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隔壁敲墙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王峰
2021-02-23 11:00

“老弟,那地方你不能去住啊,绝对不能去住啊!我可知道,我跟你说那的房子质量太差了,装修时你往墙上一挠哗哗掉沙子,单元门不是没弹簧,就是关不上,屋子不隔音。夏天开窗睡觉时,邻居打呼噜、放屁、磨牙的声音你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有时还能听到那些不注意的青年男女纠缠时叫唤的声音,撩拨的一些光棍汉常常咬牙切齿,双手也开始不安分。也撩拨的一些丈夫不在家的妙龄少妇常常瞪着眼睛望着天棚睡不着觉,暗暗诅咒着燥热恼人的夏夜。你去那个小区住,就是去找罪遭。”听说我要去龙湾小区住,人称“二八扣”的老巴急急忙忙,一脸严肃、一脸郑重地对我说。我听了,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知道,“二八扣”老巴说话玄,我们单位的人都知道他说话玄。

当年为了给年迈的父母买一个一楼,我买了龙湾小区家的一号楼一单元一O一室。可是父母被姐姐接到了省城去住,房子就空了下来。以我的经济实力,没有能力拥有两套房子。我只好把县城中心地带的楼卖了,搬到龙湾小区。

住进后,才知道“二八扣”老巴这次说话一点不玄。

星期天,我想包饺子,我拿起菜刀剁肉馅,刚剁几下子,就听到隔壁咣咣咣敲墙,挺有节奏。我停下刀,邻居的敲墙声也停了下来。我明白了怎么回事了,饺子还得吃吧,没办法,我又坚持剁馅。结果是我剁几下饺子馅,邻居就咣咣咣敲几下墙,我终于明白了,邻居认为我影响了他,所以说才敲墙警告我。

从那以后,我尽量不吃饺子,虽然我最爱吃饺子,有几次媳妇要包,我以费事为由说别包了,媳妇就埋怨我懒,我也不争辩。有时到饭店去吃,但总感觉没有家里包的滋味。

晚上看电视,正看得聚精会神,咣咣咣的敲墙声响起,我赶紧把音量调小,隔壁也停止了敲墙。幸亏妻子总是坐在客厅看电视,而我总躺在卧室床上看。

一天,妻子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她在网上买了一个音箱,以后听音乐方便了。我看她兴奋的脸通红,没忍心说她白买,只说恐怕到时用不上。妻子那天回来早,兴冲冲的拿出音箱,连上手机听起歌来,一首歌还没听完,隔壁的墙就咣咣咣响起来。妻子带着耳机没有听见,我便过去把音箱关掉,告诉她隔壁在敲墙。接着,我又把曾经发生的剁饺子馅事件,电视音量事件告诉了妻子。

春风开始吹拂的时候,一天我听到窗外面有声音,一个大约五十多岁,满脸黑黢黢的男人嘴里叼着纸卷的喇叭筒,正在大约十米左右的花园里种地。他穿着印有厂名的工作服,拿着镐正在刨坑,镐头举起又落下。是隔壁家男人,我未曾谋面的敲墙人。我赶忙打开自家的花园门,走进用铁栅栏隔着属于我家的领地,客客气气地问:“大哥,你种啥?”他闷声回答:“啥都种!”我知道他不愿理我,就没再多问。

我心里纳闷,看他长得嘴大鼻扩,又高又壮,汗水顺着脸往下淌也不擦一下,也不像小心眼的人呀。

他媳妇听见了,趴在窗台上说:“种点青菜,吃时就不用买啦。”他老公抬起头往屋里瞪了一眼,又从嗓子里咳出两声,他媳妇转身回到屋里去了。

但是因为不小心弄出响声的时候还是有的。比如因为和妻子吵架,比如做菜时,一不小心把菜刀碰到地下,比如夏天时过堂风把门吹得重重关上等等。当然喽,我们都得到了隔壁敲墙人的及时有力回应。

那年冬天天出奇的冷,西北风经常呼号着,让人听了心里发凉。雪也挺勤,隔个十天半月的就下一场,道路经常结冰,人们走路时都小心地用脚探着地面,不敢快走。

一阵急促的敲墙声和一个女人的呼救声把我和妻子从睡梦中惊醒。敲墙声没有以往有节奏有力量,凄惨的呼号声音在午夜却很清晰:“救救我老公吧!救救我老公吧!”

我和妻子对视了一眼,立刻穿起了衣服,待我们跑到隔壁时,那个黑汉子正仰面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满头大汗,我赶紧轻轻的抱起他,妻子开车把他送到了医院。

从医院出院后,邻居两口子来到我家,男人手里拎着两瓶酒,一箱杏仁露,头低着,身子躬着。女人声音低低地说:“我老公是冷轧厂的合同工,三班倒,休息没规律,一有动静就心烦。他敲墙影响你们,还到业主委员会告你们,你们不计较,不记恨,还在关键时刻救了我老公。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他说了,以后你们有天大的动静他也不会再敲墙了。”

记不得有多长时间了,好像快两年了吧。我们开门轻开,说话轻说,走路怕踩死蚂蚁,看电视尽量把声音放小,就连感冒咳嗽也用手帕掩住嘴。为了吃饺子,我还买了一个绞肉机。

【作者简介】王峰,男,辽宁省凌源监狱退休警察。人生格言:崇尚正义,追求真理。


分享到: