,阿夜怎么可能愿意。
那都和我无关,我和她离婚,已是绝不可能改变的结果。

可是,我就这样离婚?
我不甘心,我憋闷,我愤怒!我想不通,我对她哪里不够?不好?她就那么缺爱,需要这样玩?

我想,我必须要做点啥,我受不了被欺骗的耻辱,我对自己没法交代。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谁能教教我,我该如何教训这对狗男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